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博怡下台還不夠 這18人遭列離職名單至少4人「殺無赦」

 

葉佳華

今年3月公股金融圈掀起一波人事大地震,先是去年因遠航案遭檢調起訴的土銀董事長黃伯川和合庫總經理陳世卿雙雙請辭,接著3月9日第一金證券董座葉光章與總座陳香如兩人也一同遞出辭呈,後續包括第一金投信總座陳如中、彰銀總座黃瑞沐以及台企銀董事長黃博怡也相繼請辭,其中又以黃博怡的異動又最讓外界感到意外。

今年3月15日,台企銀董事長黃博怡閃電宣布,在6月份台企銀改選前自行向財政部提出辭呈,並對外宣布階段性任務已經結束,由於黃博怡春節前與媒體餐敘時,還大談今年願景,絲毫沒有異動跡象,黃無預警下台消息一出震撼公股金融圈。

雖然黃博怡人事案已經在4月1日生效,接替人選也確定由總經理張志堅暫代董事長一職,不過整個台企銀內部卻瀰漫一股詭異的低氣壓,關鍵就在於一份高達18人被點名「必須離職」的員工名單。

連黃博怡找的人都不放過,18人被點名「走人」

據了解,當時被點名必須離職的不僅僅只有董事長黃博怡,行政院手上還掌握一份18位內部員工名單,同時更指示財政部下達命令,要求這18位由台企銀正式聘雇的員工「自提辭呈」跟董事長一同打包走人。

很巧合的是,這個名單中所列的18名員工正是黃博怡出任台企銀董座後,他從其他幾個金融機構延攬到台企銀的人。

時間回到黃博怡對外宣布請辭的前夕,根據《信傳媒》掌握,今年以來,包括財政部旗下公股第一金證、台企銀以及經濟部旗下台電子公司董座,就是行政院鎖定要換人的標的,台企銀黃博怡也是被點名的董事長之一。

4名員工遭要求一定得走

農曆年過後3月初,財政部突然要黃博怡交一份報告,黃隨即寫了一份報告交給財政部長蘇建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黃博怡的報告交給財政部之後,隔兩天行政院就要黃提辭呈,另外也給了黃一份18人名單,暗示台企銀內部這18人都應該要一起走。

就在3月15日黃博怡正式對外宣布請辭台企銀董事長前一週,有4位台企銀員工收到「必須要離職」的通知,包括一個顧問,以及稽核、徵信以及資訊等4部門幹部,其中1人是黃的女婿。

據了解,最後這份名單會從18人降到4人,是黃博怡跟財政部及行政院溝通及解釋後得到的折衷方案,只是上面給的訊息就是「這4個人非走不可」。

黃把報告交給財政部,隔兩天行政院就要黃「快閃」

知情人士透露,黃博怡正式對外宣布辭時前,當時就有部門幹部包括稽核、徵信以及資訊等4名部門幹部,陸續接獲被「上級長官」要求寫離職簽呈的命令,甚至還協商各別的辭呈生效日期分批生效,不要過於集中,以免遭到外界質疑。

原本這些「被離職」員工的離職生效日是在4月1日,不過突然在同一周的星期五晚上,這些人陸續接到電話,被告知辭呈必須即日生效,更誇張的是,員工的薪水卻只有算到前一個工作日。「誰沒有家人要撫養?很多人聽到這件事覺得忿忿不平,有人甚至說很想到北市勞工局檢舉!」知情人士透露。

換句話說,黃博怡任內所延攬的18名員工至少就有4名員工也陸續被請辭,且員工辭呈才生效沒幾天,黃博怡就正式向財政部提出辭呈,值得注意的是,甚至後續是不是只有4名員工被迫遞交出辭呈,這個答案恐怕還有得追。

行政院高層可以指示財政部要公股員工自行請辭?

一名公股高層人士指出,公股銀行董座雖然是官派,但還是有一定的人事任命權,像是兆豐金控董事長張兆順,就從他的前東家一銀找了很多人到兆豐,如果張兆順可以從第一金找人,難道黃博怡就不能從其他金融機構找人?

