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住宅年齡上限及詢問購屋協助措施一事,說明如下:
一、本府各公共住宅(社會住宅)依各社區情況,就符合承租資格條件者,考量申請人家庭型態、地緣性與照顧之必要性等因素,擇定承租之優先順序及比例。故本次捷運聯開宅,考量其具快速移動之居住特性及鼓勵青年生育政策,以提供20至45歲(未滿46歲)之青年或青年家庭承租為主;並提供至少10%以上比例予住宅法規定之具特殊情形或身分者(如:低收入戶、65歲以上老人、身心障礙者...等),此部分符合20歲以上即可。
二、本局配合內政部辦理之自購住宅貸款利息補貼方案於每年7、8月分開放受理申請,相關申請規定及貸款額度經該部後由各直轄市、縣(市)配合辦理,建議您可逕至該署網站(http://www.cpami.gov.tw)首頁右邊「住宅補貼及青年安心成家專區」中查閱,將有詳細的問與答等相關資料供您參考。確切的申請時間及申請資格均依內政部當年度公告為準,屆時請您留意內政部營建署之公告。

--

 

2015-06-29 00:00:00 聯合新聞網 記者莊琇閔、吳家宇、邱奕寧/專題報導

前言:

北市66歲獨居的賴伯伯,日前因違建租處遭拆,被迫另覓住所,卻因高齡屢遭房東拒絕,凸顯弱勢租屋的困境。北市府雖設立租屋服務平台,招募愛心房東提供弱勢租屋,2年來卻只媒合成功20幾個個案,成效不彰。本報記者和社福團體、弱勢房客合作,實際深入家庭訪談,了解弱勢租屋困難的癥結點,盼尋得解方。

 

 

49歲的趙小姐,獨自租住在民權東路巷內的頂樓加蓋。重病的她,每天得爬上又長又陡的梯子,回到家中。 記者吳家宇/攝影

分享
 

 

想請補貼 反嚇跑房東

 

49歲的趙小姐,獨自租住在民權東路巷內約20坪的頂樓加蓋屋,每月租金近2萬元。走上又長又陡的梯子,來到鐵皮加蓋的房舍,裡頭燠熱難耐。外頭已30幾度的高溫、屋內更形同40幾度,且每下雨必漏。

 

去年初她因罹患大腸癌,出現無法排便、咳血症狀,暴瘦20多公斤。房東擔心她病逝家中,逼迫搬遷。趙小姐去年3月起,透過租屋網陸續找了幾十間房子,但房東一看到她病懨懨的樣子,都不願出租。

 

 

82歲蕭伯伯,每月靠補助過活,只能租10坪不到小套房。狹窄走廊上堆滿住戶的水槽、家具。 記者吳家宇/攝影

分享
 

她因病留職停薪,每個月提領保險金、重病補貼等,收入只有 1萬出頭。為申請租屋補貼,她努力遊說房東加入市府的租屋服務平台,因認證愛心房東的程序冗長,動輒3、4周以上。而這段期間無法收租,嚇跑唯二願意出租房子給趙小姐的房東。

 

趙小姐眼眶泛淚地說,自己病重,還得面對房東無情驅趕,一次次找房受挫,心力交瘁。

 

鄰居「關心」 老翁難安居

 

年過70的王伯伯,多年前因視力退化,被迫提前退休,搬離員工宿舍。每月僅1萬多元的補助金收入,加上視障,找房子難上加難;後遇到善心房東,獨自租住在文山區一處老舊公寓套房。

 

然而鄰居的異樣眼光,讓一切變得複雜。有人嫌他聽廣播聲音會吵到鄰居,有人則認為他一個人住不安全,透過里長關切,建議社工協助阿伯搬到別處。

 

社工曾帶王伯伯看過提供視障長者居住的大龍老人住宅,但每月租金加上伙食費近2萬元,因難負擔而打消念頭。王伯伯嘆「政府有沒有想過獨居苦命人?」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說,房東出租房子最重要的就是按時收到租金,對弱勢族群擔心經濟不穩定,繳不出租金。

 

