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街友不是魯蛇 只是沒有支持

 

2014年11月20日 
 
更多專欄文章
古登儒 台大碩士畢業生

Q:你因關心遊民獲台大社科院利他獎,當初怎會想請遊民吃泡麵?
A:我以為台北資源豐富,街友都有免費餐吃,到社服中心實習後才發現不是這樣。那邊每天5、60個街友抽號碼牌等社工幫他們解決疑難雜症,比如腳踏車大鎖被偷,社工補助他買鎖;街友父母過世,沒錢坐車回家,社工補助他車資。還有沒能力買鞋的,希望有鞋穿;很多則來要食物跟泡麵。有次帶街友去辦身分證,他說3天沒吃飯了,我才知道很多街友因自尊等因素,不會或不懂去領餐。

那時看新聞,一個美國華裔大學生看期末結束,同學自助餐卡點數都沒用完,不想圖利廠商,他就找同學用點數換食物給遊民吃,結果很多同學響應。當時我也在集超商點數換泡麵吃,就想也來找同學募集點數換泡麵給街友,剛開始只在台大做,沒想到上網後反應熱烈,共募得6、7千碗泡麵。 
這活動讓許多人開始了解街友。有人說,街友深受社會污名,沒太多人願協助,所以支持這活動。也有前三志願學生想在學校辦,校方卻說,街友人生失敗,不值得幫助;還有鄉民說,贊助街友不如幫流浪狗。臉書還有「反對餵食街友」粉絲團。

 

流浪街頭 逼不得已

Q:你念社工,怎麼看街友?
A:辦這活動是跟自己和解,我也曾覺得街友影響市容,接觸後才認識他們。他們最弱勢,不像受暴婦女還有些連結,街友的線全斷了。像我遇到老張是很多街友的縮影,父母早逝,國小畢業就到工地做粗工,累積很多職業傷害,這種人資源網路本來就薄弱,50多歲因病痛無法工作,開始跟人借錢,等資源用盡無法租屋就睡街頭,流浪1、2年就很難重返社區了。
很多街友見證台灣經濟奇蹟,做過很多建設,卻落得一場空。他們的困難很多重。為什麼街友容易有酒癮?因早年做底層工太疲憊,必須靠喝酒刺激;加上流浪後生活辛苦,很多街友跟我說,起來不知道幹什麼,很空虛,喝酒能忘掉一切。
目前服務街友是讓他先有房子住,才有機會改變,我服務的芒草心協會有租房讓遊民住,否則街頭環境惡劣會使人精神狀況不好,健康也越來越差,處境會一直往下掉。
人難免遭逢變故,多數人不至跌落到底,是有強大支援網絡,所以每人都可能變街友。像日本歷經泡沫經濟,很多白領失業到公園閒晃,社會就很理解這種事,台灣也逐漸如此。我們有社工統計,有一兩成街友以前是老闆。我遇過月入10幾萬的廚師,為了給老婆治病花光積蓄,老婆過世時,他健康也不行了,我遇到他時已癌末,我想他現在已經不在了。幫助街友很困難,但他們是活生生的人,我不願放棄希望。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人間異語:紅粉知己 竟是黑寡婦

 

2014年11月18日 
 
更多專欄文章
阿魯 街友

Q︰怎會淪落街頭?
A︰從前生活匪類,愛喝愛賭,頭路沒了,老婆孩子也跑掉,錢輸光沒飯吃、付不出房租,日子過不下去,只好跟朋友、家人借錢,到後來家人也不理我。別人都勸我重新做人,只是壞習慣真歹改,身無分文,最後被房東趕出門,就開始流落街頭。平常靠撿破爛、打零工維生,也在工地打雜、路邊發傳單,每天賺個幾百塊,勉強夠錢喝兩杯。

Q︰當街友這些年,遇過什麼事?

A︰露宿街頭還能有什麼好事,連找個睡覺的地方,都被趕來趕去。不過,遊民也有賺大錢的方法,最常就是給別人做人頭。之前我在橋下跟幾個朋友一起,有天一個穿著西裝,打扮光鮮的人,帶大家去餐廳吃香喝辣,問我們願意不願意做人頭,除了答應給20萬,還可以出國玩,反正我們無親無故,沒什麼在怕的,就答應了。

 

中年熟女 邀我回家

後來,我出車禍住院沒辦法去,隔一段時間,再次遇到那幾個朋友,發現他們身上都帶傷,才知道原來他們被帶到大陸,有的被割掉器官,有的被用來詐領保險金,被人斷手斷腳,弄瞎眼睛,能回來已經偷笑,後來還被管區警察抓走,幸好當時我沒跟著一塊去,否則絕對沒好下場。我們無親無故,要不然就是有精神病,根本沒人在意我們死活。
其實,拐遊民騙錢的事常發生,10年前我就遇過類似的事。當年我跑到南部打零工,認識一位40歲的女生,對方主動跟我攀談,也不介意我的身分,她常帶吃的請我,我們也聊得很投緣,我以為我遇到知己。
認識半年後,女的看我無家可歸,邀我回家住。有一晚,她跟我說,她父母不在了,也沒什麼親人,一個人生活很久,想找個男人安定下來,她主動向我提出結婚。我心裡暗爽,以為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讓我不用再流落街頭,沒想太多就答應,隔天我們去辦理登記。
2星期後,她拿了份東西叫我簽,我大概看了是保單,她說是為了我好,也給雙方一個保障,保險金額600萬。當下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怎麼都不肯簽,晚上趁她睡著就偷溜離開,從南部跑到北部去,從此不敢再跟她聯絡。

Q︰為什麼要落跑?

A︰幸好我走得快,否則小命不保。我看穿她跟我結婚是假的,其實是想謀財害命,詐領保險金,否則我長得又不帥,要錢也沒有,只有爛命一條,誰會看上我一個遊民?
我已54歲,呷到這年歲,什麼都看開了,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種瀉藥,我的命該如此,以天為被、席地為床,做街友才比較適合我,逍遙自在,現在每天有酒喝就很快樂,嘜擱想孔想縫啦。
特約記者黃惜時採訪整理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