況且這18名員工並不是高層或是部門單位主管,若勉強要說也只有副主管層級,而且這些員工也都是循正常程序聘用進入到台企銀,在都更甚至創造了一年至少150億的績效,實在不解行政院高層憑什麼可以指示財政部要員工自行請辭?一位前公銀行庫高層聽到這件事忍不住說了一句話:「什麼世界?」

黃博怡是在2017年11月接任台企銀董事長,3年多的任內期間他積極推動青年創業、銀髮金融、都更危老等放款以及中小企業授信業務,不僅長期配合政府政策且成效斐然,在他任內股價更衝上13.95元近期新高,也因此去年曾一度傳出黃博怡也是第一金董事長的熱門人選之一。

且台企銀今年改選在即,股東會日期日前已敲定,一般認為黃博怡至少應該會等到股東會前才會異動,怎麼會選在這時突然請辭?《信傳媒》試圖向黃博怡求證,電話中他表示「不願多談」,僅透露自己會先沉澱一段時間再說。他表示,現在已經開始學習退休生活,既然已經請辭,就盼望讓事情回歸平靜。

 

--

台企銀前董事長黃博怡原本對於台企銀內部改革胸有成竹,沒想到過年後一整個風雲變色,金融圈傳言他因嚴辦遠航旗下的遠向案因而惹怒行政院高層。

據了解,第一時間傳出行政院高層對於黃博怡讓自己女婿進入台企銀一事相當不滿,因此讓行政院高層對此大為火光,被視為是該人事案的導火線,但根據《信傳媒》進一步掌握的訊息,真正關鍵的原因恐怕不是如此,引關係人入台企銀只能說是被高層抓到小辮子,藉此逼退黃罷了。

女婿僅是小辮子,遠向案才是真正導火線

回顧去年11月,台企銀因踩到遠航案張綱維集團旗下的遠向建設「地雷」,董事會因此決議清理遠航張綱維的壞帳,使得台企銀光是10月單月就大幅增加逾放金額27.55億元。

一般來說,由於企業申貸必須經過銀行內部層層審核,若是大筆的貸款還必須經過放款審查會通過才准予核貸,換句話說,一旦爆發違法貸款情事,普遍也伴隨著董事會的高層人士涉入。

知情人士透露,台企銀在去年底不僅如此大動作清理壞債,甚至在今年春節前還主動將此案涉嫌違法貸款移送檢調,主要關鍵在於,在遠向這件事情上面,台企銀借款給遠向,而連帶保證人卻是張綱維,由於此案正是前任台企銀董事長廖燦昌任內所執行放款,金融圈因此研判黃博怡是因為將案子移送檢調因此才得罪了行政院高層。

去年11月,台企銀因踩到遠航張綱維集團旗下的遠向建設「地雷」,因而決議清理壞帳,甚至傳出在今年農曆年前的董事會上,台企銀董座黃博怡正式拍板,將此案調查結果正式移送檢調,因而得罪了不少人,而這也成為黃博怡下台的關鍵導火線。

近兩年來隨著潤寅案、遠航案爆發,台企銀皆堪稱是最大苦主,讓台企銀面臨損失,但這些放貸案皆不是在黃博怡任內啟動放貸,黃博怡也只能一一逐步清除前朝所留下的爛攤子,恐怕正是因為如此才會惹來不少人的不滿。

台企銀是潤寅遠航案最大苦主之一

老牌紡織進出口貿易商潤寅在2019年6月間爆發百億詐貸震驚社會,寫下史上最大詐貸案的歷史紀錄,經過台北地院追查一年多,在去年12月底一審重判潤寅老董楊文虎、王音之夫婦26年、28年徒刑,但至今仍未有任何一位銀行人員被判刑。

楊文虎夫婦先後向12家銀行詐貸470億元,目前仍積欠銀行43億餘元鉅款,根據法院資料顯示,被這樁史上最高額詐貸案損失最為慘重莫過於台企銀,累積近年來遭詐貸的金額逼近110億元。

就在台企銀遭詐貸後,金管會事後調查則認定,台企銀在辦理授信案時,未有效建立或執行內控機制,依《銀行法》規定裁罰200萬元。

然而根據台企銀轉銷呆帳明細表顯示,潤寅集團相關企業包括潤寅實業、易京揚、潤琦實業、頤兆實業等4家,台企銀共對潤寅集團授信餘額約13億元,並且已在2019年全數轉銷呆帳。

