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1日

文字撰稿:謝幸恩

台灣會計產業龍頭「勤業眾信」,因捲入上市公司「康友KY」掏空案,更涉入同為上市公司的「淘帝KY」假帳案,可說是爭議連連。《毅傳媒》掌握內幕,康友不但向勤業眾信求償,更在今年1月向台北地院聲請假扣押,包含勤業眾信公司、前總裁賴冠仲、會計師施景彬、江明南的資產,總金額高達29億元,倘若法院裁准,將是勤業眾信繼2004年博達案後,再度被列為假扣押債務人。

《毅傳媒》去年7月獨家揭露康友掏空案,包含董事長黃文烈在內的其他中國籍高層,均已辭職神隱,而新接手的經營團隊,遲遲找不到會計師簽核財報,因此證交所已在今年2月公告康友下市案,恐怕康友4月1日愚人節「下市成真」。

更雪上加霜的是,康友8日發布重訊說明,公司最大的金雞母,也就是位在中國安徽的「六安華源」製藥公司,早被黃文烈拿去抵押給中國銀行借款,負債總額高達11億元,更將面臨破產清算,康友高層憤而怒嗆黃是「詐騙集團」,涉案的會計師施景彬、江明南更有嚴重查核疏失。

《毅傳媒》調查,康友包含多名大股東、新接手的經營團隊在內,已向北院聲請假扣押,來暫時凍結勤業眾信、賴冠仲、江明南、施景彬的財產,約莫29億元,以保全康友投資人的權益;而債權人需要支付請求金額的3分之1來作為擔保金,換算約莫10億元,但確切金額為何,仍待法官裁量詳細數字。

然而,勤業眾信今年2月提前展開總裁改選,也影響康友假扣押進度。有投資人私下透露,深怕5月要辦理屆齡退休的前總裁賴冠仲,及身為合夥會計師的施景彬、江明南等人,為規避鉅額求償,恐怕會相繼退夥,並結算合夥財產出場,而增加追索困難,儼然是以合夥人退夥結算之名,來達到脫產之實。

《毅傳媒》調查,勤業眾信有資產本,似乎不足清償康友聲請假扣押的29億元,且勤業名下無任何不動產,僅有辦公設備資產,帳上現金僅足以支應流動需求,盈餘、獲利均上繳德勤澳洲,或分配與合夥人,帳上現金僅數億元。

更弔詭的是,起先北院司法事務官駁回康友假扣押聲請,但理由是「以未說明求償金額的計算方式」,而康友提出異議後,目前仍在北院民庭審理,至今拖了2個多月,也因假扣押在於保全強制執行,有其緊急性,實屬相當罕見。

按照《辦理民事訴訟法應行注意事項》213條,「因聲請而開始之督促程序、保全程序及公示催告程序,均應迅速辦理,聲請假扣押、假處分、自助行為處理程序、定暫時狀態假處分及其擔保金提存事件,尤應列為最速件處理。」

一名不願具名的書記官透露,各級法院收到假扣押裁定聲請後,處理時間沒有一定期程,但照理說應於收狀後5日內辦理,「比較少會拖到2、3個月」,通常矚目案件如過去的頂新混油案、李長榮化工,僅需1天就可裁准與否。

此外,除康友向北院聲請假扣押勤業眾信資產外,根據投保中心統計,目前登記求償的康友小股東超過5000人,求償金額估計超過30億元,近期將向康友、會計師等人提訟,由於保險公司可用「除外條款」拒絕理賠勤業,屆時所有合夥人就得共同擔負賠償的「無限責任」,恐怕勤業是一個頭兩個大。

勤業眾信小檔案。資料來源:《毅傳媒》採訪整理。

https://www.winfohub.com/?p=97243

文字撰稿:謝幸恩
主圖來源:毅傳媒資料室
美術設計:姜峻傑

今年2月初,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提前」展開總裁改選,最後由現任科技創新長柯志賢出線,至於現任總裁賴冠仲5月底屆齡退休,而勤業改選的時機點是相當敏感,外界質疑因「勤業派」大將施景彬捲入司法案件,對勤業系統來說是元氣大傷,旗下的勤業派會計師、審計員為求明哲保身,似乎醞釀離職。

事實上,每3年1次的勤業眾信總裁改選,都是激烈萬分,時間都固定選在3月到5月間,總裁選舉方式為100多位合夥人直選,若最高票領先不到15%,就必須要進入下一輪投票,而最後未超過合夥人的3分之2同意,則經協商推舉。

2003年勤業與眾信合併後,內部仍然隱隱分為「勤業派」、「眾信派」,且無人有連任總裁的紀錄,但每次選舉多半由勤業派出線,兩方派系間是壁壘分明。

上屆2018年改選,老眾信出身的賴冠仲,對決老勤業的前審計長施景彬,雙方爭得你死我活,私下頻頻拉票,最後由賴冠仲出線,而賴也是合併以來,首位眾信出身的總裁,為留住勤業派人心,賴也曾對外喊話:「人才就是資產」。

