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核工專家覺悟 核電沒未來(上)

 

2013年03月08日  
更多專欄文章
賀立維 
《與核共舞的覺醒》一書作者

Q:你是台灣當年重點栽培的核工專家,卻反核,為什麼?
A:我學核子工程,碩士論文研究反應器中子的行為模式,在核研所原子爐的控制室裡記錄了三天三夜;後來拿到公費到美國念博士,在美國大學的原子爐旁寫反應器物理的博士論文,論文還得到美國核能學會學生論文競賽的首獎。

 

1978年,我在美第1年,發生三哩島事件,全世界第一次原子爐出事,很大的震撼。我就近參加在學校附近舉辦的檢討會,第一次看到場外激動的反核人士,我心裡有數,核能並不安全。1981年我畢業回台灣,獲蔣經國總統召見,頒授給我總統一等績學獎章,隨後我就升上校,當時我34歲,很風光。那時我跟著張憲義做研究,後來他升上副所長,也派了一個官位給我。1986年車諾比事件發生,張憲義被派到美國開會,回來做簡報,我聽了感受很深,裡面提及車諾比電廠的問題,我們好像都有。那次會議開完,我就有離開的念頭。 

有權者說話最大聲
Q:哪些問題?

A:第一,外行領導內行,車諾比核電廠廠長沒有反應爐執照,那時台灣核電廠也是從火力跟水力發電廠調人過來受訓。第二,車諾比的幾個頭頭跟人員背景都是政治正確,台灣也是,有權的說話最大聲。後來張憲義叛國逃到美國,那年8月,我就離開核研所去做綠能的教學與研究。 

Q:為什麼去年退休,才出來反核?

A:最初離開核能界是覺得核能沒有未來,會給人類帶來禍害,世界海闊天空,我合約期滿就離開,從此不問核事。前年311,日本福島發生核災,對我也只是個新聞,我忙著自己的事業,跟一般人一樣,等過幾天新聞涼了,也不再放心上。
直到去年某天我去看牙醫,內人看到診所架上一本《今周刊》上面寫著:「台灣人,你睡在一萬顆核彈上」。她問我:「罹患巴金森氏症的退休企業家,旅日名作家,都出來反核了,你這念核工的在幹嘛?」我回去仔細閱讀,愈看愈可怕,於是我跟這位企業家陳錫南先生聯繫,加入反核團體,開始用我的專業向人們解說台灣核電廠的問題。 

Q:為何台灣核電專家跟學者多擁核,對輻射對人體的傷害也不怎麼在乎?

A:這跟職務有關,通常主管都坐冷氣房開會,接觸輻射的都是第一線人員,是一般社會人士通過考試進核電廠,對輻射的知識與警覺都不太夠。至於學者如此擁核,是因為只要稍稍反核,就申請不到研究計劃的經費。研究計劃是教授的命,沒計劃就沒論文、沒學生,就無法升等。(明天待續)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快訊!江揆將宣布 核四訴諸公投

2013年02月25日14:22 

 針對核四是否繼續興建並商轉爭議,中央社報導,行政院長江宜樺江將宣布核四議題訴諸公投。


立法院明天開議,核四預算被視為朝野攻防最大焦點;總統馬英九昨天深夜也在總統府與江揆等府院黨高層會商,討論核四等案的立場;黨政高層說,只要核四公投不綁大選,「任何狀況都不應排除」,被認為不排除以公投決定核四是否續建爭議。

 

人間異語:你敢運轉核四 我逃命去

 

2012年11月26日 
更多專欄文章
H先生 中小企業主

Q:你的本業在傳統產業,怎會跑去接核四工程?

A:人不要貪啊,我就是太貪了!我本業做貿易,賺了點錢。10幾年前,有人告訴我,A公司很有潛力,是未來的台積電。A公司總經理說,他們生產的鋼管是高科技,有特殊技術,不會生鏽,由於董事長曾任民代,透過關係,以後如果用到自來水管在電廠裡,商機百億;加上新建核四廠預算1800億,只要承包100億就夠了。我於是投資4千萬。公司開幕時,政府跟官股投資公司和銀行高層都來,盛況空前。 

「每天活在恐懼中」

剛開始,公司承包一般電廠工程,後來去標核四工程。在圍標前,公司交際活動費就花了1億5千萬,之後標到10億工程,又要給回扣。我們標到後,還要交給下一包,每個工程都要層層轉包,都是無名的公司在做,連英文的按圖施工說明書也不會看。
當時,台灣產業開始外移,電用很少了,而民營電廠增建很多,我們蓋廠時,很多這種資訊就來了,說根本不需要增建核電廠,發電已過剩。我們不認真蓋電廠,看那工程也不像工程,只是應付,那時我們都講,核四不會運轉啦!只是洗錢。
沒想到後來政府下令停建,雖然賠償我們公司幾千萬,但部分工程費跟回扣已無法收回,公司就倒了。
我幾千萬就這樣沒了,我像遇到詐騙集團,首腦就是政府跟官股銀行高層。
其實公司資本才4億多,能跟銀行借到12億,就是跟銀行高層疏通好,找幾個名下沒財產的股東擔保,日後出事,債權都不用還。加上公司有立委投資,所以公司倒後,我幾年都沒事,沒想到銀行後來把債權賣給討債公司,討債公司開始來要錢,我開始跑法院。 

Q:你們這樣蓋核電廠,不會有罪惡感?

