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正案坑殺全民退休金另一人
謝青良坑殺人民血汗錢,自己卻大賺一票住豪宅,行徑之惡劣引起公憤;但謝青良不是個案,如果檢調不徹查,盈正案也不會是最後一件坑殺案。《今周刊》近日接獲許多檢舉,為了保護所有人民的資產,本刊持續追追追,繼續揭發這些住豪宅的「謝青良們」。
【文/劉俞青】

 

 
自從《今周刊》第八二九期揭發政府基金代操經理人謝青良坑殺人民血汗錢、自己卻坐擁豪宅後,謝青良的作法引發各界撻伐;究竟還有哪些基金經理人和謝青良一樣住豪宅、開名車?

謝青良其實不是個案,這些投信業界的「謝青良們」,以家人之名坐擁億元豪宅的所在多有,和其收入比例明顯不符。檢調如果再坐視不管,恐怕將是台灣資本市場亂源的幫凶。

凱基投信前經理人彭國星 坐享頂級生活

這次盈正案的起頭,金管會共懲罰三家投信、三位基金經理人,其中除了安泰投信的謝青良已經曝光之外,另外一位凱基投信股票投管部協理兼「凱基台灣精五門基金」經理人彭國星,也在這次金管會懲處名單中。

彭國星的住家,就買在台北市富人聚集的安和路上,是遠雄建設在三年前推出的「遠雄安禾」。如果以目前市價每坪約一四○萬元計算,彭國星家裡共七十坪,外加兩個車位,總價大約一億一千萬元。

這棟豪宅的市場知名度雖然不高,但以具備隱私、低調的特質,頗受有錢人喜愛,而且社區只有五十戶,住戶單純,地點在安和路靜謐的巷內,環境很清幽。推出之時,遠雄建設強調這是一座具備制震、制音等設備的新一代五感住宅,前一陣子因為宣明智外遇生子案而聲名大噪的李珍妮,在此也有一戶;社區共有十三樓,彭國星的豪宅就買在中間樓層。

此外,投信圈也盛傳,彭國星很喜歡汽車,曾經看過他開著保時捷、BMW等名車,馳騁在台北街頭。

當時金管會清查彭國星的戶頭發現,他的手法和謝青良如出一轍,在盈正上櫃前用徐姓人頭戶買進,並在上櫃後股價五百多元的高點賣出,大賺一票;但他操盤的凱基投信基金卻在上櫃第一天大買,等到人頭戶下車後,他的基金才賣出。對於金管會的調查,彭國星在去年九月去函金管會,對自己的行為坦承不諱,並在去年底自凱基投信離職。

不過,該檔基金當年度仍然有正報酬,因此凱基投信表示,並未因為盈正股票導致該檔基金交易虧損,而對投資人做出任何賠償。

日前,財政部長張盛和才宣示要徹查公股行庫旗下的證券營業員,是否有開名車、住豪宅等異常不明財產所得的現象,但金管會對繼謝青良之後,類似彭國星這樣的「不明所得」,不知究竟看見了沒有?

第一金證券前操盤人陳伯俞 買進盈正時機很敏感

此外,近期市場盛傳有官股行庫旗下的自營商也介入盈正案,根據本刊抽絲剝繭調查,這位行庫操盤人,就是曾任職第一金證券自營部門的「陳伯俞」無誤。

陳伯俞比謝青良年輕,今年只有四十一歲,而且家境很好,他的家族是有名的「雙葉冰淇淋」食品公司,但據說陳伯俞在外面常自稱,自己從來不用靠家裡,他的錢都是自己賺來的。

陳伯俞在第一金證券自營部前後任職約三年,卻在盈正案爆發前的敏感時刻突然離職,根據第一金證券表示,陳伯俞在二○一○年七月底正式離開第一金證券,第一金證券高層還表示,陳伯俞是因為前一年度操作「表現不好,有瑕疵」,才因此走人。

不過就在陳伯俞離職後一個多月,第一金證券自營部就在市場上買進盈正股票,當時的操盤人是經理莊炎霖,目前還在職。但以第一金半官方的色彩,卻異常地買進「盈正」這種股價大起大落、爭議性又高的股票,背後的投資決策過程,恐怕必須對外界好好解釋清楚。

