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7

〔記者吳為恭/苗栗報導〕苗栗縣府驚爆財政黑洞六百四十八億元,引起國人關注,但根據審計單位資料,早在九十八年,縣府就出現資金調度困難,從該年起每年提前兩個月「關門」,在十一月一日就不收受當年度的工程請款,轉列為「應付保留數」,隔年再付款,延宕該給承包廠商的工程款項。

苗栗縣府一再延宕前一年該給廠商的工程款,引起注目,一○二年「苗栗縣總決算審核報告」指出,縣府舉債超過公債法上限,向專戶基金借調後,歲出應付款面臨調度困難,近年來在年終前提前兩個月停止收受付款憑單,轉列保留數,作為財務調度方式,影響受款人權益,有損政府形象。

經查,九十八年起縣府提前兩個月「關門」,主要是資金調度困難,把應付款項押後到隔年再付,近幾年都這樣做,也讓財政黑洞引爆點往後延。

根據近年的決算審核報告,當年應付款因上述方法被延至隔年付款的件數,九十八年五百一十二件、九十九年六百五十一件、一○○年九百九十二件,一○一年竟暴增到二千六百七十件,一○二年再增至三千七百八十六件,每年金額十多億元至二十多億元。一○三年苗栗縣決算審核報告則尚未出爐。

一位陳姓包商指出,前幾年縣府延宕撥款拖欠已成習慣,而今年三月引起包商到縣府抗議是因為不只是延宕,而是「看不到撥款跡象」。

苗栗縣府財政處長徐榮隆表示,提早兩個月「關門」是因為首長要做的建設多,樣樣都需要錢,導致現金短缺,只好延宕放款。

熟悉財務人士表示,縣府刻意高估收入去虛編歲入及歲出預算,不足就舉債及調借專戶基金,並以拖延付款等方式,「粉飾太平」。

2015-07-11 03:05:56 聯合報 記者張裕珍/苗栗縣報導苗栗縣長徐耀昌向中央求援,前縣長劉政鴻昨反駁,上任時苗栗縣負債二三八億元,卸任時財政部審定負債為三九八億元,徐不應將工程準備款、應付款等都列負債,批徐「無能就下台,別丟苗栗鄉親的臉,一天到晚哭窮」。

劉政鴻說,九年前接任縣長時縣府負債二三八億元,每年得負擔利息三億,人事費及統籌分配稅額一年短差也將近卅億,九年來財政缺口約三百億元,但他努力爭取經費與妥善調度運用,任內僅一次退休金延發半個月,工程款與薪水從無延誤,公庫管理也拿下多次甲等。

他說,任內推動交通、觀光、工商產業等重大建設,好不容易為苗栗養許多金雞母,現正要下蛋時,卻因繼任者理念不同胎死腹中,非常扼腕。

劉政鴻說,不能將工程準備款、應付款都列入負債,否則將來完工,中央補助款下來,「不就是多出來的錢?」他認為現在縣府的財政應該不是問題;像當初的償債計畫,包括高鐵產業專區五萬坪的地賣掉,就有一百億可還債,但許多廠商希望留待下來,任內才未賣地。如果以此請中央協調銀行貸款周轉,至少可借五十億元,馬上解決員工薪水等問題,「為何不做?」

「不要我做的都要砍掉。」劉政鴻說,任內規畫的新港高中興建案,評估只要花三億元,但可讓周邊土地增值達一坪廿萬元,但徐一意孤行喊卡,加上受遠雄醫療園區案影響,土地價格直直落,如何造福地方?

他自認「心安理得、問心無愧。」

徐耀昌「啞巴吃黃連」:23專戶調借 匪夷所思

2015-07-11 03:05:58 聯合報 記者范榮達/苗栗縣報導苗栗縣長徐耀昌為了縣府負債不惜與老縣長劉政鴻撕破臉,徐耀昌昨天反諷劉政鴻,「我沒有像劉政鴻這麼有本事掏空縣庫,甚至到沒錢可付員工薪水的地步!」

「我基於同黨之誼,一直啞巴吃黃連」,徐耀昌說,縣府負債六百四十八億元,他壓力再大,也隱忍下來,但劉政鴻一再放話,他不得不回應,「工程準備金及應付款是誰發包?怎麼不是負債呢?」

徐耀昌說,劉政鴻任內的客家圓樓、英才書院、環保局等都是利用縣款興建,還好新港高中的四億六千萬元被他擋下來,「劉政鴻還好意思說我沒有遠見?」

徐耀昌質疑,如果是高鐵特定區產值及土地這麼值錢,劉政鴻為什麼不賣呢?還把環保局蓋到高鐵特定區,一半以上的員工都在抱怨,縣府機關不是要以縣政府為中心,環繞在四周嗎?而不是員工通勤舟車勞頓。

