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 評-財長該補課

2011-07-30 中國時報 【本報訊】

 當著行政院長吳敦義與各部會首長面前,政務委員朱敬一為財政部長李述德上了寶貴的一堂課。把過度減稅當成政績宣揚、並且錯誤解讀經濟成長原因的李述德,真該好好補課,不要再到處炫耀「債留子孫」的「政績」了。

 

 坦白說,朱敬一上的課並不是什麼大道理,只要會算術的人都可以了解,當台灣過去二十年的租稅負擔率從二○%降至十一.九%時,無法負擔的國家財政支出,當然是靠舉債才能過關。政府開源節流畢竟有限,減稅愈多就得借愈多錢,結果只會苦了後代子孫。

 

 但是,朱敬一口中「大家用膝蓋想就知道」的基本常識,李述德卻當局者迷。一看到去年經濟成長率高達十.八八%,就連忙大肆宣揚馬政府推動減稅的功勞,渾然忘卻這項財政部引以為傲的「政績」,正是增加所有年輕人未來壓力的沉重「負擔」。

 

 此外,王永慶過世的上百億元遺產稅,就占了去年全國遺產稅收入的最大宗,這是偶發的不正常現象,結果李部長也拿來說嘴,當然又被朱敬一以「今年上半年的遺產稅,明顯比去年同期負成長」的回歸正常數據給當場戳破。

 

 這中間最大的問題,是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減稅說成重要功績;就此而言,財長的確應該好好補上一堂「如何為後代子孫著想」的重要功課。

--

降稅振經濟? 朱敬一為財長上了一課

2011-07-29 中國時報 【謝錦芳/台北報導】

 財政部長李述德昨日在行政院院會報告賦稅改革執行情形,大談降稅使得去年經濟成長高達十.八八%的政績,不料被在場的政務委員朱敬一當場糾正。經濟學者出身的朱敬一為李部長上了一堂課;他指出,政府不能只看降稅嘉惠多少人而不看成本,這樣的論述會造成誤導;對於台灣租稅負擔率降至十一.九%,他警告說,「這樣的財政狀況如果不改善,絕對活不下去。」

 

 朱敬一指出,去年經濟成長率高達十.八%有諸多原因,不能單純說是減稅造成,這樣的論述不完整且嚴重誤導民眾。

 

 他進一步說明減稅造成稅收負成長,已嚴重衝擊財政。去年台灣國內生產毛額(GDP)已超越金融海嘯前二○○七年的規模,但今年上半年稅收尚未回到金融海嘯前的水準,不論營所稅或綜所稅收都比二○○八年上半年來得低。

 

 對此,李述德表示,政府收入來源不只有稅收,還要開發其他多種來源,不要什麼事都政府做,也必須鼓勵民間來做。不過,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許多部會都要求減稅。

 

 但朱敬一認為,大家動不動就要求減稅,卻不看對未來財政的影響。二十年前台灣的租稅負擔率為二十%,目前卻降至十一.九%,為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這樣的財政是無法永續的。

 

 在減稅之外,朱敬一不忘稱許財政部在調降米酒價格、簡化稅政方面做得好;但他仍強調,「減稅減成這樣,絕不能說是賦稅改革的成果。」。吳揆最後裁示,我國租稅負擔率的確偏低,收入不足將影響政務推動,財政部應加速推動稅制改革,充實施政財源。

--

觀察站╱台灣,敢說財政體質健康嗎?

 

【聯合晚報╱記者仝澤蓉、曾桂香/特稿】

2011.07.29 02:56 pm

 

雖然我國沒有國債危機,但台灣的稅制結構不健全,稅收主要來自薪資及中產階級的現象,一向受到批評,再加上最近幾年政府對富人減稅、也提高部分人的所得稅減免額度,而因為稅制的不健全,影響國家歲入,又可能導致我國財政中長期出現問題,再加上攸關台灣國家財政體質的國債組成內容,也因為不公布隱藏式負債而無法與國際接軌,更被外資機構批評,這些顯而易見的國家財政問題未解決之前,我們真的可以聲稱台灣的國家財政體質健康?

