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人民的鄧亞萍和她即刻消失的即刻搜索

2013-11-23 09:02:06來源: 鈦媒體 (北京) 25921人參與
 
分享到

人民的鄧亞萍和她即刻消失的即刻搜索

日租金約4萬元的北京高檔寫字樓16層如今已經人去樓空,鄧亞萍擔任總經理的“即刻搜索網絡股份公司”集體搬到了南五環外的大興區。11月7日,一位物業管理人員看著到訪的《博客天下》記者脫口而出:“你也是來追債的?”

在最輝煌的時候,這一層曾經有400多人來往穿梭,不乏曾在谷歌等大公司從事管理和研發的高級人員。

這家公司的背景也令人驚嘆,它是《人民日報》社和人民網控股的企業,基本上可以看做一家“國有製企業”。在互聯網搜索業務上,只有《人民日報》的“即刻搜索”和新華社的“盤古搜索”,是真正搜索業務上的“國家隊”。

即刻搜索總經理鄧亞萍對自己這份工作期待頗高,這位曾經18次讓中國​​國歌飄蕩在世界大賽賽場上的國家乒乓球隊前隊員,對國家搜索隊的工作充滿自豪。

2010年12月6日,她在母校清華大學畢業生招聘會上說:“當你的個人價值疊加在國家的利益上,你的價值會無限放大。我就是這樣的幸運兒。”

幸運兒正面臨不幸。

從幸運兒到不願提

鄧亞萍曾經在共青團北京市委任副書記,擁有劍橋大學的經濟學博士學位,英語流利,被認為是一位眼界開闊的青年官員。

和她共事過的人認為她是一個敬業和果斷的人,正如她的球風一樣。她也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決心和行動力。

前往即刻搜索上任後,鄧亞萍躊躇滿志地告訴員工:“你們不能跟百度學,要像谷歌看齊才對。”

而今的即刻搜索,“(即刻搜索)10月中旬開始搬,11月基本就沒人來上班了”,曾負責即刻搜索所在16層清潔工作的歷思聯行保洁員告訴《博客天下》。

多名知情人士告訴《博客天下》,即刻搜索早在幾個月前就和盤古搜索醞釀合併擬成立新公司了,目前合併動作基本完成,領導班子已初定,但是新公司的名字仍未確定。

早前媒體報導,新華社副社長周錫生將擔任新公司CEO,現任《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原即刻搜索董事長馬利出任董事長。

面對記者的致電詢問,即刻搜索公關陳誠和盤古搜索公關楊帆不肯定也不否定合併,僅稱“有更新的消息再作通知”。

鄧亞萍很有可能“出局”。《人民日報》社系統的員工鄧智(化名)稱,目前鄧亞萍仍在《人民日報》社任職,不過,報社內部的人接到了招呼,盡量不談鄧亞萍,和這件事。

“和競技體育差不多”

堅定的愛國者鄧亞萍在2010年9月入職即刻搜索,這一決定讓當時所有的人都感到驚訝。

鄧亞萍在2011年8月中國互聯網大會上演說中,有一段說法近乎為自己作辯護:“競技體育與互聯網工作有非常多相似的地方。兩者都非常崇尚實力又追求技術,同時也都非常崇拜英雄。”

曾多次專訪過鄧亞萍的《經濟觀察報》前記者楊光說,鄧“有號召力,侃侃而談但分寸拿捏很好,反應靈敏又做事麻利”。

總經理鄧亞萍留著幹練的短髮,穿職業套裝,很少在公司談論自己的奧運往事,也不愛在辦公室擺放獲獎照片,她也不愛談論孩子和家庭。唯一的印痕是開會的時候,喜歡用乒乓球打比方。

鄧亞萍也以一個晚輩的形象拜訪和請教行業大佬,李開復甚至還為鄧推薦技術人才,鄧的好幾位技術骨幹有谷歌工作的經歷。

在鄧亞萍到來之前,即刻搜索的技術支持主要藉用人民網的力量。

鄧上任後,拉來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長劉駿、前谷歌總部數據中心工程師王江、安卓 1.0系統開發參與者錢江等人,組建了一支技術隊伍,公司規模由初創時期的百餘號人攀升至巔峰時期的超400人。

