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周刊╱關係你荷包的新會計準則全解析

2010/11/17 16:02

【文.周岐原、吳美慧╱研究員.楊卓翰、葉揚甲;今周刊授權刊載】

四個英文字母,建構截然不同的台股新遊戲規則。未來,總市值達新台幣21.7兆元的台灣股市,將因為IFRS的規範,出現截然不同的面貌。無論你是股市投資人,或是企業經營者,兩年之內,你將感受到這個趨勢的影響力。

 

 

十一月八日,藍天電腦公布一則重大訊息,引來市場高度注意。公司宣布提前採用IFRS(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經重新估算「公允價值」後,每股淨值增加到六十五.二元;和原本的十三.一元相比,藍天的淨值整整增加近四倍,股價淨值比也相對從五.二倍,大幅降到只剩一倍。

 

更重要的,對股價帶來不少「激勵」。消息公布的當天,股價從開盤價的每股六十八元,一路拉高到七○.五元,第二天,更上漲到七十二.二元。短短的兩個交易日,股價漲了六.一%。要不是金管會出來喊話,不准企業「報喜不報憂」,不然藍天的股價,應該還有更亮麗的演出。

 

成立二十八年的藍天電腦,近年來最受矚目的業務,不是核心業務的筆記型電腦與電腦周邊產品,反而被在中國以自有地使用權發展資訊通路「百腦匯」及百貨商場「群光百貨」搶盡風彩;目前百腦匯已有二十家分店,群光百貨繼在中國武漢、成都開點後,也規畫在西安開設第三家據點。

 

對藍天而言,無論是營運、資產項目全都和過去相同,沒有任何差異,既然如此,這檔老牌電子股憑什麼讓淨值「平地起大樓」?

 

此外,另一個更讓人印象深刻的場景,則將成為絕響。去年,新光金控為了符合金管會要求的資本適足率(RBC)規定,先後賣出台北信義區A11百貨等五筆不動產,讓董事長吳東進每每談起把信義區土地賣掉的事,他就感嘆:「一想到就會哭。」這個被迫賣地的遺憾,如果當時國內會計界準備提前實施IFRS,這些被吳東進視為「珍寶」的土地,就不會被賣出。原因是IFRS生效後,不動產可以採用市價入帳,無須以當初買進的歷史成本列帳;如此一來,新光金控的資本適足率,就可以反映當時的真實資產價值,完全符合主管機關要求,吳東進就不會直到現在想到土地都還在「捶心肝」。

 

改變一:財報觀察重點從損益表變為資產負債表

 

讓藍天每股淨值「突飛猛進」,或是讓吳東進得以保留土地資產的關鍵,就是名為「IFRS」的國際財務報導準則。從二○一二年元旦起,所有上市櫃公司、興櫃公司及金融業,就要使用IFRS原則編製財報;到了二○一四年,所有公開發行公司也必須跟進,屆時,藍天電腦淨值增加的魔術效應,將進一步蔓延至一千五百多家上市櫃,以及公開發行公司中。

 

台股投資人最關心的是,IFRS將帶來什麼影響?「轉變非常大,很多觀念要改寫。」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專業策略長陳振乾說,「投資人多半重視損益表,日後觀察公司時,應該把重點轉到資產負債表。」

 

陳振乾表示,投資人分析公司經營的體質好壞,經常從營收或稅後EPS(每股純益)著手,業績好的公司,多半能得到市場較高評價。但是從資產負債表觀察,許多本來在損益表繳出亮眼業績的企業,實際上股東並不能得到同等的好處。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長薛明玲表示,目前國內的會計制度,期初的資產負債表加上當期損益,就等於期末的資產負債表;但新的IFRS制度,是把期末的資產負債表反向減去期初數字,得到當期損益,是一種相反的概念。

 

改變二:財報主體從單一財報轉為合併報表

 

 

此外,即使公司經營形態並未改變,IFRS實施後,反映在財報上的數字,會有很大出入。如合併報表的使用,就是新制帶來的第二項改變。

 

IFRS上路後,未來企業逐季公布財報時,只公告合併報表,只有在公告全年財報時,才會另行公布母公司的單一財務報表,作為承認財報、分配盈餘用。格式也將更接近已實施IFRS多年的香港版本,更與國際接軌。

 

在香港上市公司提供的損益表中,稅後淨利下方還有名為「股東應占溢利」的欄目,這項科目的意義是,在合併報表內扣除少數股東的股權後,實際分配給母公司股東的獲利數字。實施IFRS後,未來台灣掛牌公司,也將增添這項科目;而值得注意的是,過去常出現在集團股身上的「作帳行情」,未來有可能將宣告絕跡。

