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噁油王楊振益的人頭「詐」油傳奇 新新聞

文/汪仁玠

彰化地院十月三十日召開接押庭,大幸福公司「負責人」楊振益在無法轉為汙點證人的情況下,突然推翻所有不利於魏應充的供詞,還將責任全部推給越南籍女友呂氏幸。

其實,這正是楊振益一貫的「風格」,十六年來他兩度創業,都是用人頭擔任公司負責人。

人頭開設公司一直是拿手好戲

而物以類聚,頂新、正義這兩波黑心油案牽涉的公司,也多數是以人頭開設的公司,而且幾名關鍵業者都跟楊振益有超過十五年的淵源。

把時間拉回到二○○一年與○二年,雲林地方法院針對剛停業的正苑有限公司,分別做出刑事侵占與民事返還的判決。這家公司主要經營食用油脂製造、碾穀、國際貿易等業務,由雲林土庫鄉一位吳姓農民掛名負責人,但其實他只是將土地以每月七萬元出租設廠,真正在操盤營運的則是楊振益。

當時楊振益的生意做得很大,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成立正苑,到二○○○年因為倒閉不動產遭到法院查封,短短一年內竟然積欠了龐大債務,單單一家宏翔公司的債務便高達四千餘萬元。

而楊振益究竟是否真如前妻所言,老實到「全土庫沒人會相信」他會去賺那種沒良心的錢,從法院的判決書便可見一斑。法院查封之前,楊振益一方面將油脂脫臭真空、精煉、精油自動控制等設備,作價二千萬元賣給宏翔抵債,另一方面又私下押給中租迪和公司,因而衍生另一宗侵占官司。

從雲林地院的判決書可見,永成負責人蔡鎮州和坤桂負責人蘇建源,當時便與楊振益結識。蔡鎮州在法拍標得正苑九座油槽,而蘇建源與楊振益更是夥伴關係,坤桂的牛油就是存放在正苑的油槽之中。

判決書還記載楊振益曾在二○○二年初入監服刑,而且入獄前仍背負數千萬元債務,但他竟然能於短短不到五年內在越南重起爐灶,油品通路更遍布中國、台灣、香港等地,實在令人不可思議。

這當中,頂新製油前總經理常梅峰的角色相當關鍵。楊振益在十幾年前因為製造販售豬油,與任職於頂新製油前身──化製廠的常梅峰熟識;○五年頂新製油併購正義後,隨即關閉炸豬油部門,常梅峰涉嫌將這項內部消息告知楊振益,翌年楊便開始進入大幸福。

楊振益家鄉的「幸福創業潮」

換言之,楊振益、常梅峰、蔡鎮州與蘇建源四人的交情,並非始於○六年以後,而是一九九九年以前。

耐人尋味的是,就在楊振益成為大幸福實際負責人之後,二○○七年到○八年,台灣突然註冊成立了多家與油品有關的公司,除了正義案的鑫好之外,還包括丞億、丞鋕、澔蕓等三家。在十月三十日農委會公布的十五家大幸福下游廠商當中,扣除與楊振益關係匪淺的頂新、正義、永成、坤桂,以及進口非油品的七家之後,占了四分之三。

其中,鑫好根本就是正義前處長吳容合離職後開設的一人公司,而丞億、丞鋕則是同一個負責人。同時還包括晉鴻貿易商行郭姓負責人以兒子掛名、售油給正義的晉瀧貿易公司。

從頂新、正義、永成、坤桂這些「舊雨」,到丞億、丞鋕、澔蕓這些「新知」,究為湊巧還是刻意?是相關單位必須追查的重點之一。

更讓人瞠目咋舌的是,一○年到一一年間又掀起新的「幸福創業潮」,而且從地緣關係來看,絕大多數都設址於楊振益的家鄉雲林縣。

這一波設立的油品公司,除了晉鴻負責人以另一個兒子掛名成立的福瀧油脂公司之外,大多數都是永成負責人蔡鎮州以親人名義成立的空殼公司,包括加拾伊商行(小姨子陳淑滿)、旭日友商行(表弟傅信榮)、元六亦商行(胞兄蔡奇勳)。

此外,還有將久豐進口的越南油品賣與正義的禾鋐及泳宸,這兩家企業社都是承租維義食品名下的空屋,根據維義員工爆料,從未見過其人員出入。

蔡鎮州掛名負責人的永成油脂、永成物料兩家公司,資本額分別為六千萬元與三百萬元,規模並不算小,就品牌的角度而言,委實不必設立那麼多家人頭公司與正義交易。

掩人耳目,分進合擊

同樣的,久豐資本額一千萬元、擁有四十幾年歷史,與正義之間的交易,又何須靠著幾家人頭公司做為中介?比較合理的解釋是:掩人耳目,分進合擊。

而頂新於○五年併購正義,隨即因節省成本撤掉原本的榨油班改用調和油,這項決定究係來自新經營者魏家的授意?還是出於前朝舊臣常梅峰的建議?則是打開「噁油門」的鑰匙。

但無論如何,以常梅峰和楊振益、蔡鎮州、蘇建源之間超過十五年的淵源,加上接連兩波「創業潮」都若隱若現著楊振益的影子,這兩場噁油風暴,讓台灣人嘗盡了「楊梅」的酸澀滋味。
相片:【焦點新聞】噁油王楊振益的人頭「詐」油傳奇