鄧亞萍的人脈和人氣,加上《人民日報》的可靠背景,似乎可以讓即刻搜索贏得普通用戶和政府項目。

“溫和的鄧總”

即刻搜索的員工對這位總經理的評價頗為正面:溫和、勤勉、麻利。

鄧亞萍一直到今年即刻搜索人事風波之前,仍然出勤頻繁,她常見的工作時間是8點半前就到崗,晚上7點半後還沒有走。

即刻搜索的前員工李黛(化名)說,在她僅有的四次早到時間,在電梯裡就遇到過鄧總兩次。另一位員工黃銘(化名)也說:“鄧總非常勤勉,經常加班。”

李黛說,有一次百度一位工程師胃病去世的消息傳來,鄧總怕大家吃不好,速讓公司給員工加了餐補,“一頓飯加了10元,聽著不算太多,但畢竟也是一點心意。”

鄧亞萍平時很少和同事入場打乒乓球,唯一的例外是公司舉辦乒乓球比賽——冠軍有獎勵,就是“和鄧總打一局”。這時的鄧總會“舉止大大方方,從不推託”。而下屬們也歡呼、拍照、拉著鄧總合影。員工需要簽字的文件,鄧亞萍的處理效率很高。李黛說:“通常兩天之內就會有批复”。

員工們公認的是,鄧亞萍在最艱難的整合合併期,為新員工保住了“應屆生拿戶口”的福利。不過就像很多有戶口的單位所苦惱的那樣,優等生們等戶口辦下來也許就會選擇跳槽。

李黛把自己從即刻搜索離職的原因歸納為:一、不是做技術的地方;二、公司沒有基本的工資普調和明確的上升通道,“錢途不明朗。”

已在一家大型互聯網公司就職的覃鋒軍說:“就算明天即刻搜索打電話請我去我都不去,不是個做事兒的地方。”

曾專訪過鄧亞萍的《南都周刊》記者易小荷說,感覺鄧更多“擔任宣傳外聯角色”。一位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訴《博客天下》,“鄧總的角色不太需要懂技術,因為她本質上是執行上面的意見。”

尷尬的職業經理人

李黛告訴《博客天下》,今年4月後,鄧亞萍已很少在公司露面了,基本只在員工大會、新員工培訓和領導參觀視察時才出現。

在“首席科學家”劉駿離職之後,鄧亞萍也逐漸從公司日常業務中淡出。劉駿被認為是鄧亞萍最倚重的技術人才。他在一篇被點名指責的網絡文章出現之後離職。

坊間傳言,成立三年的即刻搜索,投入20億,但營收還不到500萬。從事技術研發的即刻搜索員工黃銘稱:“沒有外界傳言虧得那麼多,營收也沒傳說的那麼少,不過總體是虧的。”

儘管虧損,但即刻搜索仍然打過至少一個漂亮仗。今年春節前夕,多家公司推出搶票軟件、搶票插件和搶票瀏覽器,即刻搜索亦開發了一款“即刻搶票”。

鐵道部的官方網站12306沒有屏蔽“即刻搶票”,這使得“即刻搶票”,按照李黛的說法,“小火了一把”,開發的參與員工甚至收到了不菲獎金。即刻搜索的員工認為,“即刻搶票”在技術上比有的搶票應用好,不會給12306帶來致命的壓力。

不過也正是在今年2月,一篇署名為“jikesoldier”的《我所了解的即刻搜索的研發狀況》文章自彎曲評論網站首發後火熱流傳。

在這篇帖子裡,自稱在即刻搜索工作三年的jikesoldier數落公司的種種不是——裁員、高管離職、內部重組、無核心技術等等。其中,劉駿被點名指責。

即刻搜索數名員工、前員工表示那篇文章有問題:“很多和真實情況不符。”

