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指稱「劉憶如發表文章批評馬政府」,前財政部長劉憶如今天在個人臉書上澄清,強調「我不但沒有寫過這樣的一篇文章,我甚至從來不曾公開或私下,談論到這篇報導中的觀點」。

自由時報第10版今天有一篇放了劉憶如照片的報導,指稱「前財政部長劉憶如發表文章批評馬政府」,文內並多次以「劉憶如表示」、「劉憶如說」來批評政府對中韓FTA的說法。

劉憶如上午8時30分在個人臉書上鄭重聲明,「我不但沒有寫過這樣的一篇文章,我甚至從來不曾公開或私下,談論到這篇報導中所說的『我的文章』裡的觀點」。

她在臉書表示,「對於是否有人假冒我的名義,發表這樣一篇文章;以及對於自由時報並未查證,也沒有註明出處(僅說劉憶如發表文章,而未說明什麼時候、在哪裡,發表文章);本人將要求自由時報提出說明及道歉,並追究相關人之法律責任」。

劉憶如近午更新臉書內容指出,「自由時報有來電,了解這個烏龍事件的始末」。

她說明,「自由時報今天報導說我寫的批評文章,其實是出自壹週刊(本周三出刊)的『壹評論』。那篇文章本文沒有署名,但目錄上把我的名字放在文章名旁邊;所以是壹週刊先搞了烏龍出錯,自由時報又沒有查證,把一篇沒有名字的社論誤以為是我的文章,並加以報導」。

劉憶如指出,「壹週刊和自由時報都有錯,他們也都會分別澄清」。

〔自由時報記者邱柏勝/台北報導〕馬政府誆稱中韓簽FTA是「台灣最大危機」,日前還派財經三首長上政論節目談中韓FTA對台衝擊,將財經首長搞成名嘴,遭前財政部長劉憶如「打臉」;她發表文章批評,馬政府說中韓FTA生效後,台灣就會完蛋,明顯是「誇大其辭」,執政黨拿中韓FTA進行政治操作,只能騙騙欠缺深入了解的民眾。

卸責在野黨 缺乏說服力

她指出,台灣近年與澳洲、菲律賓等國商談簽訂FTA,中國無疑是最大阻力,馬政府對此悶不吭聲,反將責任推給在野黨刻意搗亂,「完全缺乏說服力」。

劉憶如表示,根據WTO統計,二○一二年台灣輸美總額有七十一.五%為零關稅,輸歐則有五十四.九%零關稅;而除了石化、紡織與面板等產業,台灣出口多數產品都已享有優惠關稅。

她認為,台灣持續與各國簽訂FTA,當然必要且多多益善,但若說中韓先簽FTA,台灣「晚了幾步」就因此完蛋,明顯誇大其辭。至於馬政府抨擊民進黨拖延服貿審查,是「拖累台灣經濟發展最大的罪人」,更是馬政府在推卸責任。

劉憶如表示,執政的國民黨掌握國會絕對多數席次,服貿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遲未通過,都是因事先未作嚴謹評估和周詳規劃,加上黑箱作業引發民眾強烈質疑,造成連執政黨籍立委都不願盡力護航的結果。

劉憶如說,總統馬英九缺乏財經專業背景,又不肯像前總統蔣經國、李登輝一樣,用心深入了解各種複雜政策議題,或主動邀請相關領域權威專家徵詢意見,結果就只能「鸚鵡學舌」,依部屬準備的資料「照本宣科」,甚至為了打擊政治對手,刻意扭曲事實。

她表示,馬英九如此治國,難怪六年來一事無成,領導威信也蕩然無存,更不用說這次選舉,為何國民黨會陷於風聲鶴唳的困境。

 

 

 

那一夜,陳冲沒有贊成證所稅…
前閣揆憶政策始末:當初應同步調降證交稅
日期:2014-11-19 作者:林文義、朱美宙 出處:財訊 第 464 期
總統府資政陳冲在擔任行政院長時推出證所稅,而明年即將實施的大戶條款也令股市相當擔憂,陳冲表示,證所稅當時是大家七嘴八舌討論出來的,股市大戶條款若對市場衝擊太大,現在也可以檢討。
 
陳冲退休後,日子過得閒散舒適,本來以陳冲的資歷,如果要到金融業,業者歡迎都來不及,但是陳冲說,他若去一些「地方」,會令很多朋友為難,他不想為難朋友,而既然現任官員沒有時間思考,他現在就幫官員思考,因此才會出書;至於干擾台股甚巨的證所稅,在離開公職一段時間後,陳冲也才慢慢願意聊這個話題。
 
