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ment a Chinese spy decided to defect to Australia

https://www.theage.com.au/national/the-moment-a-chinese-spy-decided-to-defect-to-australia-20191122-p53d0x.html

王立強表示他是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投資( China Innovation Investment Limited)的一員,透過間諜活動滲透到香港的大學和媒體,以對抗民主活動。

他持假的韓國護照,進到台灣,幫中國組織網軍,成功介入2018年的九合一大選,並且正在計畫影響2020總統大選。

 

王立強聲稱,中國創新投資是許多中國情報單位及中共官方的掩護,他的老闆,中國創新投資的董事長向心是高階情報人員。

王立強表示他的組織,利用獎學金、旅遊補助金等方式,在校友會和教育基金會招募中國學生,滲透到校園裡。「我以愛國主義影響他們,指導他們愛國、愛黨、愛領導,並且強烈反擊香港的獨立和民主活動。」

王立強聲稱他的組織已經滲透到香港的媒體,在台灣則是與媒體高層有所聯繫,以影響台灣的政治。他說他的行動支持了總統候選人韓國瑜。

王立強表示他們的行動成功介入2018九合一大選,幫助親北京的候選人贏得勝利。

王立強最新的任務是從破壞香港民主行動,轉移到干預台灣2020大選,最終目的是拉下蔡英文。

王立強表示:「在台灣我們有很多據點,包括餐廳、IT公司等,都是我們收購資助的,如果我們想攻擊某人,我們可以立即摧毀他的臉書,」利用假IP發佈反民主消息。

王立強表示,中國創新投資也投資了許多台灣的媒體公司,並且與電視台建立了聯盟,從而可以控制審查新聞,他提到了旺旺集團是關鍵的盟友。「我們控制媒體,透過像是買廣告,並讓他們報導我們支持的候選人。」

金融時報在今年8月也報導過類似的狀況,但旺旺指控這是假新聞。

除了直接給予媒體版面之外,王立強還聲稱提供了反對黨基層的資金援助。「給國民黨的候選人....全力的支持,我們還捐錢給廟宇,組織信眾到中國、香港旅遊,」並且影響他們進行統戰,「結果我們取得巨大的勝利,這是光榮的紀錄,」王立強說。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7831

 

 

 

 

 

 
 

「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滲透到所有國家的軍事、商業和文化等領域,以實現其目標。您不應該低估我們的組織……在擔任重要職務之前,我們多年來已經受到組織的培養和培訓。中共希望確保沒有人能威脅其權威。」──中國間諜王立強

一名中國間諜10月冒險向澳洲投誠,透露他5年來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中國政治干預情報工作的內幕提供給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是近代史上第一個公開披露自己身分的中共間諜。他透露了中國駐香港高級軍事情報官員的真實身分,表示中國正在直接干預香港與台灣選舉,而他本人亦奉命試圖干預台灣2018年市長選舉、2020年總統選舉。

這位間諜名為王立強(Wang "William" Liqiang,譯音),他向澳洲當局提交的政治庇護申請書長達17頁,陳述內容有如一部間諜驚悚片,詳細說明了中國秘密間諜活動的任務代號、進行過程,以及中國為扼殺全球民主與人權所做的各種努力。王立強投誠的原因是懊悔,「我不想看到台灣成為第二個香港,亦不想成為,將原本自由民主的土地變成專制之地的幫兇,」其申請書寫道。

兩名知情人士向《紐約時報》(NYT)透露,一些澳洲官員相信王立強的說法是可靠的,但他有某些主張是猜測出來的,這就很難核實。但如果得到證實,他的敘述將是說明中國在香港和台灣操縱政治和輿論措施,有史以來最詳盡的公開資料。澳洲外交部已證實收到了王立強的聲明,該聲明首先由澳洲《時代報》(The Age)、《雪梨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報導。

王立強自陳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重要情報資料提供給澳洲官員。

在台灣的活動:滲透媒體、指揮網軍

在香港抗爭動盪加劇、台灣總統大選的前幾週,王立強的投誠事件在港台勢必引起廣大迴響。「我們在台灣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滲透入媒體、廟宇及基層組織,」王立強表示。

角逐連任的蔡英文總統19日在中選會登記參選後對媒體說:「中國用各種方法介入臺灣的選舉,這是在破壞我們的民主。」王立強的說法證實了蔡英文的主張,他指出,從中國湖南國防科技大學收到假韓國護照、假法國簽證後,他今年5月入境台灣,試圖「系統性地」滲透台灣的政治體系。

 

