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2 14:53經濟日報 數位部內容中心 林彥呈

國巨(2327)股價從去年開始一路高歌猛進,整年上漲超過三倍之譜。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日前「提醒」,若從外資操作手法觀察,不斷在高檔出脫給散戶,國巨可能成為「最危險的股票」,但有股東不以為然,為此槓上謝金河……。

 

 


 

 

 

外資高檔出脫 國巨恐成最危險股票

 

 

雞年封關日,新光金(2888)新春報喜,當天股價爆量飆漲停,謝金河認為新光金大放異彩,股價頻創新高的最大推手就是外資,同時也是對被延攬到新光金的前台灣金控董事長李紀珠的肯定。

 

話鋒一轉,謝金河也分析外資對於台積電(2330)、鴻海(2317)、大立光(3008)等權值股的買賣超變化。其中他提到,過去一年來,股價翻漲數倍的國巨,「股價在300元以上,外資賣超126,002張,外資高檔賣掉的股票完全套給散戶,一旦被動元件景氣出現變化,國巨可能成為最危險的股票!」

 

如今卻有股東指出,外資「減少持股」,主要是因國巨辦理減資所致,謝金河的說法仍待商榷,甚至有可能誤導一般投資人,進而影響股價。

 

 
 

 

 

 

減資並非賣超 謝金河說法仍待商榷

 

 

其實在封關日當天,就有讀者在謝金河臉書留言質疑,國巨減資後的股本才35萬張,外資什麼時候賣超12萬張國巨?而且在300元以上賣了10,000多張,和謝金河的說法相差十倍之多,可能會有投資人因為看到他的錯誤資訊以致虧損。他說,國巨股價或許只值50元、或許值500元,這是交由市場決定,但若有人刻意以錯誤資訊影響股價,《證交法》上是有罪的,他也建議司法機關應該主動調查。

 

取自謝金河臉書。
取自謝金河臉書。
 

 

根據資料顯示,國巨近年來進行多次現金減資,從2013年減資30%、股本降到154.37億元開始,再到2017年減資30%,已經降至35億元。而在2017年8月辦理減資前,外資持股317,402張(持股比例63.07%),減資後的外資持股則「降」為221,861張(持股比例63.52%)。

 

取自券商網站。
取自券商網站。
 

 

觀察封關日當天,外資持股為217,228張(持股比例62.19%),若從去年減資後開始算起的這段期間,外資在集中市場賣出持股減少約4,000餘張,與謝金河所言「賣超12.6萬張」有極大落差。

 

取自券商網站。
取自券商網站。
 

 

針對「股東」的質疑,謝金河稍早也回應,至2016年底,外資持有國巨344,102張;至2017年底,外資持有229,272張,迄今則剩216,141張,也就是從2016年至今,外資減持127,961張,而從2017年至今則少了13,232張,當中也必須加計國巨在去年8月減資30.12%,「至少外資賣在什麼價位?這必須精算,我提到國巨的時候,國巨股價漲到423.5元,股價與年缐乖離太大。」

 

謝金河也說,其實外資買賣超只代表籌碼面,股價與年缐乖離是修正技術面,但決定股價最大的力量還是基本面。國巨去年全年營收322.55億元,只比前一年成長8.9%,但關鍵在第4季,國巨營收跳升至96.48億元,成長34.2%,元月營收再到35.38億元,又成長44.8%,毛利率從23.79%拉升至29.03%,如果第4季又跳升,那麼國巨去年前3季EPS已達10.93元,第4季獲利一定很亮眼,國巨有好的基本面當後盾,下檔支撐勢必強勁。

 

 

國巨晉級大聯盟 眼前只剩三座大山

 

 

時序進入2018年,謝金河提醒,大家要觀察的是這次被動元件產業景氣,是不是像1988年和2000年的供需失衡漲價現象?或是產業結構出現重大變化?以目前國巨營收來看,已遠遠領先華新科(2492)、禾伸堂(3026),穏居國內被動元件霸主地位,國巨現在市值1,142億元台幣,約39億美元,已打敗全美最大的Vishay,Vishay最近股價由23.85美元跌至17.15美元,市值剩下26.28億元,已不再是國巨的對手。

 

而中國大陸的風華高科實力仍差很遠,南韓的Secom、三星電機也被國巨趕過,今年國巨再追過太陽誘電(Taino Yuden),太陽誘電現在的市值2,131億日圓,已不是國巨的對手。

 

「往前看,國巨眼前只剩三座大山要超越。」謝金河指出,最大的是村田製作所Murata,市值高達3.7378兆日圓,幾乎比國巨大10倍;其次是Keocera,目前市值2.078兆日圓,大約196億美元;另一對手則是TDK,最近股價從10,860跌到9,230日圓,市值約109.8億美元,這三家是國巨挑戰大聯盟的最大對手。

 

他說,整個國巨集團市值加起來已將近60億美元,如果今年發動奇襲併購太陽誘電,那麼全球被動元件產業戲碼會更精彩可期。再往下看,市場法人估計去年國巨EPS約18至19元,今年如果有現金股息,或再加上股票股利,股價一定不會寂寞。

