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500億元的一堂課

立法院臨時會昨日表決通過證所稅修正案,台股今日開盤跳空大漲百餘點,新版證所稅糾正了現行版的缺失,是否也為其所帶給股市的磨難解套,仍待觀察。但政府不得不承認,因為決策錯誤,不但「公平正義」無法伸張,因為整體執政團隊的誤判情勢,更讓國庫賠上了逾500億元的稅收,證所稅這一役不但沒有贏家,政府在改革路上更沒有再犯錯的資格了。

改革,原是義正詞嚴的標識,但曾幾何時馬政府的改革,已是民怨來源,面對愈改愈糟的狀況下,寧願選擇「修正路線」。短短一年內,證所稅就從嚴格的課稅版本變成寬鬆版,儼然已到「名存實亡」的地步,連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都忍不住跳出來開罵,直批幾任財政部長都不食人間煙火,不會擴大稅基,只會殺雞取卵。

2009年馬政府以租稅公平之名行富人減稅之實,大幅調降遺贈稅,確實引導台資回流,但卻未規劃資金去路的配套措施,反造成國內貧富差距拉大。相隔24年,基於公平理念,再次開徵證所稅,卻設下股市指數8500點的鍋蓋,干擾了市場交易,不但造成股市低迷,還使得稅收短少了550億元,卻不見任何租稅公平。

究其原因,無非是政府對改革的態度問題,從擇善固執變成擇惡固執;執政者有專業的傲慢及迷思,聽不進任何諍言,又缺乏策略,無法說服投資人改變一直以來對證所稅等資本利得稅的偏見,讓證所稅成為粗糙難行的短視改革方案,股市成為一灘死水,短收逾500億元稅收後,依舊做不到賦稅改革。雖然政府未及一年即修正稅所稅版本,展現「朝令有錯、夕改何妨」的勇氣,但為了魯莽且沒人敢負責的政策,付出的實質或政府威信及聲譽不保的負面代價,何等之大。

 

 

【2013/06/26 聯合晚報】




新聞分析-「先求有,再求好」的慘痛經驗

  • 2013-06-26 01:35
  •  
  • 工商時報
  •  
  • 【崔慈悌】

     紛擾1年多,政府在「先求有,再求好」的政策邏輯下,推出證所稅,卻在重傷台股和國內經濟後,反過來將修正證所稅視為「振興經濟」的靈丹妙藥,政策或可回頭,但付出的代價,卻是回不去了。

     執政黨執意推動證所稅,歸根究柢在於馬英九總統在第二任總統競選前,開出追求社會公平正義及資本利得課稅的政策支票,當時全球經濟大環境不算差,政策用意也不錯,只是選後大環境時機歹歹,但政府卻不知審時度勢,改變決策,仍執意推動證所稅上路,以致造成一連串的錯誤 。

     去年推動證所稅前,台股已相當低迷,為保有資本利得課稅美名,又不想遭投資人痛罵,執政黨不是採立即止血的「暫不課徵」,而是設計各種版本且一變再變,讓台股隨政策的不確定風險動盪不安,也讓證所稅邁出決策錯誤的第一步。

     再者以「先求有,再求好」為名,通過名義上課徵,實質上緩徵的「8,500點」起徵門檻的國民黨共識版,為台股蓋上衝不破的鍋蓋,再度邁出決策錯誤的第二步。

     根據監察院調查,台灣上市櫃公司在證所稅案提出前,101年2月底的總市值為22.3兆,歷經證所稅的紛擾後,當年7月底僅剩20.08兆,市值蒸發2.22兆,當年證交稅更短收550億元,外資淨流出453.6億美元,相當台幣1.3兆,資本市場大失血,對國內經濟的衝擊影響甚鉅。

     但行政部門直到國民黨團此次提出修法前,仍口口聲聲強調證所稅並非造成台股動能流失的主因,財政部甚至堅持要到年底才提出檢討,看眼藍委紛紛提出修法版本,才趕鴨子上架匆忙應戰,但行政部門始終未能提出檢討版本,而是拿黨版照單全收。

     政府一方面主導硬推證所稅,重傷台股和國內經濟,另一方面卻把修正自家版本的證所稅當成是「振興經濟方案」一環,決策的矛盾與荒謬令人啞然失笑。

     「先求有,再求好」的決策模式,令證所稅案推動及修法過程荒腔走板。錯誤的政策,即使事後彌補也難以挽回既定的傷害,馬政府應以此次證所稅的紛擾為鑑,既然是不好的決策寧可沒有,絕不能「先求有」,讓求好過程造成國內社會和經濟的傷害。

 

政治失靈民在囧途-張盛和部長 你登陸月球了嗎?

