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03日 04:10 

/人物側寫
 
昔日的併購金童揹罪潛逃,最後傳出在美自殺身亡,客死異鄉,遠東航空前董事長崔湧一生起伏故事,引人唏噓。(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陳柏宏攝)
昔日的併購金童揹罪潛逃,最後傳出在美自殺身亡,客死異鄉,遠東航空前董事長崔湧一生起伏故事,引人唏噓。(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陳柏宏攝)

頂著麻省理工學院(MIT)顯赫學歷,從投資國巨電子一戰成名,到43歲就接下遠航董事長,崔湧,典型的人生勝利組。然而掏空遠航,被迫遠走他鄉,最終客死異鄉,大起大落的人生,恐怕只有崔湧知道是什麼滋味。

畢業於台大土木系,擁有哈佛及麻省理工雙碩士學歷,再加上雷曼兄弟、AIG投資集團的經歷加持,早已注定崔湧的不凡;1990年回台後危機入世,主導AIG在台首宗投資案,投資國巨電子獲利80倍,讓他一戰成名。

 

崔湧的太太是駐美前代表夏功權的女兒,夏功權夫人夏黃新平又是股市聞人黃任中的二姊,崔湧得喊黃任中聲舅舅。因為這層姻親關係加持,讓崔湧甚得黃任中等人賞識,更讓跨足企業經營的他如魚得水。

崔湧眼光獨到,看準電子票務趨勢,他成立易飛網,雖然最後成為掏空工具;也或許是太有自信、對體質摸得太熟,包括遠邦投顧、遠邦資產管理等涉嫌掏空的人頭公司,幾乎都是在這個時期相繼設立。

崔湧2007年董監改選之役意外落馬,不過離開遠航的他,卻難以忘懷當年光環,以及年少得志的風光,轉換跑道到科技業後,陸續收購致伸、智邦股權,企圖複製國巨模式,一度將個人聲望拱上高峰。

不過造化弄人,或許是走得太倉促,也或許是低估反撲力量,結合外人賤賣公司股權、拖延應收帳款及侵吞公款,掏空遠航的事證陸續曝光。

自知法網難逃,2009年5月留下「我離開了」的電子郵件,崔湧潛逃出境。

昔日的併購金童,如今落得掏空罪名,看在曾與崔湧共事的同事眼中,感嘆「少年得志害了他」,「太聰明了,覺得什麼事都可以handle(操控)到天衣無縫」,而挫敗來得太突然,幾乎壓垮了他的人生。

「老天開了個大玩笑」,昔日同僚感嘆,如果不是AIG投資遠航,也就不會接觸到,更不會進入遠航,也就沒機會掏空;「成也遠航、敗也遠航」,雖然沒有如果,但如果當年併的不是遠航,人生會不會不一樣?

2015-04-03 02:52:01 聯合報 記者劉峻谷/台北報導

 

崔湧。 報系資料照

分享
 
遠東航空公司前董事長崔湧涉嫌掏空遠航遭檢方起訴求刑十八年,二○○九年法院審理時棄保潛逃美國,九千萬元交保金被沒收。法務部昨天接獲美方訊息指出,崔湧三月廿五日在美國康乃狄克州自宅自殺身亡,原因不詳。

法務部國際及兩岸司司長陳文琪表示,目前正透過外交部向美方查證,將向美方索取崔湧死亡證明,再轉交對崔湧發布通緝的台北地院。律師薛維平表示,如果證實被告死亡,法院就會判決公訴不受理。

台北地檢署二○○八年八月起訴遠東航空掏空案指出,崔湧等人涉嫌在一九九八年四月取得「遠邦投顧」實際經營權,再與遠航轉投資的創投公司簽訂長達十年、極為優惠的管理顧問契約,從遠航掏錢到遠邦;至二○○七年,遠邦共收取超過六億六千萬元管理費,造成遠航損失。

起訴指出,遠邦投顧每年收取高額管理費,崔湧等人不願意繳納高額營所稅,再從一九九九年起與實際上由崔湧掌控的境外公司簽署假勞務諮詢契約,讓遠邦投顧有名義陸續匯款一億五千萬元到國外,但全數被挪為私用,並逃漏營業所得稅三千五百四十九萬元。