 

與IMF先進國家相較,我國的國債定義較為狹義,並未包括一些隱藏性負債,不過當官員在談起我國債問題時,可以侃侃而談國家財政是「健康」的。

 

但是這種未與國際接軌的情況,在財經學者看來是不透明的,甚至認為支撐國家財政收入的稅收,因為稅制改革扭曲,稅改改一半,似乎只造福了有錢人,苦了小老百姓,我國的稅收減收遺贈稅,這兩年似乎略有失血,政府雖有理由前兩年金融風暴所以收入變少,但比較讓經濟成長情況,似乎也難以自圓其說,而甚至連行政團隊,對於減稅是否為政績,都會出現不同調的狀況。

 

現在國際上擔憂國家債台高舉,官方不應只一味強調財政健康,不妨把底牌亮出來,將最真實數字公諸於世,畢竟這年頭只有說實話的官員才能獲得社會的信任。

 

我國財政狀況健康嗎? 財政部也該把所有負債攤在陽光下,因為唯有公開透明的資訊,才能杜絕所有疑慮。就像說實話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被認為是台灣最具勇氣的人一樣,也就像工程會主委李鴻源先坦白台灣國土下陷嚴重,後來提解決方案,獲得支持;財政部若把所有狀況說清楚,而不是隱晦的強調很多歲入增加是因為稅改的遞延效應,而忽略了經濟成長與歲入背離的狀況,這樣全民對於財政部的評價一定會比現在更高。

 

【2011/07/29 聯合晚報

 --

減稅傷財政? 學者:目前稅制結構不合理

【聯合晚報╱記者郭玫君/台北報導】

 

 

政務委員朱敬一槓上財政部長李述德,直指減稅造成稅收負成長,已嚴重衝擊財政。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表示,他贊成朱敬一說法,認為財政部長最重要功能就是建立一個健全的稅制,但目前稅制結構不合理。

台灣租稅負擔率降到11.9%,林向愷認為這是狹隘的計算方式,若加計健保費的廣義的稅,已經達到20%,台灣問題不在稅低,而是不合理。他表示,馬總統上任以來成立稅改會,但沒發揮太多健全稅制功能就停止運作;而營所稅17.5% 已經很低了,卻又放寬標準,企業不必在台灣生產,只要在台灣研發都適用,讓台灣一步步走向稅制不公平。

對於我國國債計算方式,他認為,台灣問題在於財務透明度差,讓外界難以掌握到底真正欠了多少錢。目前台灣未償還債務餘額約為4兆多元,但政府將自償性債務與一年期以下的都排除在外,若國際標準的重點是「政府到底欠了多少錢」,無論是自償性或一年期以下都該納入,台灣國債應多達5兆多元。

【記者仝澤蓉/台北報導】

行政院會昨日出現政務委員朱敬一與財政部長李述德針對「減稅政績」激辯,從財政部統計數字可看出,近五年來歲入金額占GDP比率逐年下降,去年經濟成長率10.88%,歲入占GDP比率則降至15.6%,也難怪外界會有經濟成長果實是否有讓全民共享的質疑。

根據預算法規定,歲入為一個會計年度之一切收入,其中包括稅收、規費、罰款收入等,稅收占比約60%。財政部國庫署官員表示,稅收和GDP有關,但稅收又以所得稅為大宗,政府的稅制改變對稅收的影響,會有時間遞延的效應。

財政部調降遺產稅、贈與稅,但外界認為這些富人資金回流台灣,但卻沒有明顯進行生產性的投資,反而流入資本市場,進行炒房炒股,但面對學界及社會輿論的批評,財政部官員只強調,稅制改革效應會逐步浮現。