財政部長張盛和(中時資料照片 王遠茂攝)
財政部長張盛和(中時資料照片 王遠茂攝)

證所稅昨天修了。一個實施不到半年的政策;一個經過部版、院版、黨版、共識版,版版不同的政策;一個保證每年可以增加百億稅收的政策;一個先求有再求好的政策;一個部長下台上台的政策,…,總之,是一個新莽改制的社會主義政策,昨天宣告名存實亡了。但,沒有人道歉,即使連財政部長張盛和,也吝於為這個烏龍證所稅,向全民說一聲「對不起」。

去年農曆年後,報載馬總統約見當時的財政部長劉憶如,且談及復徵證所稅一事。為此,金管會主委陳裕璋向當時的行政院長陳冲求證,證實馬並未約見劉,且無證所稅復徵一事。詎料半個月後,陳院長在接受《工商時報》專訪時,提及證所稅復徵至少有5種以上的組合。

接下來,3月底財政健全小組開會,證所稅赫然被列為首要議題,政院甚至輔以民調,有超過6成的民眾贊成證所稅復徵。一個被冠上「公平正義」大帽子的證所稅,開始從財政部、行政院,一路闖關到立法院。

儘管闖關的過程並不順利,對於民間的反彈意見,馬政府視而不見,因為誰在反彈?是股民、是券商、是工商團體。總之,是一幫賺取不義之財又逃漏稅的少數人,是一夥為既得利益保駕護航的群體。劫不義之富而濟貧,何罪之有?

除了公平正義之外,馬政府當年對外宣稱實施證所稅還要兼顧稅收、稽徵成本、台股流動性,果是如此,試問,從今年起實施的證所稅為何要一退三千里?

公平正義是民主社會的普世價值,沒有人會反對,但證所稅對外資是免稅。只因為外資持股佔台股市值的3成以上,一旦外資被課以證所稅,台股要崩盤了,所以馬政府只好對外說,全球對外資都不課證所稅。台資要課、外資免課,逼得大戶台資轉成外資,散戶任憑宰割,這算哪門子的公平正義?

稅收呢?時任財政部賦稅署長的許虞哲,去年2月底說,證所稅、證交稅同部課徵,他憂心稅收會減少,3個月後,劉憶如下台、張盛和上台,許署長馬上改口,保證每年可以增加百億稅收。結果如何?台股從來沒上過8500點,今年起復徵的證所稅,課不到一毛錢,去年應收到的證交稅,至少短收500億元。許署長的保證,如同一張芭樂票。

至於陳冲、陳裕璋最在乎的台股流動性呢?去年第1季,台股成交日均值還有1200億,4月證所稅議題發酵之後,700億是正常,1000億叫天量,和殭屍沒兩樣。

為了怕台股崩盤,新版的證所稅還設計了三道天險,這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創意,連時任財長的劉憶如都不以為然。8500點哪裡來的?天花板是馬英九2008年就職的9300點,樓地板是去年中的7000點,加起來二一添做五,就是8500點囉。今年5月熱錢入港,台股怎麼邁,就是過不去8500點大關,財政部才意識到,幻想中的證所稅,真的是一毛錢也收不到。

一個出台不到半年的政策,面臨名存實亡的境地,誰要負責?馬總統責無旁貸。一個停徵24年的證所稅,中間經過3位民選總統,沒有一任總統復徵證所稅,這並非李、扁兩位前總統不知公平正義的重要,或者是執行力不如馬,實在因為是停徵是唯一的選項。

第二個要負責的現任財長張盛和,他的錯不在於證所稅出台,而是在於死不認錯。

猶記得去年張部長對證所稅的發言:「證所稅就像登陸月球,先登陸再說」,「先求有再求好」。張部長大概不知道,去年病逝的阿姆斯壯說過,阿波羅11號在發射前的一個月,他以及其他的夥伴認為這次登陸月球,成功的機率約有50%。換言之,NASA即使在萬事具備的前提下,登陸月球的機率和擲銅板沒有兩樣,一個攸關國計民生如此重大的政策,過程如此草率,不需要有人負責、不需要有人道歉?

