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更案:陳文茜質疑公民素質

2012年04月12日 09:26
來源:中時電子報

字號:T|T
1人參與1條評論打印轉發

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上中天電視的《都更風暴》特報,跟主持人陳文茜對談,節目從印尼地震談都更,認為北市老舊房屋多,基於安全應該執行都更;陳舉紐約等都更案例批文林苑事件是「公民素養不足」,還抨擊內政部長李鴻源日前的言論。

陳文茜說,都更條例從一九九八年制訂以來,法令門檻愈修愈低,該條例被抨擊是為財團量身訂做,但昨天印尼發生大地震,台灣也面臨很多斷層和地層問題,台北市逾卅年房屋占五五%、四十年房屋約一四.五%,若發生規模四以上地震,恐造成全面摧毀。

陳文茜說,墨西哥比台灣落後,但他們發生地震死亡率近零,那是因為他們透過都更提高建築標準,「難道我們是比墨西哥更沒有素養的國家嗎?」她又說,若台北市不都更、發生地震老舊公寓造成許多人死亡,現在那些「正義之士」要負起很高的道德責任。

陳文茜又說,紐約平均都更時間是一年半、倫敦兩年、英國三年,那是當地公民素養足夠,也不會有媒體罵紐約市長彭博是「土匪」。往後該如何處理都更案?郝龍斌說,若有類似文林苑事件,將會更慎重處理,若地主不願意,就有退場機制。

郝龍斌說,拜訪市民時,發現老人家住在四、五層樓的老舊公寓,有八、九十歲老人家對他說「住在這裡跟坐牢沒兩樣,每天只能呆在家裡」,有些地方連消防車都進不去;但內湖有個清白社區,當時有四百多戶居民,都更後每戶使用面積從十幾平方米增加至廿八平方米,環境和消防安全都比以前還友善。

陳文茜也諷刺李鴻源說,法律明文,地方政府不依法代拆的話,就可以請內政部介入,但內政部長李鴻源罵市府「居住不正義」,可能他剛上任不太清楚,請部長資料先找出來再來發言。

我的陳文茜: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陳文茜)

 

2014年02月15日 
 
更多專欄文章

宛如是一名念研究所時充滿文創理想的年輕人,畢業時在台北找到了一份夢寐以求的文創工作,月薪不算低4萬;她於台北市郊外租了一個小房間,開啟人生青春夢。一張床、一張書桌、房租8千元,上班地點大安區,搭公車加捷運約一小時。她每天7點出門,晚上加班至10點才下班,回到家裡已經夜裡11點。洗把臉,沖個澡,想把白天工作不熟悉的地方翻書查閱一下,厚重眼皮已然垂下來。她的工作是文創,但沒有太多時間寧靜蓄累自己的創意能量。她知道自己正在學習,但也正被掏空。

每個月她省吃儉用,吃、住、交通外,薪水只剩2萬元。她寄了5千元給鄉下的媽媽,剩下2千元買書、偶爾看場電影、或者女孩子給自己添件衣裳……日子如此精打細算,她一個月大概存下台幣1萬元,年利息0.9%。 
每天她在台北大城市走過大樓公寓,對她那仿若一個永遠高不可攀的想望,那些報紙刊登的豪宅價格,完全是海市蜃樓,另一個世界。 

高房價如暴政壓迫

宛如想回家,可是家鄉沒文創工作。她只能選擇當大城市中的小螞蟻,每日辛苦勤勞之餘,偶爾抬頭看看台北樓與樓間有限的窄小天空,「總有熬出頭的一天吧!」她如此激勵告訴自己。
工作3年,宛如決定增加收入,並且多觀察人群,周末到星巴克打工。我在那裡遇見了她,她藏了三周,終於鼓起勇氣拿著我的書《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盼我簽名。指著其中一行文字:「只要真誠地專注於一些有價值有意義的人與事,那怕一無所有,世界不會在我們的眼前倒塌」然後說:「我相信妳,文茜姊……我會專注努力下去。」
走出咖啡店,我手上那一杯咖啡是鹹的,因為裡頭滴落了淚水。我們是一群作者,成長於台灣起飛的年代,我的工作是鼓勵現下挫折的人們;但現實體制的不公、失靈的世界對年輕人的壓迫,我無能為力。剎那間,我覺得自己多麼空洞,多麼虛偽。
我們坐視台北的房價高漲已到「暴政」的地步,可是發出怒吼的人少之又少。如今在台北擁有一間像樣的房子,已經成為台灣整個社會階級的象徵。年輕一代渴望工作或者有前途的機會,均聚集於台北。在台北沒有一棟房子,代表你的孩子皆是「宛如們」;他們的青春不是拿來做夢的,而是拮据疲困的。由於房租、外食……打從青春時期,他們的生命即銬上了枷鎖,沉重無比。父母是否擁有一棟台北的房子,對年輕人好似印度的「種姓世襲制度」,擁有者青春是彩色的,非擁有者只能蝸居某個角落;她的青春注定是黑白的。 

空喊社會正義住宅

自從經濟大崩壞之後,全球皆實施接近零利率政策……隨之而來的便是資金不流入生產,反而流入大都會房地產。房價攀升,在瑞士、德國、香港、東京、倫敦、吉隆坡……唯一有效控制的是新加坡。但這些所謂房價飆漲的國家,柏林只漲10%,瑞士9%,香港約35%……而台北有的甚至高達200%。
一位想競選台北市長的候選人告訴我,台北的高房價在國際市場上簡直毫無道理,他很想問中央政府在做什麼?因為地方政府毫無權限!我告訴他香港近日政府釋出大量土地,準備蓋公租屋打房;德國準備課房價暴利稅高達40%,若炒房利益超過25%,問責刑事罪「坐牢」。這些國家皆明白一件事,房屋並非僅是經濟產物,它同時是基本人權,任由房價高漲的政府,是殘害基本人權的政府;其意涵不下於迫害「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
台北房價「大躍進」的真相是全球經濟大崩壞後,政府無能且失靈的產物。1%有錢人資金囂張肆虐,政治淪為利益團體的工具,政策變成為富人量身打造的提款機。公義淪喪,政府無視一船民眾的痛苦,喊了許久的「社會正義住宅」或「房屋平台」,仍如空中樓閣。自2008年以來,產業更空洞化、競爭力更衰退、社會更貧窮化。以致一個不向命運低頭的女孩,只能抓著幾句書寫者的語句,每日如誦念珠般,不斷安慰自己。
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 

電視節目主持人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