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1 04:10:48 經濟日報 記者李珣瑛/新竹報導

元太科技董事長柯富仁表示,台灣企業在海外經營存在許多困難與辛酸,原本不足為外人道,但元太持續遭受不實指控,甚至南韓廠員工來台控告Hydis惡性關廠,控訴經營團隊為殺人兇手;對於如此沈重指控,讓台灣企業遭受不可承受之重,但元太仍勇於面對。

柯富仁說,台灣因市場與腹地皆小,企業邁向國際為必然趨勢;不過,遠赴海外經營,實際上並非如外界想像的風光。

元太財務協理陳樂群指出,南韓擁有傲視全球的勞工保護機制,元太在2007年買下Hydis股權後,立即面臨工會發動的82天罷工,接手時困難重重。後來Hydis連年虧損,母公司除投入的資金無法回收,且負債比飆升,淨值轉負之際,仍透過信用貸款提供Hydis營運所需資金。

陳樂群指出,面對Hydis工會年年提出的調薪和提升勞動條件等要求,經營團隊也在能力範圍內盡量滿足工會訴求,以致持續虧損的Hydis仍年年調薪,調幅介於1.5%與6%。今年初在董事會決議關閉生產線前,經營團隊曾與工會代表進行無數次協商,並提出遠優於南韓法定規定的退職條件,可說是「要五毛給一塊半」。

柯富仁說,元太在海外辛苦經營,無非是為顧及台灣為數眾多的投資股東、員工權益,並兼顧台灣在海外的國際形象。真相只有一個,元太所做的說明,只想讓台灣社會大眾能了解真相。

Hydis離職員工平均領300萬

來台抗議者昨遭遣返 元太:虧損逾60億不堪負荷

2015年06月11日
【吳秀樺、李定宇╱台北報導】元太(8069)購併韓國Hydis,今年初關廠引發Hydis工會員工來台抗議事件,相關人等昨遭遣返,元太也召開記者會自清,元太董事長柯富仁指出,由於Hydis生產線不具競爭力,加上營運成本過高,巨額虧損已拖累母公司營運,「關廠是不得已的決定。」

柯富仁說,Hydis包含FFS廣視角技術授權金收入,累計權利金收入淨虧損超過60億元,不堪負荷只能關廠,而Hydis支付離職員工法定退職金及優退金已高達11億元,每人平均可領近300萬元,惟部分員工不願接受優退,來台抗爭,希望撤回關廠決定。柯富仁說,現實環境無以為繼,必須面對產業現況,導致與工會成員沒有對話空間。 

國內社運團體前往移民署抗議,要求釋放被逮捕的韓籍Hydis工運人士。余思維攝

8人禁止入台3年

移民署則說,由於Hydis韓籍人士、韓國金屬工會京畿道支部部長鄭圭田等8人,前天下午在台北抗議,違反社維法遭警方逮捕,並轉送移民署三峽收容所安置。因8人表達不希望被收容、要求盡速回韓國,因此移民署昨下午安排班機將8人由松山機場遣返。8人前晚遭逮捕後,駐台北韓國代表部領事金美玉、秘書金孝定曾赴移民署台北收容所關切,移民署昨傍晚並裁定禁止8人入台3年。
柯富仁說,元太2008年購併Hydis,當時Hydis的工會就罷工82天,對新東家進行震撼教育,迫使新營運者接受勞動條件,其中包括給留任員工的併購紅利高達6000~7000萬元,而元太在購併Hydis後,從2008~2014年根本是年年虧損,工會仍透過團體協約要求公司加薪,每年加薪1.5~6%。 