 

新聞分析-溝通不夠姿態高 藍營吃㿜

  • 2013-06-01 02:00
  •  
  • 工商時報
  •  
  • 【崔慈悌】

     證所稅案昨(31)日未能完成三讀,早在朝野黨團預料之內,由於國民黨版倉促出爐,行政部門又太過被動,修法過程不僅未與在野黨協調,連法案說明都沒有,溝通不夠,姿態太高,讓執政團隊在本會期無法交出像樣的成績單。

     為了讓江內閣上任後能拿出交出亮麗的成績,府院黨在立法院本會期一開始就設定拚經濟、年金和核四公投三大重點議題,當時證所稅完全不在考量之列,卻因為工商團體的要求,加上馬總統接受專訪不經意說出「可以檢討」,一夕之間引爆證所稅修法。

     剛開始,財政部長張盛和仍堅持「年底再檢討」,江揆也認為「還不到需要檢討的時候」,只是預留「被迫提前檢討」的備案,誰知短短不到1個月,行政部門口中「不是影響股市主要因素」的證所稅,卻變成行政院推出提振經濟方案裡,最重要的面向之一。

     雖然行政院希望能迅速推動證所稅修法過關,但證所稅案卻是國民黨立委「拱出來的」,行政部門被動接受幾位立委倉促端出的「共識版」,也不敢再提不同的版本,更沒有立場去進行「法案說明」。

     這樣的版本既是「少數人急就章」的決定,要想早早過關,就該積極爭取更多人的支持,但無論是國民黨團還是行政部門,在朝野協商前都未主動與在野黨協調,先是在財委會利用人數優勢火速通過,再來就是放話要求在野黨「不要再折騰股市」,這種態度連在野黨的「鴿派」都看不下去,遑論爭取多數人認同。

     不僅是證所稅,就連昨天被國民黨列為「重中之重」的食管法修正案也是一樣,該案在上波塑化劑風暴時,因輿論壓力積極修法,但事過境遷,就一直躺在立法院,行政部門毫無動作,直到最近再爆毒澱粉,才急著趕鴨子上架。

     沒有修法的大藍圖,只是被民意和輿論推著跑,這樣的執政團隊即使祭出再多的振興經濟方案,也很難寄望端出像樣的成績單。

證所稅延月中再修 民進黨挨轟

 

 

 

2013年06月01日  

 

立法院本會期昨仍因民進黨反對,無法完成證所稅拿掉8500點鍋蓋的修法。中央社

【綜合報導】為打破悶經濟,行政院長江宜樺原盼立院能在昨本會期最後一天完成證所稅修法,拿掉8500點鍋蓋,為股巿帶來活力。但民進黨團堅持總統馬英九應為證所稅反覆修法道歉、財政部長張盛和下台負責,拒絕配合修法,朝野協商無共識,只好等本月臨時會處理。民進黨因拒絕證所稅修法,從黨中央到立委辦公室,電話昨被抗議股民打爆,連民進黨立委的親人都打來抗議,壓力之大,綠委叫苦連天!
立院財委會初審通過的《所得稅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明訂,證所稅取消8500點天險,散戶免徵;2015年後售出股票超過10億元大戶,僅針對超過10億部分課千分之一證所稅,修法後,實施時效回溯到今年1月1日。

藍拒絕取消IPO

國民黨團原規劃本月中旬臨時會完成修法,但近來股巿低迷,經濟成長率保不了3,馬英九遂下達速戰速決動員令。在國民黨疏通下,原反對本會期處理的台聯,前天黨主席黃昆輝親開記者會有條件支持證所稅昨天闖關,台聯黨團副總召許忠信則強調,證所稅修法放過大戶,中小企業成為被課徵主要對象,若不能拿掉對初次上市櫃股票(IPO)課稅,他仍反對修法,「我寧可回家教書!」 
但國民黨團書記長賴士葆強調,財委會完成初審的證所稅修法是國民黨的底線,若取消IPO,證所稅精神就沒了,國民黨「寸土不讓」。 

券商施壓蘇貞昌

民進黨團昨舉行黨團大會因應修法壓力。會中蔡煌瑯說,證所稅是國民黨造成的風暴,但很多股民打電話到辦公室質疑民進黨反對證所稅修正,民進黨小心不要讓國民黨抹黑;陳亭妃說,接到股民反映,應把8500點鍋蓋拿掉。但陳其邁、李應元、段宜康、黃偉哲等10餘名綠委反對昨完成修法。
雖然民進黨團定調臨時會再處理證所稅修法,但黨內透露,連日來黨中央、立委辦公室接到大量股民電話,質疑民進黨團杯葛修法,券商還找黨主席蘇貞昌施壓,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證所稅修正案 6月下旬再闖關