另外,去年遠航案爆發,台企銀對遠航前董事長張綱維旗下的遠向建設位於淡水小坪頂的開發案授信也受到牽連,去年10月底列入逾期放款單月一度大增27.55億元,導致逾放比也攀升到0.65%,直到11月已針對信貸17億元部分全數提足呆帳,剩餘部分將處分擔保品、或視狀況提存備抵呆帳。

潤寅、遠航案放貸與他脫不了關係

一名高層人士揭露,前台企銀董座廖燦昌一手主導遠向案,導致呆帳數十億元,而前任留下的爛攤子,在黃博怡任內拒絕展延,甚至黃更將廖燦昌任內的涉嫌非法調查報告移送檢調,這在內部掀起極大的反彈,得罪了不少人。

廖燦昌從1999年到2012年,超過20年時間都待在台企銀,從基層一路接掌台企銀董座,金融界人士表示,廖燦昌善於經營政商關係,在馬政府時代與吳敦義夫人蔡令怡關係良好,才一路從台企銀總稽核躍升至台企銀董座,廖燦昌不論走到哪,政策貸款成績就是名列前茅。

有關潤寅案,根據法院的判決書,王音之、楊文虎分別從2008年6月起,指示公司員工製作不實文書向銀行申貸,當時廖燦昌正是台企銀副總經理、總經理以及董事長。

另外先前檢調也揭露,台企銀某分行經辦員工,自2012年至2013年間,明知潤寅集團與福懋公司的應收帳款,皆由潤寅佯以福懋名義支付,卻不實照會,導致合企銀被詐貸102億元。而2012年至2013年間,廖燦昌也出任台企銀董座,時間點也同樣頗為敏感。

代理董事長張志堅也是廖一手提拔

事實上,廖燦昌在金融圈內充滿爭議,2014年廖燦昌接下合作金庫董座,直到2017年底因慶富案風波遭到撤換,之後他到寶佳集團擔任顧問,不到1年半廖燦昌就在行政院長蘇貞昌的任命下,回鍋加入公股董座行列,出任第一金董事長,直到涉入遠航掏空案遭台北地檢署起訴,才請辭第一金董座。

據了解,張志堅是廖燦昌在台企銀時期一路提拔的子弟兵。然而巧合的是,廖燦昌在2009年當年從副總經理升任台企銀總經理時,張志堅就從五股分行經理升任徵信部經理,甚至在廖燦昌2012年擔任台企銀董事長之後,張志堅更是連兩跳,從由授信管理部經理跳到子公司台企保代公司出任董事長,升官之路頗為順遂。

就在黃博怡從台企銀請辭董座之後,常董會在4月1日即選任總經理張志堅暫代董事長職務,外界一般預料,張志堅有望獲得真除,那麼黃博怡請辭前移送檢調的遠向案,能否有進一步的下文,成為接下來值得關注的焦點。

https://tw.stock.yahoo.com/news/%E5%8F%B0%E4%BC%81%E9%8A%80%E5%A4%A7%E5%9C%B0%E9%9C%872-%E6%BD%A4%E5%AF%85%E9%81%A0%E8%88%AA%E6%A1%88%E6%9C%80%E5%A4%A7%E8%8B%A6%E4%B8%BB-%E4%BB%96%E8%99%95%E7%90%86%E5%BB%96%E7%87%A6%E6%98%8C%E7%95%99%E4%B8%8B%E7%9A%84%E7%88%9B%E5%B8%B3%E5%9F%8B%E4%B8%8B%E5%8F%B0%E5%B0%8E%E7%81%AB%E7%B7%9A-010223258.html

--

財政部近來出手調動認真工作的行庫董時,既說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也顯得毫無章法,除了嚴重打擊公股金融機構的士氣,同時也令金融業者想起2015年9月華南金控前董事長劉燈城,被拔掉董事長職務時,在交接典禮上講的一段話。

劉燈城當時說:「人生是無法規畫的,因為計畫趕不上變化,而變化趕不上一通電話。」這句話現在已成公股金融機構之間流傳的名言了。

公股行庫董總,一通電話就可以叫他們閃人

行政院長蘇貞昌上台兩年多以來,公股行庫人事異動頻繁,但人來人去,公股行庫近來還是一樣接連出包狀況不斷。

先是有彰化銀行誤植客戶的存款金額,接著第一銀行也被爆料向民眾追討已經清償的債務還遭查封土地;台灣銀行則是標錯黃金牌價,一樁樁經營管理疏失導致客戶權益受損等情形,都讓立委質疑公股銀行內部作業螺絲鬆了,對此財政部部長蘇建榮也致歉,表示將會要求公股銀行做好內部管理。