還原5人小組會議實況
會中未反對也未贊成
 
2012年馬英九當選第二任總統時,第一道推出的大菜就是強調公平正義的證所稅,行政院並火速於一二年4月26日,在院會中通過開徵證所稅方案,但證所稅真正拍板的關鍵日子,則是當年的4月23日。這天馬英九邀集副總統蕭萬長、立法院長王金平、行政院長陳冲以及國民黨祕書長林中森的5人小組會議,討論證所稅是否開徵案。
 
當天外傳蕭萬長及王金平均表示反對開徵證所稅,但熟悉證券金融業務的陳冲於會中卻並未反對,而證所稅真正開徵後,導致股市價量齊跌,證交稅大幅萎縮,開徵證所稅讓政府未蒙其利先受其害,於是有傳言指出,陳冲先前當過交易所董事長、銀行、證券公司董事長以及金管會主委,怎會不知道證所稅的傷害,但卻未於關鍵的總統府5人小組會議中,以自己的專業反對證所稅,導致證所稅實施後引起資本市場傷害,對陳冲頗有負評。
陳冲表示,這件事他知道是「某某人」一直到處在外面講他在當時5人小組中,沒有發言表示反對。但陳冲說,其實當天的會議,他沒有反對但也沒有表示贊成,因為從某些角度來看,有所得就要課稅實現租稅公平,是正確的決策,而既然要課證所稅,理論上就必須降低證交稅率,但當時又不敢調降證交稅率,這中間就有矛盾。
 
陳冲表示,從他當交易所董事長開始,對股市就只重視量而不去管價,股市價格的漲跌波動他並不關心,真正重要的是成交量,所以,若要鼓勵提高成交量,那就要盡量降低交易成本,而以往台股沒有課證所稅,就是因證交稅中含有部分證所稅成分,當時要推動證所稅又害怕若調降證交稅率,一旦證所稅實施不理想,則會有巨額稅收損失,原來證交稅中所含有一點的所得稅精神又會喪失,所以又不敢降證交稅率。
 
陳冲指出,後來在各方七嘴八舌討論後,目前的證所稅方案,是當時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於是就決定先走一步推動,證所稅中的大戶條款也是這樣討論出來的。
 
無法歸零重新思考
大戶條款衝擊可以討論
 
但明年即將實施的大戶條款(明年起賣出股票10億元以上者須課證所稅),已對股市產生相當大的衝擊,證券商公會更進一步指出,證所稅已讓股市成交量大幅萎縮,大戶條款若不廢除,明年股市成交量恐再降三成,日成交量可能會跌到500億元,對市場的衝擊影響極大。
 
對券商公會的這個意見,陳冲想了一下才說,當初開徵證所稅所研擬的條款,是想對租稅公平先走一步,所有的條款都是在不要對股市有太大衝擊的前提下討論出來的,如果目前市場或各界認為大戶條款對股市有很大的衝擊,那這是可以討論的,畢竟在學理或理論上也沒有類似大戶條款的制度。
不過,市場指出,證所稅推出後,已經過兩次修法,刪掉原先八千五百點的天險,現在若要再修大戶條款,則整個稅制經常處於縫縫補補的狀況,對市場將產生不安定感。但陳冲指出,目前證所稅已難歸零思考。
 
陳冲說,這就好像傳統台灣鄉下常出現ㄇ字型的房子,多半是主人先蓋起中間的主屋,後來生了兒子就在左邊再蓋一排房子,等到兒子生了孫子,就在主屋右邊再蓋一排形成ㄇ字型,如果孫子再生,這套房屋就再往外衍伸,而不是主人一開始就設計出要給往後三代人住的房子,事先就有規畫好,而目前台灣的證所稅就和這類ㄇ字型房屋相同,是慢慢衍生出來的,現在也難以打掉歸零思考,只好繼續再延伸修改下去。
 
證所稅實施後,事實證明股市動能大幅萎縮,如果當初不實施現在市場是不是會更好呢?陳冲說,這沒有答案,至於當時為何把證所稅列為優先推動的政務,陳沖說,這其中還滿複雜的,而且當初一開始大家也希望租稅公平啊!他說,他贊成課證所稅,但用什麼方法課,要謀定而後動,當初是有點先動了,現在就只能就現有制度再加以修改。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