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邱琮皓╱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5年3月9日 上午

中國時報【邱琮皓╱台北報導】

群眾募資平台愈來愈多,除了賣夢想、賣設計,現在還有人在募資平台以「預購」方式,招攬民眾購買商品,以協助設計者籌募商品量產資金。但有民眾投訴,拿到預購的商品後,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想要退貨時,卻只換得一句「這是募資、不是購買」,才驚覺上當。

業者:募資不是網購

台北陳小姐在網路募資平台看到一個藍芽自拍器,貓掌造型很可愛,還可當手機吊飾,且募資平台「預購價」249元是一般市價的7折,就下了訂單。但等了4個月陳小姐拿到商品後,業者才坦承搭配產品的App還未上架;等好不容易拿到了App,產品使用上又一直出問題,先是無法順利對焦,連續拍了2張照片後,快門竟再也沒有反應。

陳小姐見狀立刻向廠商反應,表明想要退貨,但對方竟一口拒絕,還告訴她「這是募資、不是網購,拆封了就不能退貨」,並安撫她「待軟體更新後,問題就會改善」。但業者更新產品軟體後,程式卻跳出「停止運作」,然後直接關機,氣得陳小姐大罵:「買了一個昂貴的吊飾!」更直言,如果一開始就說清楚是募資,就不會這麼生氣。

但仔細翻閱這些預購募資平台背後的條約,不但多宣稱因非公益捐款募集,不適用《公開勸募條例》,且一旦「預購」商品不符期待,也多以「設計專案募資」為由,拒絕退款、退貨,以致多數民眾只能自認倒霉。

律師:預購就是買賣

律師蔡瑞麟指出,預購性質的群眾募資就是「買賣交易」,也就適用《消費者保護法》,同樣也適用網購的7天鑑賞期。以陳小姐的案例來說,自拍器既要搭配App使用,所以App也屬於產品的一部分,鑑賞期應自App上架,且可搭配產品使用時起算。

蔡瑞麟進一步解釋,民眾選擇募資專案之後付款,若對方回饋的只是一般與專案內容無關的小貼紙、明信片等贈品,通常屬於捐款;但若對方在專案中使用到「套餐」、「預購」、「團購」等字眼,且承諾民眾只要付出一定的金額、便可拿到屬意的商品,就是買賣。

 

 

看點|當互聯網金融遇上《匆匆那年》,有哪些不能說的風險?

2014-12-08 製片人

點上方藍字↑ “製片人”關注我們

 

每一條微信都與製片同行共勉...

—— 製片人:idzhipianren

 

早在18日晚“三馬”參與華誼股份定增的消息一發出,金融圈和娛樂圈就炸開了鍋。中國平安幾乎同時宣布推出名為“平安好戲”的娛樂金融平台,與《匆匆那年》開展聯合營銷。然而,互聯網金融進入影視業,這並非第一例。

 

阿里“娛樂寶”與《小時代4》《狼圖騰》等電影的開展合作,百度“百發有戲”投資《黃金時代》,《我就是我》《十萬個冷笑話》電影的成功眾籌,以及P2P網站投資驚悚電影《碟仙詭譚》等,以電影作為切入點,構建“消費金融”的新型跨界合作已經成為巨頭們搶奪的熱點。但其中存在哪些法律問題,投資人又要面臨何種風險?本文詳細地梳理了電影與新型互聯網金融模式合作的五個典型案例,並作出了具體的法律分析,告訴你那些互聯大佬不會說的投資風險。

 

案例一:阿里“娛樂寶”+《小時代4》《狼圖騰》等

 

3月26日下午,阿里巴巴在微博上宣布,其數字娛樂事業群將推出理財與增值服務平台“娛樂寶”。網民出資100元即可投資熱門影視作品,遊戲等文化產業相關內容,以期獲得資金及劇組探班、明星見面會等娛樂方面的權益。

 

娛樂寶對接的是國華人壽旗下“國華華瑞1號終身壽險A款”的投資連結型保險產品。官方稱預期年化收益率7%,不保本不保底。用戶通過投資該保險產品,間接投資了電影。

 

娛樂寶首期項目包括電影《小時代4》、《狼圖騰》、《非法操作》、以及社交遊戲《模範學院》等6個項目,總投資額7300萬元。其中,影視劇項目投資額為100元/份,遊戲項目的投資額為500元/份,每個項目每人限購兩份。網民可以在手機淘寶中的娛樂寶預約頁面,選擇感興趣的項目進行“投資”。這意味著,將有數十萬人通過娛樂寶參與到影視娛樂投資中,過一把“投資人”的癮。娛樂寶的所謂的娛樂權益、及其參與感才是這個產品的關鍵所在。

案例二:百度“百發有戲”+《黃金時代》

 

