黃崇仁發誓 這輩子不再紓困

 

【經濟日報╱記者何易霖、簡永祥/台北報導】

2010.07.07 04:29 am

 

「我只能說一切算是奇蹟!」力晶的員工也是「奇蹟的製造者」,力晶董事長黃崇仁昨(6)日感性地說出他近一年來的經營心得。

 

黃崇仁昨天舉行力晶近兩年多來的首次業績發表會,儘管嘴角不時露出喜悅的笑容,回想起一年前力晶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與現在「兩天賺1億元」的天壤之別。他感慨地說:「誰能想得到我們可以一年脫胎換骨。」

 

去年6月中旬,是黃崇仁有生以來最難熬的時間點。當時力晶可用現金僅剩5億元,卻面臨1.58億美元海外可轉換公司債(ECB)到期贖回壓力,外界一片看壞。

 

誰也沒料到,當時堅持「不向政府要錢、力晶要自己救自己」的黃崇仁,一年後,真的能夠率領力晶扳回劣勢,償還超過491億元債務,換算一天清償逾1億元。

 

為了要讓力晶脫困,黃崇仁去年曾寫了不下60封信,給全台灣各大金融機構主管,希望銀行別抽銀根,也讓力晶能有更充裕的時間還錢。

 

如今一切雨過天青,記取以前跌了一大跤的教訓,黃崇仁明白宣示「力晶以後絕對不會再盲目借錢,也不會亂向股東要錢!」力晶要穩扎穩打,「這輩子絕對不要再面對紓困這種窘境」。

 

多元化的布局,是力晶再出發的第一站。尤其是儲存型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力晶已導入40奈米製程,並量產16Gb MLC晶片,還進入20奈米階段,腳步是台灣DRAM廠中最快,黃崇仁說到這時,臉上再度露出非常自信的笑容。談到台灣創新記憶體公司(TIMC)有意藉由NAND Flash領域,重起爐灶,與力晶當初提出「台灣快閃記憶體公司(TFC)」的理念類似。黃崇仁認為,「沒有12吋廠運作經驗,沒資格做快閃記憶體,政府的政策,仍有檢討的空間。」

 

【2010/07/07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

力晶黃崇仁:力晶只要100億元就過關 國際整合以後再談 
馬英九回應 有絕對企圖心幫DRAM產業回復過往風華
2009/01/09 - 要聞 - 連于慧/台北 

 

力晶董事長黃崇仁9日參加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座談會時,大膽向總統馬英九建言表示,報告總統,台灣政府宣布要救DRAM產業,全球DRAM價格馬上反彈1倍,台灣DRAM產業競爭力的癥結點根本不是在技術,美光(Micron)和爾必達(Elpiad)把自己技術當寶,根本不捨得給台灣,台灣政府救DRAM產業的重點,應放在短期紓困上,國際整合以後再談,政府只要給力晶新台幣100億元,就可以渡過此難關,以後一毛也不會欠政府。

針對黃崇仁的大膽建言,馬英九回應,的確有注意到最近韓國把DRAM價格拉起來,針對政府要如何救DRAM產業的問題,與副總統蕭萬長一直在密切溝通,政府絕對有強烈的企圖心來幫助DRAM產業渡過此次的難關,同時也幫助DRAM產業在全球市場上恢復國家競爭力和過往的風華。

黃崇仁表示,台灣政府一正式宣佈要救台灣DRAM產業後,南韓龍頭廠三星電子(Samsung)擔心台美日DRAM產業整合成功,立刻大力拉抬DRAM價格,全球DRAM價格馬上從0.5美元漲到1美元,反彈達到1倍,台灣DRAM廠商其實一毛錢都還沒拿到,但全球DRAM價格已經開始反彈,大家也都鬆了一口氣,因此這是信心問題。

黃崇仁進一步表示,由上述可知,台灣DRAM產業的競爭力癥結點,根本不是在技術上,過去如東芝(Toshiba)、日立(Hitachi)、NEC等這些技術最優秀的公司,最後都落的退DRAM出市場的命運,可見DRAM技術絕不是競爭力的唯一考量點,DRAM國際價格和成本競爭力才是。

黃崇仁也首度針對眼前DRAM整合案的困境直言,爾必達和美光現在的產能和成本都輸人,只有技術贏台灣,因此幫然都把自己的技術當寶,怎麼可能會全部放給台灣,國際大廠和政府間根本沒有共識,短期內談大整合真的是太難了,現在對方願意提供的技術和政府的期許差太多了。

黃崇仁認為,長期整合是投資,短期紓困是借貸,當務之急是政府要針對每1家的狀況來給予借貸紓困,以力晶為例,現在DRAM現貨價開始大反彈,只要現貨價格回到1.2~1.5美元價位,力晶的營運就可以正現金流入(cash in),預計第2季可以見到此狀況。

