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陳人德(Kenny Jen-Te Chen 英國格魯普艾姆集團的創始人和擁有者

標榜將販售頂級超跑的車商籌備中展示所,遭人噴漆,扯出疑似對岸債主跨海追債,以及爆出欠道上聞人11億債權的內幕。(記者黃建華攝)

2016-04-04  09:10

[記者黃建華/高雄報導]一家籌備中、標榜將販售市價7、8000萬元的頂級超跑展示所,今(4)日凌晨遭不明人士以簡體字噴漆「陳XX主席 欠債還錢」,疑為對岸債主跨海追債。據傳,在中國發展多年,身價數十億元的國內道上聞人「海陸」,被欠的債權就多達人民幣2億多(約新台幣11億餘元),消息傳開,後續發展備受矚目。

  • 展示所內也被灑滿追債傳單。(記者黃建華攝)

    展示所內也被灑滿追債傳單。(記者黃建華攝)

遭噴漆的超跑展示中心,打著「港商企業」名號,先前在台灣舉辦「遊艇趴」,廣邀富商與富二代跑趴,詎料,還未營運,卻發生被噴漆討債的場面;籌備處無人、無電話,無從得知對此事的說法。

一位超跑玩家透露,先前就耳聞陳男在對岸賣超跑與人有金錢糾葛,轉移陣地在高雄重起爐灶,卻冤家路窄,被握有他11億元債權的跨國道上聞人「海陸」找到,但僅償還2、3000萬元就跑回香港失聯。

記者求證熟識「海哥」的友人,也證實陳男確欠「海陸」2億多人民幣債權,目前「海哥」人在國外,其餘不便多談。

不過,此事卻讓這位昔日地下軍火大亨,海外發達事蹟曝光。

外號「海陸」的赫姓聞人,是台海兩岸少數名列維基百科的道上大哥,早年是台灣警方眼中謎樣的地下軍火商,80、90年代,中南部多位已伏法的槍擊要犯槍械來源,警方都將矛頭指向他,但苦無事證。

警方說,民國90年,「海陸」主動報繳79把制式手槍與數千發子彈,隨後出走海外發展。一位資深刑事幹員回憶說,當年「海陸」經手的黑槍恐怕可武裝好幾個步兵連。

外語能力甚佳的「海哥」,15年來遊走東南亞與中國,佈局網路簽賭與插手包攬澳門賭廳事業,累積巨額身家,與東南亞多國軍方、政要關係良好,連東帝汶食人族出沒海域,也有他的水產事業,傳港澳黑幫對他頗為敬重,已故新義安幫大哥「泰龍」就與他交情匪淺,美義黑手黨人士甚至敬稱他台灣「卡彭(教父級大哥之意)」。

道上盛傳他在海外有私人部隊,百家樂每把牌200萬港幣起跳,一夜豪賭上億港幣。國內有民代陪同「海哥」到東南亞洽商,看到當地政要、軍方對他的禮遇,都嚇一大跳,戲稱他不是「縱貫線」大哥,而是「國際線」大哥。

據悉,一些亡命海外的落難角頭只要透過管道找上他,生性慷慨的海哥,都會相助,連台灣部分在監服刑的大哥,他一樣長期託人金援關照。「海哥」偶爾返台,相當低調,此次超跑車商被追債,才讓他名聞台海兩岸三地的事浮上檯面。

 

