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石場爭奪戰 富商林金龍遭判6個月

2013年11月07日16:29  

【林泊志/宜蘭報導】商場名人林金龍與建設公司女董座黃子愛,為爭奪位在宜蘭三星的砂石場經營權,林金龍教唆黎漢中等人到砂石場阻撓出貨及搗毀辦公室、車輛並恐嚇司機,遭檢方移送,案經宜蘭法院審理後,富商林金龍遭判6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
 
判決書指出,商場名人林金龍(57歲,北市人)因財務上資金周轉需求,將位於宜蘭縣三星鄉尚武村清石砂石場股份,出售給建設公司董座黃子愛,並於101年10月24日完成產權變更。但林金龍為奪回公司經營權,以800萬元代價,委託黎漢中(50歲,新北市汐止區人,有妨害名譽、妨害自由等前科)糾集李姓、劉姓、游姓、林姓、陳姓、羅姓及陸姓少年等9名小弟,到砂石場滋事。
 
眾人於今年2月中旬至4月中旬兩個月期間,到清石砂石場10多次,阻撓砂石車出貨並恐嚇司機:「敢載出去,要去你家找你」,妨害砂石場正常營運、甚至砸毀辦公室及車輛,企圖逼女董座交出經營權。
 
案經黃子愛向檢警提出檢舉,宜蘭地檢署偵辦後,於今年7月初逮捕林金龍等人,並依恐嚇、毀損、妨害自由等罪嫌移送。
 
法院指出,林金龍等人恫嚇砂石車司機的行為,是為使砂石車司機把已載上車的砂石倒回清石公司而行無義務之事,及妨害清石公司正常營運手段,論以強制罪即為已足;另,林等人雖多次到清石公司騷擾,但獨立性薄弱,應為接續犯。考量林金龍、黎漢中為主謀、策劃,其餘被告則為次要角色,判處林金龍6個月、黎漢中8個月、其餘小弟3至5個月有期徒刑,均得易科罰金。

富商林金龍為奪回經營權,糾眾滋擾砂石場,遭判6個月徒刑。資料照片

富商林金龍為奪回經營權,糾眾滋擾砂石場,遭判6個月徒刑。資料照片

負責找來小弟滋事的黎漢中,遭逮後,雖受腰傷,但仍拿起柺杖要毆打採訪的女記者,遭判8個月有期徒刑。資料照片

負責找來小弟滋事的黎漢中,遭逮後,雖受腰傷,但仍拿起柺杖要毆打採訪的女記者,遭判8個月有期徒刑。資料照片

 

發佈時間:2013-07-04

【民視即時新聞】幾個月前,藝人蕭薔的前男友林金龍,爆發和女富商黃子愛的砂石廠經營­權糾紛,當時黃子愛還出面指控砂石廠被不明黑衣人士包圍,根本無法運作,警方經過五個­月的跟監蒐證,證實就是林金龍的助理所為,今天一舉約談相關涉案人。

 

中天新聞》與藝人蕭薔傳緋聞的建商林金龍,和新富鉅建設女董事長黃子愛爆發產權糾紛,­林涉嫌找竹聯幫分子黎漢中,2、3月間率小弟到黃在三星鄉的砂石場圍場,阻撓出貨。檢­警據報展開偵辦,4日收網將林金龍等9人拘提到案,依恐嚇、毀損、強制及妨害自由等罪­嫌移送偵辦,訊後林金龍等5人遭聲押。

砂石場爭奪戰 蕭薔前緋聞男友林金龍聲押

2013年07月05日00:15  

【林泊志/宜蘭報導】富商林金龍與黃姓女建商宜蘭三星砂石場爭奪戰,遭檢警拘捕到案的富商林金龍(58歲)、幫派份子黎漢中(54)及李姓、劉姓三名小弟,晚間經宜蘭地檢署檢察官複訊後,認為林姓富商等人有反覆實施恐嚇及實施強制罪之虞,向宜蘭地方法院聲請預防性羈押;另外,涉案的徐姓、羅姓及駱姓等男子,分別以十萬及五萬元不等交保候傳,而另名涉案的林姓男子,訊後被請回。

