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200308soc013/

文|傅崇琛

千蕎集團的林耿宏及林若蕎,今年1月都被檢方依詐欺罪嫌起訴。(翻攝畫面)
千蕎集團的林耿宏及林若蕎,今年1月都被檢方依詐欺罪嫌起訴。(翻攝畫面)

刑事局偵七大隊第三隊於2019年1月,查獲以自稱「系統之神」的男子林耿宏為首的「千蕎團隊」,涉嫌以市場沒有流通的虛擬貨幣「IBCoin」為投資標的,向被害人以每顆50到100元的價格販售,並宣稱將會漲到10倍,短短1年多詐得2億5千多萬元,10餘名投資者提出告訴後,業經台北地檢署調查,於今年1月將林男及集團創辦人林若蕎等13名集團成員,依詐欺、組織犯罪條例等罪名提起公訴。

 

該集團成員多為年輕男女,這些成員大多先於臉書PO文炫富,女性成員甚至還會小露乳溝、長腿,藉以引誘民眾投資,更稱有投資方案可以教人或讓人參加,藉以邀約被害人見面,進而以投資虛擬貨幣、搭配投資直銷產品等名義,向被害人招攬投資。

 

本刊卻接獲讀者投訴,指該集團雖因「IBCoin」案被檢警查緝起訴,進而官司纏身,但1年多來,集團成員卻仍在外繼續以相同手法,販售所謂「蟲草幣」、「5G幣」、「海神幣」等虛擬貨幣,甚至連普洱茶都賣,讓許多民眾再次誤信投資,背負龐大債務。

 

職業軍人阿龍就是受害人之一,他向本刊表示,當時是看到一位已從軍職退休的同袍,在臉書上開始po出一些到處遊玩吃喝玩樂的照片,還說自己的收入是以前的3倍,原本阿龍也不以為意,直到有一次他與該同袍相約見面,對方卻說剛好有個朋友在附近,提議阿龍跟他見面,可以聊一下投資觀念,阿龍也不便拒絕遂大方應允。

當時1名相當年輕的男子出現在2人碰面場合,他一開口就跟阿龍誇口說,跟著他投資基本上穩賺不賠,只要買3樣東西就好,第一樣便是冬蟲夏草,該男子宣稱已跟知名生技公司合作,生技公司會負責培養銷售,阿龍指要等著獲利就好。

 
 
 

 

第二項則是所謂的「5G幣」,簡單講就是投資5G產業,雖然5G技術目前尚未成熟,但順應時勢所趨一定會賺,最後一個則是陳年普洱茶,該男子還說可以幫阿龍將投資的普洱茶,拿去知名的新象公司進行拍賣獲得高價,而這3樣投資則都會以虛擬幣形式進到阿龍手中,分別被稱為「蟲草幣」、「5G幣」、「普洱茶磚幣」。

阿龍無奈地說:「只能說自己當時因家裡債務鬼迷心竅,加上之前所認識熟悉的人,看起來突然發達的樣子,讓我對那個人的說法產生信任感,才會貸款下去投資。」

 

 

沒想到阿龍付完錢後,前同袍跟該男子卻又說公司有兼差活動,結果卻是要阿龍拉下線,不但急著要阿龍列名單,還提醒說一定要找需要幫助他脫貧的人,甚至還找來另一名女性主管,教阿龍怎麼在臉書po文炫富,如何對有興趣的人進行邀約,如何跟久未連絡的朋友破冰等方法。

此時阿龍才驚覺同袍所介紹的根本是直銷老鼠會,進一步查證發現,該名男子及另一名女主管,竟都是當年被檢警查緝的千蕎集團成員之一,集團領導林耿宏過生日時,還曾在臉書標記過2人姓名。

 

阿龍後來雖藉口家裡需錢孔急,想要拿回投資金額,但此後相關人等卻都音訊全無,讓他所投資的100萬至今沒有下落,只能準

備訴諸司法還他公道。

承辦數名千蕎集團詐騙受害者訴訟的律師吳志南,則告訴本刊:「虛擬貨幣其實無法源可管,法官在無法源依據的情況下,只能用傳統的刑法跟民法來處理。」

 

 

吳律師以千蕎集團的「IBCoin」詐騙案來分析,他說像這樣的詐騙案件被害者眾,若要聯合提告的話,刑事偵查階段就會拉長,光等到一審判決可能就要花費3、4年之久,但其實這類型案件的受害人,很多都是剛出社會的年輕人,為了投資背負貸款壓力,光本息加起來1個月可能就要繳給銀行3、4萬,根本等不了那麼久。

為了想把損失降到最低,又怕提起告訴的時效消滅,所以大部分受害者都會先從民事訴訟方面開始處理,吳律師所承辦的其中一名受害者運氣算是不錯,因為該詐騙集團成員家境較為優渥,所以同意將20多萬的詐篇金額全數返還和解,但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幸運。

吳律師說:「有些被告在法庭上,還是主張合法買賣,因為所有鼓吹投資的過程,該集團成員都單純面談不留文字,即使所有被害者都口徑一致,但法官礙於被害者無法證明這些詐騙集團成員有說過保證獲利或市值價格,因此在實務上也是有因此敗訴的官司。」 一般認為虛擬幣的發行販賣應可適用銀行法,這樣一來因刑罰較詐欺罪嫌重,也可有效嚇阻這類手法的詐騙,但吳律師則解釋說:「依最高法院的見解,銀行法所規範的是侵害國家金融秩序,因此在該法中只有國家才是被害者,民眾個人就不適用,法官就算想用銀行法來進行審判,就現有實務狀況來說也不太有利。」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