證所稅修正案又生波折,最終仍無法在昨(31)日立法院本會期的最後一天完成三讀,令期待周一「掀8,500點鍋蓋」的投資人大失所望,證所稅修正案要留待6月下旬立法院臨時會再作處理。

證所稅修正案昨天列入院會討論事項,但朝野協商並未展開,只能等到為期一個月冷凍期結束、亦最快6月下旬才能處理。

民進黨昨天召開黨團大會,宣布不認同國民黨證所稅版本。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表示,證所稅是重大政策,行政院卻沒有拿出版本,國民黨版本缺乏量能課稅精神,對公開發行(IPO)核實課稅將扼殺中小企業在台灣籌資。

民進黨團幹事長潘孟安說,按目前稅制,年薪50萬元以下人民,一年要繳綜合所得稅1萬元;國民黨版證所稅中的10億1,000萬元大戶也繳1萬元,在野黨無法為這版本背書。

民進黨沒有加入協商,下午就幾乎確定證所稅案破局。國民黨下午3點解除甲級動員,放棄以透過表決的方式通過證所稅修正案。

國民黨書記長賴士葆表示,國民黨已經盡力了,依照現行制度,即便執政黨在113席中擁有65席優勢,在朝野協商中也只占四分之一,只能尊重在野黨的權利,呼籲「以蒼生為念」。

關於備受在野黨質疑,甚至國民黨內部也有雜音的IPO核實課稅部分,是否因為昨天無法通過而有修改的契機?賴士葆說,現在的共識版就是國民黨的101版本,不會變動,三周之後將以此版本進行表決。

【2013/06/01 經濟日報】



全文網址: 證所稅修正案 6月下旬再闖關 | 拯救悶經濟 | 財經產業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5/7935892.shtml#ixzz2UvuhmzXR 
Power By udn.com
 

 

《台股青紅燈》民進黨與馬英九同流

眼看困擾台股1年多的證所稅就要翻案成功,卻卡在民進黨團掣肘,台股為此昨天下跌94點,整個市場罵聲不絕,認為民進黨與馬英九根本是同路人。

綜觀全局來看,民進黨這步棋真是走得蹩腳又窩囊,歷經油電雙漲、證所稅、核四公投與菲律賓公務船殺害我漁民事件,所有的民怨都疊在馬英九身上,只要稍微撥弄一下,民怨都會如水銀瀉地般四散狂奔,怎知今天來替馬英九解套的,竟是民進黨。

證所稅造成股市蕭條、投資人虧損,這筆帳本來都是掛在馬英九頭上,如今馬英九認錯,要立法院黨團儘速完成修法,民進黨反而在此時,要財政部長張盛和道歉,否則將抵制,這使得原本今天可望完成修法的進度,頓時又呈現擺爛狀態。

問題是道歉能當飯吃嗎,股市有缺部長道歉嗎?修法不就是執政黨道歉的一種形式嗎?原本堆積在馬英九與國民黨身上的怨氣,立刻轉移到民進黨頭上,這到底是哪個笨蛋想的策略,一盤明明是贏的棋,結果又被國民黨逆轉,這就像去年的總統大選,民調高的蔡英文卻大輸馬英九80萬票,問題出在哪裡?請問民進黨檢討出來沒有?

馬英九被大家說是笨蛋,拙於治國,就算如此,民進黨也沒有佔到便宜,民心向背都搞不清楚,就算今天張盛和道歉,但卻換來300萬股市投資人的幹譙,民進黨有計算其中的利弊得失嗎?(金貝貝)

 

〈台股青紅燈〉莫怪股民不支持民進黨

政治很現實,選票就是王道;股市更現實,賺錢才是唯一的硬道理。坦白說,股市投資人傳統上偏藍,是因為民進黨給外界刻板的反商形象,為了不跟荷包過不去,用選票換股票賺鈔票,乃成為多數股民「理性」的選擇。

但在馬英九拚經濟無能,並用盡各種手段打壓股市下,股民的政治傾向顯然有了徹底翻轉。以前在營業廳表態支持綠營,會被其他投資人唾棄、排斥;如今在成交量萎縮下,偌大營業廳幾乎寂靜無聲,唯二的聲音,就是零零落落的下單電話鈴聲,以及股民幹譙馬英九的聲音。

