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3 08:41:37   |   來源:證券時報   |   編輯:徐雅平
  證券時報記者 楊蘇

  獐子島一紙公告核銷了10億元成本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導致上周A股市場最關注的熱點是“扇貝去哪兒”,而致使扇貝在收穫期突然全部損失的罪魁禍首則是北黃海冷水團。獐子島底播蝦夷扇貝一直受到機構高度關注,在獐子島披露的2013年以來25次機構調研中,約20次被機構詢問蝦夷扇貝畝產恢復、監測預警等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去年5月,獐子島向前來調研的申銀萬國研究員表示,公司在獐子島海域構建了北黃海冷水團監測潛標網,對底層水溫變化實施24小時不間斷監測,提升海域環境的監控能力。

  精準投放確保成活

  根據獐子島公佈的調研報告,2013年以來平均每月都接待機構調研,但2014年7月15日之後,無一家機構調研獐子島。

  在7月14日的最後一次調研中,獐子島向到訪的平安證券等4家機構表示:“現根據存量調查顯示,底播蝦夷扇貝存活率同比大幅增長”。機構還提到,作為海洋牧場的核心問題,獐子島蝦夷扇貝畝產恢復一直受市場的持續關注。

  獐子島也給出了“底播蝦夷扇貝存活率同比大幅增長”的原因。獐子島稱,2012年起,公司開始按照“好苗種按標準精準投放優質海域、確保健康成活”的底播策略進行底播增殖,按蝦夷扇貝3年輪收輪播的生產模式,效果將在2015年體現。

  獐子島進一步解釋,近年來,秉承“科技海洋、生態牧場”的理念,公司依靠科技技術,研製新產品以及對海洋認知程度的加深,公司蝦夷扇貝畝產將穩定恢復。

  時間再推前數天至7月3日,東方證券資管調研獐子島並詢問了上述問題,以及蝦夷扇貝價格情況。獐子島稱,公司在底播蝦夷扇貝市場具有話語權,價格隨著市場供需關係而不斷進行調整,以滿足客戶需要。蝦夷扇貝因規格不同而定價不同,目前均價總體保持在30元/公斤以上。

  今年的6月25日,中投證券等調研獐子島,同樣詢問了上述兩個問題,獐子島多回答了一句,“未來隨著底播蝦夷扇貝規格的恢復,有利於帶動收入的上升。”同時,獐子島計劃非公開募資10億元-13.7億元,募資用途等成為中投證券關注重點。獐子島表示,募集資金全部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和償還銀行貸款。

  5月23日,中金公司在調研中關注獐子島鮑魚業務的虧損問題,指出公司2013年鮑魚業務虧損3000多萬。獐子島稱,已根據市場及自身經營情況減少自養鮑魚規模,加大運營業務比重,重點培育鮑魚市場與品牌。

  同時,中金公司詢問獐子島已經投資兩年的南韓公司,目前業務是否順利開展、何時可以盈利。獐子島稱,已獲得首份南韓政府海參種苗生產漁業的許可,正在實施育苗場工程建設工作,節奏比預期放緩。

  今年3月18日,外資機構瑞銀證券調研獐子島,詢問蝦夷扇貝銷售價格以及畝產情況。獐子島稱,根據“科技海洋、生態牧場”的理念,堅持“好苗種按標準精準投放優質海區、保證健康成活”的底播增殖方針提升海洋牧場運營能力,但是,因前期環境因素對當期的慣性影響,導致蝦夷扇貝產量仍在恢復中,預計2014年度仍將持續。

  24小時監測冷水團

  從歷次調研記錄看,無論是外資機構,券商賣方、公募基金或私募基金,對獐子島蝦夷扇貝畝產、監測等問題可謂孜孜不倦、一再追問。從回復上看,機構們得到了正面的放心回答。

  在2014年1月7日的機構調研中,獐子島再次被詢問2012年業績大幅下滑原因以及應對措施、效果。獐子島表示,主要還是蝦夷扇貝畝產問題,公司採取四項應對措施,包括底質和水文環境、敵害、苗源以及操作管理。

