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1  19:51

〔記者楊雅民/台北報導〕羽絨製造大廠廣越(4438)將於28日登錄興櫃,登錄價每股高達260元,大股東福懋 (1434) 持股約2成,預計明年10月轉上市,可望成為紡織族群另一支黑馬股。

  • 羽絨製造大廠廣越(4438)將於28日登錄興櫃,登錄價每股高達260元,圖為廣越總經理吳朝筆。(記者楊雅民攝)

    羽絨製造大廠廣越(4438)將於28日登錄興櫃,登錄價每股高達260元,圖為廣越總經理吳朝筆。(記者楊雅民攝)

廣越總經理吳朝筆表示,廣越為全球知名的運動品牌及全球戶外知名品牌羽絨服代工廠商,目前主要客戶有Adidas、Nike、Patagonia、Puma、Reebok、The North Face、Timberland等,全球時尚高階品牌Porsche Design及Ralph Lauren也委託廣越代工。

他指出,廣越去年年營收達84.35億元,羽絨夾克佔營收比重達66%、樹脂棉夾克佔27%,其它比重佔約7%,廣越創立20年來沒有賠過錢,毛利率穩定落在20~22%,稅後淨利維持在10~11%,過去3年稅前每股盈餘都達13~15元,稅後每股盈餘則達約10~12元。

吳朝筆指出,廣越從今年起將成衣上下游垂直整合公司,從原料轉投資尚弘羽絨、大股東福懋興業,到製造、零售等一體發展,品牌客戶今年新增Columbia、Eddie Bouer、Prada等,未來每年將持續增加1~2個國際高級品牌客戶。

尚弘羽絨目前供應的羽絨原料只能滿足廣越3成需求,預計2年內可達到百分之百,屆時廣越也計劃從羽絨衣跨足寢具市場,生產羽絨被;零售端則已取得The North Face及Timberland於中國廣西、江蘇、浙江及河南區域零售代理權,目前在中國有36家據點。

製造廠至今已在越南及中國共有3個主力加工廠,共有305條生產線,月產能達85萬件,產能已達滿載,不敷客戶訂單需求,廣越已計劃在越南前江廠及新設越南隆安廠新設生產線,隆安廠預計今年9月動土,明年4月完工投產。

吳朝筆說,廣越過去5年每年營收和獲利皆穩定成長,102及103年度合併營收分別為66.41億元及84.35億元,稅後淨利為6.4億元及9.1億元,稅後每股盈餘為 9.97元及12.20元,預期今年營收和獲利也可望持續成長。

2015-07-27 04:47:36 聯合報 記者邱莞仁/專訪

 

廣越總經理吳朝筆。 記者陳瑞源/攝影

分享
 

20年前台灣紡織業海外尋找第二春,廣越總經理吳朝筆,與同事楊文賢、蔡石屏三人在越南古芝的花生田,胼手胝足地打造起國際羽絨服飾製造大廠,「剛到越南時,工廠的環境也不是很好,只有一間放了兩張床的房間,我們三個男人就擠在同一間房。」

90年代傳統產業面臨了諸多壓力,更不用說被視為「夕陽工業」的紡織業,他所服務的紡織廠最終也走上倒閉之路。面臨40歲中年失業危機的吳朝筆,考量大陸紡織產品出口需要配額,三人相約合資新台幣900萬,在1995年10月創辦生產羽絨服飾為主的廣越企業,並隨即前往越南古芝設廠。

吳朝筆說,廣越副總經理蔡石屏,在三位創辦人當中年紀最大,其他二人把第一張床禮讓給蔡石屏,吳朝筆雖然年紀最輕,但因為睡眠品質不好,廣越董事長楊文賢自願打地舖,三人的創業革命情感也一直延續至今。

吳朝筆說,90年代「羽絨衣」的概念並不普及,先前在前東家工作時,一次赴美出差時因當地天氣太冷,買了一件風衣、一件羽絨外套應急。「買了衣服後我發現,風衣穿著非常的厚重,羽絨的保暖度則大有可為,我開始研究怎麼做,一拿回台灣,就把那一件羽絨衣拆掉研究。」