不過,民進黨也不要太「靠勢」,以為股民討厭馬英九,下次就必然會把票投給它,讓綠營重新執政。現在的證所稅爭議,民進黨採取協商的拖延戰術,顯然是「討皮痛」。要知道,台灣已經被證所稅折騰1年了,不僅投資人賺不到錢,散戶大戶紛紛退場,國家的稅收也少收了500多億元,而經濟更是要死不活。

馬英九滿意度的低迷,證所稅顯然貢獻良多。如今再鐵齒的他,都不得不找台階下,要把證所稅修成名存實亡,以求解套。想不到,當所有股民引頸期盼證所稅修正案快快通過,準備脫離苦海時,民進黨竟然扮演攔路虎的角色,盡在那些馬政府必須道歉的問題上攪和,看得股民三字經都差點罵出來。看來馬英九把證所稅的民怨轉移給民進黨的企圖快要得逞了,民進黨再阻撓下去,就不要怪股民不支持它。

(多哥)

 

新聞圖片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證所稅實施不到10個月就要改,總統馬英九應道歉、財政部長張盛和應下台。(資料照,記者王敏為攝)
〔本報訊〕經建會昨(27)天公布4月份景氣燈號,續亮第8個黃藍燈,行政院長江宜樺今(28)天宣布4大面向、13項提振景氣措施,力表「救經濟」決心,尤其希望證所稅在本週五立院會期結束前完成修法。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證所稅實施不到10個月就要改,當時財政部還信誓旦旦強調是最好版本,柯建銘怒斥,「馬英九總統應先道歉,財政部長張盛和應先下台。」

台聯:藍版證所稅 一條牛剝兩次皮

 江宜樺今天上午召開記者會,宣布要「掀鍋蓋救經濟」,並提出4大面向、13項措施,4大面向分別是擴大消費支出、提振國內投資、激勵創新企業以及修正證所稅。

 特別是證所稅,江宜樺表示,許多人認為過去1年經濟沉悶,問題在於證券市場無法提振,而證券市場萎靡的問題則源自證所稅,江宜樺說,他已向立法院長王金平請託,希望本週五立院會期結束前,可完成證所稅修法。

 柯建銘表示,財政部當時信誓旦旦,強調上路的證所稅是最好版本,結果實施不到10個月又要改;台聯立委許忠信表示,國民黨的證所稅是「一條牛剝兩次皮」,勢必會得罪所有中小企業。

投顧業者諷「新瓶裝舊酒」 無助提昇GDP

 另外,投顧業者也不看好江提出的提振景氣措施,認為是「新瓶裝舊酒」,因這些措施都是以前就提過的,對台灣實質GDP毫無幫助,且台灣大環境不改變,這些措施對股市拉抬也有限。

 有業者提議,要刺激經濟,不如從其他方向著手,像是把全台公家機構換成LED燈、總統府換太陽能,讓產業有感;空軍總部舊址闢成公園,讓全民有感;雙子星開發案、機場捷運在3年內完成,讓行政效率有感。
證所稅/兩大黨左右失衡 劉憶如注定難過

固然西方各國包括資本主義大本營美國在內都有證所稅,但增稅以拉近貧富差距向來是左翼政黨的事,像馬總統以保守黨黨魁身分主動推動證所稅,到底是異數。這並不是因為國民黨在孫中山時代是左翼政黨,他的教條三民主義中的民生主義更屬於社會主義——到底國民黨提三民主義根本是要開店賣狗肉必須掛上的羊頭罷了。

來台早期因為在台灣既沒有社會連帶,也因此沒有階級包袱,國民黨力求維持國家在階級上相對的中立性,但經過半世紀壟斷政權後,國民黨早成為以財團為背景的保守黨了。今天會主動推證所稅,一方面是國家財政和貧富差距的雙重危機已嚴重傷害馬總統的社會信賴,另一方面,則顯然如馬,仍有所謂「全民政府、全民政黨」的觀念。

因此今天證所稅搞到這麼一位意識形態本應屬保守主義經濟立場的財政部部長「請辭待命」,關鍵根本不在於大家發言盈庭的所謂府、院、部長、黨、立委的溝通不良問題,而在於馬全民政黨的自我想像和黨的社會屬性扞格不入的問題。如今國民黨所謂的雙軌制證所稅,任何人一看都明白其實只是一軌制,勉強說那就是怪裡怪氣的「加值型證交稅」,根本不是證所稅。

至於民進黨的版本,本質上如出一轍,也是「加值型證交稅」。

於是我們明白,雖然民進黨以中間偏左自稱,國民黨以全民政黨做號召,但實質上都只是對選票的號召,兩黨在稅制上都是超級右翼保守政黨。台灣兩大黨根本既不是左翼政黨,也不是民主國家並不存在的全民政黨(眾證所稅版本中只有親民黨的算是真正的證所稅)。