蕭薔前男友遭詐 已婚女董涉騙10億

2013年02月27日10:55  

1名林姓富商曾與藝人蕭薔傳出緋聞,日前向媒體投訴遭1名建設公司黃姓女董事長詐騙10億元,已向台北地檢署遞狀告對方詐欺。

今天出刊《壹週刊》報導,宙達光子公司董事林金龍(58歲)原經營混凝土及擁有清石砂石場,總值約20億元,扣除貸款約有10億元。

林男指控,遭建設公司女董設計,騙走全部家產,目前該2家公司的負責人已變更為黃女。

黃女的建設公司回應,不隨著林先生起舞,「我們是正正當當的生意人,他這樣我們也很困擾」。

蕭薔前男友遭詐,已婚女董涉騙10億。 翻攝畫面

宙達LED路燈 商機亮

  • 2012-10-02 01:32
  •  
  • 工商時報
  •  
  • 【蔡武穆】

     搶攻LED路燈商機,宙達光子今年推出LED路燈,董事長林金龍表示,目前已與中華電信取得合作,合力搶攻台灣市場,同時也瞄準中國大陸市場,與大陸官方取得技術與市場交流,市場行情值得期待。

     據了解,宙達光子以面光源為主軸,克服高功率LED的散熱問題,推出新型LED路燈,有別於一般市面上LED「點光源技術」,宙達LED路燈擁有更高的光通量、照度、流明值及更低的光衰率,亦解決點光源容易有眩光與鬼影的問題,目前已通過國內外多種認證。

     林金龍表示,大陸官方去年大量購置MOCVD,由於整體環境對於LED需求變得薄弱,造成產能過剩,許多機台閒置,為刺激產能稼動率,同時看重宙達光子在COB面光源的技術,雙方取得合作交流,未來有機會共同開發中國大陸市場。

     台灣方面,經濟部因應行政院「經濟景氣因應方案」推動合計約33萬盞LED路燈汰換計畫,總金額規模約達27億元,中華電信因為掌握智慧監控系統技術,成為智慧照明發展一環,林金龍表示,未來宙達將成為中華電信LED路燈供應商,合力搶攻公共標案。

     宙達光子以「優你世答」品牌,在室內照明已獲國內商家支持採用,包含連鎖通路商屈臣氏、美體小舖、第一銀行、營造工程聯合會等,目前也正洽談在各通路上架,未來LED路燈也將加入陣容,創造更高的營收。

2011年10月第118頁
 
 
宙達光子,力挺身障就業
文.陳歆怡 圖.薛繼光
 
網友評價: 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網友評等   總票數:
1
 
含有圖片的版本(適合較高頻寬用戶) 未含圖片的版本(適合低頻寬用戶)
影像說明:宙達光子董事長林金龍,不僅在LED照明專業上力求突破,也替身障者的「平等就業」創造潮流。 (薛繼光)
宙達光子董事長林金龍,不僅在LED照明專業上力求突破,也替身障者的「平等就業」創造潮流。 (薛繼光)

走在街頭,身心障礙者坐著輪椅販賣彩券或日用品的身影,你一定不陌生。除了仰賴施捨式的愛心,身障人士想找一份正常又穩定的工作,有那麼難嗎?

 

2007年《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修訂後,私人企業規模超過67人、公家機關超過34人,依法必須進用不低於員工總數1%及3%的身障者(至少一人)。然而,法定保障名額對身障族而言只是杯水車薪,許多企業或嫌麻煩,或釋出職缺不適合,寧願繳納「差額補助費」也不願加以聘僱(不足額進用一人要繳基本工資1萬7,880元),估計2010年全國公、私立義務單位共繳了6.8億元,同工不同酬的歧視現象也仍然普遍。

 

其實,只要企業主有心,也能翻轉局勢,創造企業、身障者與社會的三贏。設廠在台北市內湖科技園區的LED燈具製造廠「宙達光子」,今年7月一舉聘雇29名身心障礙者(占30%),超過標準甚多。

 

宙達為何願意力挺身障者?又如何化弱勢為優勢?

 

 

 

「小叮噹,你這樣一支一支吹,要做到什麼時候啊?你可以3支並排做,不是比較快?」

 

「是班長要我這樣做啊!」綽號「小叮噹」的高哲聖嘟囔著,卻也試著將電源驅動器並排。

 

「你幹嘛排這麼緊?要間隔著放啦!」

 

二十多歲的高哲聖,身高僅125公分,體型圓滾的他,伸長手臂也只能搆到工作檯的一半,「爬」上椅子後腳就碰不到地,然而,這些都不影響他用熱風機操作驅動器封膜的俐落。

 

被班長暱稱為「小叮鈴」的洪雅菁,就跟漫畫裡的角色一樣,說話總是比較犀利。同為侏儒症者,她的雞婆其實是出於關心,「畢竟我們是同一國的。」

 

在宙達人緣頗佳的高哲聖,回首過去,做過最久的工作是加油站的清潔工,「不知道為什麼,老闆常在下班前一刻叫住我,要我獨自清理完一塊特別油污的地板才能走。」在超商賣命打工,卻在兩個月後被無預警辭退。