2018-02-20 21:26聯合報 記者彭宣雅╱即時報導

最漂亮的青菜,到底是不是農藥用最多的? 網路農業社團「Lin bay 好油」在臉書發文,他表示,做一個農業從事人員,當然是否定的態度。

他說,有些優秀的農友從事減藥或無藥栽培,依靠的除了專業的生產管理技術以外,還有的就是良好的生產設備,這也就是為什麼多數的有機農產品都是設施內生產的原因。

好油表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讓農作物在穩定的環境內成長,當然勝過面對不穩定的氣候及蟲害好,間接反駁今天謝金河的發文。

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過年期間回鄉下老家,並在臉書上感嘆,小時候他常抓青蛙與泥鰍,現在農田中都看不到了,而且連網室栽培的蔬菜,也得噴農藥,鄰居再三強調,她送來的菜是種給自己吃的,不噴農藥,感嘆鄰居所說,「台北人最厲害,都毒不死!」

 

 

Lin bay 好油臉書全文: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大概是民國75年左右吧,在新莊都還可以抓到蝌蚪跟青蛙,我朋友他住在虎林街那邊,他們家也是可以抓到蝌蚪跟青蛙,以前寒舍艾美那邊也都是青蛙阿,現在台北都市區都沒有蝌蚪跟青蛙了,是不是現在這些地區農藥用太多了?把青蛙跟泥鰍都毒死了?

稍微有點常識的都知道,對生物影響最大的是棲地的破壞,台北人都不覺得台北的生物多樣性很低,然後覺得鄉下生物多樣性很低,都是農藥害的?

今天一塊農地都不要從事生產,幾年之後生物多樣性就提升了,可能青蛙跟蝌蚪就回來了。

那台北呢?信義區現在這樣放著,也都沒有用農藥阿,那怎麼沒有看到一大堆青蛙跟泥鰍?

至於最漂亮的青菜是不是農藥用最多的,做一個農業從事人員,我當然是否定的態度,有些優秀的農友從事減藥或無藥栽培,依靠的除了專業的生產管理技術以外,還有的就是良好的生產設備。

這也就是為什麼多數的有機農產品都是設施內生產的原因,畢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讓農作物在穩定的環境內成長,當然勝過面對不穩定的氣候及蟲害好。

我認識一個很優秀的空心菜的農友,從農已經二十幾年的時間,就是因為他有良好的管理能力,才能漸漸達到減藥栽培甚至無藥栽培,如今他的有機生產的面積已經超過他管理的面積的一半。

藥噴多了也會有藥傷,藥傷也會影響外觀,就不是漂亮的蔬菜了。

現在人真的很難伺候,吃的蔬菜希望殘留毒性低的,所以主管機關準用的農藥都是低毒性低殘留的,造成農藥的效力減弱跟毒性減弱,造成噴藥的頻率要提高,然後噴藥的頻率提高就變成你很愛用藥,喜歡一直噴一直噴,拜託,你要不要來田裡面噴看看?在田裡面噴藥,會有待在家裏面看電視爽嗎?噴藥又花錢又花工,誰會喜歡一直噴藥?

我們家也是種菜的,我們也吃自己種的菜,也有用藥,也不會有什麼保留一區自己吃的不噴藥的區域,你留一個區域不噴藥,那蟲害發生的週期就減短了,反而用藥要用更多,沒有人喜歡用一堆藥,用農藥對台北人的影響,會有比我們這些施作者嚴重嗎?

反正台灣農業都沒有專業,只要聽一下路邊阿姨講的,就是台灣農業的樣貌。

你住都市高樓華廈,然後吃我們農業區生產的農產品,然後我們還要幫你養好泥鰍青蛙,讓你過年到鄉下的時候還可以回憶小時候,真是超爽Der.

 

 

 

農業社團「Lin Bay 好油」臉書說明青蛙與泥鰍變少的原因,同時說明台北青菜漂...
農業社團「Lin Bay 好油」臉書說明青蛙與泥鰍變少的原因,同時說明台北青菜漂亮主要是因為農業生產技術的精進,並非一直在噴藥,外界別以訛傳訛。截圖自臉書

農藥風波不斷,謝金河日前說這些年農藥使用過量,把青蛙,泥鰍都毒死了;且在田野間跑步,經常會聞到農藥味,鄉下噴灑農藥的菜園仍然很普遍。

對此,有網友在謝的臉書留言指出,「講得農藥都不必錢,講得農民噴農藥都不必呼吸,講得農夫好像應該不管收成率,講得農夫好像都沒資金壓力,講得土地環境責任都在農夫身上?寫文章前先研究相關資訊,或者跟各種農夫各種教授聊一聊,不要以為自己什麼都懂!」

謝金河也回應,他從來沒有說過什麼都懂,只在陳述他所親眼目睹的及感受!

(中時電子報)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