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勝文與張榮發合照,中央社(左)與連勝文粉絲團版本(右)有差異。

 

台北市長選舉倒數計時,鬧出「合成門」事件。國民黨候選人連勝文18日拜會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事後提供給媒體的兩人合影,被質疑是合成照。PTT網友以地毯、書櫃鏡面反射等不合理處,懷疑照片真偽。連勝文粉絲團下午PO出原圖,竟意外露餡。長榮晚間發出聲明「確實有微調」。隨後連勝文也回應了,他說,高矮胖瘦不重要!

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日前拜訪長榮集團董事長張榮發,卻被傳出兩人合照是合成的。對此,連勝文今下午回應,拜訪張是因為他對國家未來有高度關切,希望推動國際化步伐,重視產業發展,這才是選民關心的,高矮胖瘦不重要。

長榮集團今晚也發出聲明,指出當日連先生競選總部所發布的照片,是採用長榮集團攝影人員所拍攝的(如所附調整前後的照片),也確實有微調,其目的是讓張總裁與連勝文先生高度落差不要太大,新聞照片呈現時更完整,並沒有要刻意造假欺騙社會大眾的意圖,對於因此造成網友之誤會,長榮集團謹此致歉。
 
長榮集團也強調,張總裁很感謝社會大眾對他的關心,也很遺憾少數人士擅自揣測,發表不當言論,造成社會大眾的誤會。唯選舉將近,希望各候選人以市民利益為重,不要討論不重要的事,因為不論誰當選,老百姓都需要有安定的社會,穩定的經濟,才能擁有美好的未來。連營則表示,不再回應照片,臉書上已說很清楚。

連勝文粉絲團今天po出連、張兩人合影的全身照,張榮發高度只到連勝文的下巴;但媒體原先刊登的合照,張榮發卻與連勝文眼睛同高,明顯將張的身高拉高。網友也把馬英九總統當成基準,互相比較連勝文與張榮發,身高同樣不符。

長榮聲明另指出,針對媒體人蔡玉真在談話性節目中指,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與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見面時,所合拍的照片是「被幕僚從輪椅上撐起來拍的」;長榮集團鄭重表示,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8日上午9時15分拜訪張總裁,兩人一見面張總裁立即由辦公椅起身,由連先生競選團隊及本集團攝影人員拍照留念再寒喧,根本沒有蔡玉真小姐所說的「坐輪椅」,也沒有「由幕僚撐起來」之情事,蔡小姐所言僅係她個人揣測,但此言論顯已誤導社會大眾,對此本集團強烈抗議並保留法律追訴權。(陳慜蔚、王嘉慶/綜合報導)

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右)拜會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左)。翻攝連勝文粉絲團

《中央社》版本的連勝文與張榮發合照。

網友以馬英九總統的身高,質疑張榮發的身高不合理。翻攝網路

 

 

海洋大學官網就有兩張海大校長張清風率領教職員拜會長榮,與張榮發合影的照片,看得出來張榮發照相時的模樣,以前跟現在並沒有多大不同。(王嘉慶/綜合報導)

翻攝海洋大學

翻攝海洋大學

2014年11月19日22:22 
 

針對名嘴在電視節目中爆料,昨日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拜訪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時,其實張榮發是坐在輪椅上,被幕僚撐起來拍照。

對此,長榮回應,昨天連勝文及張榮發兩人真的有見面,兩個人一起合照,公關人員都在旁邊。對於說被幕僚撐起來照相,長榮回應:「沒有人架他啊!怎麼有人敢架他?」(陳慜蔚/台北報導)

--

張榮發的另類藍海策略
蔡漢勳
2006/03/27 第期
 出生於1927年10月6日的「長榮集團」負責人張榮發,在前年12月23日嘗感慨人生苦短,因而對外公開宣布世代交替,將手上的傲世跨國企業分別交給第二代張國政等兄弟接掌,他本人則想在望八之年「把握青春正當時,我要去遊山玩水」!結果,事實並非如外界所想像得退休,張榮發在去年受訪時便正式表示「只是退居幕後而已,因為個性是做到死為止」!透露其旺盛過人的企圖心並未隨著年歲增長而怠惰;反而是老當益壯得想要更上一層樓!因此,國民黨中央黨部會將最重要的黨產易手給他,除了象徵著張榮發事業版圖進行異於坊間熱門話題的「藍海策略」外,同時也意味著這筆備受爭議的「不當買賣」,其他紅頂商人全都甭想居間分到半杯羹蚪