無論如何,常態國家社會中的左右兩翼撐持出國家政策規劃的空間,政策因而在時間中呈現著動態的均衡。而台灣明顯是左右徹底失衡的國家,在傾斜失衡之餘,台灣稅率之低名列世界前茅,而且動也動不了就成了必然之局,這就決定了劉憶如的命運。

 

 

【2012/05/30 聯合報】

藍版證所稅 學者:抓小放大

證所稅爭議延燒,前財長、現任成大副校長何志欽昨天說,藍版證所稅方案「抓小放大」,沒有辦法量能課稅,「證所稅是我們的困境」。

藍版證所稅方案中,自然人可以在「設算所得課徵」或「核實課徵」擇一使用;前者以加權指數八千五百點為門檻,往上每漲一千點,分別課以千分之零點二、千分之零點四、千分之零點六的證所稅;後者納入綜所稅,稅率為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四十。

何志欽說,理性投資人會選擇「設算所得課徵」,結果賺五百萬與賺十億元的稅率都一樣,結果是「小賠小賺」的人影響較大。

何志欽建議,設計稅制要簡單易懂,不妨直接與「最低稅負制」整合,不用更動稅率,只要訂出免稅額的門檻,就能擴大稅基。

台北商業技術學院財稅系主任孫克難說,藍版證所稅是「變相的證交稅」,量能課稅的精神是賺得愈多、課稅愈重,而非「交易愈多、課稅愈重」。

前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說,藍版證所稅最大的問題,無論是設算制的指數門檻,或是稅捐機關的裁量權,都讓投資人面臨不確定性。

 

 

【2012/05/30 聯合報】



全文網址: 藍版證所稅 學者:抓小放大 | 證所稅雜音不斷 | 財經產業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5/7125784.shtml#ixzz1wJyDy100 
Power By udn.com 


劉憶如走人 形同回打藍版一巴掌

國民黨火速整合出證所稅版本,財政部長劉憶如今日發出公開辭職信函,打了整合版一個大巴掌。關鍵在昨天那場立法行政共同參與的整合會議,國民黨立委蔡正元說,他昨天參加會議,劉憶如稱不上多怪,但是昨天討論過程中,立委比較強勢,主導整合版,還嗆聲,「可以用政院版來表決,輸的人就走路」,最後劉憶如看起來是妥協了。

蔡正元:昨天劉看起來是接受了,也說要尊重黨團決議。

昨天下午國民黨立院黨團邀集財金立委和行政院財政部、金管會等代表與會,劉憶如在會議結束之後,面對媒體詢問新出爐的證所稅版本,僅表示不評論。蔡正元說,昨天的劉憶如談不上怪,在立委表達堅持立場後,劉憶如看起來是接受了,也說要尊重黨團決議,她沒有特別意見。

蔡正元說,昨天開會現場,他和賴士葆話說得比較重,賴士葆說,若劉憶如不接受黨團版,就隨她自己去,黨團不管。蔡正元說,我更強硬,我說,行政院或劉憶如不接受我們的版本,那就把政院版和黨團版拿到立院表決,輸的人就走路。

蔡正元表示,劉憶如聽完後就說,尊重黨團決議,她沒有特別意見。昨天在場的還有金管會副主委吳當傑,金管會原本也說要回去再跟行政院傳達訊息,蔡正元強勢地說,現在案子已經到立法院來,沒有行政院說話的份量,行政院已經把市場搞得亂七八糟,對於金管會的態度,蔡正元相當不滿,當場就拍桌怒罵。

蔡正元說,立委強勢的要整合證所稅版本,是在救黨圖存,劉憶如丟辭呈,是不是認輸?蔡正元則說,不曉得劉的想法,但是他強調,現在不可以放任行政院東搞西搞,立法院財委會已經不信任行政院的財金官員,對於劉憶如的請辭動作,蔡正元說,他沒有意見。

林鴻池:昨天討論平和 看不出跡象

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林鴻池則說,很訝異,昨天討論過程平和,看不出跡象,對於劉憶如請辭原因不了解,林鴻池也質疑,若理念不合為何事先不說。另外,昨天也在開會現場的國民黨立委賴士葆對於這項消息,連說多次沒有意見,揮手就走。

