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台鳳、順發炒股案的股市聞人「亞聚陳」陳文吉,今天返台投案,訊後獲50萬元交保。(記者錢利忠攝)

2018-03-29 16:52

〔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曾涉入台鳳炒股案的幕後炒手,綽號「亞聚陳」的陳文吉,案發後逃亡加拿大而遭通緝,一度被調查局列為「追緝外逃要犯」之一,直到2013年才逃過追訴期時效,獲法院判決免訴;另涉順發炒股案而被台北地檢署通緝的陳文吉,今主動返台投案,檢方訊後依違反證券交易法,諭令他50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出海及住居。

 

陳文吉曾捲入喧騰一時的台鳳炒股案,1997年至1998年間,台鳳前負責人黃宗宏,以屏東龍泉新市鎮計畫為題材,透過綽號「亞聚陳」的陳文吉,向已故的股市紅人黃任中等人,募資12億元炒作自家股票;台鳳案爆發後,陳文吉隨即於檢方偵查期間出境,逃亡加拿大而遭通緝。

檢方調查,陳文吉除了涉及台鳳炒股案遭台北地院通緝外,他另於2005年至2006年間,涉及順發炒股案,另遭北檢發布通緝;現年80歲的陳文吉,早在1987年就投身資本市場,靠著介入亞洲聚合公司而成為大股東,迅速累積數十億元的身價,他也因此被市場稱為「亞聚陳」。

1999年9月,陳文吉趁檢調偵辦台鳳炒股案期間,離境潛逃加拿大,2001年間被台北地院發布通緝。

 

--

撰文: 顧聲虹 日期:2002-12-05 分類: 焦點新聞

幾年前,台鳳事件之後就銷聲匿跡的「亞聚陳」陳文吉、「益航陳」陳福誠叔姪,因為與嘉裕西服前大股東楊家熟識,趁著裕隆集團入主嘉裕,並有中國收成股等利多刺激之下,從今年四、五月起大舉買進嘉裕股票,結果,在資金套牢出貨不易的壓力下,便將一路買進的嘉裕西服股票用「洗錢套現」的方式「套」給券商,造成巨額違約交割。

由於嘉裕西服近五個交易日成交量明顯放大,還出現一天一萬八千張的天量,為了洗錢套現,亞聚陳叔姪分別在不同的帳戶買賣;其中,大多數違約交割戶都是人頭戶,為了避免陳氏叔姪將賣出股票的資金匯出,許多券商對嘉裕股票的賣出款項都採取留置原則。

老股手亞聚陳、益航陳叔姪難得一次聯手出擊,本來希望「好好幹一票」,重振往日的主力雄風,豈料財力大不如前,加上金主收手,為了出貨,才以違約交割方式將股票套給券商。由於此次違約券商都是知名的大型綜合券商,而且風險控管向來嚴格,因此,事情一發生,檢調單位立即採取動作,將兩人限制出境。
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
從迷失到回轉


你見過五十億的財富嗎?你能想像兩個星期之內散盡這些財富的感受嗎?民國七八十年間,在台灣股票市場叱吒風雲的「亞聚陳」,就經歷了這樣的打擊,命運也決不輕易地放過他,一年後,更接到長子腦血管破裂終至不治的噩耗…人生無常至此,還有活下去的希望嗎?不!請看一切盡失的陳文吉,如何因著神將生命活得更豐盛! (靜怡 摘要)

陳文吉弟兄,民國二十七年生,生長於嘉義縣大林鎮一大地主家,父親早年留學日本,是本會已故陳復生長老。

由於六歲即喪父,未能接受完整的宗教教育,因此成長過程中很少去教會,至青、壯年即完全遠離教會,過著與世俗無異的生活。

由於他善於經商,二十八歲白手創業,商途一帆風順,至中年已是一略具名氣的中、小企業家,且是亞洲聚合公司董事。

民國七十六年轉行,投身於資本市場,短短三年內,即成為股票市場上的風雲人物,曾被稱為「股票四大天王」之一,外號「亞聚陳」。

民國七十六年到七十九年曾累積近五十億的財富,卻近乎戲劇化的於兩星期內散盡五十億的財富,經濟的打擊,固然帶給他極大的壓力,沒想到還有更巨大的打擊,朝他迎面襲來,就是在他毫無預知的狀況下,喪失了年僅二十八歲的獨子,這次的打擊,真正將他打垮了!