與藍有私交黨產交易不足奇

 何以張榮發擁有如許能耐?事實上,國民黨對張榮發也是非常器重,早在蔣彥士擔任國民黨秘書長時,便曾代表蔣經國贈勳給「功在黨國」之張榮發(如下圖,蔡漢勳提供),可見他與國民黨過從甚密,為此而慘遭新黨立委群起圍剿,後來,在2004年初傳出連戰在中選會登記參選總統前曾特別私下拜會張榮發,隨後他又應邀到連戰住家的一品大廈餐敘,可想見張榮發與國民黨交情匪淺,所以最近會與國民黨進行黨產交易,誠也不足為怪的「在商言商」行止!

 白手起家的張榮發,是早於1984年首創環球雙向貨櫃輪航線的台灣船王,他所創設的長榮海運,從隔(1985)年便取代美商海陸公司而躍居「世界貨櫃船公司」首席之位!這是張榮發創業18年的第1張傲人成績單;然而這並未使得總舵手張榮發有所志得意滿,在他精心籌劃下,「長縈集團」就像八爪章魚般地延伸到完全與海運無關的各個領域。事實證明:該集團除在證券業出師不利而撒手外,其餘在航空、旅館乃至重工等各層面之投資,大都表現出色!以至於外界對於「長榮」招牌(EVERGREEN)是如何取名與發跡甚感興趣!其可自1968年9月1日以2百萬元資金草創時談起:

 當年,張榮發曾一度考慮使用「長發」、「榮發」、「張榮」等嵌上自己名字的稱號!由於他在昭和2年出生時取名「長島發男」,在光復前親友稱呼他也都是以「HATSU」(發)名之,按理說在公司取名時會選擇「發」字;然而,最後還是選用了去掉「弓」的「長榮」二字。即使有人曾質疑這個名稱是否會與行之有年的「李長榮化學公司」相似,但張榮發還是執意選用「長榮」,英文名稱則以「EVERGREEN」、「EVA」交叉使用。

兩次合資挫敗塑造獨裁風格

事實上,「長榮」並非張榮發投身航海事業的第1家公司,早於1961年6月,他便曾和廖文良、朱向榮兩人合夥創立「新台海運」(資本額180萬),3人各出60萬元。張榮發當年已走船15載,理應有筆積蓄以參與投資;但因父兄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過世,本身家計負擔甚重而手頭拮据,勉強湊了10萬元現款,再加上向銀行告貨50萬元,始讓張榮發一圓創業夢。他在創業時的職銜是副總經理,肩負本身拿手的船務,他完全投入「新台」、「明台」、「富台」、「榮台」等貨輪運送香蕉、木材業務;然而合夥三年後便因經營理念不合而告一段落。隨後,又在1965年與蕭易水兄弟合組「中央海運公司」,從日本買「雄進丸」(改名為「長信輪」)等二手船戮力營運,結果仍是合夥3年便又內訌,對方甚且趁著張榮發公出日本時,竟然開會解除其董事身分!張榮發對於這兩次合夥生意的失敗,促成了其日後獨裁式的領導風格,做生意再也不與他人合資,即使像航空公司這般大手筆投資,也未見與其它財團合作。

 早年的張榮發半工半讀,1940年投考台北商校未上,旋就讀類似商職夜間部的北商附設「商業實踐講習所」,白天則在「南日本汽船株式會社」工作以迄1943年底,隔年則到「貴州丸」見習;不料,隔年台灣光復後遭慘失業,隨後幸經友人林泰山、林添福延介,在「台灣海運公司」的五百噸重「鳳山輪」上擔任最基層的「管艙」(比事業員職位還低),在力爭上游之下考取三副執照,再晉昇為二副、大副。即使在27歲結婚後半個月,張榮發仍因職責在身而揮別新婚的太太,載運台灣外銷搶手貨的香蕉前往日本。對他而言,能在有生之年擁有一艘屬於自己的5百噸貨輪,可能是他當時最能感到滿足的希望與憧憬。