親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李桐豪說,對此感到遺憾並尊重,李桐豪指出,劉憶如確實致電告知,劉對國民黨證所稅版本相當不以為然,等於只是證交稅的加稅版,並不具社會公平正義的本質。

劉憶如丟辭呈,為證所稅添變數,是否讓證所稅在本會期過關,李桐豪說,親民黨持高度的保留態度,將主動要求進行朝野協商。

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潘孟安則說,行政院通過的版本,國民黨團自己不買帳,茲事體大,尚未進入實質審查就鬧成這樣,馬總統一定要說清楚,民進黨會靜觀其變,堅持自己的版本。台聯立院黨團幹事長林世嘉則說,劉憶如現在請辭,過去因為證所稅造成的股市動盪,不會因此變得不動盪,台聯將堅持先進行不動產實價課稅,再來談證所稅。

※延伸閱讀》
‧證所稅各版本一覽
‧國民黨版個人證所稅課稅方式

 

 

【2012/05/29 聯合晚報】

 

證所稅整合 別有體無魂

關於復徵證所稅,執政黨終於提出整合版本,這對安定股市,恢復經濟成長動能來說,值得肯定,但整合草案以股市八千五百點為課稅起點,無非是延緩開徵安撫股民;而所謂「加值型證交稅」則又是廿多年前證所稅開徵不成的翻版,完全忽視證交稅與證所稅是不同本質意義的稅制。財政部長劉憶如已以「與財政部版本差距甚大」為由,決定「請辭待命」中。

意見愈分歧,愈需要快速整合,馬總統希望證所稅修法符合量能課稅、不會得不償失與簡政便民三大原則,可做事例。證所稅版本整合,切不可無魂有體般,掉入稻草人式立法的陷阱裡,先確認租稅原則,應是務實的方法。

首先,社會正義原則。課徵證所稅彰顯租稅公平,遠重於健全財政。在推動的進程上,雖可漸次階段性的達向理想,但最需要堅持的,就是租稅公平。

有所得就要課稅是容易理解的,也是百姓長期對稅制不公最大的批評。課徵證所稅如果圍繞在抓大放小、區隔內資外資及以證交稅取代證所稅,無疑是一開始就拋下理想而專注於利益現實如何妥協。一般所得者四百萬元就要課徵最高級距四十%的稅負,證所稅訂四百萬元的免稅額,不但沒有理論基礎,也找不到政策正當性。外資免稅更是嚴重違反租稅公平。

由此可推衍出以下稅制:一、取消免稅額度;二、內資外資平等待遇;三、所得應課稅,虧損得扣除。

其次,國民經濟原則。租稅制度要有助於國民經濟。課徵證所稅對股市發生衝擊是必然的,但股市的繁榮或蕭條,從經濟上的觀察是取決於市場的獲利性,從歷史的經驗也證實課稅的衝擊只是一時,因此而犧牲租稅公平,絕對錯誤。

依此可推衍出以下稅制:一、鼓勵長期投資,可依持有年度遞減所得計算,並扣減長期風險成本;二、首次稅率五%,以後每兩年調高二%,最高十五%。

第三,便利節約原則。扣繳完稅是首選,無論法人或個人皆以相同稅率扣繳完稅,不再併計年度所得課稅。如有虧損,可由納稅人舉證扣抵當年度所得,但扣抵後減少之稅額,以當年度經扣繳之證所稅為限。

第四,信賴原則。證所稅實施前已發生之所得,係免稅期間之所得,不應納入新法之課稅範圍。因此,實施證所稅日前已持有之股票出售時,以取得日成本或實施日市場價格孰高,認定為出售股票之成本。

第五,誠信原則。目前之證交稅內含所得稅乃為事實,課徵證所稅時即應同步減半調降證交稅,方符合誠實信用之原則。

第六,輕課勤勞所得、重課不勞而獲所得原則。證所稅收之半數可用於改善財政,另半數則應作為降低綜合所得稅之財源,隨證所稅之調高,同步依次調減薪資所得者之稅率。

凡事只可直中取,莫向曲中求。在整合證所稅版本的過程中,如果自陷在迂迴的小巷中迷走找出路,最後的結果是,課徵證所稅健全財政落空,為租稅公平正義而奮鬥再次陣亡,而徒留稅制紊亂沉痾的更多難題。回到立法原則本身,才是正辦。

 

 

