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1701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604531052.A.624.html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342233

魏姓股長(左)被控10月16日突然到選別室自行脫下2條長褲、1條內褲,光著屁股溜鳥性騷擾女員工,圖右是忙著閃避的S女。(圖由被害人T女提供)

魏姓股長(左)被控10月16日突然到選別室自行脫下2條長褲、1條內褲,光著屁股溜鳥性騷擾女員工,圖右是忙著閃避的S女。(圖由被害人T女提供)

〔記者黃美珠/新竹報導〕某上市GMP藥廠46歲魏姓股長被控涉嫌藉勢性騷擾甚至猥褻2名女同事,前後長達7年!被害人指控,魏姓股長涉嫌先用淫言穢語、講述夫妻房事等羞辱她們,還替2人「標價」,喊「S女500」、「T女300」邀3P。她們4度向主管申訴,都被以「沒有證據」打發,魏男色膽養大,竟開始動手襲胸、拍臀、撈下體等,上月中甚至在作業區脫褲溜鳥意圖猥褻S女,荒誕行徑被目擊的T女靠「偷渡」入廠的手機拍下,終握得證據而報案!

S女回憶10月16日下午2點半左右的遭遇仍忍不住激動落淚!

她說,事發時,魏男一進入她和T女2人工作的「選別室」即立刻鎖門,然後先後脫掉白色無塵服長外褲、綠色工作制服長褲及四角內褲,邊脫就邊往她蹭去,她快閃且向T求助,T女因此抽出違規偷帶入工廠的手機,連拍下3張包含魏男光溜溜屁股在內的噁心醜態,以及魏男察覺後蹲下用現場藥桶遮羞的畫面。

T女說,由於她們都是年過四十、書讀不多的婦女,家中很需要這份薪水,為了這口飯,始終畏懼魏男的權勢,畢竟魏男是「田僑仔」之子、又是任職公司24年的資深幹部。

因此當光著屁股蹲著的魏男厲聲質問她「有沒有偷拍我的照片」時,她反而嚇得放下手機直說「沒有、只是剛好老公來電才拿手機」,不敢再拍。

沒想到魏男聞言後,竟仍無恥起身大方溜鳥,且一把揪過S女將之壓制在地,以下體頂著S;T女見狀立刻抓起現場的水瓢攻擊,才幫S女脫困。

2女事後不再寄望公司的申訴機制,改向各自老公哭訴,2對夫妻10月31日在魏男夫妻出席其女幼兒園萬聖節活動時攔路興師問罪,還把前述露屁照拿給魏妻看,希望也是同事的魏妻能認清枕邊「狼」君,幫她們約制魏男、痛改前非。

T女說,不料魏男卻嗆「照片是合成的」、「在恐嚇勒索嗎?」、「有本事就去告」,這讓她們忍無可忍決定報警處理。

2人說,她們2人1組在同一個工作室負責「選別」等作業,作業空間約4坪,裡面沒有監視器,公司又禁止同仁帶手機入廠,有時魏男要騷擾、猥褻她們,除了會鎖門,還會拿黑色塑膠袋封住玻璃窗戶,所以之前的申訴都苦於無法舉證。

唯一能證明她們受害時魏男確實有進入她們作業區的,就是走廊天花板上的監視器畫面,但這支監視器卻原因不明長期鏡頭朝下「拍地板」,她們多次反映希望調整回正常角度,卻都被主管用各種理由搪塞,聲稱只能由工務課處理,他們任何人都不能私自動手,這對她們工作時的人身安全完全沒有保障。

2女也說,魏男外型文質彬彬、頗具書卷氣,臉書都放妻小生活照,在公司樂於助人,儼然是新好男人。

但事實上3人獨處時,魏男卻口常出穢言淫語,問「妳跟妳老公晚上做什麼姿勢?」、「妳老公那條大不大」、「我老婆她底下都乾乾的」、「要不要看我的性器官」、「要不要摸我的性器官」等,經制止、申訴都無效,就連她們面對他毛手毛腳本能回以推打、或拿現場的水瓢等工具防禦回擊,魏男竟也不惱反而更開心,「根本就是變態」她們罵。

她們說,近1、2年魏男可能在公司包庇和魏妻2胎孕期下導致色膽更肥,常突用鹹豬手拉彈S女的內衣肩帶,或趁S女拖著沈重的藥桶經過時撈她下體,或用下體貼靠T女再踢踹她,或用手肘戳碰2女胸部,或以祿山之爪直襲T女胸部、或用手電筒探照她們的私處等等,做出各種不堪的猥褻、騷擾舉動。

這些她們都先後跟李姓、徐姓課長各自反映過2次,但魏男不是說「不小心」,就是徐男以「沒有證據」不了了之,這讓她們精神飽受痛苦,甚至間接影響夫妻感情。

〔記者黃美珠/新竹報導〕某上市GMP製藥廠魏姓股長被控藉勢性騷擾、猥褻女同事,面對指控向公司喊冤,自稱是被陷害。藥廠詹姓副總經理說,性騷擾和猥褻事件指控者和被指控一方各說各話,會配合司法調查釐清,但從脫褲、露屁照片看來,魏男已違反工作現場的相關作業規定,明顯不適任,且基於保護弱勢的2女工作權,公司獲悉當天就把魏男改調非主管職,並令暫時休假,避免跟2女再有接觸,公司內部也已啟動性平機制,將對整個事件展開調查。

新竹縣政府勞工處獲悉此件職場醜聞後大感震驚,他們將就2女所言,特別是7年內向主管申訴4次卻未見改善,到上個月中甚至爆發更嚴重的脫褲露屁騷擾一環,將會同該公司工會和管理幹部進廠調查釐清,且召開就業歧視評議委員會審議,如果查證公司確有違失,將依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就業歧視的相關規定從重議處。

詹姓副總說,魏男向公司否認2女的所有指控,表示上週六當對方到其家庭親子活動現場找他「協調」後,他就已向警方備案指控遭到恐嚇勒索。

不過,詹姓副總直言,魏男在記者上門查證前,並未向公司提及他在作業現場脫褲子的荒誕行徑,經記者查證曝光後才辯稱「衣服是被女方扒掉的」,但非說「褲子被女方扒掉」,等照片見光了,再改口說當天是遭到陷害,雙方疑似在嬉戲,無論如何,魏男的行徑都已經違反公司的現場作業規定,顯然不適任。

詹姓副總說,事發的選別室同層樓約有5、6個作業站,每站都有2名員工,事發現場不大,沒有讓人足以被壓制在地的空間,各作業站因屬密閉作業環境,所以都有開窗以防範各類狀況突發,同仁在遇到事情時,大聲呼救或立刻衝出求援都足以引起注意,他們不能理解當下2女怎沒對外求救?

該公司內部有性平機制和申訴專線,過去7年確從不曾接獲來自2女有關性平事件的申訴,有的話一定會秉公處理,絕沒有所謂4次都以「沒有證據」包庇魏男的狀況,他們將再深入釐清2女到底有無申訴過?還是真的申訴後被人置之不理。

對於監視器鏡頭何以始終朝地面拍攝而未正常運作?他們也納悶,將去調閱近期該支爭議監視器及其周邊其他監視器的畫面,逐一釐清。

廠內因有保護業務秘密、防範作業粉塵、提高工作效率和質量等的考量,確實是禁止同仁攜帶手機入廠的,未來這個規定仍會繼續執行,但參酌這次事件,他們內部會再研究如何提昇同仁在密閉空間作業時個人安全上的管理和改善。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