  對於前三個方面,獐子島表示已經按4大類完成海域分類,為更好的養海、用海創造了條件;經多種有效處理,敵害目前在可控範圍內;獐子島底播的扇貝苗源主要包括自育苗、自然採苗、以及外購組合業戶的苗種。

  而在操作管理方面,獐子島表示已經制定完善了各項操作規程和標準,涵蓋了蝦夷扇貝整個生產流程,並且實現了全流程監控,通過強化監控預警,改進底播技術等措施,保證畝產穩步提高。

  而2013年5月25日,獐子島在介紹上述4大措施後還披露,抽查結果顯示,2012年底播蝦夷扇貝存活率較以往明顯提高。

  2013年11月8日,有機構詢問獐子島,2012年公司採取了多項措施應對畝產水準下滑,措施是否見到初步成效。獐子島稱,根據公司對於底播苗種普查數據表明,2012年度底播的包括“獐子島紅”新品在內的蝦夷扇貝苗種,目前長勢、存活率均達到預期,充分證明了“尊重生態、科學規劃、標準操作、規範管理”給公司帶來的改變。

  據公告,“獐子島紅”是獐子島自育苗種的一個標誌性成果,從中試的結果看,它抗逆性強,成活率高,非常適合在海洋牧場生長,良種的培育、底播對公司海洋牧場的貝類成活率和產量提升都將有新的突破。

  2013年11月6日,有機構在聽完獐子島介紹所採取的措施後表示:“我們對海洋牧場的未來充滿了憧憬,那是不是意味著業績拐點在2014年就會出現呢?”獐子島稱,沒有辦法預計業績拐點何時會出現,但是相對來說,海洋牧場的持續恢復將推動2014年的業績改善。

  2013年10月31日,獐子島稱,2012年冬季按照“好苗種按標準精準投放優質海區、保證健康成活”的思路進行播苗,根據蝦夷扇貝存量調查結果及持續跟蹤情況顯示,扇貝存活率較同期上升。

  2013年5月8日,申銀萬國詢問獐子島,海洋牧場規模居業內首位,但是海洋牧場的效益卻不如2011年,畝產降低嚴重,公司有何措施應對畝產降低風險。

  獐子島稱,精準增殖是提高海洋牧場效益的關鍵,為此,公司採取三項措施。措施包括:對獐子島海域底質和水文等生物生長環境要素進行全面勘察,通過海洋牧場全域環境普查,繪製了確權海域電子地圖,完成了海域功能區劃,為海域的科學使用與精細化管理提供了重要依據。以及,公司在獐子島海域構建了北黃海冷水團監測潛標網,對底層水溫變化實施24小時不間斷監測,提升海域環境的監控能力。

2014-11-02 09:31:00   |   來源:北京青年報   |   編輯:徐雅平
  詭異“冷水團”讓7億元蝦夷扇貝“說沒就沒了”

  獐子島8億元巨虧謎團

  ““海底藍籌”獐子島三季報顯示,因為北黃海遭遇異常的冷水團,公司105.64萬畝海洋牧場遭遇滅頂之災,前三季業績“大變臉”虧損8.12億元。獐子島事件讓行業分析師也感到吃驚,認為其並“不正常”,有網友更是評論稱,“獐子島恐怕等待這個冷水團已經很久了”。”

  10月30日晚間,“水產第一股”獐子島如約發佈了2014年第三季度財報。系列公告旋即在市場上引發地震:公司稱由於北黃海遭遇異常冷水團,幾年前在海裏播下的價值7億元蝦夷扇貝遭滅頂之災,前三季業績也因此變臉,由盈利轉為巨虧8.12億。這是2014年以來,A股市場最大的一起“黑天鵝事件”,包括社保、人壽在內的機構則又一次躺槍。而在此起彼伏的質疑聲中,投資者最為擔憂的是:獐子島,會否成為另一個“藍田”?