 

今年初,有過中餐烹調訓練的他,在台北市勞工局媒合下,開心又緊張地到某家以小籠包聞名的中餐廳應試,不料,才坐上工作檯就被請回去,只因他連裝餡料的盆子都搆不到。

 

如今在宙達工作,他天天都很開心,「這樣『注重』身障人士的老闆,我還第一次遇到!」

 
影像說明:午飯時間,大夥兒圍坐聊天或看電視,是一天中最愉快放鬆的時刻。 (薛繼光)
午飯時間,大夥兒圍坐聊天或看電視,是一天中最愉快放鬆的時刻。 (薛繼光)

水泥大亨發豪情

 

談起大舉聘用身障者的原因,宙達光子董事長林金龍沒有多餘修辭,直說「就是剛好缺工。」

 

本業是水泥製造、事業做得嚇嚇叫的他,兩年前涉足LED光源封裝製造,公司員工六十多人,同時投資上游的封裝廠,外銷市場持續拓展中;今年5月,宙達與日本某大廠簽下一宗生意案(與日本核災後推出的節電政策有關),組裝廠馬上面臨「有訂單、沒工人」的窘境。

 

林金龍主動向台北市勞工局求才,得到的建議是:何妨聘雇身心障礙員工?

 

「我用人只看意願及能力,也確實缺工,毫不猶豫就接受了!」林金龍說。

 

台北市勞工局身心障礙就業科一組執行長簡明山解釋,勞工局事前對宙達做了詳細評估,積極牽成的理由有3:首先,LED燈具除了研發階段需要高度專業,組裝階段從焊接、組合到包裝都可拆解成相對簡單的環節,技術門檻並不高。

 

其次,LED照明應用是國際趨勢,前景看好,也符合政府的綠能政策,「何況老闆底子硬,不用擔心會『倒閉』!」

 

最後,企業的十足誠意確實罕見,原本並非義務進用單位(員工數不滿67人),不僅承諾身障員工待遇及福利完全比照一般新進員工(月薪兩萬元,全勤者每月加發1千元獎金,中午供餐),對於障別也完全不設限。

 

「從來沒有一家企業敢一次聘雇這麼多身障者,這次若能樹立典範,就可以大加推廣,」簡明山說。對於聘用身障者,各地方政府都有不同獎助措施,例如北市府的超額進用獎勵為:只要連續聘雇超過6個月,每人每月補助企業7,000元,以2年為限。去年台北市共有450家企業獲得補助,金額共約四千多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宙達原本評估的人力需求只有10~15人,結果卻將勞工局建議的25名複試者全部留用(25名之外,另有4名提早錄用為倉管、清潔人員),其中包括精障、智障、肢障、聽語障及自閉症者,障礙程度從輕、中、重度都有。

 

宙達生產部經理連文雄解釋,複試方式是讓每個人現場試做,然而,「能力需要時間觀察,硬要篩選恐怕淪為以貌取人,既不合理也不公平。」因此他向董事長建議不如全部留用,況且公司未來還會有新的人力需求,當場獲得首肯。

 

影像說明:過去以打零工為生的高哲聖,曾參與歌手陳綺貞「躺在你的衣櫃」等多支MV拍攝。他很珍惜目前的工作,他的夢想是能參與偶像劇演出。 (薛繼光)
過去以打零工為生的高哲聖,曾參與歌手陳綺貞「躺在你的衣櫃」等多支MV拍攝。他很珍惜目前的工作,他的夢想是能參與偶像劇演出。 (薛繼光)

放對位置,表現一級棒

 

當時勞工局曾善意提醒:「有12名身障者需要多一點支持,初期產能會打折扣。」林金龍只說:「不要做壞掉就好!」

 

「老闆都給那麼大的空間了,勞工局的壓力更大,絕對要使命必達!」勞工局身障科助理督導許慶雄回憶,上線前10天,勞工局共派駐10位「就業服務員」進行一對一輔導,他自己整整一個月、全天候坐鎮「應戰」,為的就是了解並找出每個人的特點,規劃適合的職務,並讓他們及早上手。

 

「不要以為身障者的工作能力會比較差,很多時候他們的專注力與穩定度都比一般人高!」

 

舉例而言,有1名精障者無論怎麼試都無法操作螺絲起子,就不適合安排他去組裝零件,然而,一旦他折起紙箱、黏貼瑣碎的標籤,卻是「動作俐落、線條工整得嚇人,」如今兩條生產線都搶著要人。

 

又如,自閉症者個性固執,不善溝通,「從好的方面想,一旦他學會一項動作,做得比任何人都來得專注認真,」許慶雄說。

 

