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394/post/202006190031/%E5%BC%B5%E5%BF%A0%E8%AC%80%E8%BB%8A%E7%89%8C%E8%99%9F%E7%A2%BC%E7%9A%84%E7%A7%98%E5%AF%86%E3%80%80%E7%AB%9F%E8%B7%9F35%E5%B9%B4%E5%89%8D%E9%81%87%E3%80%8C%E5%AE%AE%E5%BB%B7%E6%94%BF%E8%AE%8A%E3%80%8D%E5%A4%A7%E6%9C%89%E9%97%9C%E4%BF%82

劉煥彥

科技線上

國立中正大學提供

2020-06-20

 

張忠謀接受中正大學30周年校慶卓越講座系列邀請,去年10月22日以「我的成功與挫折」為題到校發表演講。他提到在1983年離開服務25年的德州儀器公司後,下個工作是接任同為美國大企業的通用儀器(General Instrument)總裁。

 

但萬萬沒想到,自己做了一年就下台,而且還是被部屬及上司聯手逼宮

 

張忠謀說:「通用儀器公司的總裁,是新工作、新經驗,(但)在這家公司做了一年就遇到宮廷政變,(宮廷政變)是palace coup的翻譯,就是被內部人搞下台,是我親近的人。」

 

「(工作上)要report給我的四、五個人,加上我的上司,是我的董事長。董事長加上這四、五個比較資深的人,在密室協商,(討論留下)Morris(張忠謀英文名字)到底對公司是好,還是不好,結果大家覺得,還是請他走吧。」

 

張忠謀提到,當時通用儀器的股東及客戶都覺得他做得不錯,但公司裡就是有人希望他下台。

 

車牌號碼數字 就是戊戌變法那一年

 

他還說:「我在台北的車子,牌照號碼是1898,很容易記,因為1898(年)是戊戌政變(戊戌變法),是宮殿政變,有慈禧太后啊,光緒皇帝啊,跟我的(遭遇)一樣。」

 

19世紀後期清朝內憂外患不斷,1898年光緒皇帝支持維新派四大主張,並取得慈禧太后默許,以日本明治維新為範本推動多項改革。

 

但維新派後期手法轉趨激烈,威脅保守派利益引起反撲,最後僅三個月就中止,多位維新派人士逃亡或喪命,光緒皇帝遭軟禁,慈禧太后則重新掌權,史稱戊戌變法或百日維新。

 

到新東家上班才發現 企業文化與德儀大不相同

 

2007年張忠謀接受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的口述歷史訪談時,對於通用儀器時期的說法如下:

 

「在通用儀器待了一年多後,我發現這家公司與德儀大不相同。德儀著重自然成長(有機成長),就算把消費事業及電腦事業拆分出去都是自然成長,他們會從其他事業找來好手,主要是從半導體事業找來,去管理這些新事業。」

 

「然而,通用儀器是著重併購,把事業做成功後再賣掉,所以通用儀器的做法是買下新事業、好好改造一番,再賣給別人。」

 

「之前在求職面談時,我不知道它(通用儀器)已經變成這樣的公司,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只是跟我熟悉的德儀做法非常不同,所以在通用儀器做了一年出頭後,我決定辭職走人。」

 

1985年接任工研院長 改革目標意外引來爭議

 

張忠謀在中正大學演講中也提到,他之後就是來台接任工業技術研究院院長,1985年上任時他提出三個改革想法:

 

第一,「我要工研院做整個台灣工業的R&D(研發),那台灣工業應該給它學習費」。

 

第二,工研院應該拆分出一些公司,後來有台積電、台灣光罩等,「這可以說partial success(部份成功)」。

 

第三,他覺得在工研院,「大家好像是公務員一樣,所以我要(求)每年最低2%的績效,開始的時候我還要求3%。」

 

張忠謀直言,這麼做遇到內部強力反彈,且當時「黑函滿天飛」,從經濟部、立法委員到監察委員都來關切,最後是改革失敗。他坦言,台灣政治圈或研究機構的文化,「我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學會」,這番話讓現場聽眾哄堂大笑。

 

▲1985年張忠謀(中)接任工研院長前考察台灣環境,在新竹清大校園留影,左起為時任清大校長毛高文、工研院董事長徐賢修、工研院長方賢齊、美國RCA公司研究室主任潘文淵、清大工學院院長李家同,與工研院副院長胡定華。(圖片來源:工研院臉書)

 

2006年前行政院長孫運璿離世後不久,張忠謀接受媒體訪問曾提及,當時工研院不改革也可以繼續下去,但1985年他接掌院長時發現,台灣不能停留在模仿階段,必須要創新。工研院不能關在象牙塔,做一些只能在研討會發表的論文,要緊密結合民間企業,研發的技術要能用在企業,「必須做個有影響力的機構」。

 

去年11月初張忠謀在台積電員工運動會的記者會提到,原本以為自傳下冊在去年3月會完成,「但我太樂觀了」,他承諾在2020年底前一定會完成。

 

當時他表示,自傳下冊將分成兩大塊,第一是講德州儀器的盛衰,也就是1964年他在史丹佛唸完博士,回到德州儀器後又服務了20年,「我對德儀半導體部門的強盛有很大關係」。

 

第二大塊則是談台積電奇蹟,但兩大塊中間有個插曲,就是在美國通用儀器的一年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