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6

囂張山老鼠 集團式經營

〔記者蔡彰盛、蔡孟尚/新竹報導〕有「黑色部落」、「上帝部落」之稱的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部落,部落的「反共產制派」有多人打著「守護山林」名號,暗地裡卻幹起山老鼠,甚至以性命威脅長老:「敢說出去,我就開槍!」檢警昨逮卅一嫌,其中有母子檔、夫妻檔、兄弟檔,並起出牛樟、扁柏、肖楠和紅檜等樹塊,約三千五百公斤。

  • 司馬庫斯巨木群有多棵巨木慘遭盜伐,檢警經半年多監控蒐證,拂曉突擊部落,逮回何明發、何恭財集團成員卅一人,警方在司馬庫斯勘驗遭受山老鼠盜伐的巨木。(記者蔡彰盛翻攝)

    司馬庫斯巨木群有多棵巨木慘遭盜伐,檢警經半年多監控蒐證,拂曉突擊部落,逮回何明發、何恭財集團成員卅一人,警方在司馬庫斯勘驗遭受山老鼠盜伐的巨木。(記者蔡彰盛翻攝)

  • 曾任「司馬庫斯原鄉發展協會」理事長的何明發,組成超大型山老鼠集團砍自己部落巨木。(資料照)

    曾任「司馬庫斯原鄉發展協會」理事長的何明發,組成超大型山老鼠集團砍自己部落巨木。(資料照)

3年前 曾盜伐南山神木

保七總隊第五大隊表示,去年十一月林務局巡山發現,司馬庫斯巨木群有多棵巨木慘遭盜伐,深入追查發現,一○一年盜伐宜蘭縣南山部落神木的何明發與樓樣.得令,兩嫌被判刑確定,正等待入監執行,竟在司馬庫斯部落繼續盜伐,何明發(五十歲)、何恭財(卅三歲)集團,又和何正義(卅七歲)母子集團,合流組成超大型山老鼠集團。

司馬庫斯部落有兩派,一派是共產制,另一派是反共產制;反共產制派表面上「守護山林」,暗地裡幹起山老鼠,其主嫌是何正義、何明發,何明發還曾任「司馬庫斯原鄉發展協會」理事長,三年前盜伐南山部落神木,但東窗事發。

家族出動 妻女把風補給

檢警查出,當地山老鼠已成為家族式、集團式經營,何正義和三個兄弟與母親,母子五人加上堂兄弟等,組成十四人盜伐集團,由主嫌之一何恭財指揮何明發在山下接單,一有買家指定檜木、肖楠木塊或樹瘤,山上集團就出動盜伐,運下山銷贓;何明發的妻子、女兒也幫忙把風、後勤補給。

警方說,司馬庫斯共產制派族人為維護部落,有巡守隊固定巡視巨木群,何明發擔心被檢舉,竟指揮樓樣.得令扛著盜伐的樹瘤,扔在共產制派長老面前,嗆聲說:「我就是在幹這個事(盜伐),你們敢說出去,我就開槍!」十分囂張。

檢警拂曉出擊 逮捕31人

檢警經半年多監控蒐證,昨天清晨由新竹地檢署陳郁仁、葉子誠等六位檢察官指揮,拂曉突擊司馬庫斯部落,逮回集團成員卅一人,何正義、何明發坦承不諱,檢警正擴大偵辦。

檢警指出,司馬庫斯部落較為人知的共產制經營模式,並非所有的部落族人都加入,因為共產制是先集體分工合作完成餐廳、民宿、觀光導覽等工作,再定期分配盈餘;但有人生性喜歡自由,不喜歡和別人合作,就未加入這個共產制組織。

反共產制的司馬庫斯族人,和其他部落的原住民一樣,以務農或打零工為生,這次檢警查獲的司馬庫斯族人,大多是反共產制,應該是不認同集體合作的共產制觀念,又想賺大錢,因而走上歪路。

2015-06-26

怕報復 族人敢怒不敢言

〔記者蔡孟尚/新竹報導〕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部落巨木群遭盜伐,檢警昨天逮捕山老鼠集團成員何明發等31人,其中竟有司馬庫斯部落族人,當地其他投入觀光導覽工作的原住民對此大多噤聲,僅敢私下透露,這些兇狠的盜伐者有槍且認識族人,怕他們回來報復。

  • 司馬庫斯巨木群遭受無情的山老鼠盜伐。(記者蔡彰盛翻攝)

    司馬庫斯巨木群遭受無情的山老鼠盜伐。(記者蔡彰盛翻攝)

  • 警方勘驗慘遭腰斬的扁柏。(記者蔡彰盛翻攝)

    警方勘驗慘遭腰斬的扁柏。(記者蔡彰盛翻攝)

  • 警方發現被盜伐的檜木。(記者蔡彰盛翻攝)

    警方發現被盜伐的檜木。(記者蔡彰盛翻攝)

司馬庫斯部落的泰雅族人透露,3年前這些人到宜蘭縣大同鄉南山部落盜伐神木被抓,引起兩部落間很大的糾紛,南山部落的泰雅族人還曾放話:「你們來砍我們的神木,我們也去砍你們的。」後來是雙方長老透過殺豬血祭的傳統儀式才和解,沒想到當初這些去砍南山神木的人,竟然又回頭來盜砍自己部落的巨木,真是對不起祖靈。

3年前差點引發部落大戰

這些族人也透露,司馬庫斯部落就是靠巨木群的原始風貌,才能吸引一批又一批的遊客上山來欣賞,大家最近才針對遊客過量的事情開過部落會議,希望透過「減半收客」的方式來減少污染,維持山林、部落的永續發展,但此時竟爆發巨木群遭盜伐案,對部落形象是很大的傷害。