此外,勞工局已協助申請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墊,以化解肢障者坐久痠麻的問題,3名侏儒症者也將擁有量身訂作的升降椅。「適當的輔具,能大大減低身體病變對工作能力的影響。」

 

 
 
影像說明:同儕彼此激勵,進而產生安定感,對身障員工及企業主都有好處。 (薛繼光)
同儕彼此激勵,進而產生安定感,對身障員工及企業主都有好處。 (薛繼光)

得來不易,所以珍惜

 

說來這二十多名能自立謀生的身障員工,人人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心酸歷程。

 

42歲的邢蔚中,高職畢業那年開始出現神經萎縮病變,雙腿逐漸孱弱無力,必須拄單拐杖移步,然而這並不妨礙他在電子廠的手機組裝與維修工作。10年前隨著產業外移,他被公司資遣,此後再也找不到穩定工作,僅能以社福津貼勉強度日,必要的復健也無法持續,前幾年的一場車禍,更讓他元氣大傷,如今必須依靠雙拐才能龜速移動。

 

去年,他好不容易應徵上一家商場的後台維修工作,不料工作一個半月後,老闆以「3分鐘內修好一個隨身碟是我們這裡的標準速度」,迫使他黯然離職,「年輕時也許還辦得到,然而因為病變,強求速度只會讓我不自主盜汗、渾身緊繃疼痛。」

 

「這樣的人原本到哪裡都不會被錄用,是完全被職場拋棄的人,因此對這次機會格外把握,」許慶雄說明。

 

現在,每天早上5點鐘,邢蔚中就已穿戴整齊踏出木柵的家,花了30分鐘才慢慢撐到公車站,然後轉搭捷運繞過半個台北市,到東湖站時已是7點,然而,要成功踏出車廂還得請站務人員協助,否則可能衝不出青年學子形成的人牆。出站後終於可以喘口氣,因為同事彭大哥已經停好車在出口等待他。

 

「找個假日,我來教你騎機車如何?你這樣真的太拚了。」黑手出身、患有小兒麻痺症的彭慶隆對邢蔚中鼓勵道,又補一句:「不過,我真佩服你的鬥志!」

不教而戰謂之殺

 

接觸過無數弱勢個案的許慶雄觀察,身障者在職場上容易遭遇挫折,往往非關能力,而是職前準備不足,或是工作態度需要檢討。

 

「身障者在一般職場都很孤單,也遇不到能替他設想的老闆,然而『工作態度』一定要有人教,否則,企業愛心用完了怎麼辦?」

 

許慶雄以宙達的「免費午餐」為例說:共桌式的四菜一湯,菜色豐盛又有變化,讓身障員工「足感心」,「但身障者欠缺大團體生活的經驗,也因為平時難得吃到好料,只見許多人一上桌就搶著夾菜,吃得太飽也影響工作活力。」

 

為了導正惡習,許慶雄限制身障員工第一個月同桌用餐,且必須等全員到齊後才一起開動,「雖然像在帶小孩,管得很細,也只有這樣才能培養合群精神與自制力。」

 

一個月後,眾人自由混坐,沒想到用餐氣氛已悄然改變,「一般員工看到身障者都乖乖進餐,也不再搶開動,甚至還主動幫身障者打飯、洗碗!」

 

作為全方位的督導,許慶雄還要協助幾位身障者解決「卡債」問題,「一有工作,銀行的催繳單立刻就寄到公司來。我跟銀行協商,能不能少扣一點?你至少要讓他生活的下去,否則他無以為繼、再度失業,你連一毛錢也拿不到!」

平常以對,關懷無界

 

此外,宙達對於易受歧視、情緒不穩的精障者,也能以平常心對待。經理連文雄說:「就像每個人內心都有不願被碰觸之處,身為管理者,就是去了解他的弱點為何,不要故意去挑撥,也告訴他,不適應就要跟班長反映,我們可以幫你更換職務。」

 

不過,即使如此,仍有一名精神分裂症者自認無法克服莫名襲來的壓力,目前已離職並正接受心理復健。

 

經歷1個半月的磨合期,林金龍對這批員工的表現很滿意,最近,宙達也開始改善工廠內外的無障礙設施,包括殘障坡道、自動門等。林金龍表示,只要未來生產線擴增,願持續進用身心障礙員工,若他們表現良好,未來也有機會升遷,不必然只能待在低階崗位。

 

促進身障者的工作權絕非單一企業的責任,也許,撕開一般人強加在身障者身上的負面標籤,多一份理解與關懷,他們的就業路才能走得更長遠而穩健。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