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

【焦點新聞】馬政府保政權,「滅頂」不惜引發金融風暴?

文/黃琴雅

由政府帶頭發動的「獵女巫」行動已經如火如荼展開,而且一波比一波猛,手段一次比一次狠,幾乎動用府、院、檢三路追殺頂新!

從十月十四日,總統馬英九呼籲全民抵制頂新起,台北市與部分縣市發起拒買味全,讓味全最暢銷的林鳳營鮮奶銷量跌剩一成多,導致味全今年可能從賺錢變大虧,味全股東們跟著魏家受難。之後,檢調進場,兵分十三路搜索頂新旗下的正義與頂新製油,並收押味全董事長魏應充等人。

不久,馬政府還要求國安單位介入蒐集情資,正式確立「滅頂」行動已經從單純的食品安全層級拉高到國安層級,變成了國安危機,也間接說明:收回有國家象徵意義的一○一,成為政府指標性的下一步。

從收押頂新老三魏應充後,馬政府就把矛頭指向老二魏應交,從食品廠的味全擴展到台北地標一○一大樓,由財政部長張盛和帶頭,奪回一○一大樓經營權。馬政府動用「企業必殺」手段──抽銀根,展示不惜一切都要「滅頂」的強硬態度;這場「逼宮」大戲,從早上八點演到下午兩點,在逼得魏應交遞出辭職信後,才暫告一段落,過程充滿曲折。

逼宮大戲,充滿曲折

十月二十八日一大早,台北一○一公司的董事會上,由政府指任董事長宋文琪率先發難,五位泛公股董事支持、一位民股董事配合,當場逼迫擔任一○一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的魏應交辭去副董事長及總經理職務,魏當場愣住。

前一天晚上,生性樂觀的魏應交發現情勢不對,社會輿論「有志一同」要魏家退出一○一的氛圍,魏緊急邀集幕僚商討對策,其間還不斷詢問潤泰總裁尹衍樑意見,尹的回答是,「只有早一點放下,才能早一點重新開始。」

因政治取得、因政治丟失

尹衍樑打從十月十六日接下食安改革委員會的臨時召集人、老三魏應充被羈押的隔天,就請好友達一廣告董事長徐一鳴轉告老二魏應交,最好辭掉一○一職務、放棄4G台灣之星及有線電視系統台中嘉的併購案,全面退出台灣的企業。理由是,一方面縮小政府對魏家的打擊面,一方面希望魏家「趴在地上真誠的道歉」,才能真正化解民怨。

但對魏應交而言,他不像其他兄弟事業大多在中國,他的事業都在台灣:其中,台灣之星剛起步,中嘉還在送審中,台北一○一才是他的重心,也是他最得意的事業。

魏應交花了五年的心力,努力招商,讓原本被台灣企業嫌租金昂貴的一○一辦公大樓,成為中資搶進的標的,租約幾乎全滿。而頂新是響應○九年馬英九的台商鮭魚返鄉計畫,等於幫政府解決當時因捲入扁案的開發金辜仲被迫出售一○一股權的問題。

讓魏應交驕傲的是,自他接手後,一○一經營績效年年創新高,從○九年虧損九.七億元,到一三年已賺到十三億元,今年前三季更獲利十四.八九億元,全年可望突破二十億元,是一○一成立以來最好的成績。身為執行長的魏應交,自認有功在身,讓財政部之前同意他可以收購中信金與國泰金手中一○一持股。

正因為經營出色,魏應交在二十八日前分別致電給兩大股東國泰金與中信金,他們都說:只要公股不介入,他們會繼續支持頂新,讓魏暫時吃了定心丸。

抽銀根,財政部金管會不同調

豈料,一直覺得被魏家架空的宋文琪,這次拿到軍令狀,當然不可能放過魏家,在董事會上直接點名魏應交下台,讓魏倍感委屈,不斷進出董事會打電話求救;但接到電話的人多數都勸他放下,好幾位友人提醒他,「財政部下午四點半還要召開記者會,絕對會對魏家抽銀根!」

魏應交此時才知大勢已去,在中午致電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徵詢意見,曾銘宗力勸魏立即辭職,要他「快點辭、辭乾淨!」魏應交同意,向曾銘宗要了張盛和辦公室電話,但張未接,而由財政部次長吳當傑回電給魏,魏將辭呈傳真到財政部,並將簽名的正本送到宋文琪桌上。

