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與重生
一場大氣爆,引爆高雄與台灣石化業存亡困局
今周刊‧撰文:謝春滿、呂國禎、鄧 寧、黃家慧、楊政諭

人不可能與石化廠、管路當鄰居,經濟、就業機會卻不能一夕抹殺。
大爆炸帶來毀滅,也讓人有機會深思,高雄與石化產業都需要一起重生。

驚天一爆 炸出不願面對的真相……

一場劃破午夜寂靜的大氣爆,瞬間奪走三十條人命,讓高雄人痛醒。

原來高雄都會區底下深埋政府官員、業者都說不清楚的地下管路,人、車與石化原料一起在馬路上下跑,丙烯是那麼可怕又致命的原料;更揭開了驚人的事實,石化產業帶來了上中下游四兆多元產值、36萬就業人口,但夢時代旁就是石化儲槽、高鐵站蓋在石化廠旁,280萬高雄人被石化廠包圍。

這場氣爆 掀開了哪些老問題?

石化產業可不要嗎?扣除未上市的中油,石化業市值高達二.五兆元,占台股的十分之一。

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說,比台灣還要地小人稠的新加坡仍在全力發展石化業,為什麼台灣不要?韓國還喊出要成為紐約、倫敦、新加坡之後,全球第四大石油貿易中心。

此刻除了究責,更該深思台灣石化業該何去何從。

先讓我們解開謎題,為什麼高雄市區會有石化原料?

當年十大建設,以日據時代留下的燃料廠為基礎,興建高雄煉油廠,並且興建仁大、林園石化工業區。那時候高雄煉油廠與仁武、大社是緊緊相鄰的,並不需要埋管線穿越市區。

但隨著產能擴增,原料需求增加,石化廠新建提案,又遇環評不過或土地取得困難等問題,業者開始進口原料,運進內陸工廠。東聯化學總經理蔡錫津說:「相較於化學槽車在馬路上行駛的風險,地下管路效益高、安全性也比較高。」

這些問題 為何錯失解決良機?

其實今天港區進原料、市區扛風險,加工廠在郊區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二十四年來有三次機會能讓台灣石化業擺脫今天現況,還能升級提高競爭力。

第一次機會是九○年代,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取得六輕投資許可,為平衡中油與台塑體系,中油體系的東帝士集團與中油分別取得推動七輕及八輕,打算選擇一塊靠海土地,將上中下游都整合在一起,提高競爭力。

但七輕選上的廠址遇上了黑面琵鷺,環評過不了關;八輕則始終處於土地無法取得的狀態。最後一次機會是中油與民間業者共同組成一家公司(國光石化),這提案碰到白海豚保育,以及世界各國對於地球暖化議題的重視,國光石化最後因環保被判出局。

整合機會沒了,只好獨善其身,拚命挖管路進口原料,長期推動大社石化工業區遷廠的沈建全指出,「從林園、中油大林蒲到大寮、仁武、鳥松到大社,過去八年來總共新建了十三條地下管路。」這等於在高雄市的人口稠密區又多埋下十三個未爆彈。

梁啟源指出,短期加強管路安全檢查,讓石化業繼續運作,避免台灣經濟受到嚴重衝擊。

中期解方是集中石化業者在高雄大林蒲到林園這一帶的西南沿海,原料進出直接用管線,不用再穿越高雄市區到大社、仁武、大寮;而且擁有經濟規模之後,才有足夠資源能夠自主研發,開發高值化的石化產品。東聯化學總經理蔡錫津說:「如果每家業者都不賺錢,每年怎麼有辦法撥營業額3%到4%的經費投入研發;又說去日本引進高值化的石化原料生產,試問人家如果正在賺錢,怎麼可能授權給你,讓你與他競爭,一定等到不賺錢了,才會放出來給台灣。」

因此最重要的是建立經濟規模提高競爭力,有錢之後才有辦法研發。未來也才有機會用這樣的經濟規模爭取頁岩氣商機。

《經濟》災區管線不回填,張家祝:槽車運恐更危險

22點閱
 
2/10
我要評比

高雄氣爆事件持續延燒,高雄市長陳菊表示,氣爆災區管線永不填回,對此,經濟部長張家祝今出席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審查「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時指出,假設業者無法在原本地區埋設管線的話,業者希望高雄市能提供其他適當路線,因為若全部採用槽車運送,對公共安全威脅可能更加嚴重,並不建議這樣做。

 

 

張家祝表示,若氣爆災區管線永不填回,業者會希望高雄市能提供其他適當路線埋設石化管線,若全都無法埋設,改以槽車進行運送,那恐怕會更加危險,並不建議這樣做,未來業者也會向高雄市府請示,討論管線佈設問題。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