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日前則在臉書上表示,台灣公股銀行的問題出在於公股銀行董事長、總經理換來換去,政治的手一直伸在裡面,不管是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執政,這個狀況都沒有改善,儘管阿扁時代,一度要把官股銀行民營化,結果弊案四起,從此之後公股金融機構民營化再也沒有人敢提。

公股行庫績效不彰人,關鍵在那雙「政治的手」

如今從國內15家金控市值排名來看,截至4月12日為止,國泰金市值已來到6427億元位居15家金控之冠,富邦金則以5935億元市值緊追在後,另外,公股龍頭兆豐金以4304億元居於第3名,是唯一一家公股金控入列前5名,中信金4270億元位於第4名,至於玉山金則以3293億元居第5名之位。

從前5大市值金控公司來看,幾乎是由民營機構撐起一片天,但諷刺的是,早在1990年代,包括彰化銀行、第一銀行以及華南銀各家市值皆超越3000億元,直到如今,第一金掉到市值剩2843億元、華南金2391億元,至於彰銀則因為與民營銀行台新金爭奪經營權十餘年,錯失發展良機,市值也僅剩下1812億元。

相較於家大業大的國泰金、富邦金、中信金等民營金控,持續擴張金融版圖,反觀泛公股銀行似乎是每況愈下,甚至讓人意想不到的是,15年前玉山金一度台企銀計畫併購台企銀,儘管最終破局,但沒想到,如今玉山金的資產規模早已超越台企銀。

當年併購不成,15年後玉山金資產規模已超越台企銀

回顧2005年9月二次金改,原本玉山金曾經想併購台企銀,但最後則因為台企銀工會發起台灣金融史上唯一的一次銀行罷工事件而最終宣告破局;當時進行二次金改時,玉山金的資產規模確實還不高,僅有大約493億元,還遠比當年台企銀的1兆454億元資產規模低。

隨著玉山金不斷壯大,2019年玉山金資產總額已經來到接近2.5兆元,玉山銀行董事長黃男州先前也發下豪語,目標在2年內向總資產3兆元叩關,甚至員工人數也不斷壯大,員工數已經是15年前的2.6倍,如今,對照台企銀總資產僅有1兆7462億元、員工數幾乎停滯來看,台企銀也只能望而興嘆。

然而有趣的是,前台企銀董事長黃博怡是玉山金創辦人黃永仁所一手提拔,過去在公開資訊當中,黃博怡也曾經常對外發表要以玉山金的經營模式為目標,重新定位台企銀作為中小企業金融的專業銀行。

若攤開數據來看,2005年底台企銀外資持股比率僅有2.47%,近年來確實有所增長,甚至在黃博怡帶領之下外資持股比更大幅躍升,最高一度寫下超越28%,只是對照玉山金大約3成的外資持股比率,仍舊還有一段差距。

如果有球掉下來,民營行庫搶接,公銀行庫會這樣做...

一名曾待過公股銀行、民營機構的金融圈人士就形容,當遇到事情發生時,有如眼下有一顆球掉下來,民營機構內部的氛圍是,大家會趕緊跑過來試圖要接球,甚至當有一個人出來負責接球的時候,其他人也會站在一旁盯著,防止漏接的可能性發生。

但是在公股銀行,大家只會眼睜睜看球掉下來,不只沒有人敢真正站出來接球,甚至還有人會去罵那個出來救球的人。

或許此番話也能說明,公股銀行在經營上為何愈來愈邊緣化。

金融圈人士也有感地說,公股銀行與民營銀行最大的人才培育模式差異在於,公股銀行的專業經理人同時要懂企金、消金,甚至是理財顧問,造成培育專業經理人的速度緩慢,反觀民營銀行則是專業分工明確,企金部門歸企金部門、消金部門歸消金部門,偏向以「專才」當道,因此培育人才也相對快速。

