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主筆室〉Fed為何對QE裹足不前了呢?

鉅亨網主筆 邱志昌  2012-06-25  07:15

 

從這些情勢發展,我們主觀認定,Fed現在應該是對美國經濟的發展感到穩定,而且自我感覺良好;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要繼續想下去的是,Fed它是不是不僅早已經防範通貨膨脹,還是可能會再對通膨落井下石,也就是配合沙烏地阿拉伯的油價增產政策,繼續打壓油價。

 

參、市場上那一隻看不見的手、形勢比人強

何以見得呢?因為我們發現:一、自美國從伊拉克撤軍之後,中東國家尤其是領導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對美國的外交與經濟政策的配合度有提升的態勢。沙國近幾個月以來不斷在國際原油市場中放話,做空油價;甚至於近期北海布侖特原油已由高檔跌128美元/桶跌至90美元/桶以下,沙烏地阿拉伯仍然不放過;還續提增產降價。

二、對沙烏地阿拉伯而言,這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做法;讓我們開個玩笑,是不是沙國官員被油味燻昏了頭,或是沙國皇室需要一些一流的國際金融專家?要不然,怎麼會對自己的利益反其道而行?能不成油價漲太多,真的賺太多了,窮得只剩下錢?

 

(圖二:近月北海布侖特原油曲線圖,自鉅亨網首頁「期貨」點入) 
(圖二:近月北海布侖特原油曲線圖,自鉅亨網首頁「期貨」點入)

三、我們的正經判斷是,中東諸國在茉莉花革命的歷練中,沙國王室仍能在風中屹立不搖、不受民主浪潮的衝擊影響,這代表沙烏地阿拉伯與全球推動民主化最有力的國家-美國,已經有很深的政治與經濟或軍事的利益聯結;舉個實例,在此次G20會議後,沙烏地阿拉伯國與中國大陸一樣,對由美國所主導的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為挽救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增資需求,二話不說、馬上掏錢出來。沙烏地阿拉伯不必像中國大陸一樣,需要美國總統歐巴馬提點,或是德國總理梅克爾開口。

四、眾所周知,油價下跌對沙烏地阿拉伯與OPEC是不利的,但我們主觀認為,使油價下來可能也是美國的利益所在,美國真正的利益應該是長期的經濟與金融穩定發展、及油價的合理化。

五、之前,美國都已經能夠要求在對其貿易獲取龐大利益的國家-中國大陸,其幣值人民幣匯率必需不斷升值,以符合美國企業的利益;當然,也同樣可以要求沙烏地阿拉伯及其它產油國,帶頭降低油價;這一種邏輯與演變過程都會是一樣的,對美國來講這可能已經是一種未來長期性的經濟戰略了。當然,對油價國家而言,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已影響實體經濟的發展,市場那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s)-就是供需法則,在供給大於需求之下,形勢比人強,油價大跌也是產油國無可奈何的事。

肆、以失業率抵換通貨膨脹

我們認為,伯南克不可能沒有掌握到Fed會議之前的這一些總體經濟數據,如果真要挑剔的話,只能說他沒想到道瓊工業指數會以如是重跌式回應。但,全球金融機構要注意的是,我們在仔細地衡量Fed的這一些政策思想、與美國失業率等經濟數據與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發展等等後,已經發現:有意無意、或是我們有偏見,Fed已經走入菲利普曲線(Phillip s Curve,1958,A.W.Phillips)的理論模式發展的情境中。

什麼是菲利普曲線?在現在大學的經濟學教科書中都有。就是紐西蘭的統計學家A.W.Phillips在1958年時,根據英國1867-1957年的總體經濟數據,推導出的一條通貨膨脹率(即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與失業率(代表經濟成長)關係的曲線圖,如圖三;菲利普曲線告訴我們,在正常情形下,菲利普斯曲線是負斜率的直線或曲線,也就是「經濟成長」與「通貨膨脹」是逆向關係。也就是說,在貨幣政策的運用上,我們可以犧牲經濟成長-即失業率的增加,來換取通貨膨脹降溫;或是以通貨膨脹的升溫,來換取經濟成長-即失業率降低。我們將它用美國市場實例做說明,上周美股的大跌,就是因為經濟成長有陰霾,是圖上的X軸U(失業率)向右移動;橫軸X軸數據往右邊移動的結果,換來的是縱軸Y軸P、即物價數據的下降,通貨膨脹將繼續降溫,也就是油價有持續下跌的風險。

(圖三:菲利普曲線,引用自網路MBA智庫百科) 
(圖三:菲利普曲線,引用自網路MBA智庫百科)

伍、結論:QE3是特效藥Fed想一石兩鳥

我們會懷疑,美國的經濟學家不是大多主張以刺激成長為主嗎?為什麼會在此時,油價已經大跌一大段之後,再對它落井下石呢?難道是之前管不住它,現在它自投羅網,想狠狠修理它一把不成?

如果這樣推演是確實的話,我們會再深入擔心金價發展,如圖四。因為在暫時無風險-希臘危機已暫時解除、西班牙危機未興之前,金價已失去風險性資產的避險價值;如果再加上通貨膨脹進一步舒緩-油價下跌,黃金的另一個價值、保值效果或許可能會進一步減損;如果這兩層價值都降低,則金價的走勢可能會是趨跌的;我們無意驚嚇黃金投資人,但對於情勢的可能發展,還是必需要以井底之蛙、有限的知識來提醒。
 

(圖四:黃金現貨價格,單位:美元/盎司,自鉅亨網首頁「黃金」點入) 
(圖四:黃金現貨價格,單位:美元/盎司,自鉅亨網首頁「黃金」點入)

貨幣政策的運用,最好的情況是在控制通貨膨脹之下進行,能夠對經濟快速成長發揮正面效益。因此,即使美國政府本身也有債務上限比率必需調整的問題,但在民主政治下,人民的薪資所得可能比控制通貨膨脹要重要。預估,如果這一種情勢如果延續到今年10月,如果失業數據持續難看,是對會對於美國現任總統歐巴馬的連任選舉相當不利。我們認為,伯南克不可能不會做類似本文所提的菲利普曲線的推演,他應該會比我們更清楚這種態勢發展,當然也會將今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放在心上。那為什麼還要「明知故犯」?

我們認為這是因為,伯南克與Fed的成員都認為QE3是貨幣政策的特效藥,不是感冒藥,沒感冒喝口咳嗽糖漿,也行。水能載舟,但也能覆舟;QE多次使用不當的後果,輕則造成停滯性通貨膨脹(Stag-Inflation),經濟不再會因為貨幣政策而成長、但物價卻持續攀升;重則不幸陷入長期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中,QE再怎麼做都沒用了。

因此,QE是必需在「萬事俱備」之下,擔綱負起吹東風的角色與任務;而所謂「萬事俱備」就是在通貨膨脹無虞之後,就像我們打高爾夫球一樣,在全場鴉雀無聲(無通膨)、屏息以待(歐洲危機漸息)時,奮力一擊、一桿進洞,全場歡聲雷動。因此,Fed寧可將此一特效藥留到今年下半年之後,再去動用它,或將有一石兩鳥之效,對經濟的催化成長力道更大;也可以協助現任總統歐巴馬穩定軍心、爭取連任。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