Hydis員工抗議事件簿

虧損要求年年加薪

由於韓國政府對於勞工的保護政策遠比台灣強,韓國的工人福利相當優渥,且韓國工資高於台灣1.3倍,導致元太經營Hydis的成本極高,每個月Hydis虧損金額高達1.3~1.5億元。
由於連年虧損,Hydis在2013年淨值轉負,整體負債比高達9779%,再次瀕臨破產邊緣,母公司元太透過公司債及資金貸與Hydis,借款更超過30億元。柯富仁說,關廠後Hydis依然是FFS廣視角專利權的持有人,元太並未出售專利,未來也會繼續在韓國從事專利授權業務,事實上,Hydis過往的權利金收入也全數用來彌補公司虧損支撐營運。
柯富仁說,元太自從成為Hydis主要股東後,即使在連年虧損的情況下,Hydis也仍應工會要求年年加薪,以及提升員工福利,而所有的重要勞動決議,也依循合法勞資協商管道與工會代表進行溝通。
Hydis董事會決議關廠後,經營團隊就透過各種正式及非正式管道,與工會代表進行不下百次的協商,其中包括16次依團體協約規定、進行關廠決議事項正式勞資協商。
柯指出,關於Hydis關廠引發的種種爭議,也已依照韓國當地法令處理,元太尊重Hydis工會人士與上級工會表達言論的自由,未來韓國亦會在妥善的勞動體制下,勞資雙方早日取得共識,解決相關爭議。 

2015-05-27

〔記者陳梅英/台北報導〕元太韓國子公司Hydis解僱員工昨三度跨海來台,要求永豐餘集團撤回關廠、解僱協議,並以工會前支會長裴宰炯自殺事件為由,指控Hydis社長為殺人凶手。對此,Hydis韓籍社長除對工會李相穆等人提出誹謗告訴,並提供與裴前會長之間的通聯紀錄,要求韓國司法單位調查裴前會長死因。

元太法務處處長周世筑表示,Hydis工會將裴宰炯操作為抗爭關廠而死的烈士,說他是在與社長會面後遭受威脅才自殺,但5月4日當天會面共有3人參加,與會者還包括現任工會會長李相穆,根據Hydis社長與裴宰炯這段時間通聯紀錄,裴宰炯希望能幫已被資遣的79名員工爭取再一次的優退方案,Hydis也已經同意,只是工會意見分歧,裴宰炯才會促成此次會議。

周世筑表示,當天會議還有另外兩項議題,包括目前留任的32名員工工作權及5月1日無預警罷工兩項問題,當時工會會長李相穆也同意會帶回Hydis方案與工會幹部討論。

只是沒想到裴宰炯在隔天的工會高階幹部會議上被群起攻擊,周世筑說,他們從韓國警方的調查中知道的是裴宰炯被要求要對此事負起全責,裴宰炯在會中表示會「以死負責」,之後即被發現自殺死亡。

元太強調Hydis關廠是審慎評估之後的決定,韓國連4代線都關閉,Hydis的3.5代線實在不具競爭力,公司已經盡其所能提供最佳優退方案,除了依照韓國法令支付員工退職金外,還有平均2年薪資的優退方案,與韓國工會也展開超過16次協商,但韓國工會卻屢次採取不理性的抗爭行動,包括佔據工廠阻撓關廠後產線清理,5月15日工會工人還開車衝撞Hydis所在園區造成6名保安受傷,也將此惡質抗議手法帶到台灣,無端滋擾住戶、非法佔據與Hydis無關的永豐銀行營業場所,造成營業中止,讓元太深感遺憾,只好出面,希望工會能適可而止。

2015-05-27

〔記者陳梅英/台北報導〕元太總經理也是韓國Hydis董事長李政昊,昨首度出面反擊Hydis工會指控,並以一個外商公司身分表示,韓國工人相當勤奮,這國家才會這麼有競爭力,但工會手段實在骯髒,這是他為何不再沉默的理由。

李政昊是永豐餘集團大家長何壽川的女婿,因為Hydis工會三次來台抗爭都直接向永豐餘討公道,對李政昊造成極大的身心壓力。

李政昊說,Hydis是元太持股95%子公司,關廠是經過Hydis董事會決議,有任何事應該找元太抗議,工會找上大股東永豐餘,已經影響到集團旗下公司正常運作,讓他覺得很對不起集團。