徐耀昌面見行政院長毛治國後返回縣府,立即召集財主單位人員商討對策,他還攤開苗栗縣政府「苗栗縣社會福利基金」等廿三個專戶明細,未償還餘額高達一百四十三多億元,帳務僅剩二億五千多萬元,待付鄉鎮市公所的款項五億二千多萬元,並向鄉鎮市農會借款四十二億元以上。

上級欠下級的錢,還向下級農會借錢,徐耀昌認為匪夷所思,況且這些調借的基金都影響相關運作,例如「苗栗縣社會福利基金」是用來發給弱勢族群津貼等經費,竟只剩下卅九萬元,一億七千萬元都被調借走,「怎會有這種事情?」

2015-07-11 03:05:57 聯合報 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洞真的很大,前朝玩得太過分了!」苗栗縣長徐耀昌說,前縣長劉政鴻將縣庫「用到米缸裡沒半粒米」,讓他上任以來每天都在跑三點半,負債高達六百四十八億元,還延期發放薪水給苗栗縣公教人員。他無奈地說,「抽屜空空的,怎麼有辦法擠出錢付呢?」

徐耀昌表示,劉政鴻把縣庫玩到幾乎像掏空一樣,把二十三個業務管理基金約一百四十二億元,用到米缸裡沒半粒米,連公益彩券十幾億元的社會福利基金都被花掉。

「我幾乎每個月都跑台北要錢,真的是山窮水盡,一點周轉金都沒有。」徐耀昌說,前朝向九大行庫借三百五十四點七億元,向苗栗二十二個農會借四十四點二億元,另積欠苗栗縣十八個鄉鎮市五點三億元,還有應付未付款一百零二億元,及業務管理基金一百四十二億元,加起來就累積六百四十八億的債務。

不過,行政院長毛治國對徐耀昌表示,「你不能每個月都來要錢,沒完沒了,這個月過了,你下個月還是會來!」毛揆要求苗栗縣政府立刻著手做開源節流,將不當支出,該砍掉就砍掉。

徐耀昌在離開行政院前受訪指出,毛揆要他「不能每個月都來要錢,每個月這樣搞,中央也很煩」,他將盡快提出財政改革方案。

 

 

 

 

 

 

2015-04-24

記者吳為恭/專題報導

苗栗縣負債六百四十八億元,包括長期債務二百卅一億、短期債務一百六十六億、「隱藏性債務」一百四十九億,以及積欠包商一百零二億元,苗栗怎麼會這麼窮?從相關資料發現,前縣長劉政鴻在任九年,疑虛列預算之後大方花錢,接著舉債度日,讓債務如滾雪球,舉債達到上限後,再向縣府專戶基金借調,等到基金都沒錢了,就如現在的情況,無資金可調度,難以收拾了。

  • 苗栗縣政府財政千瘡百孔,未來恐不樂觀。(記者吳為恭攝)

    苗栗縣政府財政千瘡百孔,未來恐不樂觀。(記者吳為恭攝)

歲出歲入 虛編灌水

傅學鵬交接給劉政鴻時,縣府負債約二百零二億元,劉政鴻上任之初的民國九十五年歲入預算才一百八十八億元、歲出二百零三億元,九十六年差不多,九十七年歲入預算增到二百四十九億元、歲出二百六十五億元。

九十八年歲入預算再大增近四十億元,達到二百八十六億元,歲出三百一十三億元;九十九年歲入及歲出預算分別為三百一十三億元、三百五十億元。民國一百年達到最高峰,歲入預算三百八十六億元、歲出四百一十五億元。之後三年的歲入及歲出預算稍降,但也都很高。

其實,含中央補助款,苗栗縣一年可用金額約二百億元,相對於上述數據,可以推測縣府在編預算時已經「灌水」,沒那麼多的錢,卻編那麼多的歲出預算,連歲入預算也跟著虛編,方便大花其錢,也方便舉債,拉高舉債上限。

大方花錢 一再舉債

大花錢之後,就一再舉債,民國一百年的一年以上長債已達二百卅八億元,債務比率達到歲出預算的四十五%,一○一年未滿一年的短期債務也達一百六十億元,達到歲入預算的四十七%,依公債法規定,都已達上限,不得再舉新債。

專戶基金 借調隱債

根據資料,一○一年向專戶基金借調未還的「隱藏性債務」從前一年的五十億元,大舉攀升到八十五億元,也就是說,縣府到了無法向銀行借貸時,改向廿八個專戶基金借調,而這種「隱藏性債務」沒有顯現在預算書上,外界大多不知情,到了一○三年,「隱藏性債務」已經達到一百四十九億元。