若非主的大愛,讓他重回主的懷抱,以慈手親自擦去他的淚,可能和一般未信者一樣──走上人生絕路!

以下即是他的真實見証,和重回主懷抱後,人生觀的改變:
 

無憂的童年

「我出生於嘉義縣大林鎮,那個年代的台灣還受日本統治,相當貧困;但幸運地,我生長在一個地主家庭,家境屬中康,所以小時候過著衣食無缺的快樂生活。」提及童年,陳文吉弟兄愉悅的回憶著,但隨即語調低沉地說:「唯一遺憾的是先父早逝,當時我才六歲。」

陳文吉的父親,即本會早期傳道工人──陳復生長老。陳長老本名陳萬玉,是個有錢的人,可惜患了長期氣癆病和肺癆,花了許多錢,病都無法得醫治,後經由本會故蔡聖民長老傳福音給他,信主後,奇蹟的恢復了健康,為了報答主恩,即到處努力傳揚福音,足跡曾遠至尚受日人逼迫,信仰不自由的花蓮山區;後被立為長老,聖名陳復生,陳長老為主工作約五年後,即蒙主召回。

「由於先父的早逝,使年幼的我,雖受過洗,卻未能受完整的宗教教育,以致成長過程中,一直過著和一般未信者沒兩樣的生活。」陳文吉遺憾的說著,當然,往後青、壯年更未踏入教會一步了。
 
打拚的青年期

民國五十一年九月,陳文吉從空軍退役,隔年即抱著滿腔熱情與希望到台北。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國泰人壽保險公司處理內勤事務(當時的「國泰」剛成立兩年),月薪一千兩百元,租房子就花掉三百元。

「因此當時的青年,面對低迷的景氣,常會做這麼一個夢──如果突然有一筆錢,從天而降,那該多好!所有的理想、抱負,都可實現了。所以當時很多人每日都花五元買一張愛國獎券,那麼往後的二十天(當時愛國獎券每二十天開一次獎),所有希望都寄託在這張獎券上了!」回憶這段「發財夢」,陳文吉有趣的說著。

當然,他沒有坐等中獎二十萬元才開始創業。

民國五十四年,有一次公司調他到國泰塑膠工作,約一年時間,陳文吉勤奮工作,並努力學習著,雖身為業務員,為了滿足客戶的需要,往往在星期日司機不送貨時,親自送貨。當時他抱著一個信念──服務客戶,也就等於累積自己的客戶。

隔了一年,陳文吉向農會貸款十萬元,在三重租了個工廠,也做起塑膠生意了,「買一部機器花掉兩萬七千元,買一部五十CC機車,花掉一萬兩千元,再買支電話一萬五千元,剩下的錢,剛好夠買一百包塑膠原料。」陳文吉略述創業經過。

勤奮工作,良好的服務態度,加上能掌握住原料與生產供需的平衡,所以創業不久,一切就上軌道了。

直到民國七十五年,原料降到最低價時,他大量買進,後來供需不平衡時,每噸五百元買進的原料已漲到一千五百元,從其中,陳文吉得到很大的利潤。因此到民國七十六年,他就累積相當雄厚的資金了;正好當時他投資的亞聚、台聚、台達都要上市,所以在同年八月一日,陳文吉就離開本行,將公司業務全權交給弟弟經營,而將個人事業重心轉到資本市場了!
 
