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草聲明》
沃草在去年底,發現時任執行長林祖儀,長期多次將公司款項以提領現金、匯款至個人帳戶等方式挪用,期間長達數月至數年,甚至部分款項直到被發現後才歸還公司。另外,林祖儀並曾偽造股東簽名、以沃草名義向銀行借款後挪做己用。林祖儀也多次盜用公司資源、圖利自己,侵害沃草利益。各種犯行牽涉金額,累計超過兩千萬元。
沃草發現上述狀況後,立即解除林祖儀的執行長職務,並展開內部調查,清查與追討遭挪用款項、請律師研議法律行動。目前已追回我們所知的款項。依據律師調查結果,林祖儀涉犯業務侵占、偽造文書、背信、違反商業會計法等罪,沃草已委託律師,於 5 月 20 日向台北地檢署對林祖儀提出刑事告訴。
沃草全體同仁
--
⠀⠀
《沃草股東給公民社會的公開信》
大家好,我是沃草的股東,沃草團隊有人叫我S姐。很抱歉,在全台灣奮力防疫的時刻,來給大家添麻煩。以下這封信,親痛仇快。
平常有在關心沃草的朋友們,可能會驚呼,沃草怎麼又出事了?是的,你們沒有記錯,沃草前後兩任執行長都因為財務問題踩法律紅線而被解職。除了最該被譴責的當事人外,沃草另外一個最該被究責的人,就是我。身為沃草股東,沒有做好監督管理的責任,我失職。而且,被騙一次可以怪別人,被騙第二次,就該怪自己。我沒有任何卸責的理由,只能亡羊補牢、嚴控未來財務,並在此向所有支持沃草的朋友們道歉。
當祖儀開始被查出一連串的違法行為時,身邊許多也認識祖儀的長輩友人跟我一樣,第一個感覺不是憤怒、而是震驚、心痛。為什麼一個給人感覺積極努力又謙和有禮的年輕人,會做出這麼多自毀前途的行徑,重蹈沃草前任執行長覆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我們都低估了人性幽微的黑暗面。
2013年中,一群年輕人在網路號召成立「公民1985」、聲援在軍中被虐死的洪仲丘;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這群年輕人,也意外促成了『沃草 watchout 』這個公民倡議媒體。從2014年的三一八運動、一路上為臺灣而戰、努力使臺灣成為一個獨立而美好的國家,沃草不敢說每件事都做對、做好,即使吃力不討好,但沃草團隊時時刻刻都不敢忘記這個目標。
沃草成立至今,超過七年,每年所需經費,即使非常節省,也都在一千三百萬到一千五百萬元之間。每年經費來源除了我自己、另外就是找幾位朋友幫忙,讓沃草一路走到今天。但是多年下來,只靠少數幾個人長期承擔每年上千萬的財務負擔,實在不是長久之計。還好,感謝最近幾年定期定額或是一次性的支持者,縮小沃草每年的資金缺口到一千萬以下。
在這裡,我想對每一位支持者表達歉意,也向每位支持者致謝,你們投入的每一分錢、都沒有被浪費,都用在沃草營運支出上,最後每年的資金短缺,缺口都由股東補上。希望我的說明,有回答到沃草支持者的疑問,能讓支持者比較安心。
沃草定期定額支持者中,許多都是跟沃草團隊年齡相仿、經濟還不充裕的年輕人,大家的熱情相挺,讓沃草團隊一直感念在心。也因為知道沃草長期財務短缺,沃草團隊一直提醒自己不能浪費。我後來才知道,沃草的記者好幾次外出採訪遇到大雨,因為想到坐計程車車資昂貴,最後選擇冒著大雨騎摩托車、坐捷運、轉公車,雖然狼狽、還好及時趕到完成採訪。
也因為多年辛苦作戰的革命情感,當沃草夥伴知道祖儀的背叛行為時,完全無法接受、甚至氣到說不出話。團隊雖然氣憤、沮喪,但還是每天堅守崗位,甚至還有好幾位優秀的年輕人,不畏即將來臨的衝擊加入沃草。還有之前離職的夥伴,聽到沃草有難,立刻決定重新加入團隊。
慶幸的是,祖儀過去並不負責內容,大家平時看到的沃草快訊、發文、採訪、漫畫、懶人包、互動網頁、網站、影音影片等等,是一群包括記者、編輯、社群行銷、漫畫家、設計、影音、工程師組成的十幾人團隊完成的。他們沒有光鮮亮麗的頭銜 、沒有社運明星的光環,但是,他們每天都為了內容和創意在思考、發想、辯論,他們是一個個真正的阿草。沃草團隊除了日常以監督國會為主的報導外,更首創了臺灣第一個「給問系列」及總統和市長辯論的即時事實查核,還推出反中資入股臺灣IC設計、資訊戰、非洲豬瘟等專題參戰,以及《你是戒嚴時代的誰》、《重返二二八起點》等互動網頁。
在查帳處理過程中,也曾有朋友問我,一定要提告嗎?要做到這麼狠嗎?難道不能輕輕放下,就此放過、當做沒有發生任何事?畢竟祖儀過去也對公民社會貢獻過。更有朋友擔心,難道要讓沃草團隊所有的努力、跟著這事爆發一起陪葬嗎?
我必需承認,內心曾經想過其它處理方式,對沃草以及祖儀的衝擊會比較小。但是,當調查過程中、讓人心驚的犯罪行為一一浮現,我們卻發現祖儀正積極參與他已明顯不適合的公眾募資事務,並聽到他以「只是職務授權跟股東認知不同、金流處理有誤會」,避重就輕說明自己離開沃草的原因。這時,我深刻認知,如果沒有斷然處置,我將對不起每天戰戰兢兢的沃草團隊、也對不起曾經支持沃草的大小朋友們,更對不起廣大的公民社會。之後有一天,回想這一切,我一定會恨自己沒有壯士斷腕,雖然今天做這個決定非常痛苦。
事情對外曝光後,一定會引來許多見獵心喜的嘲諷和訕笑,雖然祖儀只能代表他自己、不能代表其他任何人,但諸如「太陽花年輕人都是這種人」的牽拖和譏諷,也都可以預見。面對這樣的難堪,沃草無從閃躲,講「浴火重生、危機就是轉機」都太過天真,我只能期許沃草團隊堅強,做好心理準備、面對即將迎來的大浪衝擊。
我不知道這波大浪,沃草能不能挺過去,公民社會是否會繼續信任、支持沃草;但我們相信,只要大家同心做對一些事,臺灣就會往我們想要的方向前進一小步。感謝支持者跟沃草一路同行,我們會繼續堅持,希望多年以後,回頭看這一切,能夠覺得毫無遺憾、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最後,謝謝大家花時間看完這封信,願大家健康平安。我們同島一命,照顧自己、守護台灣。
沃草股東 S姐 謹上 2021.5.20

