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勝益自爆 曾替當兵兒子關說
記者莊琇閔/台北報導/聯合報
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昨受邀對台北市國小校長演講時,自爆兒子當兵時曾幫忙關說,讓兒子在退伍前三個月「舒服一點」,但這是他在兒子吃苦後達到學習目的後,才展現「父愛」,讓兒子知道對他的關心。

 

戴勝益昨天的講題是「半部論語創王品」,暢談自己教育子女及帶領年輕員工多年的心得。

 

他說,兒子在新兵訓練後抽籤到台南官田的新兵訓練中心,十幾個人要負責幫五百名新兵做飯煮菜、整理靶場,每天還要戴著鋼盔,全副武裝站兩班衛兵。兒子忍不住傳簡訊向他抱怨,「爸爸你不是很行嗎?怎不把我調到涼的單位?」

 

戴勝益接著說,如當初兒子抽籤抽到涼的單位,他會去把他換到「不涼」的單位,因為在家裡不會折磨他,剛好到部隊國防部會折磨他,他覺得這是很難得的訓練機會。

 

一直到兒子退伍前三個月,再次跟他訴苦「受不了」,他才到部隊去拜訪部隊的指揮官,表示兒子有網路方面的證照,指揮官就讓他幫忙處理軟硬體到退伍。戴勝益說,之所以這樣做,是要讓兒子知道父親是愛他的。

 

不過,戴勝益的發言,引發外界質疑是否涉及公然關說。在場的木柵國小校長楊進成表示,這是戴勝益個人的想法,他不評論對或錯;但站在教育者的立場,他覺得現在的父母對於小孩代勞的事太多,他會傾向讓孩子完成自己該負責的工作,不過有時也要依實際的情況調整。  

 

戴勝益長子不靠爸 風格旅店試運

71121點閱
 
9/10
我要評比
CHECK Inn每間客房都配有兩張席夢思臥床,並提供抗過敏枕頭(圖/姚舜攝)
CHECK Inn每間客房都配有兩張席夢思臥床,並提供抗過敏枕頭(圖/姚舜攝)
CHECK Inn每間客房靜音冰箱、保險箱,以及負離子吹風機(圖/姚舜攝)
CHECK Inn每間客房靜音冰箱、保險箱,以及負離子吹風機(圖/姚舜攝)
位在轉角的房型,採光良好故特別明亮(圖/姚舜攝)
位在轉角的房型,採光良好故特別明亮(圖/姚舜攝)
CHCEK Inn的公共空間與餐廳用了很多地鐵磁磚與船燈,呈現後現代工業設計風(圖/姚舜攝)
CHCEK Inn的公共空間與餐廳用了很多地鐵磁磚與船燈,呈現後現代工業設計風(圖/姚舜攝)
有機洗沐浴乳,意味著「平價,不必向品質妥協」(圖/姚舜攝)
有機洗沐浴乳,意味著「平價,不必向品質妥協」(圖/姚舜攝)
與飯店入口相連的CHECK cafe,設有外賣窗口,方便臨近上班族購買簡餐回辦公室享用(圖/姚舜)
與飯店入口相連的CHECK cafe,設有外賣窗口,方便臨近上班族購買簡餐回辦公室享用(圖/姚舜)
客房牆面上的塗鴨,是一種新世紀設計旅店的風格(圖/姚舜攝)
客房牆面上的塗鴨,是一種新世紀設計旅店的風格(圖/姚舜攝)
CHECK cafe的餐飲走美式風格(圖/姚舜攝)
CHECK cafe的餐飲走美式風格(圖/姚舜攝)
戴東杰和妻子莊正均與年經團隊一起設計規畫CHECK Inn的設計細節(圖/姚舜攝)
戴東杰和妻子莊正均與年經團隊一起設計規畫CHECK Inn的設計細節(圖/姚舜攝)

搶攻觀光旅宿商機,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長公子戴東杰經營的時尚風格設計旅店「CHECK Inn」,已自今日起低調試營運,為台北最新加入市場的時風格設計旅店。

 

位在台北松江路的「CHECK Inn」,原為商辦「文彬大樓」,戴東杰在愛子心切的父親戴勝益贊助下,成立「雀客旅館公司」承租該大樓地下4層、地上13層,改建為時尚風格設計旅店。戴東杰表示,「CHECK Inn」首年營運目標為平均房價2500元至2800元左右,住房率希望衝到80%左右。

 