縱橫資本市場

剛投入資本市場時,陳文吉並沒有很大的企圖心,只單純的想賺比工廠利潤稍高即可;但是一開始,他慎重選擇,心想日本從一戰敗國成為經濟強國,就是從與民生最有關的石化業起步的,因此剛投入市場時,陳文吉即以投資塑膠股為主。

當時景氣的回升率好的擋也擋不住,短短一年中,整個經濟起飛,國民所得倍數成長,經濟指標每年都是以兩位數成長。

短短三年內,陳文吉賺到一輩子做夢也想不到的財富,在股票市場上從一沒沒無名的投資者,到在「市場」上可說是呼風喚雨的人物。這時的陳文吉可說意氣風發,享盡富貴、權勢和眾人的阿諛。

然而在世上賺得愈多時,離神就愈遠了,當時可說從不上教會(雖然他每星期送母親到教會)。但他心中深處仍認為有神存在;所以這段意氣風發的日子裏,他做過最有意義的事,大概就是在教會建堂奉獻一事上,幾乎有人向他提起某某教會建堂需要奉獻,他就毫不猶豫的獻上,「真是沒有拒絕過!」陳文吉也奇怪當時自己為何會如此甘心奉獻?他甚至提到當初桃園教會想購地建堂,自己的大嫂曾猶豫良久,是否該向他提及,後來見桃園教會的同靈大部分收入都不高,於是鼓起勇氣向他說,陳文吉聽到後,也是照大嫂說出的數目捐出。

「今日我是為了做見証,才將奉獻之事說出」,陳文吉謙虛的補充道:「因為我也明白聖經上說,不要誇口我們的善行。」
 
晴天霹靂

然而從七十九年五月十日,股票市場開始崩盤,約兩星期內,陳文吉三年來日夜用心、思考、籌劃在資本市場上累積而來約五十億的財富,卻戲劇化的在兩星期內喪失掉了,這個變化太大太大了,「是控制不住、也擋不住的,可說是怎麼跑掉的,自己都尚未想通過,就不見了。」陳文吉無奈的說著,也第一次體會到人的無力感。

從那時候起,陳文吉每天失眠,一定要藉安眠藥才能入睡。

然而,也因此,他開始思想一些問題:「人生是什麼?我為什麼活著?我曾是一個月領一千兩百元的小伙子,到擁有五十億的財富,錢對我有何用處?擁有時,也不知如何用,只知每天在股票市場『混』,失去時,又痛苦的不知如何是好?人生最風光到最悲哀,我經歷了,這中間更嚐盡人間冷暖。」也悟出股票市場來得快,去得也快。

經濟上重大的打擊,隨著時間的消逝,心態也漸調適過來了,沒想到一年後,還有一個更大的打擊緊接著來臨,讓他更深切了解人生的變幻無常,人所能掌握的東西,實在是太少太少了。

那是發生在民國八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傍晚的事,陳文吉正準備與太太共進晚餐時,突然從美國打來電話,告知其二十八歲的獨子陳昌隆,突然腦血管破裂,正在南加大醫院急救,情況相當危急,可能已不治了。「當時,我不敢詳細告訴太太,但心中已覺凶多吉少,我想無人可救他,唯有真神可救他了,於是馬上回房認罪禱告,向神祈求,施恩救我兒。」陳文吉平靜的回憶當時的心情。(此段詳細經過已刊載於一九九二年十一月號「青契」。)

在美國一星期內,陳文吉帶領妻女迫切禱告,妻女並在美國受洗,然而神還是將其獨子召回了。悲痛中,雖感謝神賜下機會使其妻與兩個女兒得以受洗重生,但並不能完全明白神的旨意。

回台灣後,陳文吉除了要承受白髮送黑髮的悲哀外,還深恐此事讓他年近九十的老母親得知,因他的獨子對祖母很孝順,人在國外,一星期也要打兩、三通電話回來,向祖母請安,因此他內心不斷求主:「此事我承擔就好,千萬不要讓我的老母親知道。」