而第一金證券也向本刊證實,二○一○年九月,盈正掛牌上櫃後,確實有從市場買進三十、四十張的盈正,「持有一個禮拜到十天左右就賣掉」。

市場傳言離職後的陳伯俞,在盈正這檔股票上大賺一票,雖然聰明地選擇在敏感時刻離職,切斷他個人與第一金證券之間的關聯,但他自己是否與公司派、其他經理人有所聯繫,而他自己、以及第一金證券前後都有買進盈正的紀錄,時間上的巧合,也引人遐想。

對此,本刊去電求證陳伯俞,他表示自己買進盈正股票,都是在離職之後,為數也不多,至於第一金證券買進盈正時,他已經離職,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這位自稱「錢都是靠自己賺」的陳伯俞,如今就住在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上,著名的「元大花園廣場」豪宅內,他在三年前買下這戶權狀七十七坪、外加兩個車位的豪宅,目前市價每坪以一二○萬元計算,總價也上億元。買進當時他年僅三十八歲,市場傳言許多基金經理人都來過他家。

而陳伯俞任職第一金證券期間,第一金董事長剛好就是現在的金管會主委陳裕璋,日前財長張盛和才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查出不法,「督導的董事長、總經理都要負責」,但截至目前為止,所有出事的公司,沒有一位負責人因此有所異動。

 

2012-11-15

盈正案操盤人 開保時捷、帶小三

〔記者羅倩宜/台北報導〕目前任職某公股金控自營部的操盤人,兩年前因盈正案一夕暴富,日常生活高調開保時捷、還帶小三進出公開場合,排場儼然是股市大戶;同業戲稱這群涉及盈正案的操盤人是「穿著PRADA的賊」,比他們公股金控董事長還要奢華。

據投信資深從業人員指出,盈正案有高達廿餘名經理人涉案,這些人股票多賣在五百元以上高點,每張獲利四十餘萬元,若以一人買進一千張計算,一名經理人至少從盈正案賺進三到四億元。

據指出,當初押得最重的,是一名某大投信基金經理人(不是遭金管會處分撤職的那個),盈正掛牌後,買進金額竟高達基金的八%,幾乎接近基金規定單一個股最高十%上限;這名經理人的盈正股票,不是從興櫃市場買進,而是直接向盈正公司大股東開口,以每股八十元買進,囂張程度比前安泰投信副總謝青良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其他涉案的經理人看來,謝青良是運氣不好,也是樹大招風,其他人在盈正案後,多選擇解甲歸田,主要是因為所操盤的基金,都還留有數量甚多的盈正股票,等待停損,離開基金經理人職務,也等於換了新的身分證,等過了幾年,又可以重出江湖,只是沒想到盈正案在兩年後的今天,因為勞保基金虧損而再被掀起來。

傳有操盤手轉進公股自營部操盤

盈正案爆發後,前述那名經理人遭公司解聘,但該投信並未對外聲張,給他在證券業還留一條生路。這名經理人帶著盈正案賺來的巨款,轉進其他券商自營部門繼續操盤,最新的職務,是在某三商銀轉型的公股金控的自營部任操盤人。

雖具備公務人員身分,但是這名操盤人開保時捷跑車,下班後公然帶著小三(身分是證券營業員)出入公開場合,夜夜笙歌。公營行庫操盤人月薪約五至六萬,若操作績效良好,年終分紅之後,了不起年薪約一百萬元,但是一台保時捷跑車,入門款Boxter要三百五十萬元,加上養小三還有出入聲色場所的開銷,足足可養三至四位公股金控董事長。

公股金控的董事長日子都沒有這麼快活,月薪大約廿萬元,公務車多是三千西西以下的國產車,卻得上立法院備詢挨罵,公股行庫上下之間的境遇如此不對稱,也是台灣金融業特有的現象。

業界人士納悶,公股行庫自營部操盤人,可運用的資金少則數千萬,多則數億元,要任用一名操盤人,竟不去徵信他過去的經歷,把公家的錢交給這些人,跟引狼入室有什麼兩樣?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