9月,百度聯合中影股份、中信信託和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發布“百發有戲”,定位為“眾籌消費+金融”的信託產品,最低門檻僅10元人民幣,用戶可獲得電影票等權益,並根據票房情況有可能得到8%到16%的現金收益。該產品的背後是中信信託成立的消費信託,將用戶的消費權益變成收益權。“百發有戲”特殊之處在於,它並不只是將百度當作一個渠道,而是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投資模式:讓用戶在消費的同時進行理財,理財的同時進行消費,且兩者可以相互刺激。

 

首期推出的項目是著名作家蕭紅傳記電影《黃金時代》。據百發有戲公開資料介紹,該項目計劃籌資1500萬元,最低籌資10元,時間為2014年09月22日至10月22日。至項目結束後,共有3301人參與此次眾籌,籌集金額1800餘萬元,超額完成籌資計劃。該眾籌項目採用“消費+金融”模式,收益將根據《黃金時代》的票房變化而定,如果該影片的票房低於2億元,則以不超過8%的年利率進行補償;如果票房為2億至6億(不包括6億),每增加1億票房收益率提升一個百分點;若票房為6億以上(包括6億),收益率則為16%。

 

不過“百發有戲”正在努力淡化眾籌色彩,中信信託資本市場總監馮彥慶稱,產品並非一個保本投資,如果電影虧損,那麼將沒有金融收益。

對“娛樂寶”和“百發有戲”的法律分析:

 

“娛樂寶”和“百發有戲”從本質上來說都是具有多重結構的理財金融產品。為了最大程度上克服制度性障礙,避免法律及合規瑕疵,使小額眾籌概念與高風險、高收益的影視投資結合起來,阿里與百度都頗費了一番心機。

 

“百發有戲”在推出時沒有使用“眾籌”這一定位,而是稱作“電影大眾消費平台”。

 

阿里巴巴的“娛樂寶”也稱自己並非“眾籌”模式,只是屬於能夠提供預期資金收益的保險理財產品。通過保險的形式,規避了向不特定的人群籌集、通過互聯網等媒介公開邀約、許諾回報等法律紅線。

 

兩者都在努力迴避眾籌色彩。

 

其原因在於國內政策要求“眾籌不得向外界承諾任何資金回報和收益”,並且眾籌有200人限制。

 

“200人”問題一直是我國資本市場非常敏感的紅線,一般認為,“200人”紅線為《證券法》第十條規定的“向累積超過二百人的特定對象發行證券”(認定為公開發行)引發的相關問題。由於向累積超過200人的特定對象發行證券為公開發行,而未經許可的公開發行即有非法融資的隱患。而眾籌暫定為非公開發行,因此仍需要堅持面向特定對象發行的原則,發行人數不得超過200人。

 

《證券法》第10條具體規定:

 

“公開發行證券,必須符合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條件,並依法報經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或者國務院授權的部門核准;未經依法核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公開發行證券。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為公開發行:

(一)向不特定對象發行證券的;

(二)向特定對象發行證券累計超過二百人的;

(三)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發行行為。非公開發行證券,不得採用廣告、公開勸誘和變相公開方式。

 

另外,眾籌涉嫌的罪名主要涉及刑法第176條規定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和第192條規定的集資詐騙罪這兩個非法集資罪名。2010年12月13日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條,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向社會公眾(包括單位和個人)吸收資金的行為,同時具備下列四個條件的,除刑法另有規定的以外,應當認定為刑法第176條規定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

 

“(一)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准或者藉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吸收資金;(二)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三)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四)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

 

以前的眾籌,回報的都是實物、軟件、門票、股權這些非現金類的物品或者權益,百發有戲還回報現金,雖然監管層有提出眾籌項目不得提供資金回報的規定,而“百發有戲”的模式仍然能夠推行的重要原因就在於:百度聯合中信信託做了一個“巧妙”的設計,那就是消費信託。

 

傳統信託投資額動輒100萬起,一般的參與人數(自然人)還不能超過50個,雖然回報現金,可是眾籌玩家們怎麼玩的起?而消費信託有所不同——

 

消費信託的目的是為消費者選擇可以提供優質消費權益的商家,並保障其消費權的行使。來源於消費需求,而非投融資需求,與傳統的投融資類的集合資金信託完全不同。消費信託最大的特點是沒有投資門檻的限制,也沒有人數限制。而且信託模式本身就能把消費權益變成收益權。

 

“百發有戲”定位為消費權益,而被控制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儘管百度百付寶總經理章政華曾雄心勃勃地說,“百度將打造國內最大互聯網眾籌平台”,但是在實際業務推進中,仍然選擇謹慎行事​​。

 

