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08 
  • 第411期

驚!你的綜所稅六成付軍公教退休金!

  • 文/田習如

 

納稅人,你知道你每年繳的綜所稅,有六成拿去支付軍公教退休金?軍公教,你知道每三個現任者提撥的退撫基金,就要負擔一個退休者,這種制度撐得到你退休時嗎?馬政府的政策讓這些問題惡化了,而最大受益者卻是像馬總統這般,吃一輩子公家飯、領高薪、快退休的高官們!


我擔心將來領不到退休金!」說這話的,不是日前爆發「勞保破產、政府不管」危機的勞工階級,而是二十八歲的政府交通單位技佐小章。他曾在民間工程公司任職,月薪「二五K」,為了讓大學學歷的自己能夠在最短時間達到一定高度的薪水,他努力考上普考,本薪立刻翻上「三六K」。


由於交通部門要應付各種活動的交通規畫、民眾客訴、幫主管擬立法院備詢資料……,小章的公務員生涯每天朝八晚八、經常沒假日,並不像朋友們以為的「爽」。他原以為公職較有保障,「可是現在我們繳的錢(指一九九五年後的退撫基金新制),是給已經退休的人用,退休金所得替代率太高,他們領那麼多,等到將來我還領不領得到?真的會擔心。」

小章的憂慮,反映了當前因政策偏頗造成的階級對立,即將擴散形成世代間的緊張關係。「現在是勞工與軍公教的對立,將來很快就會是四十歲的世代要對抗退休的世代,」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指出。

先看眼前的不公現象究竟有多嚴重。各種數字在近來的退休金大論戰中滿天飛,有人說台灣勞工退休所得替代率六成,已比其他國家「好太多」,不過卻不提投保薪資最高門檻僅為四萬三千九百元,所謂六成最多就是兩萬多元;也有軍公教投書、call in強調自己辛苦準備考試和各種機會成本的損失……,繼勞工上街怒吼之後,軍公教團體也揚言上街反制,抗議政府削減今年的退休軍公教年終獎金。

事實上,有一組數字最能明確反映台灣各種政策規定下的退休年金大餅,是怎麼分配的。在目前公布最新的二○○九年社會安全統計中,軍公教退休金及公保養老年金總共領走了二八九五億元,勞工領走的新舊制退休金和勞保老年年金則總共約一四四七億元,軍公教整整是勞工的一倍;即使把國民年金、老農年金都加進來,所有非軍公教人民一年所領的制度退休金總和也遠不及軍公教。以全台軍公教八十多萬人,勞工大軍九百多萬人來看,多數人獲得的資源卻是少數人的一半,勞、公同樣都有退休老人,待遇怎麼差那麼多?

退休金問題造成勞工對軍公教產生嚴重的「相對被剝奪感」,許多人冠以「階級戰爭」,也有人轉而訴求勞工的「階級敵人」應該是富豪資本家而非軍公教。陳東升表示,相較於階級是以掌握資金或勞力等生產工具來劃分,眼前的現象精確來說是「階層對立」,亦即士農工商之間的差異,「這裡看的是對政權的影響力,以及改變法律制度的能力、地位,不完全是看經濟力的差異。」

換句話說,軍公教退休金和勞工退休金都是國家「坐莊」、以法律強制設立的制度,但設計這些法制的政府卻明顯偏好自己的從業人員。例如,馬英九競選連任前無視國家財政、以追加特別預算舉債,幫軍公教加薪三%──連已經退休的軍公教都一起加薪,當時的理由是勞工在之前五年平均薪資成長二.九%。那麼如今勞工平均薪資已退回到十五年前的水準,怎麼不見馬政府「跟上民間趨勢」來為軍公教減薪?為何民間薪資、收入、福利隨經濟起伏進退,公家人員自己規定自己的待遇,卻只能加、不能減?(本文節錄自財訊雙週刊第411期)

 

 
軍公教月退領年終慰問金持續發放

立委質疑退休軍公教人員領年終慰問金的適法性,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今天明確表示,發慰問金已實施40年,符合法定程序,且合於法制,不一定要有法律依據,未來會維持發放。

人事行政總處表示,發年終慰問金,是行政院依「行政程序法」規定的行政規則辦理,與法定程序相符,且合於法制;第443號、614號釋憲文也解釋,這類「給付行政」受法律規範的密度較寬鬆,政府如已編列預算,不必須有法律或法律授權的法規命令作為依據。 

人事總處人事長黃富源說,年終慰問金是當年為安定退休軍公教人員生活,並因應農曆春節需要的慰勉性措施,從民國61年起,由行政院逐年訂頒注意事項,本質屬於給付行政措施,列入各機關年度預算。

他說,考量發放年終慰問金制度實施已久,已成行政慣例,且是軍公教人員選擇支領月退休金的主要考量因素之一,應予維持。

 

 

【2012/10/17 聯合報】



全文網址: 軍公教月退領年終慰問金持續發放 | 生活 | 即時新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9/7437210.shtml#ixzz29bwsth4l 
Power By udn.com

勞保基金改革 這一代少拿點下一代也能領

 

 