 

改變三:出售獲利購併先認列全數售股利益

 

 

此外,由於新制認定,只要母子公司仍維持編製合併報表的實質關係,即使母公司出售部分子公司股票變現,這些資本利得也不能被視為投資利益、認列在報表內,對習慣趁著季底作帳進場的投資人而言,屆時會「很不習慣」。

 

陳振乾舉例,某家母公司出售子公司股權一○%,持股比率由七成降為六成,藉此提高當季的獲利數字。以現行制度來說,用一○%持股換得的資金,本來可以認列在損益表的營業外收入項目;但就IFRS新制而言,既然對子公司還有六成持股,代表母公司仍可將子公司列入合併報表,身分沒有改變,因此不能認列損益。

 

陳振乾說,當母子公司股權減少至不須編製合併報表時,在會計帳上需要先「一次性」的認列出售利益,都要先把手上的持股,「認定先全數出售認列利益」,屆時公司將有龐大的出售股權利益進帳,反之亦然。

 

換言之,這樣的會計原則很容易變成公司經營者「操弄」的方式,只是需要為這一次性的認列玩這麼大?端賴經營者心態而定。

 

改變四:附註資料不可不看其中揭露的資訊

 

 

至於財報後段的附註資料,經常被視為「只是密密麻麻的幾行字」,因而被投資人忽略;但這些附註的重要性,未來也將隨著IFRS重視資產負債表而提升。「過去看報表只看損益、淨值,現在一定要看附註揭露的事項,因為裡面含有更多訊息。」資誠會計師事務所IFRS 轉換專家李宜樺說。

 

李宜樺舉例,新制實施後,貸款金額高和外幣部位高的公司,必須在附註內一併分析利率和匯率波動的潛在影響,提供閱覽報表的讀者參考。屆時,評估企業投資價值的步驟,就不只是看看EPS高低而已,連可能的升息風險、匯率風險也得考慮在內;這意味著,日後選股的難度將更高,投資人勢必得做好更多準備,才能在股海中獲利。

 

儘管企業原有的經營形態,並不會因為實施會計新制而改變;但IFRS對財報數字的影響,卻宛如「乾坤大挪移」般,徹底影響許多產業的財報形態。例如在藍天帶頭「鳴槍起跑」後,握有大批土地資產的台肥、中華電、大同、新紡等業者,將因為資產價值大增,成為率先受惠IFRS新制的公司。

 

資產股大爆發 土地價值重估受惠大

 

 

李宜樺解釋,土地價值入帳原本採歷史成本計價,但在實施IFRS制度後,公司自用的不動產,則可以選擇以市價或是維持原先的以歷史成本作為計價基準。倘若採市價法,台肥、中華電等資產股,資產項下的土地價值就將大幅上升,連帶提高其每股淨值。對許多長期持有土地、買進成本極低的老牌公司而言,不僅將因為股價淨值比提高、帶動股價翻升,更可能對公司的帳面價值產生「起死回生」的功效。

 

至於本身握有土地資產,但每股淨值偏低的低價股,更是IFRS制度下的受惠者。像是鋼鐵股中的高興昌,第三季因虧損導致每股淨值跌破五元,被打入全額交割股。

 

然而,分析高興昌名下的土地資產,公司在高雄市區仍有不少後市看好的精華土地。如果以IFRS的市價入帳制度計算,高興昌的每股淨值勢必大增,也不必淪落到全額交割的地步,未來更可恢復正常交易。由此可見,心態較積極的資產股,在IFRS實施後,有可能陸續進行重估資產價值,股價也將出現「還我公道」的相對漲幅。

 

由於許多企業都有資產重估的需求,這就為國內專業鑑價師事務所,帶來極大商機。業界指出,按件計酬收費的鑑價師,是根據客戶的土地、大樓、標的物位置不同收費;比方說持有辦公大樓最多的國泰人壽、新光人壽,為這些辦公大樓鑑價的行情,約為每棟四萬元,最後將總價打九折收費。所以幫資產分布各地的大公司鑑價,很可能一次就收入數百萬元。尤其是客戶申請重新估價的不動產,必須以公式折算,在作業複雜的情況下,收費金額又會更高。

 

假設IFRS制度實施後,所有上市櫃公司都進行重估作業,以每家平均鑑價費用為一百萬元計算,專業不動產鑑價師至少衍生出十三億元的商機...(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726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今周刊》726期***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