李政昊強調,若不是工會的誹謗已經嚴重影響到元太及大股東永豐餘累積90年來的良好形象,公司不會主動提起訴訟,何況工會指「Hydis社長是造成工會前會長裴宰炯尋死的殺人凶手」是嚴重不實指控,所以決定對外揭露元太所掌握的事實,也希望韓國警方能夠藉由此次調查還原事實真相。

李政昊說,韓國人民很勤奮,有時為了一個案子,韓國員工可以一週都住在公司裡,那種鬥志與決心讓人不得不佩服。可是韓國工會很強悍,近來很多外商公司紛紛退出韓國也是因為工會過激的抗議行為,導致勞資關係惡化,Hydis工會的行為就是最壞的示範。

2015-05-26 13:42:55 中央社 台北26日電

 

永豐餘集團旗下元太科技表示,轉投資南韓顯示面板廠Hydis工會人士屢次來台,要求撤回關廠、撤回解僱,元太重申支持Hydis經營團隊及董事會的關廠立場。

 

Hydis工會人士今天再度來台抗議。元太強調,3.0與3.5代面板生產線已無競爭力,轉投資Hydis即便有廣視角觸控面板專利權利金收入,但累計虧損仍高達2億美元;已進一切努力,不得不關廠。

 

元太澄清,Hydis關廠除已提供法定退職金,並額外提供優退金,為兩年平均薪資水準,外加教育津貼的配套措施。來台抗議的Hydis工會人士,在南韓曾有激烈、不理性的抗爭行動,但來台後避重就輕,沒說出事情的全貌。

 

財務長陳樂群解釋,Hydis約有7成員工選擇自願離職優退,關廠後若要再重起生產線,實際上已不可能;嚴正譴責工會所採取的一連串非法霸占廠區與不理性暴力行為。

 

陳樂群呼籲來台Hydis員工應回到南韓,依循合法協商管道,解決勞資爭議。由勞資雙方代表充分討論,理性協商;遇有爭議事項無法透過既有協商管道取得共識時,仍可循調解方式或司法管道解決爭議。

 

他特別指出,Hydis自關廠後,工會在南韓展開一連串違法惡質行為,包括占據工廠,阻擾關廠後的管線清理作業,讓Hydis廠內及園區數以千計員工暴露在有毒化學物質及瓦斯可能外洩的風險之中。

 

五一勞動節當日,Hydis部分員工更在無預警的狀況下,枉顧工會與Hydis及其他廠房內承租公司的合約承諾,18名負責廠房設備維修人員發動集體怠工,造成廠房承租公司產線停擺,讓Hydis及廠房承租公司員工的生命處於瓦斯可能爆炸的風險之中。

 

為硬闖入Hydis廠房所在的園區,工會人士也不惜以車衝撞園區警衛,造成6名無辜警衛受傷送醫,以上事件都已進入韓國警方調查程序。

 

對於前Hydis藍領工會會長裴宰炯自殺身亡一事,元太深表悲痛,同聲哀悼。

 

陳樂群說明,關於裴宰炯5月4日會議後的行蹤,Hydis工會稱裴前會長之所以走上絕路,來自於他與Hydis社長於5月4日會面時承受巨大壓力。但事實上,這次會議有3人參加,與會者還包括現任Hydis工會會長李相穆。

 

他透露,裴宰炯於會中曾建議公司再提供另一次優退方案,同時也討論廠內設備維護服務外包事項,及5月1日停工事件和解等議題,會議氣氛平和,絕非如工會所言,Hydis社長在會議裡恐嚇威脅裴前會長。

 

Hydis也於今日聲請告發重新調查裴宰炯自殺事件,目前正由檢方調查當中。

 

 

 

【裴前支會長遺書內容公開】(翻譯:楊虔豪)