許多即刻搜索員工認為,“估計哪個做搶票公司的被即刻搜索搶了生意惱羞成怒吧。”

商人有競爭對手。官員可能有敵人​​。究竟是誰幹的,沒人說得清。即刻搜索並未追查和公佈發帖之人。

 


即刻搜索有一大批員工離職,包括多位技術骨幹,大批實習生合同被解除,“留下的基本是等戶口的應屆​​生。”
在帖子流傳不久的2月27日,人民網副總編輯張善菊空降出任常務副總經理處理日常工作,劉駿總體協調負責的前端開發組被解散,雲壤公司和即刻搜索的合作基本宣告終結, “(張善菊)這位副總到任之後,鄧總出現就少了。”李黛說。

鄧亞萍一直想找到肝膽相照的伙伴,不過這對自己本身只是職業經理人而不是老闆的她來說,確實有難度。

無論怎麼寫一份述職報告,鄧亞萍的這段IT經理人經歷都將尷尬。可能唯一幸運的是,鄧亞萍曾經這樣闡述過做即刻搜索的意義:

“我們(即刻搜索)本身代表的是國家,我們最重要的不是賺錢,而是履行國家職責。”

--
鄧亞萍敗光20億互聯網賽場失利即刻搜索黯然離場

北京時間3月26日,有“體壇奧斯卡”之稱的2014年勞倫斯獎頒獎典禮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舉行。出於對馬航MH370飛機失事所有遇難者的沉痛哀悼,本屆勞倫斯獎頒獎典禮取消了大部分預熱活動。

但本屆勞倫斯獎上還是有一張中國人的面孔,她就是兵乓球女王鄧亞萍。近日,瘋傳鄧亞萍執掌的即刻搜索倒閉,兩年內敗光20億不知去向。此番鄧亞萍作為46名評委中唯一的中國人出席頒獎典禮再一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在新聞發布會上,鄧亞萍笑容燦爛談了很多話題,然而就是這個燦爛的笑容卻惹出了禍事。不少人指責鄧亞萍在馬航客機墜毀之後,竟然還能在馬來西亞笑臉迎人。

典禮當天,馬來西亞降半旗,而頒獎禮也被壓縮到了2小時,現場除了奧斯卡影帝、格萊美獎得主傑米·福克斯的歌曲表演和一段全息影像的舞蹈,一切從簡。甚至上台領獎的運動員和頒獎嘉賓,也大多選擇更為保守、顏色更深的禮服。

鄧亞萍敗光20億互聯網賽場失利即刻搜索黯然離場

 

約4萬元的北京高檔寫字樓16層如今已經人去樓空,鄧亞萍擔任總經理的“即刻搜索網絡股份公司”集體搬到了南五環外的大興區。11月7日,一位物業管理人員看著到訪的記者脫口而出:“你也是來追債的?”

鄧亞萍曾經在共青團北京市委任副書記,擁有劍橋大學的經濟學博士學位,英語流利,被認為是一位眼界開闊的青年官員。

2010年9月26日,鄧亞萍任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兼人民搜索網絡股份公司總經理。這家公司的背景令人驚嘆,它是《人民日報》社和人民網控股的企業,基本上可以看做一家“國有製企業”。在互聯網搜索業務上,只有《人民日報》的“即刻搜索”和新華社的“盤古搜索”,是真正搜索業務上的“國家隊”。

鄧亞萍上任後,拉來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長劉駿、前谷歌總部數據中心工程師王江、安卓1.0系統開發參與者錢江等人,組建了一支技術隊伍,公司規模由初創時期的百餘號人攀升至巔峰時期的超400人。

針對外界對她不懂互聯網的質疑,鄧亞萍在2011年8月中國互聯網大會上演說中,有一段說法近乎為自己作辯護:“競技體育與互聯網工作有非常多相似的地方。兩者都非常崇尚實力又追求技術,同時也都非常崇拜英雄。”

