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關貿許建隆重出江湖 這回是隆銘「許鑒隆」

2022/10/04 07:00
文|

 

機電營造工程公司同開科技在六月新經營團隊正式入主後,更名為隆銘綠能,而前經營團隊被檢舉牽涉弊案所衍生的風波,卻愈演愈烈;甚至傳出發言人因為未被知會對外公告的發布,而擬控告現任董事長許鑒隆涉嫌偽造文書。

這位現任的董事長許「鑒」隆,其實就是關貿的前任董事長許「建」隆。2020年9月,許建隆因為被立委以升等著作造假、違背職務操守等黑函多次質疑,雖然事後調查結果證實清白,但已讓他心力交瘁,也請辭擔任四年的關貿董事長之職。

之後許再度現身,是在今年3月透過同開的私募,以每股14.95元取得5000張股票,進而成為同開新任董事長,而且還改名為許「鑒」隆。許鑒隆擔任同開董事長後,公司隨後也改了名字;只不過,迄今仍無法擺脫企業內部風波。

平心而論,許鑒隆擅長目標管理,關貿在他帶領的4年中,能見度與企業形象都顯著提升,也是關貿EPS(每股稅後純益)在2020年首次突破2元的重要推手。最近關貿股價逆勢創下歷史新高,相對於隆銘股價跌破面額,許鑒隆五千張股票帳面損失慘重,他可能很感嘆,雖然改名了,但似乎還沒能轉運。

 

https://tw.news.yahoo.com/news/%E7%8D%A8%E5%AE%B6-%E5%90%8C%E9%96%8B%E8%B2%A1%E5%8B%99%E9%BB%91%E5%B9%956-1-%E9%9A%86%E9%8A%98%E7%B6%A0%E8%83%BD%E8%A2%AB%E6%AA%A2%E8%88%89%E8%B2%A1%E5%A0%B1%E4%B8%8D%E5%AF%A6-%E9%87%91%E7%AE%A1%E6%9C%83%E6%B7%B1%E5%85%A5%E6%9F%A5%E6%98%AF%E5%90%A6%E6%B6%89%E6%8E%8F%E7%A9%BA%E5%BC%8A%E7%AB%AF-110202781.html

 

 

CNEWS匯流新聞網調查中心/台北報導

上市公司「隆銘綠能」(3018)2018年三月公佈的2017年營運成果,合併營收為15.55億元,稅後淨利5608萬元、每股稅後盈餘EPS0.88元,較2016年增長273%、214%,股價從2017的十二月到2018年的五月之間,整整半年股價平均都在80元以上,並且一度創下歷史高價的94.4元。然而股價卻戲劇性地,於2018年的八月,從73.8元暴跌至24.3元,深不見底,造成眾多投資大眾損失慘重。

因股價巨幅地波動,嚴重影響證券交易金融秩序,除造成股民損失,血本無歸外,證券交易市場的主管機關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據悉也已接獲吹哨者檢舉,直指隆銘綠能於2016年至2018年之經營階層透過子公司非法運作,在沒有實際集會情況下紙上作業董事會的運作,藉此規避上市公司有重大資訊公開及揭露的義務,一手遮天的本事大到讓金管會長達兩年均渾然不覺!檢舉人憤恨地表示,這些涉案掏空公司的人,完全無視金融市場投資大眾之權益,不但造成公司嚴重虧損,導致公司淨值將近腰斬。

隆銘綠能公司原名是成立於1996年的「同開科技」公司,是一間有26年歷史的公開發行上市公司,隆銘綠能的資本總額為38億4千萬元,實收資本額只有7億8千餘萬元。2013年起知本老爺酒店前董事許文通介入經營同開科技,由他具有律師身份的高才生兒媳婦陳儀潔,入主同開科技擔任董事長,並一手掌握公司財政大權,許文通的兒子許偉良則於2014年3月起則擔任同開科技的董事長特別助理,從此展開他們夫妻夫唱婦隨的輝煌手法,自2015年至2020年不斷利用人頭董事長,操縱公司營運,兩夫婦作為背後藏鏡人,完美掌握同開科技的生殺大權。

因此,每個人頭董事長的職涯壽命均不長,據悉均是因爲不想繼續為背後藏鏡人承擔所有法律責任。許偉良的妻子陳儀潔,更是巾幗不讓鬚眉,自104年轉任副董事長後,長期把持同開科技得往來銀行出帳金鑰,所有金流支出均須經過陳儀潔點頭放行,宛如扼住同開科技的命脈。

隆銘綠能公司是公開發行的上市公司,應受公司法及證券交易法的嚴格規範,經營階層均有遵守的義務。但是,吹哨者表示隆銘綠能公司的經營階層於106年至108年,利用子公司紙上董事會的運作,逃避母公司財報或重大訊息應公開及揭露的規定,以五鬼搬運手法,掏空公司,已有3大弊案造成公司嚴重虧損,股民心血付諸流水。

吹哨者指出,同開科技更名前,於2017年成立子公司投資柬埔寨彩券事業,挹注投入約650萬美元,卻全然血本無歸,為怕事跡敗露,隱瞞母公司長達2年之久。直到金管會出手要求同開科技認列呆帳,同開公司才不得不公開資訊,一系之間,導致公司淨值大幅滑落,坑殺所有不知情的投資大眾。

此外,廢晶圓買賣於當年是炙手可熱的生意,同開科技在2018年也跟風開展廢晶圓業務。但是,公司支付3200萬餘元的貨款買入廢晶圓後,卻「從未看到貨」;帳面上同開科技雖顯示是以3500萬餘元的價格賣出,實際上只有600萬元的「帳面進帳」,那錢到底去了哪裡?至今無人知曉,且最重要的是,這項業務是在沒有經過董事會同意下,也未簽訂正式契約下,同開科技決策者就直接把款項出去了。

這還沒完,同開科技承接法務部矯正署八德外役監獄工程,這項工程的承包商原是啟赫營造,但啟赫營造破產後,許偉良不顧多名董事反對情況下,強行以降低3億元承攬報酬下成為承接廠商,並在未經過董事會同意時,在「資產負債表外融資」違法為啟赫承擔近2700萬元的欠債。因此,整個工程經同開科技財務部門評估,截至八月份已虧損1.8億元,隨著工程期間往後推進,亦將虧損更多。

吹哨者表示,隆銘綠能實收資本額不足8億元,從博弈彩券投資到八德外役監獄工程,合計因內控缺失、掏空所造成的金額就高達3.34億元,將近實收資本額的一半,實際內情存在許多不法行為及隱滿,而主事者許偉良及陳儀潔夫婦都持有美國護照,縱使同開科技的弊端紙包不住火,恐怕兩人早已脫產並潛逃至海外。

對於金管會接獲檢舉內容,本刊記者向同開科技發言人溫雅貴查證,經同開科技營造部門紀小姐表示,溫雅貴發言人不在公司,本刊記者留下聯絡方式,惟尚未取得回應。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