知情人士透露,專戶基金已無錢可借調,以致現任縣長徐耀昌上任後,沒有資金可調度,「山窮水盡」,於是先後爆發年終獎金發不出來、廠商抗議領不到工程款、員工薪水遲發等事件,若中央不援助,隨時會再爆出周轉不靈!2015-04-24

記者吳為恭/專題報導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都把錢花到哪裡去?除了國慶煙火、台灣燈會、男高音多明哥及卡列拉斯等為人熟知的活動,還有一些地方建設,即使中央不補助也照做,宣傳縣政也花錢不手軟,讓財政更加惡化。

  • 苗栗客家圓樓是仿中國客家原鄉土樓形制而建的文化館,花了1.2億元,卻沒有本土客家味。(記者彭健禮攝)

    苗栗客家圓樓是仿中國客家原鄉土樓形制而建的文化館,花了1.2億元,卻沒有本土客家味。(記者彭健禮攝)

煙火演唱 花逾5億

民國一百年台灣燈會燒掉五.二億元,隔年的國慶煙火號稱花了一.八億元,放了廿二場次,其實,根據決算竟然花了二.九億元;民國九十七年邀世界三大男高音卡列拉斯演出,隔年邀多明哥演出,之後每年的「苗栗國際藝術季」屢邀「大咖」來苗栗,去年則是國際美聲女神莎拉布萊曼,幾年花了二.二億元。

上述演出所費不貲,卻都是一次性花費,引發好大喜功之議,如果再攤開一些建設案,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引發拍馬屁爭議的馬奮館連同聯外道路花了二.六億元,現在成了蚊子館;興建沒有本土客家特色的客家圓樓(見下圖,記者彭健禮攝),花了一.二億元。

蓋樓開路 狂花縣款

一般而言,財政困難的縣市都會向中央爭取補助,再由地方政府籌編部分配合款,但苗栗縣府過去卻常花縣款建設,中央不補助就自己來,如此作法,財政不倒才怪。

譬如說,閩南書院花了一.四億元,全是縣款;清安到八卦力道路共花了五.七億元,全是縣款;縣府第三辦公大樓花了一.一億元,城市規劃館花了一.五億元,環保局辦公室二.七億元,也全部是縣款。

另外,泰雅文化館中央僅補助一千四百萬元,縣府硬是花了縣款一.二億元,擴大規模;從九十六年到一○三年的小型道路工程就花了縣庫四十一.三億元、道路景觀養護花了五.八億元。

宣揚縣政 招待參觀

在去年,縣府竟然還花了六千萬元招待退休員工參加縣府活動,也花了一千六百萬元,還招待村里長參觀縣政建設;如此花錢宣揚縣政,也是一絕。

鄉親嘲諷苗栗的這幾年爛帳寫下了「山城奇蹟」,縣府還成為廠商口中「最大的詐騙集團」,苗栗縣府不曾富有過,即使有富有的感覺,也是舉債演出來的。2015-04-24

公共債務法在103年以前,縣市政府舉債上限為1年以上長債的債務餘額不得超過歲出預算的45%,1年以內的短期債務餘額不得超過歲出預算的30%,在103年修法後,長債上限改為50%。

一般而言,地方政府虛列歲出預算,把舉債上限金額墊高,方便舉債,在這同時,歲入預算也必須虛列,才能掩蓋收支情況。

監察院曾針對101年地方政府預算指出,包括苗栗縣在內的6個縣市,同時虛列歲入及歲出預算,操弄債務比率,規避公共債務法債限規定。(記者吳為恭)

 

 

2015-03-24  13:33

〔記者吳為恭/苗栗報導〕苗栗縣政府尚積欠約60家廠商去年的工程款30多億元,廠商今到縣府抗議,痛批縣府是「最大的詐騙集團」。副縣長鄧桂菊道歉表示,已向中央求援,工程款一定會付給廠商。

3、40名廠商今天在縣議員邱鎮軍、張志宇陪同下,群聚在縣府第二辦公大樓,要求縣府還錢,過程理性和平。

台灣區營造工程工業同業會苗栗縣辦事處長洪啟坤表示,被縣府欠款的60多家廠商都是營造或土木包商,承包縣府的道路、水利等工程,去年應收到的工程計價款或驗收尾款,縣府卻都沒有支付。

洪啟坤說,營造廠最多的一家還有4億多元沒收到,土木廠商最多的也有1000多萬元,還衍生出下游的協力廠商到營造商公司灑紙錢,也有5、6家廠商倒閉,甚至有廠商妻離子散,越南老婆氣到跑了,縣府不能再拖延了,不然會產生骨牌效應,接連倒閉。

副縣長鄧桂菊對此表示,她代表縣府向廠商致歉,因為縣府財政赤字高達648億元,加上債務超限已不得舉新債,土地處分不易,造成縣府調度困難,但縣府已向中央求助,一定會盡快將款項支付給廠商。