雖然,張榮發兩度與人合夥都不歡而散,但他結識的日本丸紅商社主管橋本勳等兩人,卻是改變張榮發命運的貴人。儘管外界繪聲繪影丸紅商社是長榮集團的「影武者」,甚且還有所謂他是「丸紅老板女兒的入幕之賓」等傳聞,但事實並非如此。張榮發也從不刻意澄清,以避免「此地無銀三百兩」之虞;不過,丸紅商社確曾在長榮集團草創時期助其一臂之力,出發點則純係商業考量,因為該商社早在70年代便已洞燭機先,亟欲尋覓一位能夠長期配合的「海運人」,俾能在競爭起跑前勝人一籌。而張榮發恰好是不二人選,除因他在處理第二次合夥事業「中央海運」(CENTRALTRUST)之輪的精明機靈表現令人留下印象外,其於創業次(1969)年面臨同業杯葛中東航線時之苦撐,堅持「對手越強悍,我就越不屈服」的性格,更被丸紅商社視為必須及早支持者。

日本丸紅商社一路挺長榮

 因此,當張榮發因為「長隆輪」、「長邦輪」、「長島輪」等二手船(先後向昭和海運、南韓KLINE購入)陸續發生故障停航、失火等禍不單行意外,必須貨得30萬美元(「長邦輪」故障損失15萬美元,「長島輪」火災損失24.5萬美元)方能度過難關時,丸紅商社依據各路情報研判,認為張榮發是個不可多得的航海人,因此在1970年2月、8月分別貨匯各30萬美元,希望長榮海運能有雙倍融資而心無旁騖,並且優惠這筆五年貨款從放款第4年起才開始償還。結果,張榮發不負所望,貨款1年後便悉數還清。儘管日本輪船業者對於丸紅「支持」長榮深表不以為然,甚且還派出代表反映,唯被丸紅集團松尾社長拒絕配合。其後長榮投入航空領域時,丸紅還為其聯袂北海道拓殖銀行,促成貨放3億美元,可見兩者關係歷久彌堅。而張榮發對於日本同業潛在威脅,果真在1992年併購了東瀛的木兼船渠公司,成為日本造船業首次被外國人收購的空前紀錄。

6歲險溺斃日後篤信天道

 張榮發本人懸掛在辦公室的座右銘匾額顯示「求保平安,常省是非;求有智慧,廣學多聞;求添增福,要多佈施;求得真道,不信邪師;求延長壽,須放眾生;求出輪迴,不犯因果」。張榮發的神秘色彩一向讓外界深感好奇,直到他年屆七旬之前,以及長榮集團揚帆行將邁入30週年的時刻,終於親口透露了「秘辛」。

 按照張榮發本人親口告白指出:他是藉隸福建的閩南人,祖先渡海來台發展到他是第10代。父親原是服務於澎湖郵局,到了25歲時,由於覓得「大阪商船」差事而全家遷移到宜蘭蘇澳港。張榮發有2位哥哥、4位弟妹,一家9口生計相當沉重,所以,父親因為走船的「昭南丸」在菲律賓禮智島失事遇難、以及兄長在討海時曾經出事而漂流三天等遭遇,似乎奠定了張家「為海而生,為海而死」的討海人宿命。張榮發曾在6歲那年發生意外,他在和童伴嬉戲於白米甕溪畔時,不慎失足跌入溪石縫,昏迷了3天3夜,俟獲救甦醒後,他只要吃到會流血的海鮮便嘔吐不止。這種「大難不死」的際遇,使得張榮發認為冥冥之中有造化。因此,他日後篤信天道,並於60歲開始吃素迄今。

 在7歲那年,全家遷往基隆定居,小學受教於「壽」公學校。後來即使就讀台北商校也是通勤往返基隆,所以,雨都對其而言是生活40年之久的「故鄉」。期間曾因戰爭而一家分居汐止、貢寮等地,但在光復後便馬上又全家團聚於基隆南榮路,直到長榮海運逐漸擴展時才搬到台北市。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