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離岸風電與太陽能費率定版與預告差異

為了穩住風能建置,經濟部昨定版的2019年再生能源躉購費率,離岸風電費每度收購升高為5.516元,比預告費率拉回7%。同時滿發時數上限增加到4200小時、原本取消的階梯式費率也恢復,對開發商訴求的三項計價全部給出善意回應。以今年將有5家開發商簽訂購售電合約(PPA)來說,全民電費支出將比預告版多出1308億元。

髮夾彎 恢復階梯式費率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昨主持記者會,更數度對業者喊話,表示未來台灣需要更多再生能源供應,台灣政府在推動離岸風電決心是清楚的,「不要輕言放棄」。

去年11月預告費率時,離岸風電從每度5.8元下修為5.1元,降幅12.7%,並訂滿發時數上限3600小時(超過上限要用較低價格收購),取消「前高後低」階段式費率,引發離岸風電外商抗議,丹麥大廠沃旭更暫停本地供應商合約,甚至揚言撤資。

面對外商反彈,各界早預期政府最終將大幅調回費率,果不其然,昨天費率定版,5.1元拉高到5.5元,降幅一下縮減至5.7%。滿發時數年發電量要超過4200小時、4500小時,才各打75折、5折。階梯式費率也恢復,但費率稍降到前10年前每度6.27元、後10年4.1元。

太陽光電費率 經濟部也讓步

太陽光電費率部分,原本地面型也砍到3.7元,降幅逾12%,業者以將造成2萬人失業北上抗議,昨經濟部也讓步,順勢調高到4.1元,降幅縮減到4.3%。

對於離岸風電大幅拉回理由,曾文生解釋,主要是參採兩個重要元素,一是國內外海床基樁成本不一樣,需使用較貴的套筒式水下基樁,一是歐洲、台灣兩邊海象狀況不同,台灣施工期較短。

國產化成本 未直接對應算出

至於滿發時數調高,能源局局長林全能說明,之前3600小時是以現有苗栗兩支4MW風機資料做設定,但業者所使用多是較大的8MW風機,所以調回。有關業者負擔的國產化成本到底占費率多少?曾文生則說,這次國產化未直接對應算出來,因為國內正在形成階段,無法有明確依據。

離岸風電費率定調5.5元後,以今年將有沃旭、CIP、玉山能源、台電、中鋼等5家業者共3108萬瓩與台電簽訂購售電合約來說,20年保證收購下來,將比原本預告5.8元多出1380億元,由全民電費平均分擔。

(中國時報)

 

離岸風電髮夾彎,躉購費率調高,風電外商紛紛以「有進步」、「勉強接受」給出正面回應。至於是否與本土供應商重新議約?業者表示可能壓縮國產商利潤,但得等詳細財務結構跑完才能確認。至於抗議動作最大的沃旭能源,至截稿前則以尚未接獲總部意見為由暫不回應。

一度因彰化縣政府卡關籌設許可的離岸風電商還有好消息,經濟部能源局長林全能說,彰化縣政府對風電籌設意見本月14日已回函,很清楚表達沒有任何意見,該局會趕在年前對開發商發出籌設許可。玉山能源、CIP(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表示,拿到後預計農曆年後會與台電簽購售電合約,開始進行風場設計、發包,1、2年內拿到工作許可證,正式建置。

對費率調升,在彰化有彰芳、西島風場共600MW的CIP台灣區計畫總監許乃文回應「勉強接受」;與北陸電力在彰化合作海龍風場的玉山能源主管說:「有進步,覺得OK!」,但5.5元與原先計畫費率還是有落差,具體開發計畫是否不變,還要做詳細財務架構評估才能知道。

在國產化與本地供應鏈合作部分,玉山能源認為現有定版費率還是得回頭跟本地廠商重談,可能會壓縮到它們成本、營運利潤。許乃文指出,本土供應鏈採購項目,未簽約的,未來必須跟定案電價相配合,已簽約的,是否仍需要重新議約,CIP要等財務跑出來後才能決定。

恢復前高後低階梯式費率部分,玉山能源主管說:「這樣國內銀行比較有信心融資。」。就她們接觸就有7家銀行要求能源局恢復。對CIP說,根據它們試算,現金流前10年都是負的,要到第11年才會轉正,「怎麼可能有外界說賺飽,提早走人、出脫呢。」

(中國時報)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