《紐約時報》揭露,中國的做法包含購買媒體報導、滲透大學、捐款給屬意的國民黨參選人、建立數千個社群媒體假帳號來攻擊台灣執政黨民進黨。王立強的政治庇護申請書提到,他在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期間,協助向當時的國民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捐款約280萬美元(約台幣8558萬元),「現在2020年總統大選接近了,中國將投入更多努力。」

 

對此,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國政顧問團兩岸小組召集人趙建民駁斥:「韓國瑜怎麼敢隨隨便便接受2000萬人民幣的不知名錢?他還想在台灣的政治舞台上生存嗎?我相信那是不可能的。」

王立強描述了中國軍方各部門如何分工,以影響台灣選舉,情報工作包括創立20多家媒體和網路公司來發起「針對性攻擊」,花費大約2億美元(新台幣61億1300萬元)投資台灣的電視台。

他強調,中國情報部門正在與台灣媒體高管聯繫,但他並沒有解釋為什麼這麼多資金注入台灣,竟沒有被注意到,或引起警惕。另外王立強還指揮了中國網軍的行動,試圖帶風向、干預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

在香港與澳洲也有活動,負責綁架、迫害香港民主運動人士

王立強在政治庇護申請書也提到,他參與了中國特務2015年綁架銅鑼灣書店陳榮基店長等香港5名書商的任務。他說當時己收到指示,需「密切關注」其中一人,即「巨流傳媒有限公司」股東李波(Lee Bo),因為他參與出版《習近平和他的六個女人》一書。王立強說,他從事情報工作和針對異見人士的目的之一是散佈恐懼:「使香港所有麻煩製造者感到恐懼。」

王立強的申明還可能導致中澳關係惡化,近年,澳洲媒體屢屢揭發中國資金對澳洲政壇的影響,澳洲國會也通過兩項反外國干預的法案。澳洲知名的中國地產開發商黃向墨(Huang Xiangmo)多次向澳洲政黨捐款,被指是要增加北京在澳洲政壇的影響力,今年2月他被澳洲拒絕入籍申請、撤銷永久居留權。

根據王立強的敘述,黃向墨帶著一團澳洲地方議員參訪香港,拜會王立強的老闆、香港中國創新投資公司(CIIL)總裁向心(Xiang Xin)。CIIL是2002年2月7日於開曼群島設立的投資公司,目前在香港上市,王立強在香港的掩護身分即為CIIL員工,通過親中國共產黨特工滲透到所有香港的大學和媒體中,對抗當地的民主運動。

王立強說,CIIL事實上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開展政治、經濟間諜活動的前線。根據CIIL公司文件,該公司從事「軍事和民用部門整合」的投資。公司替任董事龔青即為向心的妻子,龔青曾在兩家政府機構任職,其中之一是人民解放軍的情報組織「中國國防科技信息中心」。

王立強指出,他在香港的工作是「負責組織特工綁架和迫害香港民主運動人士。」包含蒐集港獨支持者的情報,參與秘密組織的網軍活動,對香港持不同政見者進行猛烈抨擊或網絡攻擊。

「我們派了一些學生加入學生會,他們假裝支持香港獨立,為我們找到支持獨立運動人士的有關信息……並公開了他們的所有個人與親友的資訊,」王立強告訴《時代報》。

向心則告訴《紐時》:「我不認識王立強。」

 

意識到「我是個沒有真實身份的人」

王立強自稱其父親是一名公務員,現年27歲,來自福建。從他的陳述中可以得知,他從小學習作畫,曾在安徽省獲獎。後來在向心經營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CIIL)找到工作。

《雪梨晨鋒報》指出,王力強目前持旅遊簽證留在澳洲,並與其妻子兒子2012年移居澳洲雪梨,他在今年4月探望妻兒之後,萌生逃離並尋求澳洲庇護的想法。王立強說,當他5月被命令前往台灣干預明年大選、推翻蔡英文總統的時候,他的心中更加迷茫了,盯著自己的假護照,他意識到正在失去自我,成為「一個沒有真實身份的人」。

回去肯定沒命…「我知道得太多了」

目前還不清楚他是否能獲得政治庇護。在他之前,也曾有中國人試圖尋求澳洲協助,2005年前中國駐雪梨總領事館政治領事陳用林出走,獲澳洲移民局給予陳用林及其家人政治避難類別的永久居留權。

王立強表示他理解,可能需要多次努力才能說服澳洲收留,並支持他這麼一個叛逃者。他在申請書裡多次譴責中國獨裁統治,表示「堅決反對中國共產黨踐踏民主人權和自由的任何行動。」

他補充說:「如果我回到他們控制的地方,我肯定會因為透露秘密而被殺,因為我知道得太多了。」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