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

 

一名智庫學者26歲的兒子拿附卡去買遊戲點數刷了500多萬元,最後想不開輕生,引發立委關切。金管會主委顧立雄27日在財委會中承諾,已要求銀行公會研議如何讓正卡人即時了解附卡人使用狀況,一個月內提出檢討報告。

 

一名智庫學者兒子在2018年10月1場飯局中,加了1名援交妹「曉萌」的LINE,最後還為了她在一個月內刷了500萬元,不堪壓力而自殺。事後其父痛訴,兒子在短期內刷卡買鉅額點數,銀行竟然都沒有通知,無視主卡人的權益。

 

立委施義芳在財委會中質詢,該個案中「附卡」持卡人消費習慣改變,購買鉅額的遊戲點數,「正卡人」雖已去電銀行客服要求要簡訊通知附卡消費紀錄,但「附卡人」卻去電客戶要求銀行取消正卡人的要求,銀行到底該聽誰的?

 

顧立雄指出,該個案的附卡持卡人已是成年人,而附卡去改變消費通知方式,但正卡持卡人不知道,金管會已要求銀行檢討並請銀行公會研議,未來要確保正卡人即時了解附卡人的刷卡消費狀況,一個月內提出檢討報告。

 

銀行局表示,目前法規並沒有規定附卡人的消費狀況要「即時」通知正卡人,由各銀行視自行成本考量而定,不過,正卡人每月都會收到對帳單了解附卡人的消費狀況。現在研議如何透過APP、網路、簡訊等方式讓正卡人可立即掌握附卡人消費狀況。

(工商 )

 

 

工商時報
無語經濟研究員

 

我26歲的兒子被遊戲點數詐騙集團兩波苦苦相逼,以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喪子之痛真的很痛!很痛!他是在國外長大的陽光型網路族,在三個國家中,選擇回來他喜歡的台灣,卻無力應對台灣社會這凶險的一面!但這也曝露許多單位消極作為,助長了日益猖獗的詐騙案!

 

過去的詐騙以提款機為主,主管單位和銀行的一些作為已相當程度產生抑止效果,但詐騙手法推陳出新,相關單位的作為卻未能及時動態因應。引誘購買遊戲點數詐騙,行之多年,以現金支付還可限縮損失範圍,但若透過信用卡購買則可能對受害者形成創傷型的損失,甚至於導致悲劇!事實上,兩波詐騙過程中,除了以巨額的現金頻繁購買點數之外,他還兩度同時刷爆或幾近刷爆他自己的信用卡和我的信用卡附卡!

 

身為經濟研究人員,金融非我專業,平時也不敢多所置喙,但我知道rule of banking要求know your customer(KYC)和anti-money laundry(AML)。在第一波詐騙發生後,我曾去電信用卡公司的客服中心,表達兒子所拿附卡有不正常消費和可能涉及詐騙的疑慮,隨即又去電明確要求將附卡消費以簡訊通知正卡人的我,爭取第一時間介入時機,以防同樣事件再度發生。但是第二波詐騙發生過程中,我卻從未收到任何通知,以致於兒子最終承受不了壓力,走上絕路!

 

事後我對信用卡公司提出嚴正抗議時,客服中心表示我兒子曾在我之後去電要求更改消費通知方式。問題是正卡人和附卡人誰的權限大?應該是正卡人的權限大吧!而且信用卡公司並沒有通知我,我的附卡消費通知要求已被改變了。相反地,我的另一張信用卡公司,常年來一直即時告知我附卡的消費情況,不論金額大小;遇有稍大額消費還立即以電話確認。

 

若信用卡公司能即時通知我兒子的刷卡情況,我應有機會及時介入第二波的詐騙。而且信用卡公司無視於很多筆大額不正常消費可能涉及詐騙;造成我們巨額財務損失,並間接導致悲劇的發生!

 

就AML而言,實務上,信用卡公司會透過電腦邏輯參數來檢視不正常交易,但我兒子的案例顯示現行作法仍有不足。一方面,信用卡公司應加強對不正常交易的判讀與通知,甚至於必要時採取暫停刷卡交易的手段。另一方面,主管機關應該要求,在信用卡交易資訊收據中,將遊戲點數獨立成一項,而非只是統歸為一般銷售,以利信用卡公司判讀。

 

當一些特定的遊戲點數,如MyCard,和通路,如OK Mart與全國電子,已成為常見的詐騙集團利用工具時,有意無意成為共犯結構,成為洗錢防制的一大漏洞,他們的角色已不能再只是事後配合司法機關調查,而是課以更積極的AML責任;儘管他們的主管機關並非金管會。目前很多單位與民眾都忽略了全國電子也是遊戲點數的通路。

 

尤其,從我兒子的點數消費來看,很多筆大額的點數是在OK Mart和全國電子幾個特定分店頻繁和連續購買,甚至於由同一個銷售員處理,且詐騙集團還在我兒子購買前通知全國電子有人要購買大額點數,有一天就在同一家分店購買高額遊戲點數的情形,非常不合理;而卻無人制止,或通報警方!另外,MyCard等遊戲點數公司也需負擔事件發生中的AML責任,不能如現在只是事後才被動地配合調查。對於多項點數同時一上線即被轉走、轉賣或變現,可搭配通路的資訊,及時採取一些必要動作,如建立可疑帳戶預警機制和類似信用卡的暫停交易機制。

 

而且智冠等遊戲點數公司長年來放任遊戲點數被詐騙集團利用,錢照賺,但受害人往往最終求償無門。我認為遊戲點數公司應和政府部門合作,連同通路,建立遊戲點數詐騙受害人賠償機制,分擔被害人的一些損失。唯有他們必須面對局部賠償的壓力,他們才會加強防制詐騙。

 

此外,通訊軟體Line也任由詐騙集團,以同樣的假人名常年持續設局詐騙或假援交,導致損失者眾!相對而言,來電辨識軟體Whoscall已可應用於行動電話甚至於市話,以協助一般民眾過濾可疑的來電。依此來看,Line等通訊軟體公司應該負起社會責任,建立類似的可疑帳戶過濾機制。

 

但年輕的朋友們也請多google一下前例新聞;詐騙過程中所付出的同情心和見義勇為更是虛幻的!在過程中也勿因被詐騙集團恐嚇而排拒任何可能的外援。

 

之前的遊戲點數詐騙案,或金額有限或不涉人命悲劇,對詐騙細節關心者有限。辦案人員最終或許可以掌握詐騙細節,卻又未能回饋相關的金融主管機構。我整理兒子的點數消費、被詐騙細節,一則想協助警方掌握關鍵疑點,一則想知道兒子曾經歷的痛苦掙扎;並藉此隔離一些喪子的悲痛與對他的思念!這些細節與建議希望有助於相關單位建立應有的防範機制。我認為當詐騙層出不窮且特定機制成為被詐騙集團利用的管道時,涉及詐騙機制的相關公司之KYC和AML要適時動態調整;主管機關更要補強規範。而且從法遵的角度來看,這已成為國際規範的實質議題。

 

兒子在遺書中要求我將他的骨灰撒向大海,表達他對社會的失望!我私心地想保有對他的思念,選擇將他的故事和一些感想撒向社會大海。希望我們能從他的被詐騙血淚悲劇中,盡可能萃取經驗和建立處理機制,以減少類似的事件再發生,聊慰他在天之靈。

 

(編者註:本文作者為本版長期投稿作者,本文所述均為真實事件,為保護作者隱私而特以筆名刊出。)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308000332-260202?chdtv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