陳人德:我的世界只有賽車

□ bluewhale
 

  車主檔案: 
  陳人德,男,30歲,生於中國台灣,11歲全家遷往英國,畢業於英國皇家建築學院,繼承家族地產事業的同時,開創GruppeM車隊,作為保時捷廠商指定GT車隊之一,創造了FIA GT歷史上在11個國家11聯勝的紀錄。2006年,陳人德來到中國創立G1俱樂部,立志打造中國最好的汽車俱樂部。   三月初春,春寒料峭。在上海F1賽車場的賽道邊,整齊地停靠著一排超級豪華跑車。紅色的法拉利360、白色的保時捷911Turbo、橙色的瑪莎拉蒂Spider,還有精靈古怪的Mini cooper。一切都顯得那麼平靜,人們正在等待著一場賽道日活動的開始,興奮的小孩已經迫不及待躍躍欲試。   工作人員正在緊張忙碌地檢測車輛,轟鳴的馬達聲讓人們愈加興奮。只聽到一聲尖銳而咆哮的怒吼過後,第一輛法拉利360疾馳而去,只餘下一陣藍色的輕煙……很快,它又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中,駕馭這匹烈馬的男人正是G1俱樂部的創始人,陳人德先生。   穿著黑白賽車服的他與前日辦公室給我的印象判若兩人。唯一相同的,或許是他對賽車的狂熱痴迷和津津樂道,尤其是他談起最心愛的車時,一種不自覺的興奮流露在臉上:“不要和我談油畫,不要和我談美酒,除了工作以外我所有的興趣和力量都在賽車上。”   這個30歲的男人目前事業重心在中國,他的事業和車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從玩車、組建車隊、賣車、汽車俱樂部,他的夢想已經超越了一般人玩車的範疇,“我太喜歡車子了,到中國以後,沒有什麼人可以陪我玩,不是太寂寞了嗎? ”陳人德的話中透露出一種尋找玩伴的孩子氣,這個簡單的初衷卻無疑會改變很多人對超級跑車的認識。 
   

   


 
 
  如今,G1俱樂部的第一次賽道日活動已經在上海F1賽車場成功舉辦,來自全國各地的30多名會員紛紛帶著自己心愛的座駕來到上賽道過一把賽車癮。用一種“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方式,陳人德正在開啟他的賽車夢想。   從建築師到車隊老闆   從6歲開始看F1,從此不能自拔。Jackie Stewart、Ayrton Senna、Michael Schumacher,這些人的名字曾經都讓他熱血沸騰,也曾想過去當一名真正的賽車手,但他陰差陽錯還是跨入了英國皇家建築學院的大門。16歲第一次上賽道,開的是一輛Mini,沒有想像中的完美,淺嚐輒止的快感讓他更加迷戀賽車。到如今,他幾乎開遍了所有的好車,“除了最新的布加蒂Veyron沒開過,差不多所有的名車我都開過,保時捷Carrera GT在賽道上的感覺最棒;論設計,我最喜歡法拉利Enzo;而梅賽德斯Mclaren SLR是每天都可以開的。”   陳人德最懷念在英國皇家建築學院讀書的時候,和朋友們一起開車奔馳在歐洲的大街小巷。最愛的是巴黎,“那裡真的很美,是唯一沒有在二戰中被破壞的歐洲城市”,說起那段時光,陳人德眼中閃著野野的光芒。那些保存完好的古老建築給予他源源不斷的設計靈感,“你不覺得建築和賽車的美感其實是相關聯的嗎?結構和設計都是建築上的要素,蓋房子與造車子是一樣的,每個時期有不同的style,還有房子裡的裝飾和車的內飾也很像,都蘊涵著相同的美學原理。”說起最愛的建築與車,陳人德不自覺地滔滔不絕起來。 
   

   

 
 