  事件

  三季報驚曝8.12億巨虧

  半個月前,獐子島即以“擬披露與公司底播增殖海域相關的重大事項”為由停牌。10月30日晚間,三季報臨近收官之日,獐子島終於發佈公告,稱受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因素影響,公司將對此計提損失7.63億元,前三季度虧損8.12億元。獐子島股票繼續停牌。

  據公告表述,今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公司于10月14日向交易所申請了停牌,並邀請海洋科學家和會計師到現場進行系統調查。

  根據公司存量抽測結果、中國科學院近海觀測研究網路黃海站監測數據及開放航次調查數據,以及《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會議紀要》,綜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場發生了自然災害,災害主要原因為北黃海冷水團低溫及變溫、北黃海冷水團和遼南沿岸流鋒面影響、營養鹽變化等綜合因素。

  這場“詭異”的冷水團,導致獐子島幾年前在海底播下的蝦夷扇貝顆粒無收。獐子島稱,“據抽測結果,決定對105.64萬畝海域,成本為7.34億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放棄採捕、進行核銷處理,同時對43.02萬畝海域成本為3億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2.83億元,扣除遞延所得稅影響2.54億元,合計影響凈利潤7.63億元,全部計入2014年第三季度”。

  今年8月底獐子島發佈半年報之時,曾預計今年前三季凈利潤4413萬元至7565萬元。此番變臉,前三季利潤一舉降至虧損8.12億元,同比下滑幅度高達1389%。獐子島同時預測,全年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7.7億—8.6億。2013年,公司全年度凈利潤為9694萬元。

  回應

  獐子島強調確係天災

  萬畝海域遭災,價值超過7億元的扇貝“說沒就沒了”。由於“災情”重大,獐子島昨天在大連召開災情說明會,董事長吳厚剛、副總何春雷、董秘孫福君以及相關專家悉數出席,公司同時在全景網互動平臺上舉辦了投資者網上專項說明會。獐子島高管公開道歉,並強調冷水團幾十年不遇,確係天災。

  董秘孫福君表示,這次事件主要原因是冷水團。公司已經採取積極措施挽回損失,包括爭取降低海域使用金等。“客觀講是天災,但也有現階段國家對底播增殖行業的政策和技術支援不足,以及整個行業沒有相應的保險機制等多個方面的原因。”

  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在說明會上做了專項說明。事務所表示,他們也進行了實地查驗,對多個點位監測,但一網下去撈上來的都是死殼。由於採補產生的費用遠高於收益,大概有100萬畝海域準備放棄。

  獐子島大股東表示,此番並非只有獐子島一家遭遇冷水團,整個長海縣全部遭災。昨天晚間,相關媒體報道稱,大連市政府正在研究對獐子島所在長海縣海域災情進行救援補助。長海縣人民政府于2014年10月29日下發《長海縣政府十七屆八次常務會議紀要》,做出如下決定:同意免收獐子島集團深水底播受災海域的部分海域使用金;同意對此次已確認的災害區中2015年新轉為常規的海域給予深水開發優惠政策。

  機構

  “黑天鵝”讓社保、人壽躺槍

  這是2014年以來,A股市場最大的一起“黑天鵝”事件。昨天,獐子島股票依舊在停牌之中。按照其公告,該股將在11月3日開市起復牌。儘管獐子島高管們一再強調“本次災害對未來年度的影響不大”,但復牌之後的暴跌在所難免。

  被稱為“海底藍籌”的獐子島,一向為機構們所偏愛。據其最新股東的名單,社保基金、中國人壽或成本次“黑天鵝”事件最大的受傷者。

  據獐子島三季報,截至三季度末,全國社保基金四一四組合、全國社保基金一零八組合、全國社保基金一一零組合分列獐子島第五到第七大股東,三者合共持有超過2500萬股,按照停牌前15.46元計算,市值近4億元。而據獐子島2014年半年報資料,四一四組合尚未進入前十大股東,也就是說,四一四組合在今年第三季度對獐子島大幅加倉,持股比例升至1.48%,晉身第五大股東。一一零組合也從6月底0.9%的持股比例,增持至9月底的1.07%。

