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雇主出新招!打麻將代替面試

本文資訊來自美國之音 (Voice of America,VOA)  2016-06-28 15:18
一些日本公司在招人時讓求職者玩麻將,說是能從中看出他們的性格、能力和聯絡技巧。(圖/翻攝自美國之音)

中國千家萬戶當作娛樂的麻將,在日本有了嚴肅的用途。一些日本公司在招人時讓求職者玩麻將,說是能從中看出他們的性格、能力和聯絡技巧。

麻將這種消遣方式可能決定著一些大學畢業生的前途。在一次招聘活動中,有50人在對壘,希望在日本這個招聘季節能夠打動六家公司。參與者說,通過抓牌和打牌湊出一副好牌,這需要技巧、策略和一些手氣。

求職設計師的大四學生長谷川友子說: 「麻將是很講究策略的,我覺得打得好的人在行銷方面也會不錯。這是招人的新方式,很有意思。」

打得好的人會有機會和招聘者對壘。這些招聘者說,麻將比簡歷更能反映一個人的情況。

這次活動的組織者仲西光說: 「你的真實自我不容易表露出來,在求職面談中也看不出來。可是現在你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真正性格、智力和溝通能力,這些方面都很容易看出來了。所以說,這種方法很有效。」

今天,有八名畢業生被選中,參加下一輪挑選。


(圖/翻攝自美國之音)

 


 

※ 本文資訊來自美國之音 (Voice of America,VOA):
日本雇主出新招兒 打麻將代替面試

 

  •  
  • 來源:三晉都市報 
  • 瀏覽:215
  •  
  • 2015-10-29 10:23:12

據外媒稱,日本政府有意解禁賭場,而大阪、神戶等關西地區盛傳將可能是日本首家賭場的建設地。在此計劃出爐前,當地一些老人院居然捷足先登開賭場。這一些老人院以減少癡呆症為由,引進了各種賭具。

      據外媒稱,日本政府有意解禁賭場,而大阪、神戶等關西地區盛傳將可能是日本首家賭場的建設地。在此計劃出爐前,當地一些老人院居然捷足先登開賭場。這一些老人院以減少癡呆症為由,引進了各種賭具。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10月23日報導,或將建設賭場的日本關西地區,稱為“卡西諾型”(CASINO)的老人院目前受爭議。老人院內裝潢如同地下賭館,不但設有一張張的麻將台,還引進了各種彈珠機和輪盤賭台。負責照料老人的護理士還充當起荷官,與老人一起玩蘇哈。

      據報導,當局放寬法令,讓更多業者參與老人院行業,其中不乏一些業者在進行不法勾當。神戶為黑社會組織相當多的地帶,不排除這類賭館型老人院,其背後有黑道在操縱。據了解,近年,這些業者還打算將此類老人院擴展到東京地區,這使得當局不得不提防。

一些老人幾乎天天光顧

報導稱,兵庫縣及神戶市本月初已對當地老人院設限,嚴格管制引進不當的賭具。一名兵庫縣政府官員說:“我們是不反對老人院引進麻將台,因為一些保健研究顯示打麻將對老人癡呆症有幫助。但是,一些老人院的賭法太過分,出現了開賭現象。這令人擔心會讓老人嗜賭成性。”

      神戶區市政近期展開調查,顯示賭場型老人院的人氣相對高,尤其是實施“白天護理”的老人院,自從有了賭具,每天都門庭若市。

      一些老人幾乎把這一些設施當成是賭館,天天光顧,令他們的家庭成員感到擔憂。

      不過該雜誌也透露,當局或不會完全禁止老人院引進賭具,原因是一些護理專家已有研究成果證實運用技藝型賭具,可幫助老人們健腦。

日本城市保健綜合研究所所長高室成幸說:“在老人護理中心內,若只使用氣球來訓練老人運動是行不通的,因為很多老人不想別人將他們當成小孩看待。以賭作為遊戲手段就不同,這樣能讓他們時時刻刻感受到挑戰。只要不使用金錢為媒介,通過賭的遊戲規則,對訓練老人的大腦是有幫助的。這也是為何日本老人護理專家,從不反對老人多打麻將和玩撲克牌。”

      報導稱,日本廣島大學近期也與一些老人院合作,讓護理師同老人一起玩輪盤遊戲,從而訓練老人的眼球轉動。據悉,主導這類研究的包括日本一些賭具和電玩公司。日本媒體稱,有關的研究成果將成為日本電玩開發老人新產品的基礎。輿論表示,在政府建立賭場以前,不排除老人院會成為製造賭徒的腹地。

      您怎麼看?