司馬庫斯部落族人強調,希望檢警從嚴偵辦這起盜伐案,而且考量部落的安全,針對這些曾對部落長老嗆聲的兇狠份子,能夠有適當的管束。

 

司馬  

 

森林教室
記者余承翰/攝影

司馬庫斯發展觀光不到廿年,從黑暗部落成為觀光最具規模的部落,然而,遊客雖然帶來了錢潮,也帶來了垃圾與生活衝擊,撿垃圾成為族人的每日工作,部落小學的校門前也出示了「請勿打擾」的告示牌。為了維持旅遊品質,司馬庫斯明年將降低遊客量。

 

分攤工作
記者董俞佳/攝影
司馬庫斯新光國小實驗分班外頭,小朋友用注音符號寫上:「親愛的遊客,早上七點半到下午四點半是我們的上課時間,請勿參觀拍照,讓我們有更好的學習環境,感謝您」。

學校老師說,有遊客不顧學生正在上課,就隨意開門進教室,還拿相機想要拍小朋友,被阻止後,不高興地說:「這不是觀光場地嗎?怎麼不能看?」甚至還有遊客因為小朋友不打招呼,而罵小朋友沒禮貌。

遊客到司馬庫斯後,隨意丟棄垃圾,或者自備瓦斯爐到部落煮飯,也造成環境負擔。擔任解說員的族人帶遊客時,也帶著垃圾袋,來回走完一趟,幾乎裝滿滿。

七星生態保育基金會長期陪伴司馬庫斯發展觀光,成員江孟蓉表示,司馬庫斯工作者只有四十六人,每日卻要服務上百名遊客,幾乎從早忙到晚。

舉例來說,部落青年穆馬賽早上先帶團來回行走巨木群五個小時,中午稍微休息一下,下午再帶另一團遊客走訪部落。

另一名解說員拉互依下午帶遊客射箭、爬後山盪鞦韆,晚上兩人還要帶著遊客搗麻糬、烤肉,工作時間超過十二小時。

其他族人,早上就要開始清理部落、打掃房間、準備食材、清理公共廁所,一樣忙得喘不過氣。

為了維持旅遊與生活品質,司馬庫斯議會今年決議,明年開始就要降低遊客數,將部分原本可住四人的房間,改成兩人房。

台灣生態旅遊協會監事賴鵬智建議,導遊可以在遊覽車上就先提醒遊客要尊重居民隱私,沒有經過同意,不要隨便拍人,住家前也不要隨便探頭探腦;族人也可以在部落設下如「請勿參觀」、「上課時間」等告示,避免遊客進出打擾。

 

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曾被稱為「黑暗部落」(圖),因為實行互助共生制度,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營收。
記者楊萬雲/攝影

 

新光國小夜景。
記者楊萬雲/攝影

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曾被稱為「黑暗部落」,但是這個全台最晚有電的地方,今天靠所有住民的合作,一年可帶入兩千萬元的觀光財,創造出原住民部落奇蹟,現在這裡已經是全台「最賺部落」。

司馬庫斯是新竹縣最偏遠的一個部落,也是全台唯一一個實行社會主義式「互助共生」制度的部落。十九年前才有聯外交通道路、十八年前開始發展觀光,現在每年六萬多人次觀光客,也為部落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營收。

儘管前年發生重大的巴士墜谷意外,使得部落旅遊一度低迷,但觀光客很快就回流。明年春節連假,上月開放訂房,不到兩天,一百個房間就已被搶光。

觀光收益為部落經濟注入活水,在低薪成為台灣的社會議題時,司馬庫斯卻在原民部落中一枝獨秀,不只部落的工作者所得增加,居民福利也加碼,可說是全台失業率最低的一個部落。

部落秘書拉互依說,部落在六年內已連續加薪三次,從十年前剛開始部落工作者月領一萬元,直到四年前,已加到一萬六千元;部落福利也幾乎包辦生老病死、食衣住行育樂,今年部落還將討論比照平地企業發放年終獎金。

「這真的是一個大躍進」,部落青年穆馬賽說,過去族人下山做臨時工、賣季節農產,薪水不高,工作時有時無;因為共同發展觀光,現在不只收入穩定,只要青年願意回部落,就保證就業。

司馬庫斯觀光發展的成功,成為原住民部落的典範,不只其他部落常到此見習,部落青年也受邀至各大專院校分享司馬庫斯經驗。

穆馬賽說,部落的發展並不容易,除了族人的共識之外,還要到外頭上課學習觀光解說、旅遊新模式。

原民會主委林江義表示,司馬庫斯的成功,絕對不是一場意外,而是歷史與地理位置,再加上原住民的互助傳統,所造就的成果。

司馬庫斯十八年前開始發展觀光,當時族人各自經營民宿、餐廳,常因搶生意撕裂感情,當時的頭目倚岕.穌隆提議族人共同經營部落觀光。

據族人稱當時足足討論了一年多,最後坐下來閉門討論三天三夜,還有夫妻意見不一,差點拿菜刀互砍。

在獲得部落共識後,司馬庫斯開始共同經營觀光事業,設下「十一部三會」,包括人事、社會福利、教育、衛生醫療等,每日早上八點開晨會,分配當日工作。

目前部落中,可以工作者共有四十六位,每人月領一萬六千元,其餘收入進入部落公積金,這個帳戶幾乎包辦族人所有生活所需。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