  從英國皇家建築學院畢業之後,他去了一家建築師事務所打工。雖然工作辛苦,但他心中的賽車夢卻愈發熾烈,5年後,他拿到建築師執照,毅然辭職開創了GruppeM集團,旗下經營著包括汽車、建築等相關的項目,並且同時成立了GruppeM車隊,從買車、改裝、招募車手……統統親力親為,終於在2005年1月被指定為保時捷車廠的GT車隊之一,使用有限生產的GT3 RSR汽車參加FIA GT國際冠軍賽,並取得了冠軍,創造了FIA GT歷史上在11個國家11聯勝的紀錄。 
  2005年的那場比利時SPA24小時耐力賽,是陳人德記憶中無法忘懷的經歷。當時車隊剛剛發出去1個半小時,就被撞得幾乎全毀, 大家都傻了,心想這下肯定出局了。陳人德沒有驚慌,他馬上安排檢修隊把車輛拖出來,全部拆掉重裝,4小時後一輛全新的賽車又奇蹟般地複活了,繼續比賽。禍不單行,到12個半小時的時候又發生了車禍,直到22個小時的時候還排在第3名,最後15分鐘它終於衝到了第一!這聽起來真的不可思議,然而陳人德的意志如此強大,以至於連上帝都不得不叫幸運之神眷顧於他。   G1賽車王國的夢想   2004年,陳人德憑藉著與保時捷良好的合作關係與特殊的東方背景,來到中國負責保時捷的山東代理。慢慢地,他發現在中國很少有人會玩車,而頂級的豪車俱樂部更是鳳毛麟角。G1俱樂部的想法源於P1,原來,在英國有位方程式賽車手Damon Hill退役後成立了一個P1俱樂部,因為英國的賽車環境很好,有很多從別的地方過來的人想要玩賽車,他就把車提供給他們開到歐洲其他地方去。“其實,P1和我們的概念和方式都是不太一樣的,目前國內環境比較保守,super car也比較少,成立這個俱樂部就是想把喜歡車子的人聚集到一起,讓他們除了在欣賞跑車的美感之外,更多體驗車的性能,真的,開車不是像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中置引擎和後置引擎的感覺完全不同,只有在賽道上,你才能真正體會到它們好在哪裡。” 

 

 事實上,富豪們對頂級豪車俱樂部也是趨之若騖。G1俱樂部的門檻並不低,根據不同的需求分三種會員類型:高級會員年費為25萬元人民幣,聯誼會員年費為5萬元人民幣,賽道日會員年費為4萬元人民幣;其中高級會員和聯誼會員的人數將控制在200人以內。G1俱樂部對會員的篩選也相當嚴格,有一定年紀的會員會比較愛惜車子,另外,G1還有一個專門的委員會,每月對申請的會員進行審批,選出合適的人選進行面談,如果通過,就以邀請的方式來入會。“目前我們已經有30多個會員了,被我們拒絕的也有很多,G1的目標很簡單,就是做中國最好的汽車俱樂部,提供給我們的會員最好的服務和車子,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陳人德信心滿滿地說。   喜歡的東西就不叫奢侈   陳人德出生在台灣,他們家最早是台灣第一家煉鋼廠,後來往建築方面發展,他是家中三個孩子中唯一繼承家族事業的,父親是他生命中影響最大的人。“他從不罵人,會一直和你講道理,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責罵和挨打,和父親的感覺就好像我們在同一條戰線上,情如兄弟,這種感覺很特別。”雖然旅居英國二十載,但家裡始終堅持中國傳統的禮教和文化,陳人德說一口流利的中文。   從小目睹父親在商海沉浮,陳人德最大的體會就是難以把握時機。十幾年前,父親在英國做一個項目,買一棟樓,需要裡面的居民遷動,有人漫天開價,增加了大概一兩千萬的費用,3個月後針對外國投資者英國政府又開徵印花稅 ,於是這個項目就被迫流產了。陳人德對我們無奈地聳聳肩,笑道:“現在回過頭來看,那個增加的費用占我們總資產的比例就很小了,但是時光無法倒流。” 
   

   

 

 

  目前陳人德每個月都不停穿梭於歐亞大陸,中國和英國的時差有8個小時,因此,他每天都要工作16小時以上,經常每天只睡4—5小時。“壓力不是自己、家庭給的,壓力是環境給的,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遇到問題去開開車就好了,在賽道上你會全身心貫注在開車上,那時候你可以把自己switch off。” 
  對那些超級豪車一擲千金不眨眼睛的陳人德認為喜歡的東西就不叫奢侈,幾百萬的車和兩克拉的鑽戒,或許在他眼裡,後者更加奢侈。“不過你們不要寫上去,那是另外一個秘密哦。”陳人德朝我們眨眨眼。   如同尋找夢中永無鄉(Neverland)的彼得·潘,從此地到彼地,陳人德穿梭在不同的大陸和城市之間,追逐他的夢想,並將之融入到自己的事業帝國,如果你哪天在賽道上遇見一位白髮蒼蒼精神矍鑠的老者卻依然對賽車樂此不彼,不要懷疑,那一定是陳人德。