魏應交心裡萬分委屈。他認為在一○一煙火籌資贊助上,多年來都是魏家自掏腰包;他個人愛惜羽毛,五年來只用過一次公帳;連馬英九姊姊馬以南陸續邀請四千名弱勢兒童參觀一○一觀景台,每人五百元、共兩百萬元的門票,都由魏個人贊助,他卻從頭到尾一字沒提,馬以南是事後才由朋友告知魏的「慷慨」。

如今,魏應交卻因弟弟魏應充捲入食安危機遭波及,被以「抄家滅門」、「誅連九族」的方式掃地出門,不僅政客翻臉無情,他所支持代表頂新的董事們也沒幫魏家說一句話,其中,奧美集團董事長白崇亮的缺席尤其令他心寒。

現在,幾乎所有政治人物、企業與學者都怕與魏家沾上邊,連自掏腰包捐出的三十億元食安基金,政府都拒收;反而是原本和魏家不熟的尹衍樑,成為魏家在台灣的少數浮木。

世態炎涼、眾叛親離的滋味,魏家兄弟充分感受到了。

儘管如此,「滅頂」行動的力道,沒有因為魏應交辭職而減弱,張盛和進一步逼魏家賣一○一股權,又發動公股銀行抽魏家銀根。在頂新集團四百多億元的銀行債權中,公股行庫占二一○億元,由一銀先率先表態支持政府。

但據瞭解,金管會卻私下請銀行不要亂抽銀根,怕頂新集團一旦倒閉,不僅導致大筆銀行呆帳,還有可能引發下一波的金融危機。曾銘宗日前公開說,「抽銀根是最後的選擇!」可見金管會並不完全同意財政部的舉動,一場滅頂行動,挑起了財經部會的矛盾。

「頂新到底是壞,還是笨?」這是尹衍樑加入協助頂新後,第一個想知道的問題。他親自拜託與他深交二十年的徐一鳴,前往瞭解魏家狀況;徐一鳴近身觀察兩天後,給尹的回答是,「魏家事業成長太快,製油上管理鬆散,出事後處理態度又掉以輕心,就算不是存心為惡,也已鑄下大錯。」照徐一鳴的看法,財大氣粗的笨,才是導致頂新慘遭滅頂危機的主因。

介入通訊傳播業,引來殺機

在頂新集團一年近五千億元的營收中,老三魏應充掌管的兩岸糧油事業大約占一千多億元。其中,頂新製油與正義油廠全年營收才二十億元,占魏老三管轄事業不到六十分之一;頂新內部人士透露,老三的重心並不在此,一年只去巡過兩次廠,平常只要求KPI(績效),才導致員工為節省成本而買到劣質油。

連續出事後,大哥魏應州曾訓斥老三說,「管不到的不要做,要做就要負責到底!」上個月魏應充才動念想賣掉製油事業,又擔心員工生計而作罷;沒想到一念之差,讓占全頂新集團營收不到二百分之一的小小油品,徹底撼動頂新集團的根基!

「買帝寶、收購一○一,高調炫富,招來民怨;標4G、買中嘉,引來殺機;食安則是吹響『滅頂』的衝鋒號。」一位熟識魏家的人士這麼分析頂新風暴,他認為,魏家左搶4G吃到飽方案、右吃中嘉介入有線電視系統,又大動作挖角電信人才,惹到某些財團。然而一年連踩三次食安地雷,讓有心人士有機可乘。

這場馬政府每天上演「寧殺錯,不放過」的戲碼,讓魏家親人與味全上萬名員工「水深火熱」,魏應充太太更是每天以淚洗面,跟朋友說,「寧願死,也不要受這種屈辱。」然而選舉當前,「滅頂」扯上藍綠政治,註定沒完沒了。

馬政府已經殺紅了眼

「正義油廠、味全、一○一、台灣之星、中嘉這些公司背後都是不同的法人和股東,法理上不應混為一談。」一位企業界大老無奈地說。但馬政府殺紅了眼,已經不管法制了。

只是,誠如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所言,滅頂,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行動,沒有公權力的民眾可以拒買抵制,但有公權力的政府帶頭去攻擊私人企業,完全失去政府該負的責任。

固然黑心廠商有錯,但政府制度面也出了大問題,政府若沒有從食安源頭改革起,就算頂新滅了,台灣食品安全環境也不會好,因為缺乏法制下,永遠會有下一個黑心廠商補位。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