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佳妏

【在白飯事件的風暴中心】

是的,甫洲米食品研經理張志豪是我的先生,我從未隱藏過這個身份,所有網路的發言,我都是以臉書發表,任何人都可輕易連結到我的個人版面,明白我們的關係。

這兩天,我們行過死蔭之地,看過煉獄的景象,對此,我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當9/29(週二)高雄地檢署、高雄市衛生局、食藥署等單位人員來突襲稽查採樣,我先生在午休的電話中提起稽查結果一切合法,口氣平常,就像聊起他們經常遇到的各種稽查一樣,當時,我們對於9/30(週三)即將出刊的壹週刊報導一無所知。

週三早上七點多,先生電話不斷響起,那時工廠上下才知道,壹週刊以甫洲為封面做了這樣的報導。這兩天各方電話不斷湧入,幾乎把大家擊潰。壹週刊的封面所下的標題「黑心廠商」之名多麼沈重?兩天之內,訂單全被封殺,甫洲就像被勒令立即關廠一樣。

在判死之前,壹週刊有給過當事人答辯的機會嗎?沒有!如果壹週刊有善盡查證之責,報導內容就不會錯誤百出,食藥署也不會在當天就立刻出面說明廠商合法,各方人士也不會在這兩天出來從專業角度指出壹週刊報導內容的謬誤!。

壹週刊是大媒體,是電子媒體、更是紙本雜誌,鋪貨在全台超商、擺在早餐店的桌上、美髮店的架上,他們的影響力是好幾年的事。我們能做的有什麼?在極度不對等的發言位置上,我們不過是一隻指頭就能捏碎的小螞蟻。

身為家屬,我出不了什麼力,只有慌張地詢問我所認識的朋友,訴說我們的情形,想知道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我從未曾拜託過任何人寫文章,只是這次壹週刊的報導方式太誇張,讓許多人看不下去而已。

這兩天,不管是因報導而被再次迸裂食安傷疤的恐慌大眾、各方努力發出平衡報導的專業人士、或是願意多瞭解一點事件始末的冷靜鄉民所激發的討論,都讓我感覺欣慰。這是台灣社會目前亟需出現的對食安規範、媒體報導、產業、與現代社會飲食習慣的一次總探討,也是許多獨立記者、獨立媒體、以及像「文青別鬼扯」等等這樣的自媒體在做的事,他們持續關注與討論相關議題,試圖在追捧與獵巫的媒體亂象中,開創出理性討論議題的空間與風氣。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這個祭品原來會是我們而已!

謝謝許多瞭解我們為人的朋友,在這個艱難的時刻都未曾離棄,希望我們會挺過去。

〔甫洲素來有「外戚宦官不得干政」的條款(淚笑),所以我的發言僅代表我個人而已。〕


張志豪,甫洲實業有限公司品研經理

昨天一早(9/29)9點左右,衛生局與食藥署等一行人來前來工廠稽查,因為工廠每個月幾乎都有政府與民間的各種單位來稽查,所以我們也都習慣了。

稽查人員一到現場之後,立即要求我們出示食品添加物的控管證明,特別是Vn-101與Vn-103兩支保鮮劑。我們因為接受HACCP的專案輔導,依照GHP的規範,所有添加物都是專人專冊專櫃管理,因此我當場就出示了所有領用人領用重量與複核人簽章的單據,並且提出振芳公司在食藥署「食品業者登錄平台」的登錄字號。

稽核人員看了之後,接著要我們出示兩個月內這兩項添加物的進貨單,我跟他們說:「沒關係阿,我可以給你看整年度的進貨報表。」稽核人員在比對過用量與進貨單之後,認為我們的控管沒有問題。於是轉到生產線現場去稽核。

到了現場,稽核人員看了裝保鮮劑的桶子,查驗內容物後就詢問了我們的使用比例,我們的比例是千分之五點七,比起廠商的建議量少了快一半,比對過我們的用量與進貨量,認為我們沒有任何違法事證,最後他們巡視了工廠環境之後便離開了。

稽核結果是添加物控管與使用完全合法。

其實這個月月初(9/8)我們才接受過「台大食安中心」高達一百多項的檢查稽核,每一項都是符合規範。最後台大食安中心開給我們的證明是「工廠管理者對食品衛生安全為積極正面態度」!是的,在我們做了這麼多努力,並且這麼多稽核結果都為合法的情形下,我們對於今天的風暴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因為壹週刊在刊出之前,完全沒有向公司做過查證!
因為壹週刊在刊出之前,完全沒有向公司做過查證!
因為壹週刊在刊出之前,完全沒有向公司做過查證!

不但故意誤導消費者將「反丁烯二酸一鈉」報導為「反丁烯二酸」,更加用聳動的語氣與標題,企圖引發新一波的食安新聞風暴,面對鋪天蓋地的不實報導,我們只能委請律師採取後續相關行動,並努力證明自己的清白!

https://www.facebook.com/agritruth/photos/a.152640...