黃崇仁也首度開價,其實政府只要拿出新台幣100億元,就可以幫助力晶渡過難關,而且1個員工也不會裁,政府借給力晶的錢,未來力晶還給政府是1毛錢也不會少,

黃崇仁也強調,短期政府先給錢紓困,國際整合還是要做,只是要從長計議,先解決債務再來談整合,在很短的時間內要談整合,是非常難的,因為國際談判需要時間,送建議書給政府,有1個小問題就被退件,怎麼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把整合案做好。

黃崇仁建議,台灣有台灣的優勢,就是產能和成本競爭力,不要一昧的想要國際大廠把技術都給台灣,我們應該選擇和國際大廠合作開發下世代技術的方式,來深根DRAM產業,像是彼此合作開發30奈米製程,30奈米製程世代投資相當大,日本單方是無法負擔,台日雙方共同研發才是正確之道。

---

 

力晶背債750億元 銀行團催黃崇仁下台

 

 

2009-12-03 TNM

 

黃崇仁 小檔案

 

現職 力晶集團董事長

 

生日 1949年11月9日

 

家庭 妻子于素珊(藝名于珊),無子女

 

學歷 台大物理系畢、美國紐約市立大學西奈山醫學院醫學博士

 

爭議 

引用:

2000年捲入精英電腦內線交易案

 

 2004年因新瑞都案涉及偽造文書,處有期徒刑5個月,緩刑2年

 

   2006年因收購旺宏,捲入內線交易案,2008年遭檢方求刑4年6個月

 

   2007年涉及力廣內線交易案,獲不起訴處分

 

   2008年底力晶紓困,黃領年薪3千萬元不等、住帝寶,被暗批肥貓執行長  

 

 

上週經濟部企圖在立院翻案,讓DRAM產業再造方案—台灣創新記憶體(TIMC)取得國安基金注資。黃崇仁跳出來重批:「TIMC根本是個私相授受的產物,媒體應該去追查政府怎麼可容許這樣的行為。」黃崇仁義正辭嚴,加上力晶宣布明年起停止紓困,一副重振雄風模樣。

 

 

二強聯手 暗逼退

 

然本刊調查,力晶威風停止紓困,背後有不為人知的因素,其實銀行團現正與力晶合作夥伴爾必達聯手,打算逼退黃崇仁,黃崇仁因此鋌而走險,出招反制。

 

去年國內DRAM因金融風暴陷入困境,政府端出紓困方案協助過難關。DRAM大廠之一的力晶,共向兆豐銀等四十四家聯貸銀行貸款七百五十億元,第一次紓困在今年六月底到期,力晶應銀行團增提五十億元股票設質等要求,第二次紓困案順利展延到今年底,眼見又要到期。

 

「銀 行團透過會計師監管力晶的財務收支,清楚知道力晶淨值低於五元,又是全額交割股,縱使DRAM價格回升,要在短短一、二年內償還債務,又不需紓困,幾乎是 不可能的任務。」「Frank(黃崇仁)身上背著內線交易官司,依規定力晶根本無法增資,財務問題無法解決,讓銀行團更為焦急,急著想要拿掉這塊大石 頭。」知情人士說。

 

 

說多做少 想耍賴

 

就銀行團角度來看,紓困救產業,但「他(黃崇仁)說得多、做得少。」「他曾答應銀行團將力晶出錢買的藝術品出售,湊個一、二十億元還錢,結果,他請了前朝政要、藍綠立委跟銀行團請託,別逼他賣。」

 

為了保障債權,銀行團十月十五日開出紓困案展期的先決必要條件:包括力晶應在第三次債務展延之前,先償還至少五%本金;在第三次展延的半年內,應提出可行且銀行團同意的財務重整計畫;為展現董事長黃崇仁帶領公司的決心,黃崇仁應擔任連帶保證人,否則應辭去董事長職務以示負責。

 

銀行團還加上一條但書,要求在非經債權銀行團書面同意,力晶不得委託任何第三人代理銷售產品,且銷售佣金不得逾千分之五,按月計算代理銷售比例不得超過月總銷售額百分之二十。

 

因為紓困期間,銀行團發現,黃崇仁喊著要政府紓困,背後卻與關係人力仁電子有異常交易。尤其九月以來,DRAM價格一路飆升,從每顆一?九美元漲到二?五美元,黃崇仁卻用近成本的價格賣給力仁,讓力仁轉售後可狠狠賺上一票。

 

 

獨厚力仁 自家賺

 

從 財報上來看,原來力仁是力晶最大客戶,控制三到五成的銷售。「力仁最早是拿力晶的錢去開的,後來又轉到黃崇仁自己家族掌控。」力仁二○○二年成立以來,每 年少則賺上億元,多則賺數十億元,從來沒賠過,目前股東有黃崇仁與他太太于素珊(藝名于珊)、母親黃許碧瑜、姊姊黃毓秀及弟弟黃崇恆,以及黃家投資公司力立企業、力元投資等。

 

