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產業競爭力重於一切

國際經濟景氣低迷,各主要國家紛紛採取刺激景氣的政策。但俗話說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國際景氣低迷到主要國家要出重手支持經濟的程度,等於是大國們已負起支撐全球景氣的任務,我們只須在大國政策所形成的情勢下,衡量我國自己的能力和問題,而採取符合我國利益的對策,不必跟隨主要國家起舞。

首先就貨幣來看,歐洲、英國、中國等近來採取的寬鬆政策,必然可以增加其國內需求,進而增加進口而引導資金外流,增加全球的需求。量化寬鬆的資金如果是直接購買相關國家的公債,也可以提高相關政府的支出能力。因此大國的寬鬆貨幣政策確實有一些改善各國及全球景氣的能力。但我國多年來資金已嚴重過剩而利率極低,景氣好時,低利率都不借錢投資的民營企業,不太可能在景氣不好時,因為利率小幅下降就變成願借錢投資。我們依法可發行的公債近年來已供不應求,也不需用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承購。因此我國貨幣政策更寬鬆的空間和效果都不大。

我國若勉強採取更寬鬆的貨幣政策,只會讓資金流向不動產等投機活動,或者是風險極高的投資,這對金融穩定和國家長期發展都是不利的。大國們紛紛採取寬鬆貨幣政策的另一個目的,是要促使其貨幣相對貶值,以提高出口競爭力。但由於新台幣並非國際重要貨幣,因此貨幣數量及貨幣政策對匯率的影響,也遠低於國際情勢及出口等重要因素。所以我們也不必為了貶值競賽而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

其次,我們也不宜大幅增加財政支出和財政赤字。我國政府負債已極高,歐債的教訓仍在眼前,許多救景氣之公共投資效益不彰也有目共睹。做為一個高度開放的經濟,我國各種財政擴張政策有一大部分是增加對外國產品的需求,對本國產生效益的比例也不像較封閉的國家那麼高。政府支出即使可增加某些產業的需求,這些產業也多非受到國際景氣衝擊最大的產業,因此也未幫到最該幫助的企業和勞工。

政府直接僱用失業勞工雖然可以幫助失業者,但2008年迄今政府僱用人數仍比2007年多了近十萬人,顯示2008年因應景氣而由政府短期僱用的人員似已成為政府長期的負擔。我們應該先檢討這些政策的現況和效益,實在不宜再僱用更多人來成為冗員。

貨幣貶值是某些國家極可能採取以掠奪市場的策略。但由於國情不同,我國若也採大幅貶值的政策,不只可能因為已有鉅額出超而受外國指責,也可能造成大量資金外流和物價上漲的現象,所以大幅貶值也是不恰當的。由此看來,各項總體政策都有很大的限制,我國較可行的態度應是接受全球景氣低迷的事實,不要勉強去追求經濟成長率。

其實,近幾次不景氣對我國主要的打擊,並不是經濟成長率一時的下降,而是產業和競爭力的永久性流失,不景氣時我國的出口萎縮多於外國,其後又常回不去。例如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我國的雙D產業市占率和南韓相當,其後卻大幅滑落,有些廠商甚至難以存活。這種產業流失乃是我國成長率不易提升的主要原因。

因此,這次不景氣我們應密切注意其他國家的匯率和產業政策,對其中明顯不公平的手段,我們應向國際機構提告;對於受到不合理傷害的產業我們應提供必要的支援,其他不景氣對策也應以提高產業和勞工未來競爭力為方向。政府不要只注意短期的成長率和失業率,更不要用誇大可能效果或掩蓋事實的政策,而坐失維護及改善產業競爭力的時機。


 

【2012/07/16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