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勞悲歌!澳洲打工慘兮兮 工時長、薪資低、還要被性騷擾鉅亨網陳律安 綜合外電 (2014-03-07 12:11:26)

數以千計在澳洲屠宰廠工作的台灣工人並未繳稅,澳洲肉品工會表示。

《ABC》報導,這些年輕工人是用打工度假簽證進來澳洲的,透過仲介為大企業工作,如肉品商Primo。

澳洲肉業工會指出,這些外來員工被剝削,不僅工時長且薪資少得可憐。此外,也已經出現了排擠效應─這些外來工取代了當地工人主要的工作機會。

Primo 向《ABC》表示,對於工人未繳稅的指控不是真的。

資深屠夫 Robert Baker 表示,Primo 多雇用國際工人。Baker 在屠宰業已作了 20 年,但在 Primo 旗下的meatworks 只作了 3 個月就因為安全疑慮離職。

但他相當擔憂在那工作結識的台灣好友。「他們沒有獲得應有的待遇,且工資低廉。」「無論你是國際員工與否,工會成員與否,人們應該獲得應得的待遇。」

Ian Tam 是肉品工會台灣員工聯絡人,跑去肉商 Scottwell 臥底,假裝自己也是打工背包客的一員。他發現,員工被鼓勵不需要繳稅。

他說,進去時會有許多表格需要填,包括 ABN 表格。當你問到需不需要繳稅時,他們會說,有 ABN 資格就可以賺錢。

此外,雇主與員工性騷擾的情況似乎也相當嚴重,Scone Meatwork 底下的員工,共有超過 75 名員工申訴遭主管性騷擾。

申訴內容指出:「他碰我的手、肩、腰、臉,其實是每個部位都摸遍了。這讓我感到非常不舒服以及噁心,但我們什麼都沒說,因為怕丟了工作。」

Tam 表示,女性某些部位就是不能碰,比方說胸部屁股。「如果她們說不你應該停下對吧,但我調查的結果是,那人每天都嘗試亂摸,就算女生說不也沒有任何改變。」

駐澳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 Joseph Chow 指出,自2004年以來,共有約 1 萬名台灣人前往澳洲打工。「單過去三年,就有 3 萬名台灣人來這。所以我們非常關注他們的安全,也非常關心他們是否有被公平對待。」

 

來澳台灣年輕工人受盤剝屠宰場鼓勵不繳稅

 

【大紀元2014年03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光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澳洲肉類產業僱員工會(AMIEU)表示,被澳洲屠宰場僱用的成千上萬名台灣工人不繳稅,他們正在被盤剝,長時間工作,所獲薪酬卻很少。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該工會稱,這些持假日工作簽證來澳的年輕工人們,通過專門的勞務聘用機構在澳洲一些大的公司工作,如位於紐省斯康(Scone )的肉類熟食生產商普里莫(Primo)。這些工人工作時間長,但薪資只有一點兒。

更糟的是,由於當地的肉類加工廠是一個主要的雇主,外國工人取代了鎮上本地工人的工作。

老屠夫貝克(Robert Baker)告訴澳洲廣播公司說,在紐省小鎮斯康的屠宰場,普里莫僱用的員工大多是外國工人。他已從業20年,但在3個月前出於對安全的擔憂離開了這家肉類加工廠。

他現在擔心他所認識的那些台灣朋友。“都是外國人,反正有90%,”他說,“他們正在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薪酬過低。…… 如果你工作,你應該得到報酬。無論你是不是國際人士,或者你是不是工會成員,你有權得到應得的報酬。”

據肉類產業僱員工會稱,普里莫公司使用專門的勞務公司聘用了許多亞洲背包客。

Scottwell國際(Scottwell International)公司通過各種勞務僱傭公司招募了許多年輕台灣人。在其網站上,該公司稱,它的主要業務是在台灣、日本和韓國為澳洲各地的屠宰場招聘工人,現在它與三個省的19個不同的屠宰場簽有合同,僱用了1,100多人。

最近被肉類產業僱員工會聘為台灣聯絡官的伊恩‧譚(Ian Tam)作為臥底前往Scottwell國際公司。他說,背包客被鼓勵不要使用公司的澳洲商務號碼(ABN)來納稅。

“我調查了這個機構。我假裝是一個背包客找工作。”譚先生說,“他們會讓你填一份表格,做一個快速的面試,問你'現在可以工作嗎?' ”

譚先生說,當被問及如何填寫稅號時, “他們說:'不要擔心,你不必交稅,你可以使用ABN賺錢。'”