--

2005-07-16

〔本報記者╱綜合報導〕追捕張錫銘的「0715」檢警專案小組,追查張錫銘的幕後藏鏡人時,意外發現,高雄地區大哥綽號「海陸仔」的赫育龍,在網路賭博大亨于國柱飛赴菲律賓洽商的前2天,曾約于國柱至高雄國賓飯店的咖啡廳談事情,後來于國柱返台就遭張錫銘綁票。

專案小組亟欲找赫育龍協助調查,卻發現他自于國柱被綁後第3天就出國,不知何故,迄今未歸。

專案小組認為,于國柱久於江湖,沈穩低調,行蹤神秘,外人無從得知其生活細節;但于國柱自菲返台抵達小港機場之前,張錫銘竟然事先掌握,且率眾埋伏小港機場,一路跟監其座車,就在高速公路攔車擄人,若非有內線「點」人,張錫銘不可能一擊中的。

檢警專案小組追查幕後藏鏡人時發現,網路賭博大亨于國柱今年3月飛赴菲律賓佬沃之前,曾應高雄地區名聲響亮的地方聞人「海陸仔」赫育龍之邀,在高雄國賓飯店咖啡廳見面談事情。

檢警調閱國賓飯店監視錄影帶,發現「海陸仔」赫育龍和于國柱喝咖啡當天,飯店門口有數名形跡可疑的男子徘徊,檢警研判,于國柱若被認出長相,有可能就是在此時此地,遭張錫銘一夥人認臉。

于國柱會見過赫育龍後,隨即飛赴菲律賓佬沃洽商,3月20日返台後,就被張錫銘盯上,于國柱對於自己的行蹤,竟遭張錫銘瞭若指掌而感駭異,檢警清查他被綁前的接觸對象,意外發現「海陸仔」赫育龍是其中少數人之一,恐怕另有內情,將他列為重要清查對象。

檢警發現,于國柱3月20日被綁,赫育龍就於3月22日出國經香港轉赴中國,迄今已3個多月仍未歸來。

檢警清查,于國柱為了擴展網路賭博事業的國際版圖,多次飛佬沃洽商,無獨有偶,赫育龍也常去佬沃,今年2月9日、1月4日,以及去年9月16日,赫育龍都曾飛赴佬沃;檢警偵悉的情報指出,赫育龍近年也跨足國外網路博弈事業,如果以「同行」形容他和于國柱之間的關係,其實並不離譜。

據悉,于國柱3月20日被綁後,3月23日被張錫銘逼著寄信回家,寫著「我很平安,準備40億元,否則會有事」;檢警說,若非對于國柱瞭若指掌,沒有任何綁匪會開出40億這種天文贖金,顯然于國柱已經被出賣了。

由於赫育龍是于國柱出國前會見的極少數外人,檢警在于國柱脫困獲救後,發出傳喚通知書請赫育龍到案說明,檢察官也要求刑事局透過管道,傳話給人在中國的赫育龍,早日返國說明。

〔本報記者╱綜合報導〕檢警專案小組清查發現,除了彰化角頭老大「老進」王詠慶,可能是幕後藏鏡人之外,台中地方角頭「目仔興」林振興,不排除是另一名藏鏡人,但有待專案小組追查。

檢警透露,曾和張錫銘合作犯案的共犯張宏吉,曾是「目仔興」林振興的手下,警方懷疑,張錫銘透過張宏吉的關係而結識「目仔興」;張錫銘去年擄走南投洪姓電台小開,警方不排除可能是「目仔興」提供的名單,但將再做釐清。

--

台灣悍匪張錫銘首次受審 五大幕後老闆浮出水面
 
中國網 | 時間:2005 年07 月25 日 | 文章來源:海峽都市報
 

 

台灣悍匪張錫銘首次受審五大幕後老闆浮出水面
警方加強警戒
台灣悍匪張錫銘首次受審五大幕後老闆浮出水面
抓獲張錫銘的高科技“晶片”
台灣悍匪張錫銘首次受審五大幕後老闆浮出水面
張錫銘受傷圖
台灣悍匪張錫銘首次受審五大幕後老闆浮出水面
警車開道
 