【2012/05/30 聯合報】



社論-如此閹割證所稅 劉憶如怎能不辭

  • 2012-05-30 01:00
  •  
  • 中國時報
  •  
  • 本報訊

 對證所稅的推動而言,最近的情勢發展可說「憂喜參半」;喜的是在馬總統站出來,宣示強力支持證所稅後,整個證所稅案的立法過程算是已正式上路,連民進黨都支持且提出「民進黨版證所稅」;但憂的則是在立法院研擬的各種「整合版」證所稅,其實已不知不覺的偏離正道,其偏離程度甚至讓財政部長劉憶如「忍無可忍」而提出辭呈。

 目前在立法院的證所稅版本,最重要的有三者:行政院版的「申報制」、藍營版的「雙軌制」、民進黨版的「設算所得、就源扣繳」制,三者各有特色及優劣之處。行政院版是標準的「抓大放小」,年度的股市交易獲利超過四百萬元以上,才有課證所稅的問題,財政部估計受影響者約二萬人。其優點當然是干擾少、量能課稅的政策目標達成,缺點則與優點是一體兩面,既然訂定門檻、受影響者少,「有所得就該課稅」的原則未完全落實。

 至於藍營版的雙軌制,讓投資人自行選擇要採所得稅制或試算制。採所得稅制者基本上與行政院版相同,但取消免稅額與稅稅相抵,表面上看其優點是更能落實有所得即該課稅原則;不過其「另一軌」的試算制,卻把課稅與指數掛鉤,指數八千五百點以上課千分之零點二的證所稅,每加千點再加課。而這個門一開,就讓證所稅原有的政策目標與意義蕩然無存了。

 一來,證所稅的意義與目標在股市獲利者要課稅,與指數高低無關;此制變成八千點以下時,即使賺了十億元,也一毛錢證所稅都不必課。但八千點以上時,即使虧損、沒有獲利,也照樣要課這個額外的「證所稅」。坦白說,這種作法完全是失去了證所稅的原意。二來,就算在八千多點以上被課到這種「假證所稅」,如果操作能力好者,進出量少但獲利高,要課的稅非常非常低;反之則高,顯然完全失去量能課稅的意義了。形式上有證所稅之名,實質上則完全毀滅了證所稅的意義與精神。

 民進黨版的證所稅率最高為廿%,依交易金額就源扣繳,最後如超過證券交易所得的廿%、或比併入綜所稅後增加稅額高則可申報退稅,此制並無起徵門檻。相較之下,此制優於藍營版。這個版本並無藍營版把證所稅與指數掛鉤的謬誤,採就源扣繳,如多扣了,要由民眾申請退稅,行政院版則是要由投資人主動申報,民進黨版可說讓政府「立於不敗之地」。在法人方面,則是納入營所稅採就源扣繳,而且境外法人同樣要課(行政院版中境外法人免徵證所稅)。

 嚴格來講,此制不論國籍、不論獲利多寡,只要有獲利都要課稅,且政府先就源扣繳而立於不敗之地,其公平性還優於行政院版,至於藍營版則更是完全不能與之相較。如果能順利推動成功,當然最好。但正因為如此,反而讓人擔心其打擊、影響面太廣,最後成為無法推動的死案。

 藍營立委提出一個「以證所稅之名毀滅證所稅」的版本,再次顯示國民黨終究難逃利益團體、財團企業的綁架與壓力。對近日券商與企業界紛紛以台股價量創新低為由,反對證所稅一事,其實,台股近日表現,主因明顯是由希臘風暴引發的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危機造成,並不能只歸因於證所稅。看看鄰近國家的表現,及台股中,不必課證所稅的外資五月持續大賣超即可知。反對者也多以導致資本市場萎縮、造成證券從業人員失業等作為反對之理由。但想想一年前推動奢侈稅時,建商、房地產業者不都以同樣理由反對奢侈稅,但實際上那些反對者想像中的結果都未出現。

 我們要強調,大部分國家都有課證所稅,這些國家的證券市場也依然正常發展。台股的反應,只是短期對制度變動的反應,證所稅不會是讓台股窒息而死的洪水猛獸。但遺憾的是或許是某些「或明或暗」的原因,藍營終究屈服在利益團體壓力下,而一位敢負責、有拚勁的政務官也就此被犧牲了。

 對劉憶如而言,或許辭職是一種解脫,不必再與藍營團隊和稀泥。但對政府與社會而言,實際上是失去一位肯作事、願付出、不懼碰觸利益團體的政務官。內閣中豈能只是一群唯唯諾諾之人?而國民黨對問題多、漏洞大,徒有證所稅之名而無其實,幾乎是變相讓證所稅「安樂死」的藍營版,難道真要接受嗎?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