  相比社保與人壽,中國平安的萬能險賬戶,稱得上“先知先覺”者,6月底,該賬戶持有獐子島488.9萬股,至三季度末從前十大股東消失不見。

  股民

  憂獐子島成“藍田”第二

  詭異的“冷水團”,會讓獐子島復牌之後幾個跌停,昨天已經成為股民們紛紛猜測的話題。但比“冷水團”更令人擔憂的是,並不僅僅是突如其來的“天災”。

  據了解,獐子島事件讓行業分析師也感到吃驚,認為其“不正常”的理由包括,第一,毫無徵兆;第二,出事的海域中有2011年就底播的種子,至今已有三年,到了收穫期才突然出現;第三是公司的監測制度哪去了,究竟是天災還是養殖不當?

  而比“養殖不當”更為悲觀的推測是,有股民憂慮,獐子島會否步“藍田股份”的後塵。有網友評論,“獐子島恐怕等待這個冷水團已經很久了”。

  翻閱A股歷史資料,藍田事件是中國證券市場一系列欺詐案之一。1996年上市之後,藍田股份曾創造了中國農業企業罕見的績優神話。彼時藍田最為動聽的故事之一,就是藍田的魚鴨養殖每畝產值高達3萬元,而同樣是在湖北養魚的武昌魚的招股說明書的數字顯示:每畝產值不足1000元。同樣是靠天吃飯的農業,同樣是水產養殖,在鋪天蓋地而來的質疑聲中,藍田陰影籠罩著獐子島。

  實際上早在2012年,業內人士“上善若水”就曾質疑獐子島的存貨金額畸高。作為海產品養殖企業,獐子島第一大資產是存貨,其2012年一季報顯示獐子島存貨佔總資產55%。而存貨的主要構成是消耗性生物資產,也就是播撒在海底的蝦夷扇貝、海參等海珍品,生長期長達3年。該人士對獐子島的經營和財務狀況做了全面分析,其中疑點集中在:公司財務報表鉤稽關係出現嚴重漏洞;公司資金短缺,瘋狂舉債,疑似資金被大股東佔用,用於開發房地產;高管頻繁離職,原因不明。

  觀點

  氣象專家和海洋專家最有發言權

  2002年,是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所研究員劉姝威寫給《金融內參》的一則《應立即停止對藍田股份發放貸款》,最終引爆了“藍田神話”的破滅。此番,獐子島是否如藍田般造假?昨天,劉姝威在朋友圈發表看法稱,獐子島是否如藍田般造假,最有發言權的是氣象專家和海洋專家。

  劉姝威表示,“上午不斷有朋友問我對獐子島虧損8億元的看法。我在大連市見過獐子島董事長,本來計劃第二天坐船去獐子島,並且買了船票。因為晚上接到北京電話,第二天乘早班飛機回京。對獐子島是否如藍田般造假,最有發言權的是氣象專家和海洋專家。如果氣象專家說,沒有發生自然災害,或者海洋專家說,氣象變化不會影響海產品,那麼,獐子島造假。否則,獐子島就是遭受了一次自然災害。” 文/本報記者 齊雁冰

  財經觀察

  出事的為何又是農業股

  “獐子島”鉅額存貨失蹤,讓投資者擔憂深在海底的那些蝦夷扇貝的有無和多少。這種擔憂不無道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盤點中國證券市場歷來經典的造假案例,農業類上市公司的的確確是造假生力軍。遠處有“農業第一股”的藍田股份,之後有豐樂種業、草原興發,近處是“中小板造假第一股”的綠大地,以及“創業板造假第一股”萬福生科。

