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8月02日 04:10 

阿根廷經濟半個世紀來陷入惡性三角形,頂端為危機,中間一層是反彈,最下層是難有表現。然後大約每10年會重演另一個惡性三角形。

■Argentina's volatile economy has for the past half century been stuck in a "vicious triangle", whose vertices are crisis, followed by a rebound and then mediocrity.

 

阿根廷近幾年因債務問題而採取資本管制來抑止資金外逃,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民眾發現可利用數位貨幣比特幣(bitcoin)輕易避開政府的資本管制。

龐絲(Soledad Rodriguez Pons)坦承在2年前,有人建議她可透過比特幣來閃避政府嚴格的資本管制。

讓商家所得多50%

現年29歲,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經營廉價旅館的她表示:「我一開始對此做法有懷疑。」但她最後還是冒險一試,結果發現這招太有用。其做法是接受外國遊客刷卡付帳,然後以比特幣來收回帳款。接著再到阿根廷非官方兌換市場出售其比特幣。兌換回來的阿根廷披索,比她拿外幣到官方匯市兌換所得高出50%。

阿根廷自2011年以來就一直執行資本管制,但此舉重創商業環境,因為政府不但禁止民眾取得外幣,並把披索匯率訂在高得不合理的水準,導致經濟停滯和2位數增長的通膨率。在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左派路線下,外界不認為阿根廷經濟會有任何改變。從民眾尤其商家使用比特幣的數量,在去年倍增的情況可見一斑。

比特幣交易平台bitex.la指出,阿根廷人使用比特幣增長速度為拉丁美洲之最。

阿根廷政府突擊搜查外匯交易商,並出動情治單位防止市場放空披索,這讓披索兌美元等外幣在7月中的黑市匯率,創阿根廷去年外債違約後新低。由於總統大選將在10月舉行,外界認為下一屆政府會對市場經濟更友善,投資人認為解除資本管制是新政府優先處理的任務。阿根廷著名經濟學家艾思派特(Jose Luis Espert)說,由於長期採取資本管制,要解除管制會比繼續管制的情況來得更複雜。

兩大總統候選人對解決之道有極大差異。其中由費南德茲支持的塞奧利(Daniel Scioli)傾向慢慢解除管制,但外界擔心在費氏的關係下,塞氏無法放開手腳做事。另一候選人瑪魁(Mauricio Macri)立場中間偏右,他傾向迅速解除管制而獲得市場派支持。

艾思派特也認為應該立即解除資本管制,但必須配合穩定經濟計畫,才能激發市場強烈信心。若沒有令人信服的計畫,立即解決管制的猛藥,會較慢慢來的休養帶來更大傷害。

阿根廷工業聯合會(UIA)副總裁烏脫比(Jose Urtubey)不認為新政府會下猛藥。雖然資本管制是導致阿根廷去年工業萎縮2.6%的主因,但他擔心立即解除管制,央行的外匯存底經不起國內大量資金兌換外匯的壓力。

閃避嚴格資本管制

艾思派特對任何改變現狀的做法都表達憂心。他形容阿根廷半個世紀以來的波動經濟如同陷入「惡性三角形」之中,即頂端為危機,中間一層是回升,再下一層是難有表現。大約每10年就陷落至下一個危機,展開另一個惡性三角形。

若情況像艾思派特形容那樣,這對比特幣將是大利多。因為目前阿根廷比特幣用家僅約6,000人到8,000人之間,仍屬起步階段。只要經濟情勢不容許政府解決資本管制,未來使用比特幣的人數和規模將只會愈來愈多。(工商時報)

阿根廷比特币革命 前景不被看好

【摘要】如果比特币真的“接管阿根廷”,这对阿根廷政府无力实施广泛而有益的经济政策和改良各个机构来说都是一个不乐观的结果。

  Cleopatra  ·  2015-05-13 18:23

本周,《纽约时报杂志》发表了一篇发人深思的专题报告,该报告提出质问:“比特币能接管阿根廷吗?

文章罗列了过去长期以来的比特币相关新闻报道,列举了对比特币鼓吹一气的早期使用者和虚拟货币贸易商,这些人曾因比特币的美元价值短期暴跌,随后又在2013年秋达到高峰,都赚了一大笔钱。尽管如此,1比特币仍相当于230美元,虚拟货币的价格相当于两年前的两倍。

时报杂志在介绍货币问题时表示,比特币的出现具有革命性的意义。文章指出,比特币就是分散货币的中坚力量:

制造、转移、定义货币的权威机构——一旦这个机构被限定为央行和财政部——就会把该机构分散到一个囊括了企业家、自由黑客和老牌金融机构的怪异混合体里。这种货币混乱是我们不能避免的。比特币是我们经济发展中全新的中坚力量,会改变我们的工作与生活方式。

比特币的确改变了部分阿根廷人的工作与生活方式。至少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该国就长期存在宏观经济政策管理不善的历史。如今阿根廷又再次出现通货膨胀的苗头。官方表示, 阿根廷政府允许公民进行100阿根廷比索兑换11美元的交易。但在黑市上,美元的价格更贵。黑市繁荣是因为在2011年,阿根廷政府强行施加了繁重的资本控制,而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最新的通货膨胀在这个南美第三大国发生。

阿根廷人民至少是最精通此道的,他们同样开始使用比特币,作为一种为了物有所值而兑换比索的方式,而不是政府规定价值多少就是多少。换句话说,这仅仅是阿根廷人在银行边缘打迂回战术的方式,而银行却为政府服务,强迫国民使用已经贬值的比索。这其实是冠以其他名义的违法行为,但对像比特币代理人Dante Castiglione那样的阿根廷人来说这一点不用担心。“他从比特币交易中得到了安慰,至少现在是这样的,因为阿根廷政府还有更大的麻烦要去解决。”时报杂志如是说。

但时报杂志也指出了比特币在落后的阿根廷存在使用问题。对生活在如阿根廷和肯尼亚这些经济不发达地区但有商业野心的人来说,比特币或许是个好东西,是一种避免政策的方式。但如果比特币真的“接管了阿根廷”,这对阿根廷政府无力实施广泛而有益的经济政策和改良各个机构来说都是一个不乐观的结果。

同时,文章也夸张地表示比特币彻底改革了货币的制造。央行在管理货币系统中越来越多的扮演着协助者的角色,这一点超出了许多人的认知。例如,在当今美国,大部分货币都是因为银行需要向客户提供信贷才制造的。美联储可以通过官定利率来鼓励这种行为,但它并不会在货币制造过程中起保障性作用。

当银行信贷和比特币成为货币形式时,它们的价值不可避免的会和名义货币相关联,原因很简单,只有政府授权的货币才有纳税义务。这就是为什么当一家企业扬言他们可以接受比特币支付时,他们往往是在胡说八道。事实上,当商业伙伴完成比特币交易后,他们会迅速把收入转换成美元。

 

JPM编译自

Fortune, Bitcoin`s Argentina ‘Revolution’ No Reason to be Bullish on Bitcoin, by Chris Matthews.

http://www.jpm.cn/article-2000-1.html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