當時羽絨衣並不普及,一開始到越南投資,根本不知道訂單在哪,所幸Nike在1996年決定生產羽絨外套,看過廣越越南廠房後,先下了一萬件訂單。吳朝筆指出,「剛開始接洽時,我們三人心想,如果能拿到一萬件訂單就很大了,所以第一筆單子確定後,我們簡直喜出望外,立刻跑去附近一家小餐館吃早餐慶祝。」

樣品出貨後,由於品質出乎意料,Nike一口氣下了25萬件、總價680萬美元的訂單,讓團隊士氣大振,吳朝筆表示,為了配合客戶交期,廣越也不斷擴張生產線,並在1997年取得Nike的認證,加入Nike的供應鏈,成為Nike在當地最重要的供應商,也讓廣越自創辦第一年就獲利,迄今20年來從未虧錢。

白手起家的廣越,目前已拿下Nike、Adidas、PUMA、Patagonia、The North Face、Timberland及Porsche Design等國際一線品牌大單,市面上喊得出名號的羽絨服,幾乎都來自廣越。公司資本額也從創業初期的900萬,翻漲至9.22億元,並吸引布料主要供應商、台塑關係企業福懋興業入股,目前全球市占率僅次於韓國大廠。

吳朝筆表示,以前大家總說紡織是夕陽工業,經過二十年同業的努力,紡織業總算因機能布、功能布再度興旺,但現在仍有台灣很多行業都輸給韓國,紡織業最大競爭對手也是韓國,未來廣越的目標就是市占第一,在全球版圖上為台灣紡織業一爭天下。

2015/08/05 出處:財訊雙週刊 第 482 期 作者:游筱燕

 

有一家公司被台塑福懋祕密投資了12年,是台塑集團慢慢孵化的「小金雞」,這家公司名叫廣越,默默耕耘羽絨衣市場,目前已經是世界第二大,也即將在興櫃登錄,股價高達260元,是台灣興櫃的紡織股王。

 

國際品牌搶著合作
王文淵力薦 福懋祕密投資廣越

 

包括已故的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王永在以及現任的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都曾到廠視察,廣越走過台幣升值、客戶大量出走、出口須配額的夕陽年代,在逆勢中辛苦經營,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羽絨服飾代工廠,年營收84.35億元,僅次於南韓YOUNGONE。

 

廣越製造高階羽絨衣,主要客戶包含NIKE、adidas、PUMA、The North Face、Timberland等全球知名品牌。中國和越南各有工廠,全球員工總數約1.5萬人,去年得到The North Face副總裁Chris Hurst及Tony Yong頒發全球供應商年度最佳廠商;今年獲選2015 Outside年度裝備大獎(戶外裝配首選),更獲得美國GORE-TEX授權認證,開發各知名品牌的GORE-TEX產品,是知名國際品牌最密切的合作夥伴。

 

廣越作風低調,承襲大股東福懋的企業文化,市場上相形陌生。由於公司即將登錄興櫃,股價高達260元,是興櫃的紡織股王,因而變成市場矚目焦點。

 

12年前,福懋以每股15元取得廣越約20%股權,至今一張都沒賣,以福懋持有原始成本2.13億元來看,股票現值約42億多元,潛在獲利約40億元。

 

福懋興業副總經理李敏章憶起過往指出,1999年身兼福懋董事長、台化副總經理的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赴越南併購瑞圓纖維時,結識了早兩年赴越南投資的廣越企業,由於都是台灣人,又有客戶關係(廣越羽絨衣面料有五至六成來自福懋),便由廣越帶路、作東,進而熟識。

 

○三年,廣越為去中國設廠辦理現增,在王文淵力薦下,福懋投資8500萬元入股廣越,廣越總經理吳朝筆表示,據聞這項投資由於金額過大,還須通過台塑集團二當家王永在簽名方能注資。廣越是怎樣的公司,為何獲得王文淵力薦?