相 較於南亞科、茂德等DRAM同業都是自行銷售,下游業者說:「力晶本身就有業務部門,我們卻要透過力仁,才能拿到貨,真奇怪。」力晶內部更是抱怨連連, 「力仁替力晶賣DRAM幾乎沒有任何成本,放幾支電話、僱幾名員工就做起沒本生意,漲價他賺、跌價卻要力晶賠,還能向力晶收四到五%的佣金。」「公司就在虧錢了,老闆還把錢賺到自己口袋,大家都不知要為何而戰?」一位老力晶人不滿地說。

 

 

為避監控 換人馬

 

為避開銀行團監控,力晶後來也用同樣價格賣給其他客戶,同時還大舉調動人事。「Frank前陣子升了王其國當副總,就是因為他是局外人,最近力晶還會有一波人事調動,取代知情老員工。」知情人士透露。

 

此外,本刊調查,銀行團與爾必達曾坐下討論,雙方合作把黃崇仁從力晶董座趕下台。事實上,力晶與合作夥伴爾必達的關係,已日益惡化。

 

爾必達不單是力晶的合作夥伴也是債權人。去年力晶缺錢時,黃崇仁拿了瑞晶(力晶與爾必達合資的子公司)股票抵押給爾必達,若還不出錢,抵押的股票就要變成爾必達的。

 

加上力晶委託瑞晶代工的貨款遲遲沒給,讓爾必達下令瑞晶不再供貨給力晶,這也使黃崇仁一氣之下,暫停力晶替爾必達代工的DRAM出貨,雙方關係雪上加霜,「爾必達先後找了茂德、華邦電代工,就是要解決力晶不供貨的問題。」業內人士透露。

 

儘管台面上,黃崇仁還是瑞晶董事長,但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早就不參加瑞晶的董事會,因為瑞晶的管理已由日方負責,坂本懶得參加。「以股權與董事席次來說,瑞晶早就是爾必達的,沒馬上換掉黃崇仁,是坂本還給黃留面子。」

 

 

停接紓困 下險棋

 

面對銀行團與爾必達聯手逼退,「他(黃崇仁)是被逼到凍不住,才對外宣稱不再接受紓困。」黃崇仁派出副總經理譚仲民,十一月三日先在股巿重大訊息揭露,說明由於DRAM價格快速回升,隨著財務能力轉強,力晶決定自明年起停止紓困;接著,在十一日力晶董事會中通過,自明年度起不再申請債務展延,與銀行團及銀行團委任監控會計師終止契約。

 

黃崇仁的反擊,令銀行團嚇傻了眼。銀行公會在十一月十二日做成會議結論,「如果人家(力晶)不紓困,也不能強制人家做紓困。」這下,反讓各家債權銀行剉在等。

 

「十二月三十一日,力晶就有六十億元的短期貸款到期,任何一家債權銀行都可以CALL(執行)到期,只要有一家銀行CALL違約,四十幾家銀行間交叉違約,力晶就活不下去,銀行債權回收無望,大家都不希望這種情形發生。」銀行團說。

 

事 實上截至今年九月底止,力晶帳面上的現金及約當現金有二十九億九千萬元,流動資產僅一百零八億元、流動負債則高達五百九十一億元。力晶的簽證會計師勤業眾 信事務所在第三季財報上註明,「雖然第三季記憶體產品價格已有顯著上升,讓力晶虧損減少,但力晶繼續經營能力仍存有疑慮,出具保留式的核閱報告。」

 

 

九命怪貓 想俱焚

 

在銀行團的壓力下,黃崇仁近期也不斷地出脫資產籌錢。據外資圈人士透露,力晶位在竹科研發中心廠房,則以十七?八億元賣給矽品,但仍不足以還清年底到期的短債;而年初開始,黃崇仁就一直在兜售旗下的十二吋廠,迄今仍未找到買家。

 

對於銀行團的苦苦相逼,黃崇仁向友人抱怨:「背後應有幕後黑手想趁公司大病初癒,整碗端走。」儘管黃崇仁抱著玉石俱焚的決心,不過,一旦銀行團與爾必達聯手,主管機關與檢調介入,有九命怪貓之稱的黃崇仁能否保住大位,各界都等著看。

 

 

回應 力晶不解:銀行何苦相逼

 

就銀行團要求黃崇仁下台,力晶發言管道表示無法理解,這波景氣好轉,公司已宣布要停止紓困,屆時會準時還錢,銀行團不必苦苦相逼。

 

對諸多質疑,力晶表示,力仁是類似大盤商角色,景氣不好時擔任水庫調節的策略性夥伴,來度過艱難期,黃崇仁的家人對力仁的持股並不高;給力仁的佣金比例,也符合同業2.6%的標準。

 

至於力仁以成本價進貨,則是8月力晶需錢孔急,包括金士頓等多家大客戶以當月價格預先付款訂貨,並非獨厚力仁。力晶確實欠爾必達錢,雙方只是暫時停止取貨。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