譚先生說,如果你不簽署那些文件,你就無法得到那份工作。

普里莫公司否認了鼓勵工人不交稅的說法。它在一份聲明中說:“工人被鼓勵不交稅的指控是不真實的。我們不僱用持417簽證的人......我們使用勞務僱用機構的服務。這些問題可能更適合問他們。”

駐悉尼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周進發(Joseph Chow)處長表示,自2004年以來,在澳洲已有大約10萬台灣年輕人。他說:“去年就有超過3萬台灣年輕人在這裡,所以我們都非常關心他們的安全,非常關心他們能得到公正來對待。”

他表示,台灣政府正在密切關注這一狀況。

 

 

(責任編輯: 堯寧)

 

 

 

台女澳洲賣淫

字級:  
最新更新時間:2013/12/29 14:13:00

(中央社記者王怡文雪梨29日專電)在澳洲度假打工的台灣背包客傳出在西澳從事性交易,當地僑領表示,有不少來自台灣的傳播妹轉戰西澳,在當地按摩院和KTV從事性交易,賺取比台灣更高的薪資。

這名在西澳定居近30年的僑領表示,當地一些餐廳約在1年前開始有坐檯小姐,店內有來自亞洲多國的女子陪客,近來也有不少台灣妹加入。

他指出,西澳當地有不少的台灣傳播妹利用打工度假簽證來澳,在當地從事性交易賺取金錢,此為有計畫行事,並不全然是台灣背包客受到高薪誘惑而下海接客。

而近年來當地按摩院愈來愈多開始做「黑的」,並大打「台灣妹」的名號,用以吸引招攬客人。他說,雖然在澳洲從事性交易工作並不違法,但這類情事卻讓當地台灣人蒙羞。

這名僑領觀察,當地工作難找,背包客多在餐館、農場或肉廠找工作。

有些背包客只求有工可做,寧願在餐館打黑工,領取低於法律規定的廉價薪資,薪資和人身安全都不受保障。

澳洲農場工作具有季節性,水果的採摘、剪枝等工作多在夏季,不見得整年有工可做,有人則覺得日曬雨淋十分辛苦,希望尋求更輕鬆快速的賺錢方式。

雖然持有效簽證,在符合簽證的工作規範下,在澳洲從事性交易工作實屬合法,但若為求高薪鋌而走險,加入非法營業的黑店,恐將得不償失。1021229

 

 

Sex, bigotry and Aussie Working Holiday

This is the first in a two-part series about the status of the Australia Working Holiday program following the recent killings of two Koreans in the program. ― ED.

By Kim Jae-won 

Kang Tae-ho
Kang Tae-ho, 34, vividly remembered the racial discrimination he had to endure when he worked at a Woolworths discount chain store in Coffs Harbour, Australia, for two months in the summer of 2011.

Working as a janitor in the Working Holiday Program, Kang would often find rolls of toilet paper stuck in china and scores of stickers attached to the floor that he had to clean up.

“I found out that my Australian coworkers put them there to harass me,” said Kang, who stayed in the country from July 2011 to June 2012.

Kang is one of tens of thousands of Koreans who have gone Down Under hoping to improve their English skills while experiencing life in another culture.

Kang wrote a book, “Sharp Criticisms on Australia Working Holiday Program,” in March to help those who plan to participate in it.

Kang said that labor abuse is common in fruit farms in Australia because many backpackers want to land a job there due to the unique visa regulation of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issues the second visa only for those who have working experience in the farms of the country. Working holidaymakers who want to extend their visas have no choice but to work there,” he said.

Employers sometimes pay less than minimum wage to employees whom accept the illegal conditions to keep their legal status. Job brokers who connect employees and employers charge backpackers about 5 percent of their wages, exploiting them further.

While male working holidaymakers have physical jobs at farms and factories, some women may feel tempted to work in the sex industry. Prostitution is legal in most regions of Australia. Prostitutes are paid about 50 Australian dollars per hour, about three times higher than the minimum wage of 16.5 dollars per hour.

The Korean government is aware of these problems. A 2010 report released by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noted, “It is dangerous that Korean female working holidaymakers are tempted to work in the Australian sex industry.”

The report titled, “A survey and suggestions about the Australia Working Holiday program,” also said, “It is possible that female holidaymakers who are financially unstable are tempted to work in prostitution, which pays a few times more than their wage.”

Shin Yeon-kyung, a researcher at Yonsei University, said that working holidaymakers are vulnerable to payment delays and poor working conditions due to their temporary status as travelers in the country.