雖有「夢幻企業家」老爸力挺「義助」創業基金,但不想做「靠爸一族」的戴東杰對經營飯店卻很有自己想法,洋溢紐約Loft氛圍的CHECK Inn,從大廳、客房到餐廳,都是由戴東杰和年經妻子莊正均與年輕經營團隊共同發想設計。中西合璧、新舊混搭,並布有文創風格。

 

為了經營旅館,戴東杰曾自投履歷到台北晶華酒店應徵房務,且完全未透露自己家世,飯店主管只知戴東杰家「是開餐廳的」,其他一概不知。在台北晶華酒店見習期間,戴東杰被當為儲備幹部在各部門輪調歷練,包括「故宮晶華」與「泰市場」都去實習過。戴東杰表示,這段經歷,讓自己看到也學到很多東西。

 

CHECK Inn的經營團隊全是年輕人,為了跳脫傳統經營窠臼,戴東杰鼓勵夥伴天馬行空、力於創新,甩開包袱腦力激盪為客人創造全新住宿體驗。

 

CHECK Inn有65間客房,提供兩種不同規格房型供客人選擇,由於係舊有商辦大樓改建,每房坪數僅有5坪,但正因為坪數不大,戴東杰得以將自空間省下的成本,用來提升客房內的用品質。

 

CHECK Inn每間客房都有兩張單人席夢思臥床,大小為200x90公分,是請國外特別訂製。每間客房並備有保險箱、家用標準規格負離子吹風機、美規Kohler馬桶,純綿毛巾與浴巾的磅數亦比照五星飯店規格。另外,客房洗沐浴乳亦採天然有機洗沐浴乳,有特殊香氣且不傷皮膚。

 

CHECK Inn設有「CHECK cafe」全時餐廳,除早餐外亦供應午、晚與下午茶,餐廳臨松江路側並有外賣窗口,讓臨近上班族可就近購買外帶簡餐、三明治享用。

 

基本上,CHECK Inn是一家「潮牌」旅店,但在追求潮騷之餘,它並沒有只顧著追求「前衛」或「另類」,而忽略了旅人旅宿時應有的待遇與享受。戴東杰謙虛表示,自己還在學習,客人任何建議他都會虛心檢討,他希望,在競爭激烈的飯店市場中,CHECK Inn能受到中外旅客的歡迎。

--

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我為何斷絕孩子的退路

Q.你有刻意幫子女規劃或引導他們未來的生涯嗎?

A.我給他們的刻意規劃就是:徹底斷絕他們的後路。早在十幾年前,王品就訂下了「非親條款」,所有幹部的親人都不得進王品工作。我連他們去王品旗下事業打工都不准。拜託!哪個店長敢使喚董事長的兒女啊?那打工有什麼意義?還壞了店裡的規矩。

前不久,我又決定把八○%的個人財產捐出去做公益,僅留給他們各五%,而且要到三十五歲以後才能動用。這下徹底斷絕了他們繼承家產的退路,這樣才能逼出他們的潛力!不然他們就會覺得自己橫豎有靠山,不用努力也不用掙扎,甚至不用去「想像」自己以後要做什麼,反正只要回去當王品的繼承人,坐著吃、躺著吃,甚至當植物人都可以活下去,幹嘛還奮鬥?

Q.你的孩子遇到困難,難道都不會跟你求救嗎?

A.我很少幫他們收拾殘局,他們早已「習慣」,所以很少求救,因為求救也不大有用。我兒子當兵時在官田新兵訓練營服役,除了要煮飯、整理靶場,晚上還要站衛兵,很操。他常傳簡訊跟我訴苦,說幾乎沒有時間睡覺,累得快瘋掉,「爸爸不是很有辦法嗎?怎麼不想辦法讓我調單位?」

我一直都不理他,只是勉勵他要忍耐、這是濃縮的學習,直到他退伍前三個月,我才去找他的指揮官。指揮官一看到我的名片,肅然起敬問我:「有何貴幹?」我說:「貴幹是沒有啦,只是聽說我兒子快被你操死了。我是來感謝你的,當兵就是要操才好,如果你這裡很涼,我就想盡辦法把他調走了。」

當天晚上,指揮官找來官田地區的鄉紳辦桌歡迎我。之後就把我兒子調到軍官室修電腦,不用戴鋼盔、打綁腿,還有自己的寢室,讓他最後的當兵生活過得比較爽,不過也只剩三個月了。

我之所以退伍前三個月才去「關說」,是為了讓兒子覺得,這個老爸其實有在關心他,既然「訓練效果」已經達到了,我也不好做得太「趕盡殺絕」啊,哈哈哈。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