  農業類上市公司為何如此偏愛造假?這一點,多數專業士認為,農業企業經營的特殊性,為造假提供了其他企業所不具備的“便利”。去年,監管部門在“財務專項檢查”中,就曾表示應在“現金收付”和“存貨盤點”方面,關注以農業企業為代表的公司內部控制問題。

  “面對一座山,你很難有確切的方法去驗證究竟有多少棵樹;面對一個池塘,你也很難數清究竟有多少尾魚”。存貨盤點,是與農業股造假高度關聯的因素之一,而不可知的自然災害,往往給農業類上市公司造假提供天然的屏障,如2004年前後的禽流感給草原興發提供了造假的良機,公司虛構向養殖戶賠款3億元;2009年雲南的持續乾旱天氣,也成為綠大地當年巨虧的原因。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在系列農業類上市公司造假背後,往往是行業的不景氣,行業景氣度越低,財務造假動力或壓力就越大。

  當然,擔憂只是擔憂,在謎團揭開之前,投資者能做的是,過往的那些農業類上市公司造假案例,剛好為股民們判斷農業類上市公司財務真實性提供了分析樣板,股民們在分析農業股的時候,也要多留個心眼。

2014-10-31 08:37:29   |   來源:上海證券報   |   編輯:李澎
  原標題:獐子島遭遇8億巨虧"黑天鵝" 分析師稱驚呆了

  10月30日晚間,獐子島如期披露三季報,但同時公佈的一系列公告卻一石激起千層浪。公告稱,因為北黃海遭遇異常的冷水團,公司105.64萬畝海洋牧場遭遇滅頂之災,受此影響,公司前三季業績“大變臉”,由盈利變為虧損約8.12億元。

  鋻於此次事件的重大影響,公司將於10月31日在大連向媒體、投資者舉行災情說明會,公司董事長等公司高管以及中國海洋研究所相關人員將悉數到場說明情況。

  常規檢查檢出“黑天鵝”

  此前,一切都毫無徵兆。

  今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發現部分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公司于10月14日向交易所申請停牌,並邀請海洋科學家和會計師到現場進行系統調查。

  根據公司存量抽測結果、中國科學院近海觀測研究網路黃海站監測數據及開放航次調查數據,以及《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會議紀要》,綜合判定公司海洋牧場發生了自然災害,災害主要原因為北黃海冷水團低溫及變溫、北黃海冷水團和遼南沿岸流鋒面影響、營養鹽變化等綜合因素。

  由此,獐子島蝦夷扇貝遭受了滅頂之災。根據公司抽測結果,公司決定對105.64萬畝海域成本為73461.93萬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放棄採捕、進行核銷處理,對43.02萬畝海域成本為30060.15萬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28305萬元,扣除遞延所得稅影響25441.73萬,合計影響凈利潤76325.2萬元,全部計入2014年第三季度。

  受此影響,公司前三季度業績大幅變臉:前三季實現營業收入19.93億元,同比增長6.7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8.12億元,同比下降1388.60%;基本每股收益虧損1.14元。同時,公司預計全年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7.7億至8.6億。而2013年度的數字為9694.28萬元。

  “我們都驚呆了”

  對於此次“冷水團”事件,一位長期跟蹤獐子島的行業分析師在當日晚間告訴記者,“今晚農業分析師都在討論這個事情,我們也都驚呆了。”

  緣由有三個:“第一,這件事情指定不正常,以前都沒出現過這種事情,怎麼一瞬間就出來了?第二,此次出事的海域中有2011年就底播的種子,到今年已經3年了,為什麼到了收穫期突然出現?此前公司的監測制度哪去了?這讓我非常不解;第三,到底是因為自己養殖不當,還是確實是天氣的原因?”