文青別鬼扯
6小時 · 編輯紀錄 · 

【文青別鬼扯】 ---「鬼扯的米飯添加防腐藥水事件!!!」(1)

((煩請鬼友儘速轉貼,以達安定民心之效))

台灣媒體還真是嚇死人不償命。繼《康健》搞出抹黑黑糖事件後,《壹週刊》今天也搞出鬼扯米飯添加防腐藥水的報導。

今天一大早一堆鬼友就詢問,關於米食工廠供應團膳、便當店與學校營養午餐白飯的問題。由於早上壹週刊報導所下的標題非常聳動,直接說:「黑心廠商防腐藥水煮白飯」,搞到人心惶惶。

不過,剛才食藥署卻又表示,廠商使用的「VN-151」和「VN-103」,是合法的食品調味劑,混摻並不違法。換句話說,

這~不~是~食~安~事~件
這~不~是~食~安~事~件
這~不~是~食~安~事~件

挖哩,既然是合法使用,為何又被說成是黑心廠商?這會不會又像是上次《康健》的黑糖事件一樣?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給它用力打下去,先刺激點閱率?

講到這,很多人可能會先問:為何米飯要加保鮮劑?關於這點,我們就得從「煮飯」這行業講起。大家都知道,現代社會的特色就是分工越來越專業,這在餐飲業也是如此。以前麵攤、小吃店老闆娘可能每天一大早就自己去買菜回來,洗菜切菜,但現在這些部分都能請專業的商家協助,直接將切好的蔥花和洗好的菜送到店裡。

一般學校或團膳公司要在一個時間內出個上千上萬人的白飯,是有困難的,所以會出現專門煮白飯的廠商。據說報導的廠商一天要出8噸的白飯,換算下來約3萬6千3百碗,供應團膳、便當店與學校營養午餐。但大家可能不清楚的是,煮好的白飯通常都要在早上11點就送到學校與餐廳。而台灣人又愛吃溫熱的飯,討厭吃冷飯。這時就出現個問題了:9、10點就煮好的白飯,11點送到學校,學生12點開始吃,中間已經過了差不多2小時。而處於溫熱狀態的白飯,不就是細菌滋生的溫床嗎?如果讓小朋友吃到酸敗、病菌叢生的白飯,事情不就更大條嗎?

為了預防細菌滋生,所以廠商會使用所謂的「抑菌劑」。根據【文青別鬼扯】團隊的查證,新聞中提及的VN-151和VN-103,就是設計使用於「主食類(澱粉 / 麵米食)」的抑菌產品。VN-151對革蘭氏陽性菌的溶菌作用強,並對耐熱性枯草桿菌、乳酸菌等抑制效果顯著。一般加工食品皆可使用,例如澱粉加工、豆製品、調理食品、肉製品等食品之抑菌。

而VN-151的主要成分為甘氨酸、醋酸鈉(無水)和酵素製劑。甘胺酸是一種胺基酸,日常生活每天都會吃到,安全性不成問題。醋酸鈉是合法添加物,也可以來自醋與小蘇打的自然反應,所以也很安全。至於酵素,算是一種蛋白質,只要人體可以消化,基本上也都是安全的,酵素製劑也是一種合法的食品添加物類別。

至於VN-103,我們尚未查到其主要成分,所以無法驗證壹週刊所說的,其是否含有「反丁烯二酸」的說法。但要強調的是,就算含有「反丁烯二酸」,他與之前毒澱粉事件中,人人聞之色變的「順丁烯二酸」完全不同。

「順丁烯二酸」不允許使用在食品裡的物質,而「反丁烯二酸」是合法可使用調味用的添加物。「反丁烯二酸」又稱延胡索酸,是自然界中存在的一種天然物質,最早從延胡索這種中藥植物中發現,此外也存在於多種蘑菇如牛肝菌或新鮮牛肉中。但壹週刊卻未仔細查證,讓人不得不懷疑是否只是想利用先前消費者對「順丁烯二酸」的不良印象來製造恐慌?

可笑的是,媒體又訪問臨床毒物科醫師,醫生則表示,長期且大量食用丁烯二酸─鈉的老鼠,有致腎衰竭隱憂。廢話,你告訴我,有哪種東西「長期且大量食用」不會出問題?長期到底是多久?大量又到底是多少?

