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401/post/202006050027/%E9%82%A3%E4%B8%80%E5%A4%9C%EF%BC%8C%E8%B2%A0%E6%B2%B9%E5%83%B9%E8%AE%93%E5%8F%B0%E7%81%A3%E6%8A%95%E8%B3%87%E4%BA%BA%E6%85%98%E8%B3%A05%E5%84%84%20%20%E5%8E%9F%E4%BE%86%E8%83%8C%E5%BE%8C%E6%9C%89%E7%A5%9E%E7%A5%95%E4%BD%9C%E6%89%8B%E3%80%8C%E5%9D%91%E6%AE%BA%E3%80%8D%EF%BC%9F%EF%BC%81

林韋伶

聰明理財

達志

2020-06-05

 

「我下單下了10多次,沒有一次成功,這是我開始投資以來,最不知所措的一次。我知道要停損,但卻沒辦法停損。」憶及今年4月21日凌晨2點上演的負油價風暴,X先生緩緩道出當時的心情。

對已經有6年投資經驗的他來說,自評對投資商品與市場的掌握,大約有70分,這不是他第一次玩期貨,過去他買過道瓊指數期貨、小那斯達克期貨,甚至是這次上演完美風暴的原油期貨(小輕原油期貨)。

 

在發生疫情之前,我投資原油期貨,好幾次都有賺到小波段,那天也是為了交易,我半夜起來下單,因為知道近期市場波動大,我只下了10萬當保證金試身手。」X先生目前為專職投資人,有時為了投資海外期貨,他會特地在半夜交易。

 

「我還記得在4月21日的前幾天,就有朋友開玩笑說:『油價會不會跌到負值』,所以我下單前並非沒想過這個可能性,但當時我很明確告訴自己,碰到零元就停損,只是沒想到已經設了停損點,卻下單下10多次都沒有成功。在油價還沒變負值前,我下的單不是無法委託,就是沒有委託成功,等到數字變成負值,換成是我不知道怎麼輸入價格了…」X先生這樣敘述著當天想平倉卻無法平倉,只能看著數字愈跌愈低的慘痛經驗。

 

對於4月21日發生的負油價風暴,多數人認定,是疫情影響原油需求,加上產量無法降低的結果,但有國內期貨業者提出疑問:「5月跟6月的市場基本面,真有差那麼多嗎?為何6月期貨全月走勢沒有出現過負值?

 

對此,一位熟悉海外期貨交易的金融業者分析:「這次其實是因為資訊不對稱,有人看到在市場上下其手的機會,這波不管是全球投資人、國內外期貨商,大家都是受害者。」而他口中的「資訊不對稱」,就是這次釀成完美風暴的第一個重要因素。

 

 

一、系統尚未準備好負值交易

 

這次出現負油價的期貨契約,就在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做交易,事實上,在4月8日4月15日,芝商所就發布了建議性通告,提醒所有會員公司應該對負油價進行系統測試與調整。但,台灣期貨商並非芝商所會員,台灣與芝商所間,還有海外期貨上手公司,像是:美林、華大、瑞信…等,但這些上手公司並沒有即時將通告傳遞給國內期貨商,國內期貨業者表示:「通知都還是事發之後,我們自己去找才找到的。」

 

沒有事先獲得通知的國內期貨商,當然也沒有提前測試系統,風暴過後才發現,只有在部分裝置上的下單系統,可以成功下負值單,且下單不能直接輸入負值,而是要點選五檔報價。下單時出現的層層關卡,讓市場流動性出了問題;國內期貨商高層透露,在21日2點09分出現負油價後,到30分結算的這段時間內,全球總成交口數僅41口,其中9口來自台灣,約占22%。

 

二、遠近月價差過大,投資人大幅留倉

 

不僅如此,通常在結算日前一周,近、遠月契約價差,都會收斂到1元以內,但這次價差卻創下12年來新高,落到6~10元間,讓很多人選擇留倉到最後一天。結合上述這兩點,原油期貨市場就像一個門上有好幾道鎖的密室,因為價差太高,投資人選擇先待在密室內觀望,盼望價差能回歸過往水準,卻沒有發現,自己根本不會或不能打開門上的鎖。

 

 

三、機構法人大量採用「以結算價交易」(TAS),成空方狙擊目標

 

最後一個釀成風暴的要素,是機構法人大量採用「以結算價交易」(TAS)的機制。事實上,TAS早在2007年就推出,一直到2015年後,當市場上有愈來愈多ETF推出,TAS的使用才比較熱絡。

 

在TAS推出前,操作期貨ETF的經理人,必須將手中的口數平分在每小時去交易,以追求價格趨近結算價,但採用TAS後,這些經理人不管在哪個時段交易,最後成交價格就會是結算價。

 

這項為了方便期貨ETF經理人交易的工具,搭上一間已經擠滿人的密室,讓有心人獲得上下其手的空間。

 

 

 

 

操縱負油價的兇手,疑似在當天先用TAS買進多口期貨,12點後開始在集中市場賣出、壓低價格,讓小輕原油期貨價在2點9分正式跌破零元,且因為波動太大,CME還三度啟動退單。到了2點21分後,因為流動性不足,最佳買方價就一直維持在-100直到收盤。


因為他是用TAS買進期貨,最後成交價格就是結算價,因此他在盤中全力摜壓價格,他知道價格一定會收最低,最終可以用最低的結算價格補回來。而其它投資人因為負油價賠的錢,也全都會進他口袋。」一位期貨商高層這樣分析全球投資人遭坑殺的過程。

 

根據CME公告,小輕原油最小跳動點為0.025點,每檔12.5美元,也就是說,小輕原油價格每跌1元,投資人就賠500美元。以當天結算價-37.63元來計算,如果X先生當晚沒有逃出那間密室,他的損失至少要從56.4萬台幣起跳,幸運的是,他是全台逃出密室9人中的一人。

 

至於台灣投資人在那一夜到底賠了多少錢?知情人士推估,儘管小輕原油期貨在台灣不算交投熱絡的商品,但出現負油價當晚,台灣投資人恐怕慘賠了3~5億元。

 

不尋常的三項巧合在同一時間點匯集,釀出一場負油價的完美風暴,背後蓄意坑殺的作手,到底是何許人也?恐怕永遠是個謎團。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401/post/202006050027/%E9%82%A3%E4%B8%80%E5%A4%9C%EF%BC%8C%E8%B2%A0%E6%B2%B9%E5%83%B9%E8%AE%93%E5%8F%B0%E7%81%A3%E6%8A%95%E8%B3%87%E4%BA%BA%E6%85%98%E8%B3%A05%E5%84%84%20%20%E5%8E%9F%E4%BE%86%E8%83%8C%E5%BE%8C%E6%9C%89%E7%A5%9E%E7%A5%95%E4%BD%9C%E6%89%8B%E3%80%8C%E5%9D%91%E6%AE%BA%E3%80%8D%EF%BC%9F%EF%BC%81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