當然,這種謹慎不無道理,國內的眾籌平台雖然發展迅猛,但是仍然走在政策紅線的邊緣,特別是以投資回報為目的的股權眾籌,和“非法集資”僅一步之遙。相對於股權眾籌面臨的重重法律障礙(諸如前文所提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非法發行證券、公司人數限制等),產品眾籌在中國的法律障礙更小,也更容易發展。產品眾籌的優勢在於金額小,參與人數多,具有有話題性。文化娛樂行業,尤其是電影行業關注度高,具備觀眾基礎。

 

因此,阿里推出的“娛樂寶”基於保險產品,“百度百發”基於信託產品的定位原因正在於此,從而躲開了眾籌模式存在的法律風險。

 

案例三:“平安好戲”+《匆匆那年》

 

11月18日晚,“三馬”參與華誼股份定增。中國平安在入股華誼的同時宣布推出一個名為“平安好戲”的娛樂金融產品平台,除了高收益,還會為消費者提供專屬的娛樂衍生權益。

 

平安好戲推出的首個項目是與張一白執導的《匆匆那年》開展聯合營銷,推出三款專屬理財產品。

 

一款是平安銀行為“平安好戲”訂製的一份非保本浮動收益理財產品,預期收益5.2%、5萬元起購、40天贖回,僅限於“平安口袋銀行”每週三發售;

 

第二款是“平安財富寶”大額盈貨幣基金,首次購買最小金額也為5萬,7日年收益率為5.478%;

 

第三款是壹錢包的活錢寶。

 

“平安好戲”法律分析:

 

“平安好戲”首次推出的項目中涉及到和三款理財產品的合作,但模式比較簡單,屬於單純營銷類,即“購買理財產品享受收益獲取電影的相關消費權益”,並未涉及到平安資金的投入,理財產品僅為電影授權的聯合營銷,不改變原產品的投資方向,亦與電影票房收益無關。對普通投資者而言風險較小。

 

但平安負責人稱未來“平安好戲”還將和平安旗下業務結合,推出娛樂投資產品和娛樂眾籌等跨界金融產品,“產品形式將多種多樣,可以是覆蓋草根人群的互聯網眾籌產品、也可能是針對超高淨值客戶的大額信託或私人銀行產品。”

 

雖然平安目前還未推出與電影收益直接相關的金融產品,但其同樣要面臨和“娛樂寶”“百發有戲”同樣的法律風險,他是否會躲開眾籌概念而重新設計娛樂金融產品,我們拭目以待。

 

案例四:眾籌電影+《我就是我》《十萬個冷笑話》

 

電影眾籌是許多眾籌平台的主攻方向。在眾籌網的1153個項目中,有64個為影視項目。雖然數量不多,且多為小眾獨立電影或網絡微電影。但其代表項目《我就是我》因20天內依靠眾籌的方式成功籌集到了500萬餘元,引起了主流市場的注意,該片也已經以紀錄片的身份成功登陸內地院線。這部電影的眾籌模式一度被業內認為是經典案例。

 

另一個成功的案例是2014年8月發起的《十萬個冷笑話》大電影眾籌項目,最終吸引了超過5000位電影微投資人,籌集到超過137萬元的投資,即將於2015年1月1日上映。

 

快男電影《我就是我》的主要回報是電影票和首映入場券​​,還有簽名T卹、CD等小禮品。其中,“首映禮入場券”成為吸引粉絲的最炫目字眼,在參與此眾籌項目的39563人中,僅有19人選擇了不能獲得首映禮入場券的40元等級。

眾籌電影模式的法律分析:

 

受發展狀態限制,我國對眾籌的相關行業製度,以及法律法規上都還處於完善的過程中。眾籌包括四種模式:獎勵眾籌,公益眾籌,股權眾籌和債權眾籌。在這四個類型裡,債權眾籌已明確由銀監會監管,具有較高的限制,稍逾紅線,就會擔上非法集資的罪名。股權眾籌也已經明確由證監會監管,但還沒有明確的監管制度。

 

為了規避風險,進入眾籌領域的多家互聯網公司都主要集中在回報眾籌和公益眾籌上。《我就是我》是典型的回報眾籌(又稱獎勵眾籌),通常以項目的產品和服務作為回報。由於回報眾籌和公益眾籌都不能以股權和現金作為回饋,也無法向參與者承諾任何資金上的收益,所以發揮的空間並不大,國內第一家眾籌網站“點名時間”就被諷刺為“預售平台”,京東眾籌則被吐槽“其實就是團購”。

 

而在眾籌起源地美國,想玩股權眾籌和債權眾籌,投資者需要擁有一定量級的淨資產和年收入,回報眾籌和公益眾籌則是零門檻。如果借鑒美國的模式,我國的電影眾籌也將會出現兩極分化的情況:一種是高參與度、低門檻的回報眾籌和公益眾籌,不過這種眾籌模式很大程度上會淪為電影營銷手段,參與者還是無法真正成為投資人;另一種則是高門檻、高投入的股權眾籌和債權眾籌,粉絲將會真正成為電影的投資人,但如上文所分析在中國也可能會面臨法律風險。

 

粉絲的零星投資真的有實際意義嗎?

