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级暴跌“慢回放” - 宋鸿兵观天下

 

讓人更為吃驚的是,上週仍然處於平靜狀態的回購市場,週一突然“疫情”發作,回購利率跳升到了2%!要知道美聯儲已經將聯邦基準利率降到了0附近,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也降到了0.1%,回購利率應該低於超額準備金利率,否則,銀行坐擁的1.3萬億美元的超額準備金,應該立刻從美聯儲賬戶中湧向回購市場進行套利,從而將回購利率壓下來。與去年9年美國爆發錢荒時發生的現像一模一樣。銀行“斷然拒絕”了這個“無風險”套利的機會。

所謂無風險,是指回購市場以國債為抵押進行隔夜融資,抵押品非常可靠,時間只有一晚,比銀行之間無抵押的純信用借貸更靠譜。

銀行放棄賺錢的好機會只有兩個可能,一是不敢,二是不能。

先說為什麼不敢。上週以橋水基金的達里奧為代表的風險平價型對沖基金(Risk Parity funds)大暴雷,很多對沖基金用十倍以上的槓桿管理著數万億美元的資產,他們完全沒有預料到三四個標準方差以上的黑天鵝們正在逼近,特別是石油和病毒這對“黑風雙煞”的殺傷力如此驚人,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像。

風險平價策略的“祖師爺”達里奧在今年一月時還曾信心滿滿,他在達沃斯論壇中放出狂言“Cash is trash!”(現金就是垃圾!),號召投資人在2020年的市場上“膽子更大一些,步子更快一些”,沖向全球市場,擁抱多樣化的資產,千萬不能持有現金。

“祖師爺”的總動員,激發出全球風險平價型對沖基金經理們的狂熱,他們積極招募客戶,放膽配置資產。

美國國債就是他們的最愛,大舉吃進之後,反手就在回購市場上質押融資,然後再買國債,再進行回購融資,以循環抵押的方式做大資產規模

事實上,當中國、日本、沙特等美國國債大買主逐漸喪失了對美債的胃口之後,高倍槓桿的對沖基金一躍成為美國國債最重要的新買家,在前兩年美聯儲加息縮表賣出國債時,正是對沖基金們承擔起“為國接盤”的重任,成功地壓制了國債收益率的上漲勢頭。

當達里奧們在上週被“黑風雙煞”徹底打垮之後,高槓桿成了“索命鬼”,迫使他們啟動了瘋狂的國債拋售模式,在3月11日終於導緻美國國債市場喪失了流動性,一級交易商們的自有資金已難以應付對沖基金的大潰敗,被迫向美聯儲求救,這才有了3月12日美聯儲緊急開始的1.5萬億回購注入資金的救命行動。

從3月16日本週一開始,對沖基金的雪崩態勢終於開始衝擊美國金融體系的心臟—回購市場。在這種風聲鶴唳的情況下,哪家銀行敢於借錢給這些“殘兵敗將”?

對沖基金手中的用於回購融資的國債,背後平均有三個主人,這種“一女三嫁”的回購抵押品,誰敢接手?銀行不是傻子,為了區區2%的套利,卻冒著賠掉本金的風險,這買賣沒人願意幹!

 

還有另一種情況,銀行的1.3萬億超額準備金根本就無法動用。為什麼?對沖基金也好,影子銀行也罷,所有資金的源頭都在銀行,銀行“清白”的資產負債表與影子銀行的“黑暗交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如果大批對沖基金破產,銀行豈能獨善其身?簡單地說,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怎麼辦?還得美聯儲出手拯救。3月16日週一,美聯儲急急忙忙地宣布下午1:30分,再一次向市場注入5000億美元的回購資金,目的是為了“確保准備金供應充足,以支持短期資金市場(國債回購)的正常運行”。

說白了,對沖基金玩砸了要跳樓甩賣國債,最終還是要美聯儲印鈔票接盤。

上周美聯儲剛搞了1.5萬億的回購,這週又追加5000億,再加7000億的QE,達里奧們究竟玩砸了多大規模的資產?又會有多少交易對手將被這幫人拖下水?銀行、保險公司、共同基金、養老基金可都是達里奧們的金主。

美聯儲一連串的高強度救援,反而印證了市場的猜疑,加劇了市場恐慌。

 

https://wemp.app/posts/30265a78-2e05-4a94-8353-3824a028a9bc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