給認識我的所有人,真心感謝你們的幫忙。為讓HYDIS抗爭能順利,請一定要繼續團結抗爭下去。活到現在我不感到丟臉,但很不甘心。所有的事由我負責,放下一切離去。雖然沒有羞恥,但請拜託請關照我的小孩。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幸福。很抱歉,我先前往那個沒有惡業,榨取和打壓的世界去了。

給同志們,很抱歉因為我一下子的失誤給抗爭澆了冷水,我會負起全責離去。

都是因為我主導策動,5月1日的事都是我造成的。

同志們,請一定要抗爭到底然後贏得勝利,抱歉沒能跟大家一起抵抗下去。至今為止,我比任何人都努力抗爭,我是以一顆始終如一的自尊心活到現在的傢伙。因為我的過失造成組織的困難,我不能再看到同志們不安的模樣這樣繼續下去了。

對願意相信我這傢伙並陪伴在一起的同志們很抱歉,請別動搖,一定要獲勝。對同志們深感抱歉,我要到沒有惡質資本的世界去了。

千思不如一行,勞動解放。
--------------------------------------------------------------------------------------
據工會人士對本人透露,裴前支會長在五一勞動節當天,邀請工會成員赴首爾參加遊行集會,假日工作班缺工導致廠房機器發生故障,連帶造成生產差池意外,使得裴遭資方強烈責難,資方才表示將採取民事或刑事手段的損害賠償,但詳細情形仍待進一步釐清。

遺書有三封,但剩下一封是裴前支會長留給認識友人的信件,為了保護個人隱私,韓半島新聞平台決定不予公開,敬請見諒。

 

 

韓Hydis要脅關廠工人訴訟求償
前工會會長裴宰炯上吊身亡

 

2015/05/12
苦勞網記者
曾來台抗爭的Hydis工會前任會長裴宰炯被發現上吊身亡。(圖為今年2月份裴宰炯在台灣永豐餘大樓前呼喊口號的身影。攝影:王顥中)

曾經來台參與抗爭的韓國Hydis工會前任會長裴宰炯(‎배재형),昨天(5/12)下午在韓國江原道雪嶽山一處露營場被發現上吊自盡,警方在韓國時間傍晚5點50分發現遺體,目前仍暫存於江原道束草的殯儀館,尚未交還家屬。

根據韓國全國金屬工會表示,裴宰炯從5月6日開始失聯,Hydis工會成員也曾嘗試尋找;Hydis工會秘書長金泓一表示,裴宰炯在失聯前兩天(5/4),曾和Hydis社長碰面,當天裴向金表示,正在為了解決Hydis的事情努力中,「裴也說,社長在和他碰面時,威脅他若不接受自願離職的話,將會提出民事損害賠償。」

在今年(2015)的2、3月份間,Hydis工人曾兩度組團來台跨海向Hydis所屬元太科技的母公司永豐餘集團進行抗爭,反對惡性關廠並訴求工作權,但並未獲得善意回應。3月31日,所有拒絕資方提出的自願離職方案的工人,集體遭到解僱。裴宰炯連同其他Hydis工人,在資方執意逕自關閉的利川生產線,持續進行組織抗爭,此時,資方則聲稱工人的抗爭造成集團鉅額損失,威脅若不停止抗爭,將對工會提起民事與刑事訴訟,究責並索取損害賠償。

金屬工會理事鄭蕙沅表示,裴宰炯原本是一個平凡的Hydis勞動者,在擔任金屬工會Hydis支會的會長後,也擔任了金屬工會京畿道支部的副支會長,是一位心腸熱又體貼的人,更有著強烈的責任意識,因為他深刻體會到夥伴遭受的痛苦,是一位為了勞工權益,不管做多少犧牲都願意的人。