 2015-02-11  20:55

〔記者鄭鴻達/苗栗報導〕苗栗縣府負債615億,員工年前恐領不到年終獎金私下抱怨連連,直批前縣長劉政鴻留下一筆爛帳。劉政鴻下午回應,指徐縣府應先將從中央借來的款項先發給員工,不能與工程款混為一談。財政處長徐榮隆表示,在有限資金下先發薪水,盼能讓員工、廠商兩全。

  • 苗栗縣前縣長劉政鴻,下午在後龍自宅,表示徐耀昌的苗栗縣政府,應將中央撥付的款項,先用來發放員工年終。(記者鄭鴻達攝)

    苗栗縣前縣長劉政鴻,下午在後龍自宅,表示徐耀昌的苗栗縣政府,應將中央撥付的款項,先用來發放員工年終。(記者鄭鴻達攝)

在財政吃緊的情況下,縣府近萬員工1.5個月年終獎金,恐將延到年後才能發放,不少員工相當不滿,出現指責前縣長劉政鴻的聲音,指其任內大興土木留下一筆爛帳,讓下一任的縣長徐耀昌,接下難以處理的燙手山芋,而徐耀昌昨為此北上,請求中央再度支援。

在媒體近日大肆報導年終獎金事件後,劉政鴻今天下午突然在後龍自宅內,針對縣府因債台高築而發不出年終獎金一事,召開記者會作出回應,並在短短10分鐘內,很快地結束記者會。

劉政鴻指出,在了解發不出年終的情況後,發現縣府負債615億,向行政院查詢後,發現中央先後撥付共37.1億元,若將這款項用來發放縣府員工的薪水及年終獎金「應該夠用」,並強調任內從未遲發薪水及年終到年後,且任內的148億債務,是歷屆縣長累積的。

劉政鴻強調,中央撥款是要發縣府員工薪水及年終的,為兼顧廠商權益,徐將6億多拿來支付工程款,希望徐要求縣府各單位將已完工部分,趕快向中央申請撥付,不宜將工程款與員工薪資、年終獎金混合使用,盼徐耀昌先考慮到員工,按照中央同意調度的原意,先發給縣府員工。

苗栗縣府財政處長徐榮隆表示,向中央調度的37.1億,是預借一般性補助款及統籌分配稅款,因部分資金屬地方自有財源,縣府可靈活運用,盼在資金有限情況下,兼顧兩者,先發1、2月份員工薪資、退休金,也讓廠商好過年,廠商都快倒了,怎能不先付。

徐榮隆強調,盼大家共體時艱,年終獎金的資金,縣長徐耀昌北上到中央努力處理中,希望這部分行政院能撥付9億元資金,即便將支付給廠商的6億元拿來支付年終獎金,也不夠用,希望在有限資金下,先發放薪水及廠商款項,讓員工、廠商能兩全。

截至晚間8時許,苗栗縣府新聞科傳來最新消息,指出縣長徐耀昌今北上爭取經費後,行政院允諾調撥6.7億元,將在12日到位,加上統籌調整縣府可用資金餘額,縣府員工年終獎金將可望在年前發放。

2015-02-07  15:17

〔本報訊〕苗栗縣政府負債累累,連原本5日應該發給9000多名相關機關、學校員工的薪資都發不出來,只好轉向中央調度。面對國民黨前縣長劉政鴻留下的負債爛攤,傳出連同黨籍的新任縣長徐耀昌也忍不住抱怨,抽屜打開來都是空的!根本快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 國民黨籍前任苗栗縣長劉政鴻(左)留下的負債爛攤,連同黨籍的現任縣長徐耀昌(右)也忍不住私下抱怨。(資料照,記者蔡政珉攝)

    國民黨籍前任苗栗縣長劉政鴻(左)留下的負債爛攤,連同黨籍的現任縣長徐耀昌(右)也忍不住私下抱怨。(資料照,記者蔡政珉攝)

據「風傳媒」報導,年關將近,有縣府員工與國小老師投訴媒體,原本5日就該入帳的薪資仍未收到,讓大家過年的心情大受影響,而且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狀況了。讓基層不僅不滿,也充滿恐慌。

面對負債問題,縣長徐耀昌坦言,苗栗縣府的本月財政缺口高達15億元,其中包括6億的員工薪資,以及9億的應付款項,已經趕緊向行政院「調頭寸」,希望在過年前順利撥款,但確切時間卻沒有把握。

前縣長劉政鴻在任內時就常舉辦各種大型活動,曾被批浪費公帑,不過縣府都回應是為了提升苗栗能見度與投資重大基礎建設才舉債。對於前朝的爛帳,徐耀昌雖然不太公開批評,但被逼到向中央求助的他,還是忍不住私下抱怨,可見縣府財務吃緊問題真的相當嚴峻。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