《毅傳媒》側面了解,勤業眾信提前改選的原因,恐怕並非外稱武漢肺炎疫情所致,可能是因為自去年7月起,會計所接連捲入多起司法案件,內部將康友責任多半歸咎於賴冠仲,賴是否非出於個人意願「被退休」,目前無從得知。

然而,今年提前改選,賴冠仲推子弟兵、現任審計長洪國田對決柯志賢,雙方均為眾信系統出身,反觀勤業派無人參選,若施景彬沒有出事,恐怕也是總裁熱門人選;歷經兩輪投票後,柯志賢由第1高票之姿,預計6月1日接任。

勤業眾信2月底完成總裁改選,由眾信派的科技創新長柯志賢出線。(圖:翻攝自勤業眾信官網)

《毅傳媒》調查,柯志賢負責審計部門合夥會計師,更擔任勤業眾信科技創新長、確信諮詢服務負責人,服務產業遍及製造業、高科技及連鎖通路等,柯也曾簽證過上市公司如國巨、聯華食、街口支付等公司財報,可說是眾望所歸。

但是,勤業眾信連續兩度捲入康友、淘帝弊案,涉案的會計師施景彬、江明南,兩人涉嫌在康友、淘帝財報上出具不實查核意見,已被檢調列為重大嫌疑人,兩人均交保候傳,更被金管會重罰停業2年,是繼2007年力霸案後,時隔13年金管會再對會計師祭出停業懲處,可說是重創勤業形象。

勤業眾信歷任總裁名單。資料來源:《毅傳媒》採訪整理。

一名不願具名的審計人員向《毅傳媒》透露,改選前公司內部士氣渙散,且簽證責任不明,又因為恐面臨巨額求償,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尤其今年金管會把公告上市櫃公司年報時間,自3月底提前到3月中,每個人繃緊神經,深怕變成下一個施景彬,部分勤業派的會計師、審計員有考慮退夥離職。

身為全球4大會計事務所的勤業眾信,身為分所之一的中國德勤,今年2月遭爆出放水醜聞,如今台灣勤業面對「內外夾攻」,對內如何穩定軍心,而對外如何解決司法訴訟,在在考驗新任總裁的智慧。

對此,勤業眾信吳姓公關表示,現在這些東西都不算是事實,所以沒有辦法回應,只能和記者說到這裡,公司目前一樣照正常運作,相關司法偵查程序與求償,也沒有辦法回應。

https://www.winfohub.com/politics/97248/

 

---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183012/post/202102080025

沒想到二○年八月,康友爆出黃文烈因個人債務,導致最重要的子公司中國六安華源資產被銀行扣押,股價又開始崩跌。李伯伯這下真的對康友死心了。他回憶:「我每天早上八點就坐在電腦前,等著九點開盤,一開盤就以跌停價掛出,當時手上才十幾張,竟賣了六個交易日才『幸運』地出清。但我太太堅持不賣,她的持股成本高達兩百多元,不甘心停損在六、七十元價位。」

 

康友停止交易前,股價剩五十六.六元,不但離復牌遙遙無期,甚至今年倘若交不出財報,三月可能被處下市。

 

這位在股市四十年的老鳥,檢討生平第一次踩地雷股的慘痛教訓,發人深省。李伯伯指出,投資康友的第一個錯誤,在於過度自信,把夢想得太大,忘了投資股市四十年來,他給自己立下的一個分散風險原則:「單一持股的比重,不超過投資組合的四分之一。」

 

「康友飆上五百元以上,成為生技股股王時,當時已占我的投資組合總金額的三分之二強了。」「我對印尼的動物疫苗廠前景的夢想得太美好,有次參加康友法說會時,黃文烈還秀出與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合照,更讓我確信康友的動物疫苗在東南亞版圖擴張大有可為!」李伯伯回憶說道。

 

第二個教訓則是,研讀公司年報與財報,儘管有證管單位的監督、會計師的背書,也不能有太強執念。他指出:「康友在年報中說一年生產四.八億袋大輸液,中國市占率排名第六;在出事前,資產負債表有高達二十五億元現金。豈知這些數字都不是事實,出事後,其實公司帳上現金僅有台幣三十幾萬元,連打官司的錢都湊不出來!」

 

「一般投資人僅能夠透過年報與財報來評估公司,這麼重要且基本的數字,監管單位與會計師都無法為我們把關,你叫我們還能信任誰?」李伯伯沉痛地說。

 

問李伯伯為何願意把投資生涯最慘的經驗分享出來,他無奈地說:「錢都賠了,總要留下點什麼吧?一點點教訓或經驗也好,希望別人不要重蹈覆轍,也希望監管機關與會計師能引以為鑑,善盡職守。」最後他說:「我對我太太最抱歉,但日子總得過下去,也期許康友自救會的苦主們打起精神,錢再賺就有,健康失去就很難找回了。」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