“Only a few industries are accessible to working holidaymakers, pressuring them to accept labor abuse and face tough working conditions. With such experiences, they realize they are ‘foreign workers’ and have critical perspectives on Australian society,” said Shin in her thesis, “Global labor experiences of Korean youths in the Australia Working Holiday program.”

Representatives of the Australian Embassy in Seoul were not available for comment.

http://www.koreatimes.co.kr/www/news/nation/2013/12/116_148497.html 

 

 

《蘋果》調查 打工度假變調 千名台女澳洲賣淫

 

2013年12月29日  
赴澳打工的台妹Angel(右)怕去農場工作會曬黑,寧在KTV陪酒賣笑。左為坐檯的中國妹。

【專案組╱澳洲伯斯調查報導】台灣青年赴澳洲打工度假人數逐年暴增,卻有女生受不了高薪誘惑,赴澳後下海賣淫。《蘋果》直擊澳洲第4大城伯斯的陪酒KTV、半套性交易按摩店,以及網路應召,都有正港台妹。估計澳洲開放台灣青年打工度假9年來,至少上千台灣女生「假打工、真賣淫」。記者詢問為何不到農場打工?這些多自稱大學畢業的女生回答因為賺錢輕鬆,還有人說到農場「會曬黑呀!」

澳洲於2004年和台灣簽署「澳台雙邊打工度假簽證」,開放18至30歲青年申請一年效期簽證,鼓勵度假期間工作貼補旅費,符合規定者可延長一年;據澳洲移民局統計,9年來台灣赴澳打工度假人數逾10萬,去年有逾3萬5千人,僅次於英國,排名第二。 

合法拼領8萬周薪

伯斯(Perth)位於西澳洲,約200萬人口,現有約3千名台灣背包客停留打工,多從事農業及觀光,人數僅次於雪梨、墨爾本、布里斯本。
《蘋果》接獲背包客爆料,指有赴澳女生明著打工、暗地賣淫,以伯斯最盛,「敗壞台灣名譽,Working Holiday(打工度假)變Fucking Holiday(打砲度假)!」記者本月2至9日赴伯斯調查,發現當地陪酒KTV、半套按摩店、應召網競飄台味,果真有台妹下海。
在澳洲性交易合法,據了解,在伯斯下海能輕易賺入周薪上千澳幣(約2萬7千元台幣),3千澳幣(約8萬1千元台幣)也非難事,比在農場、餐廳打工,拿澳洲規定的全職最低周薪606澳幣(約1萬6400元台幣)多得多。 

「怕曬黑」不去農場

伯斯North Bridge北橋區為華人聚集地,當地龍門餐廳兼營伯斯最大KTV,招牌中英對照,有來自中國、台灣、香港的小姐坐檯,因客人多是當地華人或中國、香港富二代,說國語就行。
在該KTV陪酒的長腿台妹Angel約27歲,畢業於一家科技大學,原在台灣咖啡廳打工;她說喜歡四處遊玩,才申請打工度假簽證抵澳5天。記者問她為何不去農場打工?她笑說:「如果我去就會曬黑呀!」隨即撒嬌勸酒。
該店小姐坐檯一小時60澳幣(約1620元台幣),酒水另計。小姐時薪30澳幣(約810元台幣),促銷酒能抽成,性交易約300澳幣(約8100元台幣),小姐全拿,上班一天加性交易可賺600澳幣(約1萬6200元台幣)。 

辛苦賺錢
赴澳打工度假的台灣背包客多在農場工作。
暗藏春色
澳洲伯斯北橋區的龍門餐廳,附設伯斯最大的KTV。

背包客:覺得丟臉

記者另在伯斯當地應召網「beautiful companions(美女相伴)」上,發現約60名台灣女生以撩人照片攬客,記者聯繫上一名28歲、自稱Gigi的台妹,應召價碼200澳幣(約5400元台幣),加價100澳幣(約2700元台幣)可看我國護照。Gigi說,她赴澳前在酒吧陪酒,身體愈喝愈差,申請打工度假就是要賺錢回去。
對於台灣女生在澳賣淫,台灣背包客Amy說,有澳洲朋友告訴她「台灣女生很easy(隨便),為了賺錢,什麼都願意做。」她覺得很丟臉。澳洲人James則說,半套按摩店在西澳有很大市場,「因為這裡很多礦工,習慣以此紓壓。」
《蘋果》詢問澳洲駐台辦事處台灣女生赴澳賣淫事,該處以聲明稿回覆,性交易工作在澳洲合法,只要持有效簽證,不違反簽證規範的工作條件並遵守澳洲法律,來自海外性工作者可合法在澳洲工作。 