勞保基金十五年後可能破產,引起民眾恐慌,勞委會主委潘世偉昨天在立院答詢時再度保證「勞保基金絕對不會倒」,政府一定負最後責任。
記者曾學仁/攝影

勞保基金面臨破產危機,引起勞工恐慌。勞委會主委潘世偉昨天在立法院表示,將設法縮短勞保的「世代差距」,讓即將領勞保的這一代「不要拿那麼多」,而年輕一代也能領到勞保。

同時,為杜絕「高薪低報」拖垮勞保財務,勞委會打算將現行給付標準採「最高六十個月投保薪資」,改為採計最高十年、十五年、廿年甚至終身投保薪資平均。

行政院長陳冲日前承諾,三個月內提出解決勞保財務的方案。潘世偉說,行政院前天下午已經討論過勞保基金改革方案,方案提出時間「應該會比三個月更早」。據了解,勞委會也極力爭取翻案,希望在勞保條例中納入「政府負最後責任」條款。

潘世偉昨天在立法院社福委員會備詢時表示,調高費率、降低所得替代率、改變月投保薪資計算方式等「都是可能發展」,但不會改變工作滿十五年可領年金的規定。

立委王育敏說,目前勞保基金是採投保期間最高五年投保薪資來計算保費,造成繳費漏洞,有些人只繳滿五年較高投保薪資後,其他時間就「高薪低報」。

她說,法國勞工保險採廿五年平均投保薪資,日、德都採終生投保薪資,台灣並沒有比這些國家強,只採五年易造成財務虧損,應好好檢討。

勞委會表示,行政院最早提出的版本就是終生投保薪資,後來改成十五年,最後在立法院以最高五年通過。勞工的確有可能在繳完五年最高投保薪資後就高薪低報,避繳較高額保費,增加勞保財務負擔;拉長平均投保薪資採計時間是此次調整方向之一。

不過,勞委會副主委郭芳煜說,投保薪資採計時間一旦拉長,就須考慮物價指數成長對投保薪資的影響,將過去投保薪資換算成「現值」;因此並不會使勞保年金大幅縮水。

 


圖/聯合報提供

 

 

【2012/10/18 聯合報】



誰偷走你的退休金?
消失的退休夢 消失的未來
今周刊.撰文:楊紹華

去年以來,《今周刊》陸續製作了「民國120年」、「退休金大騙局」等專題,點出勞保破產危機,也直指勞保早夭的原因。然而,亟待改革的不只勞保,公務員的退休金制度,同樣已經千瘡百孔。無論你是勞工或是軍公教,其實都已置身退休金大崩盤的危機之中。

一時之間,勞保破產成為近來最火熱的話題。

媒體連番大肆報導,各方評論風起雲湧,九百萬勞工也像是猛然甦醒似地,這才忽然意識到自己正要面臨的退休金大危機。

「吵起來,總比不吵好,代表社會終於開始重視這個存在已久的老問題。」台大財金系教授、中華民國退休金管理協會前理事長邱顯比這麼說。但是他的心裡也很清楚,吵鬧、憤怒、指責、批鬥,只是看見問題的第一步,從看見問題到解決問題,中間還有太多困難必須克服。

關於退休金改革的難度,淡江大學保險系副教授郝充仁是這樣解讀的:「只要制度出現任何調整,都是社會不同族群彼此爭執的開始。」

的確,當主管機關透露勞保基金恐怕必須「漲保費、減給付」時,立刻就能看見,勞工團體代表在電視政論節目中以強硬的口吻堅決反對,更有不少名嘴炮火猛烈的抨擊政府「只願照顧公務員」。搶救勞保的手術刀尚未真正劃下,已經引來一連串的激烈爭執與族群撕裂。

因此,要讓勞工接受退休金制度的改變,前提是公務員的退休制度不能不變。事實上,目前的公務員退休金制度,亟待改革之處,絕對不亞於勞保。

去年十月底,監察院發文糾正國防部,揭露了這樣一個A錢事實。

監察院直指:「國防部未能杜絕退役軍士官再任公職時支領雙薪」。在糾正文中指出,政府轉投資的亞洲航空公司,雇有二九四名退伍軍職人員可兼領薪水、退伍終身俸及一八%優惠存款利息,其中二七一人每月的收入,竟然比當軍人時還多。

一位資深公務員解釋,依《公務人員退休法》,一般公務員退休後再任公職,月退金和一八%優惠存款利息都要立即停發,「國防部這樣搞,就像是讓員工A了老闆兩份薪水一樣,造成國庫額外負擔、造成一般公務員不爽、社會觀感不佳,更是嚴重挑戰社會的公平正義。」他說。

這樣的漏洞,看來不是個案,而是冰山一角。十月十五日,立委管碧玲在立院質詢時表示:目前請領月退俸的四十四萬退休軍公教及國營事業人員,每年仍可領取一.五個月的「年終慰問金」,並且全無法源依據。