我們想再次強調:這不是食安事件!廠商添加的根本不是防腐藥水,而是合法使用的抑菌劑。此外,「反丁烯二酸」不是「順丁烯二酸」,它是本來就存在於自然界的天然物質。

壹週刊這次根本是烏龍爆料,跟康健的黑糖事件沒兩樣。除了造成民眾恐慌、廠商受損外,唯一獲利的就是他們的點閱率。

2015-09-30 11:26:06 聯合報 記者梁雅雯╱即時報導

甫州米食總經理吳宗霖表示,煮飯主要是用米、水、油,只有特定類型的飯如雜糧飯及地瓜飯等,外燴業者擔心送去的距離比較遠,才會在客戶要求下添加,有加的飯比較貴,給學校的飯已經很便宜,不可能再加。有加的,只是延長保存期,主要保存能力是靠保溫箱,公司用的保溫箱是日本製的。

吳宗霖說,甫州做給小朋友吃的東西,國中小及高中都有,特別在意品質。昨天檢調、衛生局等都都來過,如果有問題昨天就關門了,但最後檢查結果是無不法情事。

吳宗霖表示,甫州經營24年來都是正正當當做生意,用的東西都是合法的,不實抹黑報導對他們商譽影響嚴重,客戶相信他們,當一早還是抱怨消息一出引起困擾,他們將採取法律途徑,向壹週刊提告。


甫洲米食所使用的藥水鮮保利VN-103,主成分為去水醋酸鈉、反丁烯二酸-鈉,本刊於九月十七日起數次向衛福部食藥署聯繫,詢問關於食品添加物法規及鮮保利應用及影響等相關問題。掌管食品安全的食藥署,非但沒能即時提供專業諮詢,反而一再避重就輕,對於提問往往以「我們網站上可以查」來搪塞,記者再追問就會給「問完告訴你」的萬年不變答案,說好要回覆卻石沉大海。

九月二十四日再度詢問食藥署,還沒開口就得到「正在忙,稍晚回覆」的答案將記者打發,直至隔天,也遲未接到食藥署的回應。

本刊便以:
1.「鮮保利為食品添加物,但白米並非加工食品,是否仍能添加於白米飯中?」
2.「登錄字號和添加物許可證字號有何不同?是如何取得的?」
3.「鮮保利有分為許多型號,若其中沒有列在食品添加物正面表列中,而商家使用未列出的該型鮮保利並販售是否違反規定?有無相關罰則?」
等相關問題寄發郵件至食藥署。

郵件寄出後食藥署人員隨即來電,卻表示只能先稍做解釋,若要進一步的說明,必須要聯繫主管,但也只能「盡量」當天找主管回覆本刊,之後也杳無音訊。(撰文:社會組)

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news/20150...

洲米食除了在白飯裡加藥水外,還將學校向農糧署購買的中華米中混入低劣的澳洲米平衡成本,供給學校營養午餐以及高屏地區的便當店以及團膳公司。

農糧署供給學校作為營養午餐的米大多數都是一至兩年的二級米,正常售價大約一公斤十六元,若是學校向農糧署買米當作營養午餐,農糧署更是半價出售。

離職員工指出,廠內米倉有農糧署的中華米,而這些公糧應該全部都要用在營養午餐的白飯裡,但是甫洲米食卻將中華米與更低價的澳洲劣米混在一起。作業員工僅有十一人的甫洲米食,一天出貨量高達一萬五千公斤,甫洲米食熟米飯的售價為十五公斤四百八十元,甫洲米食一天的營業額近五十萬。(撰文:社會組)

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news/20150...

位於入米槽旁的煮飯作業區有兩名菲籍員工以及一名台籍員工,見到米進到入米槽後,菲籍員工會按牆壁上的紅色按鈕,機器便將入米槽的米吸入洗米機,洗米機再將洗好的米吸到上方的漏斗型儲米槽,接著台籍員工便把一個個重達九公斤,一次可以煮出十五公斤白飯的煮飯鍋抬上生產線。

飯鍋擺上機台後,菲籍員工接著會拉儲米槽下方的鐵板,讓固定份量的白米掉入飯鍋,接著依序按了機台上寫有「VN-151」的黑色按鈕以及寫著「RO水」、「油」的紅色按鈕,再從旁邊的盒子中勺了一匙鹽加入飯鍋,攪拌均勻後蓋上鍋蓋,送進自動生產線中蒸飯。

VN-151正是類似防腐劑的化學保鮮劑,但放進白飯中的藥劑不只VN-151,記者目擊,煮飯機旁還擺著用細管連接到煮飯機的藍色工業塑料桶,桶外貼著一張橘色貼紙,上面寫著「鮮保利VN-103」,每當菲籍員工按下「VN-151」的黑色按鈕,藍色塑料桶中約五十毫升的藥水會同時跟著一起被加入煮飯鍋。

廠內的資深員工跟記者透露,用來煮飯的化學藥劑,是每天早上在品管室內由品管經理調配出來,至於比例只有經理才知道,而向本刊爆料的離職員工則透露,廠內會使用VN-103與VN-151混合,則是老闆與品管經理二人在嘗試過許多藥劑後,才選擇此配方。

加了VN-103與VN-151的白米會先經過三十六個瓦斯火源的加熱區煮十五分鐘,接著經過約六十分鐘左右的悶熟後,放涼直接送到包裝區裝箱,在白米煮熟的過程中,飄出的不是陣陣飯香,而是充斥著刺鼻酸性及類似蒸塑膠的藥水味。(撰文:社會組)
甫洲米食在煮白飯時加入沒有許可證字號的藥水。

甫洲米食在煮白飯時加入沒有許可證字號的藥水。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