鄧亞萍敗光20億互聯網賽場失利即刻搜索黯然離場

曾經在體育圈頭頂無數光環的鄧亞萍卻在互聯網賽場上全面失利。曾幾何時,鄧亞萍風風光光地出任人民網旗下即刻搜索的總經理,滿腔打造搜索國家隊的雄心壯志。而如今,即刻搜索黯然離場,鄧亞萍敗光20億後重回體育圈,成為了2014年勞倫斯世界體育獎的評委。

每一位中國人幾乎都非常熟悉鄧亞萍這位體育名人,畢竟她曾經是18次世界冠軍,還獲得過劍橋博士,亦是北京奧運大使。然而,這些光環畢竟無法掩蓋鄧亞萍的失敗。據了解,即刻搜索的黯然關閉,把鄧亞萍推上了風口浪尖。輿論紛紛指責鄧亞萍敗光了20億,即刻搜索還是倒閉了,而這位昔日的奧運冠軍則一直以沉默來應對輿論的指責。

--

“即刻搜索”是由人民搜索網絡股份公司於2011年6月20日推出的通用搜索引擎平台,致力於成為大眾探索求知的工具、工作生活的助手和文化交流的平台。
“即刻搜索”的前身是人民網推出的“人民搜索”,是搜索行業國家隊。與它同期誕生的,還有“盤古搜索”。
2014年3月1日,盤古搜索和即刻搜索合併的中國搜索低調上線。[1] 
 

1發展歷史編輯

2010年,人民網推出" 人民搜索 ",使用"goso"域名。
2010年9月,鄧亞萍任人民搜索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12月,人民搜索推出了第一個產品“新聞搜索1.0”。2011年2月,前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副院長劉駿加入人民搜索網絡股份公司擔任首席科學家。
2011年6月20日,運營1年後的"人民搜索"使用新域名"jike"。鄧亞萍表示,新域名可以理解為即刻、極客、飢渴等含義。訪問人民搜索原域名,已經跳轉至即刻的新域名。與此同時,即刻搜索還宣布啟用新網頁搜索技術平台。
即刻搜索是人民搜索網絡股份公司
人民搜索總經理鄧亞萍及首席技術官劉駿

人民搜索總經理鄧亞萍及首席技術官劉駿

推出的通用搜索引擎平台。2010年9月25日由鄧亞萍擔任人民搜索網絡股份公司總經理。2012年6月19日全新改版,使用全新商標,突出字母“i”與“即刻”兩個字。[2] 
2013年8月1日,網易科技稱,即刻搜索和盤古搜索召開會議,宣布合併信息,兩家大背景下的搜索團隊將重組為一個新公司,新華網總裁周錫生將擔任新公司CEO。[3] 宣布合併信息後,有媒體致電盤古、即刻兩公司進行求證,即刻搜索公關部負責人表示,所謂合併傳言是不實的,沒有接到任何通知。“公關部的回應,就代表了公司的態度,沒有其他可以對媒體披露的了。”
此外,還有即刻搜索員工表示,8月1日上午10點並未召開大會,也沒有公開宣布合併的消息。盤古搜索則表示,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有新的信息會第一時間披露給媒體。[4]  2013年11月即刻搜索多個業務消失,搜索結果跳至盤古搜索。[5] 
2013年,2月17日,網上一篇文章中稱,人民搜索旗下即刻搜索到目前為止已花了近20億而收益甚微。即刻搜索年初所發力推廣的搜索產品已經停滯。[6] 

2搜索技術編輯

即刻搜索使用的是新一代搜索引擎技術,其索引架構,並行處理和閃存技術都是可圈可點的,代表了我國高等學府在這個領域的最高成就。當然,即刻搜索與穀歌的差距仍不小,但在多項技術指標上絲毫不落後於百度和搜狗等商業引擎。
即刻搜索的問題在於數據庫規模較小,用戶規模較小,只有擴大數據庫規模才能擴大用戶規模,但這意味著追加大量投資,這個錢誰來出,始終是個大問題。即刻搜索在上線後不久就已有1000台服務器的規模,如今這個數字有可能增長了一倍,也有可能兩倍,百度有30萬台服務器,谷歌100萬台。但對即刻搜索的投入,則完全沒有網上流傳的20億那麼誇張,據粗略估算投入不足五億元,大部分都花在了技術研發和硬件部署上。在政府投資方面,也講一個效應,一種投資目標曝光度高,投資也就較為容易獲得,無人問津時,投資也不願意進來。[7] 