 

就目前國內幾次電影眾籌的案例來看,眾籌的最大作用不是集資,而是營銷。電影和互聯網眾籌掛鉤後,就贏得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營銷機會。雖然如《我就是我》在20天內成功眾籌到500萬而讓電影走進了院線,但其按該電影出品方天娛傳媒品牌經理趙暉的話來說,“啟動這部電影眾籌項目的真正目的,其實是利用這種方式摸底電影上映後的市場反響。”

 

電影眾籌在中國尚未形成完善機制的情況下,眾籌項目想要成功就要有一定的群眾基礎,如漫畫、遊戲和經典電視劇改編的電影做眾籌才可能有比較高的成功率。而目前對大型電影項目,“眾籌”的概念更多被拿來用作營銷的目的。在眾籌網站上成功眾籌的電影項目也多為微電影或小眾電影,對它們而言“眾籌”才更有意義。

 

案例五:P2P網站+《碟仙詭譚》《八女投江》

 

愛錢幫推出一款創新型的互聯網金融產品——“娛樂幫”,首期選擇與乾彭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作,投資後者一系列影視娛樂項目。第一個娛樂幫項目為初步確定為即將於8月8日上映的驚悚電影《碟仙詭譚》。在十月份其又推出一部新電影《八女投江》。

 

與阿里巴巴“娛樂寶”相同的是,愛錢幫用戶也只需100元即可成為電影投資人,除了可獲得投資收益外,還能獲得一些附加權益,比如參加電影首映禮、與主創人員面對面、獲得其他電影衍生產品等。不同的是,娛樂寶的預期收益為7%;愛錢幫的第一期項目《碟仙詭譚》的預期收益達到了14%,期限為6月。《八女投江》的年化收益為12%,期限3個月。

 

兩個項目都採取了幾項類似的風險控制措施:一是由實際控制人、法人代表和股東同時承擔項目的無限連帶責任。二是對知識產權進行了質押。具體來說:

 

《碟仙詭譚》:第一是該產品的投資總額為50萬-80萬,借款方實際控制人承擔個人無限連帶責任擔保,而他本人擁有百億資產的家族企業。第二,賬戶的回款是三方共管的。第三,有知識產權的質押。

 

《八女投江》:1.由實際控制人、法人代表和股東同時承擔項目的無限連帶責任。2.對於應收賬款匯款賬戶採取資金監管,監督回款情況。3.質押北京強潤影視有限公司全部股權。4.質押《八女投江》著作權。5.強潤影視名下代徵地土地及地上附著物,京張高鐵建設將徵用,該地原購地合同顯示購地款為4500萬元,擔保公司已於企業簽訂《拆遷補償權益質押合同》 。

 

“娛樂幫”法律風險分析:

 

雖然愛錢幫給出了一些風險防控措施,但在P2P網貸平台投資金融娛樂理財產品“娛樂幫”,投資人還是需要考慮以下一些風險:

 

1.投資人需要考察P2P網貸平臺本身的專業背景,平台負責人的資信程度,是否存在非法集資或非法吸儲的風險。現在不少平台都存在自融資金的情況,投資人對於資金的實際用途是無法監控和跟踪的。

 

2.投資人還需要考察借款人的情況,以及所投資電影項目的具體內容,從電影製作團隊、演員、製作實力、市場潛力、收益情況等多方面評估其可行性,以防止電影項目失敗對投資人造成損失。

 

3.借款人和平台簽訂了借款合同,但並沒有和投資人簽訂任何協議,投資人投資到平台的資金,平台承諾保證一定的年收益率,但實際操作過程中,如果借款人沒有能力即使還款造成呆賬壞賬,或者電影項目失敗,投資人的權益很難維護。因此,當投資人在進行投資時,需要仔細閱讀和平台簽訂的電子協議,認真分析其中的內容,是否存在不公平的條款。

 

4.雖然“娛樂幫”項目中給出瞭如地產等實務的抵押,但是投資人對抵押物的權屬、價值、抵押手續的完備程度是無法進行實地考證的。一般如果借款人可以到銀行借到款,就不需要花更高的成本從小貸公司或者平台融資。因此,很多抵押物存在第二次甚至第N此抵押,如果借款人違約,平台要處理借款人的抵押物比較難,這實際上就​​把風險間接嫁接到了投資人的身上。

 

來源:虎嗅網作者:楊柳葉青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