領雙薪、替代率破百/公務員退休金黑洞不比勞保少

再把層面擴大來看,雖然民國八十四年退撫新制上路之後,民國八十四年以後的公職年資已不能納入一八%優惠存款的採計範圍,但若公職年資橫跨民國八十四年前後,卻也因此能夠同時兼領一八%優惠存款及退撫年金,創造出不少退休後所得替代率超過一○○%的案例。

過去曾長期推動公務員退休金制度改革的前考試院銓敘部長朱武獻就表示,造成一般勞工心生強烈「相對剝奪感」的主要來源,就是「兼領一八%利息」。相較於國際狀況,公務員的所得替代率雖然多較一般勞工高出一些,但「替代率破百」絕對是台灣僅有,以美國、加拿大、英國等三國的公務員所得替代率來看,平均約為七八%。

若回歸到現行制度中公務員最主要的退休金來源──退撫新制,同樣也存在許多問題。

攤開最近一次(民國九十九年)的退撫基金精算報告,報告後段中,負責精算的美世顧問公司,對退撫基金財務狀況顯然極度憂慮,並對基金提出諸多「節流」建議。其中,包含降低替代率、降低投保薪資、減少對遺族照顧等。這些建議,從民國九十九年提出至今,都無具體改善。此外,報告建議退撫基金應延後公務員請領退休金年齡,隨後雖有配合修法,但教育人員至今仍未修法完成,改革遲遲未上路。

十月十二日,勞保破產議題在立法院內吵得沸沸揚揚,行政院長陳?向立委允諾,三個月內,他要找出拯救勞保基金的具體方案。但邱顯比認為:「要改,就要大家一起改,讓勞工與公務員的退休金制度改革一次到位。」

郝充仁則認為,要讓退休金改革走得平順,關鍵在於「減少不同身分之間的不公平」。由此來看,在確定勞保基金的改革方向之後,公務員的退休制度,就該開始思考「如何向勞工看齊」。

勞保怎麼改?/勞保年金所得替代率應調回一.三%

那麼,勞保應該怎麼改?在政大風險管理及保險系教授王儷玲的心中,其實已經有了完整規畫。

「民國九十六年修法時,學者建議的勞保年金所得替代率約在一%到一.二%之間,其實這是最理想的所得替代率。」王儷玲回憶,當學者版本送進勞委會後,卻因為「國民年金」的所得替代率已定為一.三%,勞保年金不宜低於這個水準,所以將替代率拉高到與國民年金相同的數字。

在國民年金替代率的「支撐」之下,王儷玲認為,勞保年金的所得替代率已不可能調降到一.三%以下,「但我認為,至少要立即調回一.三%。」這樣的替代率,意味投保三十年後的勞保年金替代率為三九%,加上勞退新制所提供的退休金,整體替代率約在六四%上下。

這個數字,其實仍高於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平均的五八%水準,「所以,必須搭配其他條件的改革。」王儷玲舉例,「年金給付的計算標準一定要改。」

關於給付計算標準,目前傳出,行政單位正研議從「最高五年平均薪資」改為「終身平均薪資」,與英、日、德等全球主要國家條件相同。王儷玲表示:「可以這樣改,當然很好。但如果認為影響太過劇烈,至少也要改用『最高十五年平均薪資』來計算。」

在她的概算中,透過上述替代率、給付計算方式的調整,勞保雖有機會明顯減緩財務缺口持續擴大,但仍不見得能夠達到收支平衡目標,「所以費率恐怕還是得調!」

王儷玲表示,由於雇主必須負擔員工七成的勞保保費,基於企業主的保費負擔考量,勞保費率的調整若一次到位,對經濟與社會的衝擊恐怕極大,「但是,目前的費率調整速度顯然太慢了。」以現行制度規畫,費率是以每兩年調整○.五%的速度向上,「速度不夠快,我建議每一年上調一%。」

至於政府是否應該對勞保基金撥補財務缺口的問題,雖然行政院認為「於法無據」,但王儷玲表示,在勞保制度中,政府是「保險人」,不管有沒有法源,本來就該擔負清償責任。「如果勞保的所得替代率、給付計算和費率都能調整,或許,政府撥補的財務負擔,也就能夠有效減輕。」

退撫怎麼改?/給付內容盡量向勞工看齊

她認為,在改革上路之後,政府應以「勞保未來三十年不會破產」為標準,適時適度進行補撥,「只要精算發現勞保撐不到三十年,政府就要補錢進來。要讓剛剛開始繳保費的年輕人知道,自己繳的保費,必然可以領得回來。」

在王儷玲的勞保改革藍圖裡,相當程度地兼顧了「搶救財務」與「降低衝擊」的兩個面向,不過郝充仁仍然強調,「公務員退撫基金的財務問題比勞保更大、破產時間更早,退撫不改,勞工不可能心甘情願地接受改革。」他認為,公務員的退撫制度,有不少內容必須和勞工看齊...《詳全文》

編按:本文摘自10月17日出刊之《今周刊》826期封面故事「誰偷走你的退休金?」,同期內容除本文外,並有「軍公教退休條件優渥 成政府財政重擔」、「瑞典用專業平台 挽救退休金危機」、以及「兩大問題未解 勞保基金難有好績效」等系列報導,更多內容請參閱826期《今周刊》。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