不管藍綠,政治攪動的那雙手,嚴重影響公股銀行績效

另外還有一項指標,那就是台企銀15年來隨著藍綠不同黨派執政,高層人事也是不斷異動,也有礙銀行業的發展。

其實對照台企銀與玉山金過去15年來的經營階層變動,很明顯地可以發現,玉山金的董座至今仍是玉山金創辦人黃永仁,總經理人選也變動不大;但反觀台企銀則幾乎是年年都有高層人士異動。

近幾年來,多家泛公股銀行高層人事異動,當中也有不乏績效良好的董、總因此被迫倉促下台,被外界點名是派系角力的安排,表面上接任人選是由財政部提供,再報請行政院核定後拍板定案,但實際上大多也是府院高層說了才算,這也讓財政部屢屢被外界質疑僅是「橡皮圖章」。

財政部遭質疑是橡皮圖章?

從台企銀與玉山的案例就能觀察出公營與民營的經營差異,謝金河則是公開大力疾呼,若政治力愈是伸入銀行體系,這是政商勾結的源頭,如此一來,銀行經營肯定不會好。

當年,華南銀行劉燈城下台,感嘆一通電話就可以要公股董總走路,只是劉燈城恐怕沒想到,現在這樣的情況是更加的變本加厲,因為不管董總怎麼努力,不只一通電話就可以叫他們滾蛋,甚至連他們找來的人都會被要求清算自動請辭,連資遣費都拿不到。

財政部近來出手調動認真工作的行庫董時,既說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也顯得毫無章法,除了嚴重打擊公股金融機構的士氣,同時也令金融業者想起2015年9月華南金控前董事長劉燈城,被拔掉董事長職務時,在交接典禮上講的一段話。

劉燈城當時說:「人生是無法規畫的,因為計畫趕不上變化,而變化趕不上一通電話。」這句話現在已成公股金融機構之間流傳的名言了。

公股行庫董總,一通電話就可以叫他們閃人

行政院長蘇貞昌上台兩年多以來,公股行庫人事異動頻繁,但人來人去,公股行庫近來還是一樣接連出包狀況不斷。

先是有彰化銀行誤植客戶的存款金額,接著第一銀行也被爆料向民眾追討已經清償的債務還遭查封土地;台灣銀行則是標錯黃金牌價,一樁樁經營管理疏失導致客戶權益受損等情形,都讓立委質疑公股銀行內部作業螺絲鬆了,對此財政部部長蘇建榮也致歉,表示將會要求公股銀行做好內部管理。

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日前則在臉書上表示,台灣公股銀行的問題出在於公股銀行董事長、總經理換來換去,政治的手一直伸在裡面,不管是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執政,這個狀況都沒有改善,儘管阿扁時代,一度要把官股銀行民營化,結果弊案四起,從此之後公股金融機構民營化再也沒有人敢提。

公股行庫績效不彰人,關鍵在那雙「政治的手」

如今從國內15家金控市值排名來看,截至4月12日為止,國泰金市值已來到6427億元位居15家金控之冠,富邦金則以5935億元市值緊追在後,另外,公股龍頭兆豐金以4304億元居於第3名,是唯一一家公股金控入列前5名,中信金4270億元位於第4名,至於玉山金則以3293億元居第5名之位。

從前5大市值金控公司來看,幾乎是由民營機構撐起一片天,但諷刺的是,早在1990年代,包括彰化銀行、第一銀行以及華南銀各家市值皆超越3000億元,直到如今,第一金掉到市值剩2843億元、華南金2391億元,至於彰銀則因為與民營銀行台新金爭奪經營權十餘年,錯失發展良機,市值也僅剩下1812億元。

相較於家大業大的國泰金、富邦金、中信金等民營金控,持續擴張金融版圖,反觀泛公股銀行似乎是每況愈下,甚至讓人意想不到的是,15年前玉山金一度台企銀計畫併購台企銀,儘管最終破局,但沒想到,如今玉山金的資產規模早已超越台企銀。

當年併購不成,15年後玉山金資產規模已超越台企銀

回顧2005年9月二次金改,原本玉山金曾經想併購台企銀,但最後則因為台企銀工會發起台灣金融史上唯一的一次銀行罷工事件而最終宣告破局;當時進行二次金改時,玉山金的資產規模確實還不高,僅有大約493億元,還遠比當年台企銀的1兆454億元資產規模低。