 

--

 
林祖儀在臉書發文道歉,但強調絕對沒有侵佔沃草公司資金的意圖。(資料照)

林祖儀在臉書發文道歉,但強調絕對沒有侵佔沃草公司資金的意圖。(資料照)

2021/05/21 23:18

〔記者吳書緯/台北報導〕網路媒體「沃草」昨天發表聲明指出,前執行長林祖儀挪用公司資產超過2000萬元,已委託律師向北檢提告業務侵占、偽造文書等罪。林祖儀今天對外致歉,他說,在沃草任職期間由於在公司治理知識和經驗不足夠,以致做出不適當的資金調度等行為,絕對沒有侵佔公司資金的意圖,未來也將面對司法的挑戰,並盼各界繼續支持沃草。

「沃草」昨天發表聲明指出,前執行長林祖儀挪用公司資產、偽造股東簽名,以沃草名義向銀行借款後挪做己用,多次盜用公司資源圖利自己,各種犯行所涉金額超過兩千萬元,沃草為此解除林的執行長職務,昨天委託律師向北檢提告業務侵占、偽造文書等罪。

林祖儀昨天並未對外界發表聲明,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僅說,這段時間都有積極配合處理,接下來也會面對法律,負起該負的責任。

林祖儀今晚透過個人臉書發布「給社會大眾及關心我的朋友一封信」,提到「很抱歉我做錯了,讓大家失望了。」他說,在沃草任職期間,由於他自己在自己在公司治理知識和經驗不足夠,以致做出不適當的資金調度等行為,深感抱歉。涉及之爭議,在此向沃草股東、同仁、相關人與社會大眾萬分致歉。

林祖儀說,去年底已當面向股東與團隊內部致歉、支付沃草應有的款項與補償(包含利息),而後續面對司法可能的挑戰,對他來說,是面對犯錯之處的最好處理方法,並深刻得到教訓,警惕未來不會再犯。

林祖儀強調,絕對沒有侵佔公司資金的意圖,沃草聲明的原文「各種犯行牽涉金額,累計超過2000萬元」,應是指他擔任負責人這5年多來經手之金流或資源有疑慮的總額,一切內容應靜待司法單位判決為準,「但外界似乎誤解我侵占了兩千萬、手握兩千萬,在此特別澄清並非如此」。

另外,林祖儀提及,擔任負責人這5年多來,團隊與他致力於降低公民參與政治的門檻,基於媒體編業分離原則,雖無直接參與內容產製,但仍在對外溝通、合作洽談、接案合作、專案執行等面向,爭取沃草永續經營,藉由跨組織合作擴大影響力,是我想帶來的貢獻。

最後,林祖儀說,離開參與創立的團隊讓他極難接受,但尊重沃草股東的決定,誠摯的感謝團隊與股東,也請大家繼續支持沃草,支持公民監督的力量。未來我將持續面對錯誤,進行彌補,並且更積極的將公司治理的規範牢記在心。

 

--

沃草連兩任執行長出包!林祖儀曾「大義滅親」 控柳林瑋公私帳混用

更新時間: 2021/05/20

獨立媒體《沃草》今在臉書驚爆,去年底發現時任執行長林祖儀涉嫌挪用公司帳款,金額高達2千萬,已於今天赴台北地檢署提告。事實上,這已不是沃草第一次出包,前執行長柳林瑋2015年也曾被控挪用公司200萬元,被抓包後才將資金匯回公司,另被控在任職「公民1985行動聯盟」私募30萬元,款項卻去向不明,林祖儀甚至還曾出庭作證指柳林瑋「公私帳混用」。檢察官調查後,將柳林瑋涉嫌挪用沃草200萬元部分簽結,至於向金主私募30萬元的部分,因為柳林瑋認罪,檢察官予以緩起訴,條件是要吐40萬給公庫。

當時記者追問林祖儀,此舉是否就是大義滅親,林祖儀還說「對呀。」

柳林瑋到案則供稱,沃草的200萬元並沒有挪為私用,但是對於向徐姓金主私募的30萬元,則無法交代流向,因此坦承犯行。檢察官清查沃草的金流後,2016年針對他被控侵吞沃草200萬元的部分簽結,至於向金主私募30萬元的部分則予以緩起訴,命他捐款國庫40萬及服義務勞務60小時,全案送高檢署再議後也駁回確定。

諷刺的是,當時正氣凜然說要大義滅親的林祖儀,如今也被沃草股東控訴,涉嫌挪用公司帳款2000萬元而挨告,令人始料未及。(甘庭嘉/台北報導)

https://tw.appledaily.com/local/20210520/WSTPWBTIK5GVNBIIZM55AYXUO4/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