 

原來,廣越是3位好友共同創辦,現任廣越董事長楊文賢、總經理吳朝筆、副總經理蔡石屏,當年三人同在苗栗一家羽毛加工廠任職,面臨紡織業最大一波不景氣,工廠關門大吉。三人不甘心一身技術無用武之地,於是九五年拿出900萬元合夥創立「廣越企業」,幾番考察後,九六年赴當時幾乎仍未建設的越南胡志明市貴都設廠。

 

「你有看過董事長睡地板的嗎?」吳朝筆打趣地說,創業之初,為節省經費就睡在工廠,三人還曾擠在一間只擺兩張單人床的小房間,當時蔡副總年紀較長,楊董也禮讓吳朝筆小老弟,自己睡地上。楊文賢說,三人攜手打拚的革命情感,「讓我們三人比親兄弟還要好。」公司從創立就沒虧過錢,以為能一直穩定成長,卻不知有個危急存亡的關頭等著他們。

 

 

獨押NIKE遇險境
突遭減單 轉向拉Reebok合作

 

由於技術專精具有競爭力,九七年廣越便取得世界第一大運動品牌NIKE認證,加入供應鏈,開始生產NIKE羽絨衣行銷歐洲,當時NIKE幾乎吃下廣越所有訂單,當NIKE告訴廣越,「愛我不要愛別人,你要多少訂單我給你。」吳朝筆三人也樂得跟著第一大品牌一起成長,穩穩做了NIKE8年生意,殊不知是噩夢的開始。

 

○五年,NIKE突然預告從隔年開始減單3成,後年再減3成,這時吳朝筆才驚覺單一客戶的風險,「到後年減掉逾一半的單不就完了?4000、5000名工人怎麼辦?」吳朝筆立刻飛美國波士頓找Reebok,盼能下單。又緊急寫信給當時剛滿30歲、卻讓PUMA起死回生的全球總裁Jochen Zeitz,儘管信沒有交到Zeitz手上,還好他親自飛到香港,感動了採購業務,經過查廠、看廠後,決定下單給廣越。

 

結果,從NIKE掉的單,幸好有Reebok和PUMA補上,後來又有adidas、The North Face加入,養成廣越每年都維持一至兩個新進品牌的習慣,「這次教訓是危機也是轉機,」楊文賢和吳朝筆都感念地說。

 

廣越能有今天的成績,三位創辦人皆認為,台塑集團的幫助功不可沒,不僅讓他們學到公司治理、財會制度,每月15日前遞交財報給大股東福懋過目,也學到股東會舉行等方式,更學到王家人拚事業的態度。

 

有一次,王永慶去越南廠視察時問到營運狀況,楊文賢回答說:「目前一年做1000多萬美元、員工近一千人......」不等楊文賢講完,王永慶立刻吐槽說:「一人產值一年才30幾萬元,台灣一人薪資就30幾萬元,光是投資就不夠發薪水,公司怎麼賺錢?」楊文賢回應說,廣越是勞力密集產業,在越南不若台灣,越南的薪資低廉,仍有利可圖......,這時王永慶才露出放心表情。楊文賢十分感佩王永慶灌輸的數字觀念,將精算成本帶入企業經營。

 

福懋入股後,遇上一次董監事改選,廣越主動問王文淵,要不要派人來當法人代表?得到的回應是:「我們不是來和你們搶飯碗的!」王文淵除了尊重專業,也不時會給廣越指導,前幾年與台化總經理洪福源一同去勘廠時,主動發現問題對廣越說:「為什麼員工會走來走去?」直指流程仍有改善效率的空間。

 

 

掌握關鍵核心技術
不斷垂直整合 穩定中求新求變

 

在紡織界打滾逾40年、同樣是廣越股東之一的立肯企業董事長廖炳榮表示,廣越除了有關鍵核心技術外,創辦人做事扎實,不斷整合上中下游,在穩定中求新、求變、求成長,是最難能可貴的部分。

 

 

 

 

其實,廣越為了穩定原料來源及準確交貨,取得優勢的原料價格,已於中國江蘇沭陽投資尚弘羽絨公司,供應鴨絨及鵝絨原料,成為上下游垂直整合的公司;此外,為了培養行銷通路能力,亦取得The North Face及Timberland於中國廣西、江蘇、浙江及河南區域零售代理權,目前在中國有36家據點。這些就是廖炳榮口中的嘗試創新。

法人認為,專挑高階訂單的廣越,毛利一直保持逾20%左右水準,今年以來,客戶需求強勁,光是最大客戶VF集團訂單就年增55%,一五年營收可望達90億元;加上廣越產品組合調整及垂直整合效應將在明年陸續發酵,一八年前還會擴充50%產線數量,在新舊客戶訂單不斷成長下,未來前景可期,也有機會挑戰世界第一的地位。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