隨著玉山金不斷壯大,2019年玉山金資產總額已經來到接近2.5兆元,玉山銀行董事長黃男州先前也發下豪語,目標在2年內向總資產3兆元叩關,甚至員工人數也不斷壯大,員工數已經是15年前的2.6倍,如今,對照台企銀總資產僅有1兆7462億元、員工數幾乎停滯來看,台企銀也只能望而興嘆。

然而有趣的是,前台企銀董事長黃博怡是玉山金創辦人黃永仁所一手提拔,過去在公開資訊當中,黃博怡也曾經常對外發表要以玉山金的經營模式為目標,重新定位台企銀作為中小企業金融的專業銀行。

若攤開數據來看,2005年底台企銀外資持股比率僅有2.47%,近年來確實有所增長,甚至在黃博怡帶領之下外資持股比更大幅躍升,最高一度寫下超越28%,只是對照玉山金大約3成的外資持股比率,仍舊還有一段差距。

如果有球掉下來,民營行庫搶接,公銀行庫會這樣做...

一名曾待過公股銀行、民營機構的金融圈人士就形容,當遇到事情發生時,有如眼下有一顆球掉下來,民營機構內部的氛圍是,大家會趕緊跑過來試圖要接球,甚至當有一個人出來負責接球的時候,其他人也會站在一旁盯著,防止漏接的可能性發生。

但是在公股銀行,大家只會眼睜睜看球掉下來,不只沒有人敢真正站出來接球,甚至還有人會去罵那個出來救球的人。

或許此番話也能說明,公股銀行在經營上為何愈來愈邊緣化。

金融圈人士也有感地說,公股銀行與民營銀行最大的人才培育模式差異在於,公股銀行的專業經理人同時要懂企金、消金,甚至是理財顧問,造成培育專業經理人的速度緩慢,反觀民營銀行則是專業分工明確,企金部門歸企金部門、消金部門歸消金部門,偏向以「專才」當道,因此培育人才也相對快速。

不管藍綠,政治攪動的那雙手,嚴重影響公股銀行績效

另外還有一項指標,那就是台企銀15年來隨著藍綠不同黨派執政,高層人事也是不斷異動,也有礙銀行業的發展。

其實對照台企銀與玉山金過去15年來的經營階層變動,很明顯地可以發現,玉山金的董座至今仍是玉山金創辦人黃永仁,總經理人選也變動不大;但反觀台企銀則幾乎是年年都有高層人士異動。

近幾年來,多家泛公股銀行高層人事異動,當中也有不乏績效良好的董、總因此被迫倉促下台,被外界點名是派系角力的安排,表面上接任人選是由財政部提供,再報請行政院核定後拍板定案,但實際上大多也是府院高層說了才算,這也讓財政部屢屢被外界質疑僅是「橡皮圖章」。

財政部遭質疑是橡皮圖章?

從台企銀與玉山的案例就能觀察出公營與民營的經營差異,謝金河則是公開大力疾呼,若政治力愈是伸入銀行體系,這是政商勾結的源頭,如此一來,銀行經營肯定不會好。

當年,華南銀行劉燈城下台,感嘆一通電話就可以要公股董總走路,只是劉燈城恐怕沒想到,現在這樣的情況是更加的變本加厲,因為不管董總怎麼努力,不只一通電話就可以叫他們滾蛋,甚至連他們找來的人都會被要求清算自動請辭,連資遣費都拿不到。

【台企銀大地震3》當「政治的手」不停在裡頭翻攪 如今的台企銀已看不到玉山金車尾燈】
出處:信傳媒( 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26818 )

https://tw.news.yahoo.com/news/%E5%8F%B0%E4%BC%81%E9%8A%80%E5%A4%A7%E5%9C%B0%E9%9C%873-%E7%95%B6-%E6%94%BF%E6%B2%BB%E7%9A%84%E6%89%8B-%E4%B8%8D%E5%81%9C%E5%9C%A8%E8%A3%A1%E9%A0%AD%E7%BF%BB%E6%94%AA-%E5%A6%82%E4%BB%8A%E7%9A%84%E5%8F%B0%E4%BC%81%E9%8A%80%E5%B7%B2%E7%9C%8B%E4%B8%8D%E5%88%B0%E7%8E%89%E5%B1%B1%E9%87%91%E8%BB%8A%E5%B0%BE%E7%87%88-010338308.html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