起訴指崔湧等人為了美化帳面,與樓文豪、石清榮等業者合作,製作假合約虛增營業額,製造三億七千萬元的應收帳款,但有一億八千萬元無法收回;崔湧擔任易飛網董事長期間,把易飛網超過二億一千萬元資金匯入他的「HILITON 公司」;為了拜託樓文豪幫忙取得遠航股權,放任吳哥航空七億七千萬元應收帳款不管,成為壓垮遠航的最後一根稻草,讓遠航損失近廿三億元。檢方依違反證券交易法、背信、侵占等罪嫌起訴崔湧。

※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要救救我)

 
2015-04-03

在康州自宅 上吊身亡

〔記者項程鎮、王憶紅、林嘉琪/台北報導〕涉及掏空遠東航空廿三億元的遠航前董事長崔湧驚爆在美國自殺身亡。法務部國際兩岸司接獲外交部通報,指崔湧今年三月二十五日已在美國康乃狄克州的家中上吊自殺。資深法官指出,崔湧死亡後,刑事責任部分,法院將判決公訴不受理,至於被害人民事求償部分,將會駁回。

  • 涉及掏空遠東航空廿三億元、棄保潛逃的遠航前董事長崔湧,驚傳三月二十五日在美國家中自殺身亡。(資料照)

    涉及掏空遠東航空廿三億元、棄保潛逃的遠航前董事長崔湧,驚傳三月二十五日在美國家中自殺身亡。(資料照)

遠東航空經由媒體披露才得知此事,並不清楚詳情,但對於崔湧一肩扛起遠航掏空案所有罪責,潛逃多年後落得如此下場,則表達遺憾與同情。

民國九十七年八月,台北地檢署認為崔湧與遠航經營高層以賤賣子公司股權、拖延應收帳款及侵吞公款等方式,讓遠航損失近廿三億元,犯行重大,依違反證券交易法、背信、侵占等罪嫌,起訴崔湧等九人,崔以九千萬元交保。

98年潛逃 遭法院通緝

北院開庭時,要求崔湧定期向轄區警方報到,九十八年六月三日起崔未現身,當時的北市警局松山分局未依規定向法官報告,直到六月八日開庭時,崔的律師才告知法官找不到崔。後來證實崔已棄保潛逃出境,而崔離開台灣後,曾發e-mail給青年總裁協會(YPO)的會員,抱怨遠航破產是多重因素,否認因他的背信或掏空所造成。

除崔湧外,同案被訴的遠航前總經理陳尚群也因逃亡遭法院通緝。一○一年九月間,台北地院審結遠航掏空案,判決遠航另一前董座胡定吾無罪,同案被告前遠航財務副總經理吳勇璋、吳哥航空負責人樓文豪等人,則分別被依違反證券交易法、商業會計法,判處兩年到七年不等徒刑,目前仍在法院審理中。

人生勝利組 結局悲慘

民國四十六年出生的崔湧,高雄眷村長大,台灣大學土木系畢業後,取得哈佛建築與麻省理工學院企管雙碩士;其妻是前駐美代表夏功權的女兒,已故股市金主黃任中是他的親戚,在學歷、背景兼具下,可說是國民黨威權年代典型的「人生勝利組」。

崔湧在美國AIG集團任職期間,代表美國AIG集團回台尋找投資機會,後AIG取得遠東航空約二十%股權,成為遠航最大股東,一九九六年崔湧代表AIG出任遠航董事,二○○○年時崔湧更出任董事長一職,成為當時航空界最年輕的董事長。過著五十年似「金童」日子的崔湧,在潛逃美國近六年後,以自殺終結一生。

*珍重生命,自殺求助電話─生命線:1995 *

2015年04月02日18:44 
 

涉嫌淘空遠東航空23億元的遠航前董事長崔湧,2008年8月被檢方依背信罪起訴後,法官以9000萬元交保,2009年6月未依規定到派出所報到,棄保潛逃美國迄今,法務部初步證實,崔湧在上月下旬的美國家中自殺身亡。
 
法務部表示,一直名列我國重大經濟外逃要犯的崔湧,已自美獲悉他在康乃狄克州的家中自殺死亡,已正式請美方確認,待美方回函即刻通知相關單位處理。
 
遠航前董事長崔湧、胡定吾等9名高層,因為和吳哥航空以假契約方式,掏空遠航23億元被檢方起訴,崔雖被求刑18年但獲交保,法官規定他每周三晚上還要到松山分局東社派出所報到。
 