大秀護照
拿打工度假簽證赴澳的台妹Gigi在應召網賣淫,還向記者出示台灣護照,證明來自台灣。
網站攬客
澳洲伯斯當地應召網,有近60名應召女孩自稱來自台灣(紅框處)。翻攝網站
半套按摩
珍珍自稱國立大學畢業,嫌農場工作累,在伯斯市郊按摩店幫客人半套服務。
台灣申請赴澳打工度假簽證人數

專家:騙不了自己

對打工度假政策美意被扭曲,外交部發言人高安說,不針對個案回應。她說,政府跟各國洽簽打工度假協定,是希望國人有更多機會與國際接軌,盼國人善用打工度假真正用意。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嘆說,女生可能覺得陪酒陪唱沒問題,但一步之差就會開始從事性交易,有可能染病或陷入被剝削控制的危險,「很令人心痛!」她認為此事已涉及人口移動販運,國際刑警該注意。全國家庭協助中心兩性顧問江映瑤認為,有些人覺得出國不會遇到熟人,道德感就比較低落,加上金錢誘惑,於是下海,但即使別人不知道,卻騙不了自己,賣淫者有可能因此瞧不起自己,影響日後面對情感的心態。 

澳洲打工度假簽證規定

開放申請國家:台灣、英國、日本、韓國、加拿大、香港等12個國家或地區
目的:鼓勵度假期間,打工貼補旅費
簽證類別:Working Holiday Visa(Subclass 417)
年齡:18至30歲名額、學歷、語言能力無限制
效期:1年,在特定地區做特定工作滿88天者可申請二簽,延長1年
工作規定:就學或訓練不得逾4個月,不得為同一僱主工作逾6個月
簽證費用:澳幣365元(約9855元台幣)
資料來源:澳洲移民局 

伯斯位置圖

伯斯(Perth)為西澳首府、澳洲第四大城,人口200萬,現有約3000名台灣背包客停留打工,人數僅次於雪梨、墨爾本、布里斯本。 

農場累趴 大學女寧做色情按摩

 

2013年12月29日  
仲介Ray(右)告訴記者,6年來已媒介300多名台妹陪酒。

【專案組╱澳洲伯斯調查報導】赴澳洲打工度假受年輕人歡迎,但也讓情色業者有機可乘,對怕吃苦的打工族提出「魔鬼的誘惑」。伯斯一名台灣情色仲介說,他赴澳6年已遊說逾300名台灣女生下海;《蘋果》記者採訪2名自稱國立大學畢業的按摩妹,她們說因在農場工作「太累、太無聊」,甘願當按摩妹幫客人打手槍賺錢。

知名「背包客棧」網站上,伯斯當地上千則徵才資訊中,出現64則暗藏春色的訊息,大剌剌要找赴澳打工的台女「陪客人唱歌跳舞喝酒」、「與客人交際,炒熱氣氛」。 

Alishan(阿里山)按摩店有台妹拿打工度假簽證幫按摩,也做半套色情服務。

「這裡賣誰知道」

《蘋果》女記者循線在伯斯聯繫上po文的仲介Ray約面試,他不斷遊說記者到KTV當酒促傳播妹,除了表示在澳洲賣淫合法,脫不脫衣服依自己意願,還說小姐出場性交易都是自己賺,且其他工作難找,KTV賺得多,「在台灣賣(淫)可能會被知道,但是來這裡賣,誰會知道?」說得天花亂墜,女生稍有動搖就可能被誘入陷阱。
而據背包客爆料,伯斯有2家台味十足的半套性交易按摩店。《蘋果》男記者循線到郊區South Lake區及Dianella區,果然找到Alishan(阿里山)及Lily兩家按摩店,按摩半小時起算,收費40澳幣(約1080元台幣),加價可有半套、上空服務,其中有2名自稱國立大學畢業的按摩妹。 

加價500做半套

29歲的珍珍在澳洲8個月,她說原先在農場採番茄「很辛苦」,等到取得第2次簽證資格後就改當按摩妹,已做3個月,「這工作對我來講很輕鬆。」
珍珍不脫衣,但可加價50澳幣(約1350元台幣)做半套服務,問她已賺多少錢,她說:「還不錯!」
28歲的Poly在台灣是主廚,薪水5萬元,她說赴澳後發現澳洲餐廳不喜歡用女生,於是改到西瓜農場工作,「都是當地人不願意做的工作,又累又無聊。」才到按摩店上班,「多個好幾萬,不然誰神經病留在這。」她加價20澳幣(約540元台幣)就做半套服務,脫上衣另加80澳幣(約2160元台幣)。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