鄭蕙沅說,韓國的工運歷史上,運動組織者經常以各種方式犧牲,為的正是全體勞動者的權益。在許多案例中,工人以犧牲生命的方式,對社會的不公不義表達最沉重的控訴,讓資本家與社會大眾了解,資方錯誤的決定是會致人於死地的,也藉由自身的犧牲,敦促勞動者在抗爭的路上繼續堅持,「裴宰炯以他的性命作為最後的反抗,在雪嶽山上吊自殺。」

幾次在採訪Hydis工人來台抗爭的過程中,經常聽到裴宰炯與其他工人們說道,在韓國像他們這樣子無端遭奪去工作,彷彿就像是被資方開了一槍奪去了生命一般。今日人們再度想起這句話,多麼真實,多麼沈重。

目前人在韓國的「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成員詹力穎表示,Hydis工人在韓的後續行動,將會和其他工人們討論後共同決定。

--更新時間 04:29--

台灣聲援Hydis勞工連線凌晨突襲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的住處拋灑紅漆。(照片來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多位「台灣聲援Hydis勞工連線」成員,在台灣時間凌晨2點突襲前往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的住處,以潑灑紅漆的方式表達勞工的血淚抗議,並在住處外牆貼上剛剛身故的裴宰炯頭像海報,上面寫著「人是何壽川殺的!」

這並非他們第一次直接赴何壽川提出訴求。3月26日,在關廠解僱的倒數第5天時,Hydis工人正跨海來台接連展開抗議,當天在台北街頭舉辦遊行,途中也曾直接行經何壽川住處,高喊「何壽川出來面對」。

當時,工人們連同聲援者將印有何壽川臉孔的海報貼滿了住處外牆,整起行動換到的卻只是警方的舉排警告、勞動部「境外案件不適用本國《勞基法》」推托之詞,與永豐餘集團/元太科技冷情的「深表遺憾」聲明。

時隔一個多月,貼在外牆上的不再是「裝死的老闆」,而是一條逝去的勞工生命。永豐餘集團與何壽川如何解決Hydis關廠爭議,勢必會持續受到外界矚目。 

 

 

2015-02-12  14:09

〔記者陳梅英/台北報導〕南韓Hydis員工跨海來台討工作權,控訴母公司元太(8019)以及背後永豐餘集團要專利不要員工,且Hydis去年獲利29億元,公司有盈餘卻還解僱勞工,在韓國是違法的;對此,元太喊冤,從2008年接手Hydis迄今,總結下來,包含權利金收入還虧損2億美元,約60億元新台幣,關廠是不得不的決定。

  • 元太喊冤,從2008年接手Hydis迄今,總結下來,包含權利金收入還虧損2億美元,約60億元新台幣,關廠是不得不的決定。 (記者陳梅英攝)

    元太喊冤,從2008年接手Hydis迄今,總結下來,包含權利金收入還虧損2億美元,約60億元新台幣,關廠是不得不的決定。 (記者陳梅英攝)

元太也澄清工會代表指控元太只要專利不要勞工的說法,元太說,當初買Hydis著眼的是產能,當時集團正在發展電子紙,因為元太新竹廠只有一條2.5代線,才會找上京東方買下Hydis,AFFS廣視角技術後來成為面板廠爭相要求授權的專利,則是美麗的意外。

元太過去幾年為了改善Hydis營運也做過許多努力,並於2013年實施精簡計畫,將三條生產線整併為一條,聚焦利基性產品,但一來產線過舊、生產效率不彰,二來全球面板產業過剩,轉型不易,最後才會做成關廠決議。

在董事會通過關廠之前,元太表示,也與工會溝通過,並非事後才告知,同時公司也提出優於韓國勞基法的優退條件,元太認為公司已經善盡社會責任,希望員工能體諒。


永豐餘集團元太的韓國Hydis廠6名員工跨海來台,要求永豐餘集團撤回大量解雇與關廠的決議。(記者陳梅英攝)