台灣頭號悍匪、被稱為”惡龍”的張錫銘落網後,7月22日首度由”0715”檢警項目小組開庭審訊。審訊中,張錫銘承認自己犯下八個大案,目前由檢警項目小組派車隊押解戒護就醫。

檢警項目小組確定:張錫銘的每一件綁架案,都有幕後指使者,張錫銘只是他們操控的一顆棋子,這些後臺老闆有的是黑道分子,有的是縣市”議員”,有的是退職警員。隨著張錫銘的落網,這些後臺老闆相當恐慌,有的甚至早已逃往島外”避風”。

開庭審訊張錫銘認下八大罪狀

“惡龍”張錫銘落網後,7月22日首度由“0715”檢警項目小組開庭審訊。張錫銘由嘉基醫院救護車押送至台南“地方法院”審訊後裁定收押禁見,張錫銘承認自己犯下八個大案。

張錫銘在35分鐘的審訊中,精神良好、態度相當配合。項目小組在對張錫銘進行長達5個多小時偵訊後,列出殺人、縱火、擄人勒贖及槍戰等九大罪狀向台南“地方法院”申請羈押,“法官”召開闔議庭審理,張錫銘除林慶益命案稱是已死的李政洲開槍外,對其餘八大罪狀均承認是己所為。

35分鐘後,合議庭“法官”即裁定收押禁見,在完成入所手續後,由項目小組戒護在嘉義醫院就醫。

張錫銘于13日在台中縣沙鹿鎮與“0715”檢警項目小組槍戰後中彈落網,經9天治療後,已被押往嘉義基督教醫院治療。為理清張錫銘所涉案件,項目小組于22日上午8時取得嘉基醫師的同意偵訊後,即先由警方項目小組以殺人、縱火、擄人勒贖及槍戰等九大罪狀一一偵訊,再由檢察官復訊,于22日下午1時30分向台南“地方法院”申請羈押。

檢警項目小組表示,“阿呆”林泰亨因嘴部中彈傷及舌頭,經查詢醫院仍不宜接受偵訊,且林泰亨目前説話不清楚,因此,項目小組尚未對林泰亨偵訊。張錫銘的後臺老闆及勒索取得的贖金流向,將是案件將來的重點。

轉院治療緣于病友家屬不滿

張錫銘7月21日轉院至嘉義基督教醫院,繼續接受治療。警方為防止黑道劫囚或追殺滅口而派出重兵戒護。

在21日的轉院過程中,台灣警方至少派出100名警員進駐醫院戒備,有荷槍實彈的警員把守,沿途實施交通管制,保安嚴密,防範有人劫犯。嘉義警方派出眾多警力,在病房中以電子儀器和人工進行最後安檢,不論病床上下,床墊內外,以及天花板和墻上挂飾,都一一檢查。

張錫銘落網後曾住在台中縣梧棲鎮童綜醫院治療。警方在台中醫院戒護時,安排了嘉義縣、台中縣、台南縣警局等多家部門的警力。

由於張錫銘住的加護病房駐守層層警力,同房的病人家屬都感到進出不便。探病時間上下午各一次,為時30分鐘,過去家屬在探病時間外,只要有特殊探病理由,院方都會通融。自從張錫銘入住後,無論任何理由一概不準在探病時間之外探望。

這些病人的家屬都表示,他們到加護病房探望親人,得經過警方一關一關的盤查,好像把他們當作罪犯一樣看待,心裏不舒服,希望張錫銘最好轉院治療。

張錫銘案牽出後臺老闆一串——包括黑道分子、縣市“議員”、退職警員

眾多幕後人物希望張錫銘被亂槍打死

張錫銘落網的同時,“0715”檢警項目小組幾乎確定:每一件綁架案都各有幕後指使者,張錫銘只是他們操控的一顆棋子。如今張錫銘落網,引起這些幕後人的恐慌,有的甚至早已逃往島外避風。

警方發現,這些幕後人不僅有黑道分子,已知的還有縣市“議員”,甚至可能還有退職警員涉入,使得張錫銘及其黨羽,能夠長時間與警方週旋。

警方根據贖款流向追查,已浮出臺面的幕後人物,有和欣客運少東楊尚書案的洪鋒文(已落網);當鋪老闆鄭進富案的陳明宗(逃亡島外);中興電臺主持人洪俊彥案的“目仔興”林振興(逃往島外);電玩老闆于國柱案的赫育龍(滯留島外)。不過赫育龍已透過地方黑道分子放話:相信張錫銘清醒後,就能還他清白。