十月十一日,張瑞哲傳道到陳文吉家慰問時,大家同心跪下禱告,禱告中,張傳道幫他按手,感謝主!賜下聖靈給他,自那晚後,久不能入睡的陳文吉,心情就逐漸平復。

十月二十日,陳文吉在獨子出殯後,深怕母親知道孫子離世的消息,就日夜祈求神,使他說的話能使母親信服不起疑。一、兩星期後,母親果然問起來,他對母親說,孫兒因有漏稅問題,不能打電話回來,怕被抓走了,「神垂聽我的禱告,果然不再問起,這是我最大的安慰;雖是謊話,但我出於善意,求神赦免。」陳文吉歉然說著。
 
神親手擦去眼淚

「在我最悲傷時,林從道長老來勸勉我,說他在妻子離世時,完全將心裏的憂傷交託給神,然後他得著力量,還是很喜樂的活著。」長者的勸勉,加上每天讀經、禱告、聚會,陳文吉親自體驗到「神必親自擦去我們的眼淚」這句話。也漸漸明白神的旨意,和神的愛,他說:「這一年來,我體會、領悟到許多道理,起先祂用經濟上前所未有的打擊來提醒我,但我還是不能醒悟,最後奪去我的獨子,才讓我第一次正視自己,反省自己,進而明白祂的愛,所以我毫無怨言,因為神明白用什麼方式,才能使我回頭正視先父留給我的信仰,和明白人生的真諦。」

「從三十幾年來一直過著追逐名利的生活,到現在回歸主的懷抱,過著充滿盼望、有意義的生活,如果不是藉著神的大能,靠人的力量,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現在每天過著喜樂又有盼望的生活。」
 
人生觀的改變

重歸主懷的陳文吉,人生觀有了很大的轉變,他說:「年輕時夢想能賺大錢,做大事業,這些由於自己的勤奮,加上環境的因緣際會,我實現了夢想、抱負,甚至遠超過我原先所期望的;但內心深處也明白,過得吃吃喝喝享樂的日子,有錢,還是想賺更多的錢;這樣的追求,似乎無止境,卻又不知如何停止,至於為什麼而活?人生的意義、價值在那?都沒有認真想過。」

經過這兩件重大事故後,他開始思考:

「神揀選我,接納我,一定有其用處,那麼神到底要我做什麼?我已將個人生命完全交託主,但求照主旨意過日子。我明白各人恩賜不同,但求神在祂所賜給我的恩賜上幫助我,能儘量發揮,並回饋在教會。」

在聽道中,他明白末世傳揚福音需要用電波媒體,福音的腳步才會快速,層面才會更廣,又看到經上說:神的倉庫一定要有糧。教會事工的推動,要有人的熱心,也在在需要錢。

由於觀念的轉變,加上在「奉獻」一事上有感動和體驗;這一年來,神多次讓陳文吉體驗到「無中生有」,而且幾乎是愈甘心奉獻,得到的也愈多。心中也常有股感動,想將神的福音讓更多人知道,因此只要碰到機會,他一定熱切的見証真理、福音。

訪談結束前,他還是熱切的想告訴未信主的朋友:「人家說科學靠實驗,信仰靠體驗,的確如此,我想今天未看過聖經,上過教會的,或許還不能完全體會我們所說的見証,但若有心追求真理,就必定找到,如聖經上說的『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尋找,就必尋見。』」
 
結語

耶穌曾說:「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裏把他們奪去。」(約十28),又說:「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路十五4)。主的意思就是要我們明白「一個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喜,較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喜更大。」

神的愛是超乎世人所能理解的程度。

由陳文吉弟兄的見証中,更印証了經上的話:「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分。」(來十二10)。
見證/陳文吉,採訪/陳豐美,摘自真耶穌教會『青年團契』月刊1994年3月號,P.41-P.45
http://www.joy.org.tw/goodnews.asp?num=351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