2015-02-12  12:26

〔記者陳梅英/台北報導〕永豐餘集團元太的韓國Hydis廠6名員工跨海來台,著韓國傳統服裝與數個台灣社運團體集結於重慶南路永豐餘大樓前表達訴求,要求永豐餘集團撤回大量解雇與關廠的決議。

  • (記者陳梅英攝)

    (記者陳梅英攝)

元太表示,董事會1月做出關廠決議後,便向工會提出優退計畫、轉就職輔導,以及子女教育補助金等配套措施,希望工會能夠回歸正常協商管道,進行正向溝通。

Hydis工會代表表示,在韓國從來沒有一個企業在有盈餘的情況下大量解雇員工,這是違法的,他們除了跨海來台表達訴求,也會委請律師對永豐餘提出告訴,並今天回到韓國後持續抗爭。

根據Hydis工會代表禹富基表示,他們昨晚與元太財務長陳樂群見過面,陳樂群坦承去年Hydis盈餘29億元,未來10年還預期會有145億元的AFFS廣視角專利授權收入。

他們無法接受永豐餘集團只要專利不要勞工的態度,也表示工會從來沒有拒絕與公司協商、對話。

工會代表說,企業追求利潤也應該重視社會責任,好好地對待他們的工人,永豐餘集團顯然沒做到這一點,因此他們才會跨海來台要求公司對於勞動者給予基本的尊重。

永豐餘旗下的元太科技是在2007年底斥資93億元入股Hydis,取得Hydis旗下2.5代、3.5代共計3條生產線,以及AFFS廣視角技術,由於Hydis生產線老舊,不具生產效率,過去7年來Hydis虧損始終沒有改善,但AFFS專利技術則陸續授權給LGD、夏普、京東方等面板廠成為元太業外收入的金雞母。

元太董事會今年一月決定關閉Hydis生產線,但保留AFFS專利以及Hydis公司,受到影響員工人數約800名。

 

 

2015-02-09  23:19

〔記者陳梅英/台北報導〕元太旗下的韓國公司Hydis因不堪虧損,日前董事會決議將位於仁川的生產線關閉,日前Hydis透過台灣友人在臉書上發表公開信,請求台灣民眾支持,元太晚上表示,關廠是不得不的決定,會持續與抗議員工溝通,至於Hydis的AFFS專利仍會持續持有不會轉賣。

元太2007年底斥資93億元入股Hydis,取得Hydis旗下2.5代、3.5代共計3條生產線,以及AFFS廣視角技術。不過由於生產線世代老舊,加上面板廠陸續以6代線甚至8代線加入中小尺寸面板生產行列,元太併購Hydis以來,Hydis始終處於虧損情況,即使Hydis的AFFS廣視角專利如今已經是元太金雞母,去年權利金至少有30億元,但總結下來,元太對Hydis的投資還是虧損。

由於電子書市場淡旺季起伏大,且市場也逐漸成熟,在下一波電子紙顯示應用產品尚未上來之前,元太為了止血,也曾於2013年展開組織精簡作業,將3條生產線整合成1條,以提升生產效率、減少營運費用,只是Hydis營運還是沒有起色,董事會於是在今年初做成決定,將關閉Hydis生產線,並資遣線上約400名韓國員工。

元太表示,這段時間經營階層也曾找過買家希望能接手Hydis這三條生產線,只是報表一攤開,買家就嚇跑。

由於AFFS專利仍是Hydis所擁有,元太表示不會結束Hydis這家公司,只是生產線必須關閉,Hydis會提供員工與2013年一樣的資遣條件,並持續與抗議員工溝通,希望爭議能儘早落幕。

南韓首爾京畿道Hydis勞工,日前透過台灣友人在臉書上發表公開信,請求台灣民眾支持,抗議永豐餘、元太在買下Hydis後,雖向工會承諾「絕不會賣掉廣視角專利」及「即使賣掉股票都要好好經營公司」,但元太卻在今年全面關閉南韓Hydis生產線,並解僱所有生產線工人。

