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4-8

當沖F-TPK套利 金管會盯上

 

金管會將嚴查特定帳戶

〔本報記者/台北報導〕政府代操基金A錢有新手法?!根據市場人士透露,自去年底金管會嚴查投信之後,部份政府基金代操經理人,轉進高價股宸鴻F-TPK(3673)當沖套利,經理人在早盤用人頭帳戶買進或賣出,尾盤時再利用政府基金進場拉抬或壓盤,據傳金管會已鎖定部分經理人,打算嚴查這種不肖A錢新手法。

在市場爆發盈正案、普格案後,金管會全面整頓投信業,以挽救投資人信心。金管會將投信基金操作與證券市場的異常股票一起深入比對,下令證交所、櫃買中心,針對投信基金大量介入異常股票的案件稽查,初步已勾勒上述事證。

高價股F-TPK去年底起出現固定當沖客,單日當沖手筆皆有1、200張,以F-TPK一張近60萬元計算,當沖交易金額動輒一億多元(幾個月來筆筆都賺),市場人士如此透露。

今年以來,F-TPK單日當沖量在1000張以上的營業日就有22天,當沖量佔整體成交量比重都在兩成以上,以F-TPK股價如此高,散戶不太買,法人也不能作當沖,這個現象太不尋常,因此引發市場與主管單位的注意。且觀察F-TPK股價漲跌,又與投信當天的買賣超,巧合性地關聯度相當高,也就是投信買、股價就漲,投信賣、股價就跌,這現象似乎與市場傳聞不謀而合。

漲跌與投信進出關聯性高

以最近F-TPK當天股價落差最大的3月5日為例,當天開盤575元,收盤為604元,單日差價為29元,當沖量高達1890張,投信買超177張,經理人若在早盤買進100張,尾盤軋掉,扣除手續費後單日獲利就有255萬元。

利用政府基金作收盤價

據指出,疑似政府代操基金經理人每日早盤低接F-TPK,尾盤時政府基金進場買進,經理人的持股趁勢賣給政府基金;或是反向在早盤先放空F-TPK,收盤時政府基金再賣出手中持股摜壓股價,經理人則在低檔回補,不用任何本金,也沒有留倉風險,單日輕鬆賺進1、200萬元。

從去年開始,老市場人士就發現,F-TPK常有特定人士玩當沖,而且當沖張數至少以百張起跳,由於筆筆都賺,勝率接近百分百,引起老市場的興趣,開始追蹤這個特殊現象,經過多方打聽,疑似是政府代操基金經理人鎖定F-TPK當沖套利。

雖然政府基金禁止購買F股,但由於F-TPK是台股獲利王,財務透明度相對高,代操與投信基金還是會買F-TPK,且F-TPK股價高,買一張就要60萬,一般散戶不太會進出,籌碼相對安定,要利用代操基金當沖套利,勝算較大,在台股獲利王這個安全牌的保護傘下,進出F-TPK更不易被發現。

--

〔記者卓怡君/台北報導〕上週檢調再次大動作徹查投信代操政府弊案,弊案標的是F股。「F股讓我們虧大錢!」一位政府基金主管透露,早從去年底就禁止委外代操買進F股。

所謂F股,係指我國股份公司在海外發行上市流通的普通股票,為與國內發行公司區別,在公司名稱前加F開頭方式統一區別為外國企業(代表外國發行人Foreign Issuers)。

據政府基金主管表示,委外代操買F股,讓它們賠不少錢,像F-譜瑞(4966)就賠掉一億多元,去年底勞保基金率先禁止代操買F股,但因市場與F公司反彈聲浪大,明文禁止轉為口頭禁令,內化為不成文的內規,上週三特偵組查辦投信代操弊案,標的也是F股。

去年底投信弊案連環爆,ING安泰投信前基金經理人謝青良利用代操勞退基金之便,炒作盈正股票,勞保、勞退基金在短短一個月內慘賠超過兩億元,震驚業界,今年初第一金投信拿過金鑽獎的基金經理人捲入普格(3073)掏空炒股案,涉嫌拿回扣,該事件迫使辦了16年的金鑽獎在今年首度停辦,基金經理人地位一落千丈,工作氣氛低迷,投信上個月甚至出現連續23個交易日賣超台股,創下史上最長賣超天數。

投信高層表示,從盈正案後,整個業界風聲鶴唳,工作氣氛很差,為了怕惹來不必要麻煩,股票操作全面保守化,專買大型股,因為股價波動相對小,不會有閒言閒語,好不容易市場氣氛好了一點,檢調又開始徹查,投信這個產業已被妖魔化,為了幾個素行不良的經理人,讓整個產業陪葬。

還有投信基金經理人說,現在手中股票漲太凶,也要寫報告,股票不能賠錢是最基本的要求,連賺錢也變成一種罪,賺與賠都是錯,這種行業還有誰願意做,經理人不衝績效,淪為混口飯吃,整個產業有如一攤死水,政府規定一項一項來,只會防弊不會興利的作風,將扼殺整個投信業的未來。

投信持有F股比重驟減

根據統計,投信法人持有F股比重已較去年驟減,目前投信法人手中持股最高的F股為F-中租(5871),持有張數約5.45萬張(去年11月為7萬張),再來則是F-TPK(3673)有2.26萬張,F-臻鼎(4958)達1.77萬張(去年底有4.7萬張),F-晨星(3697)從去年底的2萬張降至8515張,F-再生(1337)、F-IML(3638)也從1萬張各降至4816張、3783張。

--

金管會又出重手整頓投信了,這次還動用到特偵組,連北市議員賴素如收賄,都只是台北地檢署偵辦,顯見金管會痛心疾首,但對於投信經理人千奇百怪的舞弊行為,還是只能作亡羊補牢的事後懲處。

投信經理人每天面對這麼大利益的誘惑,加上過去監管措施鬆散,不在交易時上下其手、從中謀利,那會被同業視為是笨蛋,在盈正案未爆發前,投信買股票拿回扣、基金買進的股票,先用人頭戶買進搭轎、現在連用特定股當沖套利,都出現在市場,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在盈正爆發前,這些都被投信業界視為潛規則,因為這些經理人認為,他們替基金賺取這麼多利潤,但獎金卻少得可憐,因此利用職權謀利,是理直氣壯地為自己加薪。但仔細想想,基金要是少賺,買基金的投資人權益就受損,像勞退、勞保這種屬於公眾所有的基金,每一分一毫更都是你我的血汗錢。

股市交易套利手法千奇百怪,政府或公司要全面監管,說實在還是比不上這些天天在市場盯盤的經理人,像有些基金公司要求操盤人盤中不能用手機,以禁絕這些人作場外交易,結果這些人就在前一天,先行約定隔日的交易時點與量價,公司有政策,經理人也有對策,要舞弊根本防不勝防。

經理人搞鬼成功,就可以用搭直升機的速度累積財富,短短幾年就可開跑車、住豪宅,世上有幾人能抵擋這種誘惑?金管會大力整頓,能有多大效用?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金貝貝)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