張錫銘近兩年犯案遍及台灣中南部,甚至外傳桃園縣有砂石業者也被他勒索。“0715”檢警項目小組研究後判斷,這些案件的幕後指使者,原本希望張錫銘被警方圍捕時會遭亂槍打死,“一了百了”,有關單位無從追查他們的身份。

孰知攻堅人員雖動用了裝甲車,但在張錫銘要逃走的後路上,安排神槍手唐嘉仁等人,槍槍擊中的都只是張錫銘的雙手,張錫銘的命保住了,卻引起幕後人的恐慌,一旦張錫銘接受偵訊時以“和盤托出”換得免死,這些後臺老闆將無處遁形。

幕後人一號:”目仔興”綁架集團的”聯絡窗口”

2004年1月,張錫銘集團綁走中興電臺主持人洪俊彥,檢警查出幕後指使人是綽號“目仔興”的中部黑道分子林振興。張錫銘的手下張宏吉曾是林振興的小弟,林振興應是綁架集團的“聯絡窗口”。

“刑事局”人員透露,據稱有意參一腳的黑道,都透過林振興來找張錫銘。警方已將他以共犯移送法辦,但他早已逃往島外。

幕後人二號:”阿草”地下匯兌黑吃黑

台南市大佳當鋪老闆鄭進富2005年4月間遭張錫銘擄走,案發第4天,家屬籌款1500萬元“新台幣”,把錢匯到賬戶。專案小組查出是綽號“阿草”的陳明宗在島外領走這筆錢。

陳明宗是中部黑道分子,綁架鄭進富得手的1500萬元匯給陳明宗後,卻聽説他把這筆錢賭輸了,等於是黑吃黑,警方研判陳明宗背後還有人指使。

去年7月間,張錫銘綁架和欣客運少東楊尚書,得手3600萬元,其中2600萬元交給高雄黑道分子洪鋒文。專案小組研判熟悉客運業的洪鋒文為幕後指使人而將他逮捕,收押至今。

幕後人三號:洪鋒文最後互相出賣

警方掌握的資訊是,洪鋒文佯稱幫忙張錫銘投資砂石場,但張錫銘懷疑洪鋒文有意私吞,並向警方通風報信,把洪鋒文所提供張錫銘藏身大寮的地點告訴警方,借機滅口。這些情形張錫銘曾透過媒體放話,指洪鋒文出賣他。

今年2月,台南縣“議員”李全富遭張錫銘綁架,勒索3000萬元得逞,但當事人否認。專案小組了解,李全富因承攬曾文溪疏浚工程發生砂石利益糾紛,疑中部地區有砂石背景的黑道分子請張錫銘出面討債,張錫銘分1000萬元。所以專案小組欲揪出中部地區另一幕後人物。

幕後人四號:”海陸仔”也是一個賭徒

今年3月間,電玩老闆于國柱遭張錫銘綁架,其幕後人物被認為有兩人,一是綽號“海陸仔”的赫育龍,于國柱出島前與他及部分黑道分子見面喝咖啡。專案小組一一約談當天在場者,唯獨赫育龍在於國柱被綁案3天就出島,因此強烈質疑他是綁架于國柱的幕後指使人之一。

但與赫育龍熟識的高雄黑道分子一再為他喊冤,他們認為赫育龍這幾年在外面經商,賺了不少錢,估計已有10多億身價,不必鋌而走險。

據認識赫育龍的資深刑警透露,現年37歲的赫育龍是年輕一輩的黑道分子,早年在“海軍陸戰隊”服兵役時當過逃兵,當逃兵時又經常穿迷彩服,因此才被叫“海陸仔”,以兇狠著稱,入獄後結識中部海線大哥,因此很快在道上闖出名號。