--

[2015-11-02 12:42:09]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何亮

導讀:日本由於老齡化十分嚴重,老人群體佔社會1/4,最近在日本許多養老護理院,老人打麻將、玩彈子老虎機成為新潮,而博彩公司們也積極參與其中,不過有專家認為,博彩對防癡呆有一定好處,但是長期以往,會使老人產生上癮。
 

  日本新華僑報網日前撰文稱,曾有科學分析指出,打麻將、玩撲克等項目是防止老年癡呆症的好方法,可以讓老人大腦活動頻率更快,興奮度更高。最近,日本許多養老護理院悄然興起一陣“賭博型康復”新潮,麻將桌、彈子老虎機等受到老人歡迎。

  文章稱,這樣的“康復服務”多以“全日制護理養老院”為中心,除去體能康復、健身、飲食和入浴等常規內容外,老人們每天有一半以上時間用於這種“特殊娛樂”。不少養老護理院還設有賭博專用的“通用貨幣”,用於兌換。

  “賭博型康復”受到養老院老人們的喜愛,不僅因其新鮮性和趣味性,更重要的還是其“特殊康復效應”。博彩需要參加者集中精力、開動腦筋,大大促進了老人的智力鍛煉。

  日本山口縣2001年興建的養老設施“夢想之湖護理村”就是該康復項目的發源地。通過這種激發老人腦部運動的博彩活動,該院處於3級護理水平(即行走困難)的老人中,其改善程度高達76.9%,遠遠超過日本全國的平均值11.5%。

  文章還指出,博彩活動也是老人們加強社交的紐帶。負責相關運營的佐藤說,老人們在共同娛樂中自然而然地建立友誼,互相說話交流,大幅改善了平日的寂寞和孤立。和光市的市營福利設施自從引入博彩娛樂項目後,頗為嚴重的老年人自閉現象迅速緩解,積極參與外界交流的老人比重由1成增加到9成。

  文章還稱,這些賭博設施大多由專業的博彩公司開發、建設和運營。他們積極參與似乎八竿子打不著的養老護理業,可謂一箭雙雕。

  首先,日本人口減少、經濟低迷,博彩娛樂業收益大幅下降,養老護理業為其提供了一個新的巨大市場。其二,博彩業性質特殊、常遭世人非議,投身老年人服務市場,能夠披上一件熱心公益的光彩外衣,改善行業社會形象。

  這一新式的“特殊護理服務”雖然有積極效果,但其“副作用”也不可小視。博彩活動時間如果把控不好,很容易變質為上癮狀態。活動本身也變成以賭博為目的,難稱真正意義上的康復。

  日本社會“賭博中毒症”現象長期存在。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顯示,日本成年人中4.8%患有嚴重的“博彩癮”,無法自拔。無論什麼年齡,賭博對個人精神的侵蝕效應始終存在。

  日本一些專家指出,鼓勵老年人博彩,無疑於讓他們搭上“賭博末班車”,弊大於利。而且,日本養老護理設施的服務費用,原則上90%由政府財政承擔。如果任由民營公司將博彩娛樂業引進養老院,“福利”難免成為攬客的幌子,正當財政支出也有可能被“惡用”。

  文章最後指出,適度的娛樂對保持大腦活力和健康確實有益。可以說,博彩業進軍養老業,是日本在老齡化背景下為“銀髮產業”開出的一劑新藥。不過是藥三分毒,怎麼吃、吃多少劑量,恐怕還要準確拿捏。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