  記者了解到,獐子島目前海洋牧場的底播蝦夷扇貝(會計科目中歸屬於消耗性生物資產)確權底播面積約340萬畝,根據蝦夷扇貝在4月左右的繁殖期和7-9 月的高溫期後存量變化較大的規律,公司制度規定於每年4-5月和9-10月分別進行春季、秋季系統的存量抽測。

  雖然公司與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于2013年8月7日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推出以風力指數作為承保理賠依據的創新型保險產品,但公司表示,由於目前我國農業類的相關保險承保的範圍非常有限,諸如寒潮、冷水團異常、敵害繁衍等給公司經營造成重大損失的情形,均不在承保範圍內,因此此次受災海域不在保險範圍內。

  萬幸的是,獐子島此次受影響的主要是2011年度底播的海域及部分2012年度底播海域,2013年度底播的海域不受影響。受災影響主要將體現在2014年度內,對公司的未來經營業績不會持續造成重大影響。

  同時,公司稱,此次災情,已經引起大連市政府和長海縣政府的關注,兩級政府表示將出臺一系列扶持和補助政策,大連長海縣政府同意免收獐子島深水底播受災海域的部分海域使用金;並同意對此次已確認的災害區中2015年新轉為常規的海域給予深水開發優惠政策。(記者 高文力 陳志強)

  獐子島的黑天鵝事件將該公司推上了風口浪尖。根據獐子島10月30日晚發佈的三季報,該公司今年1~9月份虧損8.12億元。而在兩個月前,該公司發佈的2014年半年報顯示,該公司上半年還盈利4845.53萬元,並預計今年1~9月公司凈利潤為4412.86萬元~7564.91萬元。

  是什麼原因導致了該公司業績的大幅變臉?是黑天鵝事件。根據該公司的三季報以及同時披露的有關公告,導致獐子島巨虧的原因,是由於該公司進入收成期的扇貝遭遇了滅頂之災。因為北黃海遭遇異常的冷水團,公司部分養殖海域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異常。為此,獐子島決定對105.64萬畝海域成本為7.35億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放棄本輪採捕,進行核銷處理,對43.02萬畝海域成本為3億元的底播蝦夷扇貝存貨計提跌價準備2.83億元,扣除遞延所得稅影響2.54億元,合計影響凈利潤7.63億元,全部計入2014年第三季度。

  這是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近8億元的扇貝,説沒就沒了,事先沒有任何的徵兆。因此,獐子島的黑天鵝事件充滿暴露了獐子島這種水上養殖業靠天吃飯的高風險。更何況根據獐子島公司解釋,這種冷水團幾十年不遇。而且即便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公司方面仍然避免不了。因此,獐子島這種水上養殖業靠天吃飯的高風險,是投資者在今後的投資過程中必須予以高度重視的。

  不過,獐子島的黑天鵝事件到底是不是“天災”,卻成了目前市場所關心的問題。甚至有輿論質疑獐子島是第二個“藍田股份”,認為獐子島的黑天鵝事件並非“天災”,而是人禍,不排除該公司弄虛作假的可能性。

  作為股齡稍長一些的投資者應該知道,“藍田股份”是水上養殖公司造假的典型。該公司于1996年發行上市,隨後該公司一直保持著高速增長。該公司總資産規模上市前只有2.66億元,到了2000年末的時候已經猛增至28.38億元,增長了9倍;與此同時,公司歷年年報的每股收益都在0.6元以上,最高達到1.15元。即使遭遇了1998年特大洪災以後,每股收益也達到了0.81元,5年間股本擴張了360%,在當時的A股市場裏創造了“藍田神話”。而在業績神話的背後,實際情況卻是該公司在1999年和2000年間,虛構營業收入達到36.90億元,實際為6400萬元;虛構凈利潤達到9.4億元,實際則是虧損3200多元。隨著真相大白,藍田事件成了當時資本市場上的最大醜聞。

  市場為什麼要把獐子島與藍田股份聯繫在一起呢?因為兩家公司都屬於水上養殖公司,都難以擺脫靠天吃飯的問題。也正因如此,行業特性賦予了這種水上養殖公司巨大的造假優勢。正如近日網上流傳的段子,是説藍田股份的:第一年,我有5000萬甲魚庫存,不信?你(調研機構)下水撈起來看看;第二年,我有1個億甲魚庫存,去年的甲魚生仔了,不信?你下水撈撈看;第三年,發洪水甲魚全跑了,業績巨虧;第四年,我有2個億甲魚庫存,去年跑掉的甲魚全回來了,還拐帶回來一批野生甲魚!