另外房客的身體狀況也是考量因素之一,房東不願收租還淪為看護照顧房客,甚至最後成為凶宅。像基金會每年受理500多件個案,但媒合成交率不到一成。

2015-06-29 00:00:00 聯合報 記者莊琇閔、吳家宇、邱奕寧

在台北市不僅買房難,對弱勢族群來說,租屋更難。為此,市府由2013起至2014年3月推出3個相關租屋計畫,投入金額達2787萬元。成效卻令人洩氣,總共僅 241位租屋申請者,52位愛心房東,媒合成功更僅24件,媒合率 10%。最大問題就是房東難尋,雖有自住稅率優惠,誘因不足。

 

 

圖/聯合報提供

分享
 

 

都發局住宅企劃科長簡瑟芳說,根據內政部社會住宅需求調查,北市有租屋需求的弱勢族群達 2.4萬人,但目前代租代管的平台僅剩13個物件。

 

邱姓房東共有3處住宅出租,是人稱的「包租婆」。她說,收租是主要經濟來源,若加入愛心房東後,收入必須如實申報,所得稅級距將遽增,不會這麼「想不開」。且政府介入後,還會不時前來檢查房屋修繕狀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賴姓房東則是有過出租給經濟弱勢家庭的經驗,直說「租怕了」。賴姓房東表示,當時房客欠租多月,但每次收租時看到年幼小孩淚潸潸的模樣,就不忍催促,甚至擔心房客一家人在屋裡想不開自殺,到最後根本不敢要回積欠的租金,能安全搬離就好。從此不敢再出租給弱勢家庭,坦言自己不是「慈善家」。

 

催生代租代管平台,也率先將自己房屋租給弱勢的北市前副市長張金鶚指出,台灣的租屋市場一直是地下化,即使政府補貼租金,房東因為擔心租屋事實曝光遭查稅,兩相扣抵後仍吃虧,對透過政府平台出租興趣缺缺。

 

此外,北市房價上漲利潤高,租金報酬率相對低,甚至僅1% 。屋主寧可閒置房子,等待好價錢賣出,也不願承擔出租管理的麻煩,更怕遇到惡房客的風險。

 

市議員秦慧珠說,政府協助弱勢租屋服務的最大困境為房東難尋,且北市房租高,弱勢者租金負擔低,找到多是屋況不佳的老房子,但市府竟取消每年的修繕補助1萬元。她希望市府從實際面考量,提供更多誘因鼓勵房東投入成為愛心房東。

 

市議員吳世正也指出,政府目前對銀髮族的服務主要還是在金錢方面,尤以中低收入戶為主,應該擴大思考如何服務經濟狀況中上,但有其他需求的銀髮族。

 

像獨居長者租屋歧視,社會局可考慮提供租屋擔保、增加定期訪視,或者由民間社福團體協助及後續聯繫,減少房東疑慮。

 

除了平台物件選擇量不足,簡瑟芳認為,弱勢租客的房屋要求比一般人更高,區位、房型不合都是媒合失敗的原因。有些人必須在特定區域以工代賑,或索取特定單位的福利照顧,因此平台上的物件地點常不合期待。

2015-06-29 00:00:00 聯合報 記者莊琇閔、吳家宇

政府推出租屋平台要協助弱勢找到安身之處,不過推出2年來成績可說慘不忍睹。包括執行的民間團體,多次建議應修改現行規定,然而公部門卻不動如山,結果政府砸了錢,問題仍嚴峻。

 

記者實地採訪弱勢者租屋卻連連碰壁的案例,看到病弱者在重病之餘,還得掛心何去何從、年邁長者也無法老有所居,連起碼的居住尊嚴都沒有。

 

目前政府推出租屋政策,幾乎僅止於金錢補貼。但在租屋市場普遍不透明下,房東若租給一般人不用繳稅,租給受政府補助的弱勢卻要被查稅,有如要受罰,房東自然沒意願。

 

更無奈的是,公部門理應帶頭解決這問題,然而公宅不但數量少,弱勢保障比例低,租金更令人望之卻步。像北市府3月釋出507戶聯開宅,卻限制不租給45歲以上民眾,明顯違背住宅法中讓人民享有尊嚴居住環境的精神,更可能引發房東效尤。

 

這政策若仍未能改善相關配套,無法對準使用者需求,將如同一輛沒有引擎、沒有鑰匙的空殼車,恐怕仍成效有限。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