2015-02-09  17:56

〔本報訊〕來自韓國首爾京畿道Hydis的勞工,日前透過台灣友人在臉書上發表公開信,請求台灣民眾的支持,抗議永豐餘、元太科技在買下Hydis後,雖向工會承諾「絕不會賣掉廣視角專利」及「即使賣掉股票都要好好經營公司」,但元太科技卻在今年全面關閉韓國Hydis生產線,並解僱所有生產線工人。而韓國民主勞總全國金屬工會、韓國勞總全國金屬勞動組合聯盟的成員也在今天前往台北車站發放傳單。

--

 
台灣民眾,您們好:

我們是來自韓國首爾京畿道Hydis公司的勞動者,公司擁有生產LCD核心技術中的廣視角技術(FFS)。我們特地從韓國到台灣來告訴您我們的遭遇,並揭露永豐餘集團及永豐餘持有主要股份的元太科技在海外的行為。

我們已經蒙受過中國企業的痛苦

Hydis過去屬於韓國的現代集團,是一個營業額約為新台幣288億元,擁有1,719名勞工的企業。2003年中國大陸的京東方企業買下我們之後,把廣視角專利技術賣給其他同業,賺飽後宣布Hydis破產然後落跑,營業額暴跌到僅剩約52億台幣,並使得600名勞工因此失去工作。

我們以為台灣的企業和中國大陸不一樣

在京東方落跑後,台灣的永豐餘/元太科技買下Hydis的95%股份,變成了我們的大股東。當時,永豐餘/元太科技向工會立下「絕不會賣掉廣視角專利」及「即使賣掉股票都要好好經營公司」的承諾。所以,我們當時非常歡迎永豐餘/元太科技的入主,並對新的老闆抱持高度期待。然而,就在今年,元太科技突然在台灣的董事會中,通過全面關閉韓國Hydis生產線的決議,但卻要繼續占有廣視角專利技術。對於台灣企業這樣照搬複製中國大陸企業的做法,讓我們極端的震驚和憤怒。

我們承受被剝三層皮的痛苦,但永豐餘/元太卻只要專利,不顧勞工和其家庭的死活

包含廣視角技術專利授權的收入,去年Hydis賺進29億台幣的利潤。在公司仍然持續獲利的情況下,永豐餘/元太科技竟宣布要關廠並解僱所有生產線工人,卻要繼續坐享Hydis的專利技術。這將波及包含受依賴Hydis生存的800位勞動者(包含Hydis的400名受雇者和400名依賴Hydis生存的外包商的勞動者)。解僱不僅是丟了工作,還意味了威脅了家庭的生存。我們被剝了三層皮──被剝奪專利技術、被剝奪工作權、同時倚賴勞動者們為生的家庭生存權也被剝奪!

素行不良的企業,在海外也會重複不良慣行

我們聽說永豐餘在台灣是一間歷史悠久且信譽良好的大企業,在海外也有許多投資。然而,一間真正的國際級企業應當要有社會責任,和當地社群和睦共處。台灣的企業在海外的所作所為,代表著著台灣的國際形象。像這樣在掠奪技術、掠奪勞動者工作權及其家屬生存權,絕非一個良好企業該有的正當行為。一個去年賺了約29億台幣的公司,不僅完全沒有理由這樣大量解雇勞動者,且這樣的解僱行為,也違反韓國當地的勞動基準法。不管在哪個國家或哪個社區,這樣的錯誤行為都應該被糾正。各位民眾,我們迫切需要您的支持以糾正公司的錯誤行為!

我們呼籲永豐餘/元太科技:

一、撤回關廠決議
二、撤回解僱決議
三、正規經營公司
四、針對上述要求和勞工代表直接誠實地對話!

各位台灣民眾,我們亟需您的支持,糾正台灣企業所在海外的不良行為!

韓國民主勞總全國金屬工會、韓國勞總全國金屬勞動組合聯盟(2015年2月)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