據悉,和欣客運少東楊尚書遭張錫銘綁案時,楊家人曾通過各種渠道營救,獲悉張錫銘2003年潛逃回臺前,在島外的一家賭場曾欠赫育龍1000多萬元,赫育龍一直未催討,於是通過各種渠道找赫育龍回臺,並傳話給張錫銘,盼張錫銘絕對不可撕票。

幕後人五號:”老進”目前滯留島外

于國柱遭綁案被懷疑的另一名幕後人是彰化黑道分子、綽號“老進”的王永慶,參與綁架案的張錫銘同夥“阿呆”林泰亨,除跟過番薯仔吳俊卿外,還跟過王永慶。王目前滯留島外。

抓獲張錫銘高科技“晶片”立奇功

張錫銘被捕,是大快人心之事,然而張錫銘到底是怎麼抓到的,説法就不止一種。其中一種説法是專案小組成員曾冒險在張錫銘同夥的車上裝置了可以用作衛星定位的“晶片”,警方動用內有“晶片”的衛星定位追蹤器,加上利用張錫銘瘋狂上網打遊戲查到的IP地址,最終一舉將張抓獲。

”晶片”計劃僅5人知曉

指揮“715”專案小組的台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顏榮松説,“晶片”計劃僅重要人士知情。出於機密的考慮,暫時無法公佈“晶片”其他資訊。專案小組去年7月無法掌握張錫銘行蹤時,“刑事局”秘密提出這項高科技監視計劃,知情人士不超過5人。

“715”專案小組如何掌握張錫銘的行蹤,台南“地檢署檢察官”蔡英俊説,警方花了很多心思逮捕張錫銘,除從網路追尋線索外,還借助最新科技“晶片”監聽,輔以針孔攝影機,不僅看得到他在睡覺,還聽得到張與他人的對話。

首次安裝被張發現扔掉

蔡英俊表示,專案小組托一名臥底線人冒險潛入張的藏匿處,兩度放入“晶片”監聽。頭一次是去年7月間放在他高雄縣寮鄉的藏匿處;第二次是20多天前,放在張的貼身物品內,使得警方順利抓獲張。

“刑事局”專案人員則進一步透露,去年1月間張錫銘綁架中興電臺主持人洪俊彥,洪安全返回後,警方追蹤張躲在高雄縣鳳山民宅,當時就偷偷地在張錫銘的友人座車上安裝“晶片”追蹤器。從追蹤儀器顯示,張錫銘逃到高雄岡山郊區,孰料當大隊人馬殺過去,卻發現安裝的追蹤器竟被張錫銘丟在岡山郊區。

”練功”讓警方虛驚一場

警方追了半年多沒有斬獲,於是確定以林泰亨為餌,以“釣魚”方式抓張錫銘,由於張錫銘愛電腦網路遊戲,“刑事局”偵九隊就24小時網路監視。

警方網上監視張錫銘上網,有多次讓張的行蹤消失,最久一次還消失了兩三天,專案小組一度以為追丟了張錫銘,相當懊惱。

但隔了多天后,張錫銘又出現在網路遊戲的線上,警方才恍然大悟:原來僅初中畢業的張錫銘剛學電腦,上線玩遊戲,沒有一般玩家那麼熟練,他一上線就蠻幹,一下子就輸掉了,於是找友人幫忙“練功”,在積累經驗之後,再繼續玩。

”晶片”藏在張車的遮陽板內

張錫銘藏身處所,至少有6處,警方監視張錫銘多次被他中途擺脫,因張的猜疑心大,警方擔心單靠追查上線IP地址,有可能跟丟而前功盡棄,決定再度啟用“晶片”追蹤器。專案小組又偷偷把“晶片”裝在張錫銘使用的車子遮陽板上。

警方從台北縣土城市張錫銘藏匿的廟宇,一路追蹤到槍戰的台中縣沙鹿民宅,就是利用張的休閒旅行車遮陽板上放置的“晶片”追蹤器,並交叉運用上線查IP地址,成功鎖定。

10年來,張錫銘在警方多次圍捕下脫逃,他洞悉警方靠監聽追人技巧,從不使用電話聯絡。然而法網恢恢,張錫銘最後還是栽在高科技手裏。《海峽都市報》文圖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