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6年6月7日

炎亞綸日前宣布10月暫退演藝圈,稱自己要到加州UCLA學電影;巧的是,去年從演藝­圈轉幕後的7年緋聞男友阿本,也就剛好在附近的洛杉磯Digital Domain Holdings上班,頗有追尋阿本步伐的意味。但就在此時,本刊卻撞見撞見炎亞綸與­一名圓眼帥男看電影,兩人親密地打鬧玩樂,炎亞綸還替圓眼男開車門,表現暖男風度。

--

翁瑞迪,藝名阿本,為台灣Channel V前節目《模范棒棒堂》成員。前組合Choc7成員之一,現主力參與節目主持及電視劇的演出。畢業於銘傳大學傳播學院、國立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研究所。2013年宣布簽約新東家多曼尼製作公司。

--

 

 

圖/時周提供
圖/時周提供

棒棒堂的阿本到哪裡去了?阿本消失在螢光幕前已經半年,近日眼尖的觀眾發現,他的本名「翁瑞迪」赫然出現在中視、衛視中文台奇幻大戲《聶小倩》的編劇群中,阿本坦言,他雖喜歡演戲,但因外形受限,決定轉往幕後發展,目前他參與劇本創作,也在製作公司學習,「我現在是上班族。」

 

 

中天的攝影棚裡,可以看到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穿梭其中,只不過,他已褪下往日的光環,從學逗唱的藝人,轉變為默默耕耘的工作人員。阿本笑說,他剛從事幕後工作時,常拍一些以前上過的節目,過去一起錄影的藝人,看到他的反應,經常是一臉疑惑。

 

「有一次Kid看到我,發出了『欸?』的聲音,遲疑了2分鐘後,他才走過來。」Kid看到阿本的第一句話是:「真的是你!怎麼會在這裡拍東西?」這也是很多人的疑問。

 

藝人不確定感太高

 

阿本解釋,他本來就是學傳播的,走幕後對他來說,是很自然的事,當藝人反倒是無心插柳。阿本念政大廣電所時,陪朋友參加棒棒堂甄選,意外走向幕前,但他當了年幾藝人後,深深覺得,這一行的不確定感實在太高了。

 

阿本透露,他並不追求穩定感,但是當一個藝人,自己能夠掌握的部分實在太少,「譬如說我就長這樣,不能演高富帥的總裁,演台語劇又擔心型不搭,會格格不入。」不被觀眾認同這一點,會讓阿本覺得自己不夠努力,「我沒辦法放過自己。」

 

螢光幕前的阿本,總是在搞笑,但他其實是個律己甚嚴的人,上通告前,他會調查清楚來賓的近況,就算是知名度沒他高的「網紅」,他也會記下所有人的臉書粉絲數量,甚至是文章風格,「我還曾經背下小S貼圖的每個表情,但沒機會用到。」

 

阿本承認,搞笑的當下很開心,但獨處時難免會感到些許空虛,他也會思考,到了50歲,還可不可以做這些事?「不是我要不要,而是能不能的問題。」不管是當演員,還是當諧星,阿本都無法百分百掌握,因此他決定轉往幕後,想要習得一技之長。

 

「去年11月、12月開始,我陸續推掉通告,現在在製作公司學拍攝和剪接,常常凌晨2、3點才下班。」阿本笑說:「有時我會想,幾個月前還在《女人我最大》、《康熙來了》裡搞笑,和現在落差有點大。我不是失落,而是覺得很妙。」

 

學習面對全新挑戰

 

除了在製作工司上班,阿本還有一個新身分─編劇。他第一次寫劇本,是在拍攝《萌學園》時期,「我一開始是幫東森畫4格漫畫,後來漸漸把要畫的東西寫成文字,製作人看了,開完笑要我當編劇,我就這樣誤打誤撞開始寫劇本。」

 

「我很幸運,《萌學園》和《聶小倩》的製作人都很會寫劇本,也當過編劇,教了我很多東西。」阿本認為,寫文章和寫劇本完全是兩回事,「創作者都希望不被局限,但寫劇本必須考量到實際面,如果為了一場戲,要求劇組搭一個新的景,就會被judge,要求換景。」

 

「寫劇本時,會有很多現實面進來創作的領域,譬如哪一個演員的檔期有問題,我們就要把他的戲接給另一個人演,《萌學園》就發生過。觀眾覺得這個設計很特別,但我們卻在旁冒冷汗,還好最後大家喜歡我們的安排。」

 

阿本認為,寫劇本最難的地方,就是如何寫得不假,「劇本是假的,演員也是假的,而《聶小倩》中又有很多離奇的情節,要讓觀眾相信並不容易,這部戲的演員真的很厲害。」

 

《聶小倩》劇中有很多醫療的部分,這對編劇群來說是個挑戰,阿本不但向曾任護理師的媽媽請教,還查了很多醫學網站,另一名編劇更猛,直接回醫院重溫急診工作,「我們之中一位編劇當過護理師,她特地到急診室待了一下,回憶工作代號、流程等細節。」

 

想演樹妖姥姥角色

 

另一個讓阿本傷腦筋的地方,就是李銘順的台詞。李銘順所飾演的道士,在人間活了數百年,如何與時俱進,以現代科技呈現古代法術,讓編劇很頭大,「我上網查詢後,才發現居然有咒術網站,我就找了一些適合他的。」

 

阿本寫了4集半的《聶小倩》,覺得莫子儀、陳庭妮和謝翔雅的感情糾纏最為有趣,「當中還有狐狸精紀培慧進來攪局,她又喜歡李銘順,等於是五角戀。我寫這段時覺得很有趣,因為他們分別代表了不同的愛情狀態。」

 

阿本在編劇上還是個剛入行的菜鳥,劇本被退、被要求重寫是常有的事,「瑋慈姊(《聶小倩》製作人)就幫我修過本,莫子儀和媽媽的那段故事,我原本寫得沒那麼深刻。」劇中莫子儀因為一張球員卡,重新憶起媽媽對他的好,阿本撰寫故事時,處理得不夠細膩,「瑋慈姊對細節很重視,哪個年代的哪個球員,對於當時的小男孩來說有什麼樣的情感連結,她可以用一個小東西把劇情串得更有張力。」

 

阿本坦承,剛當編劇時常發想一些很酷炫的情節,「但後來被糾正應該要讓角色發展出情節,所以一開始寫作時很卡。而且有時候拍出來的東西和我的想像差距很大,寫得時候覺得很好玩、節奏快的喬段,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卻不好,這是需要經驗累積的。」

 

阿本決定轉換跑道,是因為他認為,演藝圈不是盡力了就能得到成果的,「努力了幾年,結果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轉到幕後,惟一覺得可惜的就是演戲,寫戲本時常常會心癢,思考這個角色我來演會如何呈現,我就很想演《聶小倩》中的樹妖姥姥角色。」說到這兒,習慣上綜藝節目的阿本又忍不住搞笑:「樹妖姥姥不男不女的,很適合我。」

 

阿本現在周一到周五上班,忙錄時假日還要加班,作息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我現在是上班族。」至於未來還會不會接幕前的工作,喜歡演戲的他沒把話說死,「當演員時會覺得劇本不合理、這不是我會講得話,當編劇才曉得安排這場戲的用意是什麼,乍看之下不合理,卻有它的用意,對演技蠻有幫助的。」或許有一天,他戲癮犯了,觀眾還能在電視機前看到身為演員的阿本。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