A:我們當初是真的認為核四不會運轉,只是公司趁機撈錢,隨便蓋。後來核四續建,我們公司沒了,看電廠不是鏽掉,就爛掉,工程還是層層轉包,不知換了多少包商,沒人可以負責,我雖覺得可怕,還是認為,這廠不可能運轉,只是提款機。
但後來,我越來越害怕,因政治人物好像是要讓它轉,尤其我看到發電機運進去,太可怕了。
我很有罪惡感,每天活在恐懼中,我很擔心核四廠一運轉就爆炸,我在台北市的房子就沒了。 

若出事帝寶也沒用

我在北市精華地段有個50坪大的房子,還有空中花園,可是我根本不敢住,全家搬到桃園。按核電廠出事需要撤離30公里,至少要到林口。 

Q:依美國標準80公里,還是危險啊?

A:至少桃園要逃到台中比較快,我在台中也有房子。很多人知道核電廠危險,但無可奈何,台灣人是牛,知道要死了,只會流淚,不會跑,可是我不是牛,我要趕快跑。
我兒子念心理系,說我病了,罹患核電恐慌症,但我們的財富都在台北,核電廠一出事,帝寶也沒用,所以帝寶也有人出來反核啊。就像帝寶蓋了17年, 每一層都換承包商,你還敢住嗎?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人間異語:身背未爆彈 不敢談戀愛

 

2013年03月02日  
更多專欄文章
輻射屋受害者 陳小姐

Q:當年核電廠輻射廢鐵外流製成鐵窗鋼條,造成你的幼稚園輻射污染,19年來,妳怎麼理解發生在妳身上的事?

 

A:我在彰化這間幼稚園念兩年,那時我4、5歲,輻射鐵窗已存在數年,直到我畢業兩年,才被檢驗出輻射值超高,影響數百個小朋友。我的老師當時懷孕,當我長大了解輻射對胎兒的影響,簡直不敢想像她孩子怎麼了。 
開始意識在我身上的事,是小學三年級,醫護人員來學校把當年念這間幼稚園的小朋友統統找出來,找到我時,她說:「妳幼稚園同班同學一個血癌走了、一個骨癌走了。」我當時並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是不解為什麼我們要做這麼多檢查,抽這麼多血?那時大家都很瘦,很多小朋友因為抽不到血,不停換部位抽,在哭。 
國中時,我看到車諾比紀錄片,發現這跟我有點關聯,開始上網找資料,我逐漸了解為什麼當年那小朋友會得血癌,因輻射造成血液性癌症潛伏期是5─10年,我開始擔心我的身體。後來又聽說一個小朋友15歲時,骨癌走了。 

Q:感覺身體有何異樣?

A:輻射發病高峰是10─20年,我今年25歲,進入發病高峰。去年血液檢查開始出現病變。其實我小時候很膨皮,國小一、二年級開始暴瘦,直到現在,怎麼吃都這麼瘦;也不太會流汗,可是我記得小時候爬山後,整件衣服濕透的感覺。現在只要天氣熱,我很容易悶到眼睛看不到,再不休息,臉色就漲紅發黑,我不知道這跟輻射有無直接關連,但這是從那之後開始發生的事。小三我曾請我媽幫我問醫師,但醫師說不知道。 

罹癌求償還得舉證

我爸媽是中南部人,沒意識問題嚴重。我則覺得自己是不完整的人。不知道以後會怎樣,是很可怕的壓力。我有辦法生小孩嗎?生出來會不會畸形?所以我不敢跟談戀愛,防衛心很重,有人追我,我不給任何機會,很害怕變成別人的負擔。
每次跟身邊朋友講,他們也很難懂,所以我把心力都轉移到工作跟創作。我念電影,但我家境不好,念研究所都靠自己接案賺生活費跟學費,每月至少要賺2、3萬元,還要念書,很忙。 

Q:政府怎麼幫你們?

A:政府隱瞞一些消息,比如不公布輻射值,我後來查到我那間幼稚園是污染最嚴重的兩地方之一,我很想知道,那些同學現在怎麼了?
幼稚園後來拆了,但這事始終沒人負責,原能會補助我們每年健檢跟門診一次,現在連健檢項目都減少,2011年也刪掉門診補助。去年我檢查血液有問題,應該要去掛家醫科看健檢報告看要繼續看哪一科,最多500元,我都要自己付;接下來還要做很多檢查,可是我的經濟狀況讓我實在付不下去。
這世界很荒謬,輻射受害者死的死,消失的消失。除了民間團體幫忙募款,沒人管我們。這制度太爛了,像我如果癌症發病要申請賠償,還要負舉證責任,可是這麼多年,還有環境等多重因素交互影響,等我真的舉證罹癌是因當初輻射造成,我大概也癌末快掛了吧!
這麼多年,我一直在等受害者出來講話,但沒人。那天聽說要續建核四,我受不了覺得要站出來,因我再不講,誰會講?這政府連輻射屋受害者都無法解決,能應付核災?只能用草菅人命形容。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