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利多頻傳 國巨股價卻跌不停?

張弘昌
2018-08-10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80392/post/201808100018/%E7%82%BA%E4%BD%95%E5%88%A9%E5%A4%9A%E9%A0%BB%E5%82%B3%E3%80%80%E5%9C%8B%E5%B7%A8%E8%82%A1%E5%83%B9%E5%8D%BB%E8%B7%8C%E4%B8%8D%E5%81%9C%EF%BC%9F

股市裡有一句俗話:不要聽大股東說了什麼,而是要看他做了什麼!

今年台股最熱門的族群當屬被動元件,指標股國巨更是大家矚目的焦點。隨著股價在7月3日攻上1310元的天價後,國巨突然像潟了氣的皮球,一蹶不振。

 

8月2日,國巨融資維持率下降至137.34%,斷頭賣壓已經開始浮現,很多小散戶之前在投顅老師的振臂高呼下,前仆後繼在高檔融資買進,如今是哀鴻遍野。即使國巨7月營收創歷史新高、上半年稅後EPS來到42.95元(除權後股本換算為35.85元),還實施了庫藏股,依然止不住跌勢。8月10日,股價最低來到651元,再創波段新低。

 

此時此刻,套牢的投資人紛紛苦笑「MLCC」(積層陶瓷電容器,國巨主要產品之一)已經淪為「MLGG」,散戶都「GG」了。然而,股價背後就是買方和賣方交易所形成的走勢,當賣方力量大於買方時,股價自然不斷下跌。那,究竟誰在賣股票?

 

從下面圖表可以發現,持有張數在400張以上,以及1000張以上的大股東,是最主要的賣壓來源。去年8月初,前者持有率為85.8%,後者則有79.6%,如今分別剩下74.5%和67.8%,減碼了10%左右。

 

法人也是賣壓來源,外資從第二季至今賣超3.5萬張、投信賣超9千張,但耐人尋味的是,8月8日父親節當天國巨舉辦法說會,董事長陳泰銘親上火線釋放利多,事後多位法人維持看多看法,某家法人機構的報告甚至寫了「強力買進」,目標價1400元以上,然而隔天8月9日,三大法人仍然站在賣方。

 

賣出的籌碼流向何方?喜好用融資「以小搏大」的散戶成為接盤俠,從融資餘額張數變化來看,即使國巨股價不斷走低,但散戶帶著鋼盔往前衝,融資張數不斷增加,估計是逢低攤平或者看到股價從高點跌落「變便宜」而搶進。

 

國巨的股價是從7月開始「豬羊變色」,主要因為兩則訊息。

 

一是7月17日宣布買進庫藏股4500張,買回區間價格在632.8元至1,616.8元,迄今(8/9)共買回2965張,執行率66%,但股價卻還是一直破新低,因為外界聯想到當初宏達電用庫藏股在8、900元護盤的不愉快經驗,以及懷疑是否幫大股東出貨。

 

另一個訊息則是陳泰銘的「前妻李慧真」以盤後鉅額交易方式轉讓中信元件投資委託專戶(Components Investment Holdings,簡稱CIHL)1.2萬張股票,占國巨已發行股數2.8%,套現約120億元。

 

不過根據2014年1月24日的重大訊息,國巨公告CIHL持有的海外可轉債已轉換為海外存託憑證及普通股。當時媒體報導,CIHL是私募股權基金KKR在2007年為投資國巨海外可轉債所設立的子公司。

 

當時由於被動元件景氣不佳,加上國巨太多資金卡在業外投資,財務壓力讓陳泰銘喘不過氣,於是引進KKR認購2.3億美元海外可轉債,成為財務性投資人,2014年可轉債到期陸續轉換成股票後,KKR成為國巨近三成股權的大股東,比陳泰銘的股權還多。

 

然而聰明如KKR,也沒料到被動元件景氣遲遲沒有起色,國巨股價始終在面額上下浮沉,於是2011年4月,陳泰銘和KKR聯手成立遨睿公司,計畫以16.1元收購國巨並下市,當時市場傳言,如果陳泰銘不同意下市,KKR就會發動全面收購。不過因主管機關不放行,最後無疾而終。

 

收購下市案失敗後,2013年國巨開始進行現金減資,透過一連串的財務操作,讓股本從200多億元,瘦身到現在的42億元,再搭上去年以來的被動元件缺貨題材,股價從10元的低價股,漲到股后寶座,對KKR而言,長期持有的這筆投資,潛在獲利相當可觀,似乎也到了該退場的時機。

 

如今CIHL大動作售股,公司的說法是「前妻李慧真」,然而對照過往歷史,也讓市場懷疑李慧真只是個人頭,KKR或其他大股東可能才是實際上的受益者,究竟真相如何,目前已經成為不可說的祕密了。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