  而就獐子島來説,基於自身的海上養殖,要造假較之於藍田股份來説更加容易,其造假空間也更加巨大,較之於藍田股份來説有過之而無不及。比如獐子島2011年底播面積達到127.4萬畝。其中本次核銷的105.64萬畝海域底播蝦夷扇貝的成本是7.35億元。但實際上,公司方面是否真的底播了127.4萬畝,是否真的在105.64萬畝海域底播了7.35億元成本的蝦夷扇貝,這件事情恐怕只有大海才知道。公司方面要造假的話是很容易的。如今又有“天災”適時來襲,公司方面真要造假的話,也可以把所有的責任就都歸結為“天災”。雖然公司每年的報表都經會計師審計,但會計師們肯定不會到獐子島330萬畝養殖海域去遨遊,會計師的審計最終也是假的。也正因如此,這就難怪輿論方面會把獐子島與藍田股份聯繫起來。

  實際上,有一些事實,或者有一些蛛絲馬跡也不能不讓市場對獐子島的黑天鵝事件産生懷疑。比如,就獐子島遭遇的這次“天災”來説,公司大股東聲稱,這次長海縣全部遭遇災害。但根據媒體記者的採訪,海域和獐子島距離很近的一位養殖蝦夷扇貝的養殖戶今年卻是扇貝豐産,沒聽説“冷水團”的事情。因此,“冷水團”是否真的來過,這需要海洋專家與氣象專家來用事實説話。

  又如,獐子島投苗面積大幅增加但産量卻不增加的問題。有關數據顯示,2013年,獐子島公司蝦夷扇貝的營收為9.59億元,而對比2010年的蝦夷扇貝營收為9億元,兩者幾乎打平。但2013年應對的投苗年2010年投苗面積達到120萬畝,而2010年應對的投苗年2007年投苗面積僅僅是32萬畝。四倍的實際投入換來一樣的結果,這是讓人難以理解的。

  不僅如此,當我們把目光倒回到2011年、2012年的時候,也許不能發現些許的蛛絲馬跡。一方面是當時該公司的高管大量離職,兩年離職的高管就達到10余人,這些高管頻頻離職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外人也許無法知曉,但反映出公司管理的混亂應是不爭的事實。另一方面也正是因為有大量高管離職,因此有離職高管當時向媒體反映了內部人貪污苗種及投苗不足的問題。雖然後來公司方面予以澄清,但一個事實是,2012年3月28日,該公司的個別員工因在底播苗種收購過程中收受賄賂被舉報,當時已被長海縣公安局立案調查。而如今,正好是要收穫2011年底播的扇貝了,結果遭遇“冷水團”襲擊,這“冷水團”來得實在太是時候了。

  也正因如此,市場對獐子島提出質疑,不能説沒有道理,畢竟海上養殖的特性以及適時出現的“冷水團”給獐子島創造了絕佳的造假良機。因此,這就需要獐子島來證明自己的清白。正如投資者要求的“活要見貝,死要見屍”。當然,這是獐子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那麼,獐子島就不妨主動提出申請,讓以及有關方面的專家們組團進駐獐子島,對獐子島進行全面的調查。否則,獐子島黑天鵝事件難逃“人禍”之嫌。至於獐子島是不是第二個藍田股份,證監會在進駐獐子島進行全面調查之後,自然會給市場一個結論。

 
 

(責任編輯:王惠綿)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