截至2009年5月底為止,崔湧都準時報到,卻在同年6月初的周三突然沒出現,警方當晚到崔的住處查訪,他也不在住處,只有外傭在家。
 
遠航案在2012年9月一審宣判,台北地院昨以胡定吾甚少參與遠航事務、未涉案為由判他無罪,崔湧、陳尚群2人則因棄保潛逃遭通緝,同案被告遠航財務部前副總吳勇璋判刑7年、前協理施建華2年;吳哥航空負責人樓文豪6年半,另2名共犯周良樹、石清榮則各判刑6月、3年。(胡守得/台北報導)

財訊 發行日期:98/0701 刊號:328

崔湧「一定會跑」,警方渾然不覺?!


前遠航董事長崔湧在涉嫌掏空遠航、背信等案還在審理期間,放棄九千萬元保釋金離開台灣,加入落跑大亨的行列。前任董座從嫌疑人變成了通緝犯,人是怎麼跑掉的,警方、境管單位渾然不覺,崔湧如何得以安然遠走高飛,也成了遠航案外案。

據警方說法,崔湧最後一次到住處所轄派出所簽到日為五月廿七日星期三,一周後他該再度報到時就已未現身。據了解,崔湧原來和友人相約在六月會面,友人卻突然在端午節前接到崔湧祕書來電告知,表示希望將約期提前。友人原來無法配合,但崔湧顯得很急,於是提前在端午節假期碰面。

會面中,崔湧的談話如同他後來與股市金主賈文中電話交談,以及發給YPO(青年總裁協會)會員的信件內容一樣,除了對遠航前總經理陳尚群、財務副總吳勇璋的「陷害」氣憤難平,也一再強調自己沒犯什麼大錯。數日後,崔湧離台的消息曝光,友人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把約會提前,是因為已經準備要走了!」

這是繼去年五月,前富邦金控投資長蔣國樑經屢傳不到、遭到通緝後,再次發生經濟犯棄保潛逃的案例。不同於蔣國樑夫妻的「人間蒸發」,至今音訊全無,崔湧離開後大方地發表「告白」,不但六月四日就以電子郵件告知祕書他已離開台灣,還在六月八日發信給YPO會員,開頭寫著「您可能已知道我的選擇了……」顯然很了解若非因他當日未出庭、法院有所動作,外界也不知道他已經離開。

令人驚訝的是,崔湧在應報到未出現時,警方都未處理,多日後才由法院發現代誌大條,警方沒有第一時間向檢方或法院回報的理由,竟然是「沒有類似經驗」。遠航員工戲稱,原來台灣警察遇事沒有經驗就不處理,難怪治安那麼差!

除了警方的過失顯而易見,目前航空界傳出,崔湧是持澳州護照,大搖大擺地從桃園機場搭飛機出去的,絕對不是偷渡。其實崔湧的美國護照雖遭查扣,但以妻子夏怡(前駐美代表夏公權之女)在外交界的人脈,夫妻倆持有第三國、甚至第四國護照也不稀奇。然而無論是持哪一國護照,崔湧出得去,就表示曾有入境紀錄,如今他人在何方卻完全無從得知,遠航重整人劉文雄說:「這表示境管局該被打屁股。」

但事實上航空界早就盛傳「崔湧只要能交保,就一定會走」,他的棄保潛逃並不太令業界意外。崔湧離開後,遠航案少了一名重大關係人,雖然更難釐清案情、給無辜員工一個交代,卻意外地令盤踞遠航的市場派團隊加速崩解,間接促成這一次遠航新的重整團隊組成。

遠航內部人士透露,市場派都知道公司雖然不行了,但崔湧身上還有的是錢,因此在去年檢方將該案偵結、崔湧及陳尚群交保後,就向崔、陳二人提出損害賠償請求;今年四月得知崔湧將智邦的股票出脫賺了一筆,又連帶向夏怡提起侵占的刑事告訴並附帶民事求償,就是不放棄任何可以要到錢的機會。

然而崔湧夫婦竟突然一走了之,案子這下恐怕也不了了之,更別說要等到有錢落袋為安。相關人士指出,像撤換重整人這樣的大事,市場派事前竟毫無訊息,已經有些不可思議,事後也未見有所反擊,過去花樣百出的手法都不復見。看來崔湧的離去,不但讓市場派少了一個共同的敵人,甚至也慌了手腳,才會一碰上銀行團出手就潰不成軍。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