3產品關停編輯

截至2013年5月,即刻搜索首頁出現變化,其首頁上只剩下新聞、網頁、圖片、地圖4個產品,且除新聞外,即刻搜索頁面搜索結果均直接跳轉至盤古搜索。
即刻搜索的“曝光台”“食品安全”“醫藥”“視頻”等幾個搜索產品全部關停,網站相關、招聘信息等也已全部消失。除了 ​​產品的變化,即刻搜索的總部也將搬遷到北京大興區,即新華社旗下盤古搜索辦公所在區域。[8] 

4網站優缺編輯

即刻搜索的優點是:採用新穎的索引架構,先進的大規模並行處理系統,大規模應用閃存技術,通過新聞搜索等方式進行與百度等搜索引擎相區別的差異化運營。乾淨、便捷的網絡搜索環境,
即刻搜索

即刻搜索

網絡市場必然的需要。加之,具有國資背景,資金實力較強,讓搜索結果更加權威可靠。
即刻搜索的缺點是:網站面臨種種的弊端,由於電視網絡發達,即刻搜索對重大會議等新聞報導的搜索優勢並不明顯。加之,前有百度谷歌平分網絡搜索市場,後有“騰訊搜搜”等新興引擎不斷新起。雖然由國家進行了投資,但資金有限,後期能否會追加投入還要看即刻搜索能否做出業績。即刻搜索仍然要面臨來自市場的壓力,步入市場化。這個“差異化運營”說白了也不過是“尚且弱小、不具市場競爭力”的隱形體現。但也同樣因為其國資背景,作為信息入口的搜索引擎,其審查力度,及內容的高度政治化將不可避免
用戶體驗亟待改進:所有沒有工信部備案域名的網頁全部沒有收錄,對於追求數據量的搜索引擎來說,這種做法無異於揮刀自宮。即刻搜索框功能只能單嚮導出流量,無益於站內體驗,這必然導致廣大站長的抗拒。移動平台定位錯誤,本來應該圍繞搜索引擎,卻成了手機應用下載專區一類的東西。

5社會評價編輯

做搜索,是一個耗時耗力的工程,需要雄厚資金成本的支持,更加需要核心技術的支持。然而在這兩個方面,即刻只能說在資金上還算不差,但是長時間的經營無力,必然會影響資金的支持力度。[9] 
即刻內部團隊只能算是一個外圍的工作者,根本接觸不到核心技術。即刻搜索的平台技術完全的掌握在雲壤的手裡。即刻支付一定的費用,就會從那裡體驗到一些技術服務,純粹是屬於一種簡單的買賣交易。即刻看到的只能是一個怎麼也搞不懂的黑盒子和搜索平台的運作改善。根本不了解任何技術層面上的發展。發展到後來,情況愈發的嚴重,甚至和雲壤要打官司,為了平定雲壤的不合作,即刻只能付出更多的錢來解決這些困境。一個互聯網商業企業,本身無法掌握核心技術,那將是發展中致命的打擊。即刻必須要面對的是,如何去組建自身的技術團隊,逐漸的摸透整個技術層面的現狀,搞自主研發。[9] 
即刻搜索的內部,不僅缺少核心的技術團隊,更是有著一個龐大的內部組織機構,讓這個團隊的戰鬥力不戰而敗。精英部隊才能打仗,過度的養兵,只會淡化士兵的戰鬥力。即刻搜索那種傳統落後的管理方式是時候應該進行整改了。內部管理組織的調整,是企業綜合實力非常重要的方面。[9]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