文/汪仁玠

彰化地院十月三十日召開接押庭,大幸福公司「負責人」楊振益在無法轉為汙點證人的情況下,突然推翻所有不利於魏應充的供詞,還將責任全部推給越南籍女友呂氏幸。

其實,這正是楊振益一貫的「風格」,十六年來他兩度創業,都是用人頭擔任公司負責人。

人頭開設公司一直是拿手好戲

而物以類聚,頂新、正義這兩波黑心油案牽涉的公司,也多數是以人頭開設的公司,而且幾名關鍵業者都跟楊振益有超過十五年的淵源。

把時間拉回到二○○一年與○二年,雲林地方法院針對剛停業的正苑有限公司,分別做出刑事侵占與民事返還的判決。這家公司主要經營食用油脂製造、碾穀、國際貿易等業務,由雲林土庫鄉一位吳姓農民掛名負責人,但其實他只是將土地以每月七萬元出租設廠,真正在操盤營運的則是楊振益。

當時楊振益的生意做得很大,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成立正苑,到二○○○年因為倒閉不動產遭到法院查封,短短一年內竟然積欠了龐大債務,單單一家宏翔公司的債務便高達四千餘萬元。

而楊振益究竟是否真如前妻所言,老實到「全土庫沒人會相信」他會去賺那種沒良心的錢,從法院的判決書便可見一斑。法院查封之前,楊振益一方面將油脂脫臭真空、精煉、精油自動控制等設備,作價二千萬元賣給宏翔抵債,另一方面又私下押給中租迪和公司,因而衍生另一宗侵占官司。

從雲林地院的判決書可見,永成負責人蔡鎮州和坤桂負責人蘇建源,當時便與楊振益結識。蔡鎮州在法拍標得正苑九座油槽,而蘇建源與楊振益更是夥伴關係,坤桂的牛油就是存放在正苑的油槽之中。

判決書還記載楊振益曾在二○○二年初入監服刑,而且入獄前仍背負數千萬元債務,但他竟然能於短短不到五年內在越南重起爐灶,油品通路更遍布中國、台灣、香港等地,實在令人不可思議。

這當中,頂新製油前總經理常梅峰的角色相當關鍵。楊振益在十幾年前因為製造販售豬油,與任職於頂新製油前身──化製廠的常梅峰熟識;○五年頂新製油併購正義後,隨即關閉炸豬油部門,常梅峰涉嫌將這項內部消息告知楊振益,翌年楊便開始進入大幸福。

楊振益家鄉的「幸福創業潮」

換言之,楊振益、常梅峰、蔡鎮州與蘇建源四人的交情,並非始於○六年以後,而是一九九九年以前。

耐人尋味的是,就在楊振益成為大幸福實際負責人之後,二○○七年到○八年,台灣突然註冊成立了多家與油品有關的公司,除了正義案的鑫好之外,還包括丞億、丞鋕、澔蕓等三家。在十月三十日農委會公布的十五家大幸福下游廠商當中,扣除與楊振益關係匪淺的頂新、正義、永成、坤桂,以及進口非油品的七家之後,占了四分之三。

其中,鑫好根本就是正義前處長吳容合離職後開設的一人公司,而丞億、丞鋕則是同一個負責人。同時還包括晉鴻貿易商行郭姓負責人以兒子掛名、售油給正義的晉瀧貿易公司。

從頂新、正義、永成、坤桂這些「舊雨」,到丞億、丞鋕、澔蕓這些「新知」,究為湊巧還是刻意?是相關單位必須追查的重點之一。

更讓人瞠目咋舌的是,一○年到一一年間又掀起新的「幸福創業潮」,而且從地緣關係來看,絕大多數都設址於楊振益的家鄉雲林縣。

這一波設立的油品公司,除了晉鴻負責人以另一個兒子掛名成立的福瀧油脂公司之外,大多數都是永成負責人蔡鎮州以親人名義成立的空殼公司,包括加拾伊商行(小姨子陳淑滿)、旭日友商行(表弟傅信榮)、元六亦商行(胞兄蔡奇勳)。

此外,還有將久豐進口的越南油品賣與正義的禾鋐及泳宸,這兩家企業社都是承租維義食品名下的空屋,根據維義員工爆料,從未見過其人員出入。

蔡鎮州掛名負責人的永成油脂、永成物料兩家公司,資本額分別為六千萬元與三百萬元,規模並不算小,就品牌的角度而言,委實不必設立那麼多家人頭公司與正義交易。

掩人耳目,分進合擊

同樣的,久豐資本額一千萬元、擁有四十幾年歷史,與正義之間的交易,又何須靠著幾家人頭公司做為中介?比較合理的解釋是:掩人耳目,分進合擊。

而頂新於○五年併購正義,隨即因節省成本撤掉原本的榨油班改用調和油,這項決定究係來自新經營者魏家的授意?還是出於前朝舊臣常梅峰的建議?則是打開「噁油門」的鑰匙。

但無論如何,以常梅峰和楊振益、蔡鎮州、蘇建源之間超過十五年的淵源,加上接連兩波「創業潮」都若隱若現著楊振益的影子,這兩場噁油風暴,讓台灣人嘗盡了「楊梅」的酸澀滋味。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