不過從數字上來看,台灣的稅收數字是一年一年減少,民國98年政府只收到1.47兆的稅收,99年則隨著經濟恢復元氣,稅收成長,總稅收有1.54兆元新台幣。但與97年的1.69兆、96年的1.68兆、95年的1.54兆相比,去年台灣的稅收水準只能算是回到95年時的收入水平。但民國95年當年的經濟成長率為5.44%、去年的經濟成長率則有10.88%,所以政務委員朱敬一認為財政部降稅使經濟大幅成長的說法不對,而且是誤導,朱敬一並且認為財政部目前的財政作法,不是永續的作法。

賦稅署官員強調,98年稅收較少的原因是發生金融海嘯,99 年慢慢恢復,情況已比98年好轉,目前得知今年所得稅收入也是比去年同期成長,今年稅收狀況也是會改善。

花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鄭貞茂表示,我國的租稅負擔率逐年降低,在亞洲國家算是比較低的,相關的租稅公平性和租稅負擔率其實還有改善的空間。

--

李述德減稅當政績 朱敬一:這是誤導

【聯合報╱記者陳洛薇/台北報導】

政務委員朱敬一(右圖)與財政部長李述德(左圖)為了稅改政績在院會激辯,兩人現場火花四射。
圖/本報資料照片、記者蘇健忠攝影

行政院會昨天出現難得的政務委員、部長對辯激烈場面。財政部長李述德報告稅改成果,遭政委朱敬一質疑誤導,「用膝蓋想都知道這樣的財政是無法永續的!」李不甘示弱反駁,政府收入來源多元,「不要什麼事都要政府去做!」現場火花四射,閣員面面相覷。

據了解,行政院周二舉行政務會談時,李述德就秀出洋洋灑灑卅八頁簡報向政務委員說明稅改成果,當時就有人私下質疑李的論述侷限單一面向,未真實呈現政府財政負擔過重警訊。

李述德昨天在行政院會又提這報告,朱敬一率先開砲,質疑財政部對營所稅、遺贈稅兩個數字的解讀可能有問題。二○○八與二○○九發生金融海嘯,情況特殊,未列入比較。 營所稅方面,以去年和二○○七年相比,去年經濟規模大於二○○七年,但今年一至六月營所稅收入卻比二○○八年低,減稅顯然已經影響台灣稅收,可是財政部卻把減稅視為政績。

另外,朱敬一說,財政部表示去年遺產稅增加很多,但去年遺產稅增加主要是王永慶的遺產稅,而今年一至五月遺產稅就比去年少,財政部說降稅有多少人受惠,卻不談稅收減少或需要多舉債的成本,這種論述是不完整的。

「部長說降稅使經濟成長率大幅成長,這是誤導!」朱敬一說,台灣租稅負擔率只有百分之十一點九,是全世界最低的國家之一,「用膝蓋想都知道這樣的財政無法永續!」

面對朱敬一質疑,李述德說,政府收入來源本來就是多元的,「其實很多減稅是各政府部門提出的要求。」

朱敬一接話說「各部門的確都把減稅視為最簡單的藥,卻不看有沒有辦法負擔,和對未來的影響,台灣的財政狀況不改善,是絕對活不下去了!減稅減成這樣,很難說這是稅改成效。」

財經政委尹啟銘附和朱敬一,「論述的確要清楚。」語畢,院會陷入一陣靜默,無人再加入戰局,隨即進入下個討論議題。

吳揆會後表示,稅收不足必然影響政府施政,財政部應秉持賦稅收入適足原則,加速推動稅制結構改革,但他也肯定財政部修法將米酒按料理酒課稅的努力。

--

減稅問題成箭靶 財長獲總統力挺

 

【經濟日報╱記者楊文琪/台北報導】

2011.07.30 02:32 am

 

因減稅問題,政務委員朱敬一槓上財政部長李述德,黨政人士昨(29)日透露,馬英九總統對李述德的表現相當滿意,米酒大幅降價,就是財政部與國外談判爭取的,但很多人並不清楚。

 

前天行政院會上,朱敬一直指減稅造成稅收負成長,已嚴重衝擊財政,昨天民進黨立委也質疑,要求李述德下台負責。黨政人士指出,馬總統認為財政部做很多事,民眾卻不知道,應加強宣導工作,像一般家庭普遍使用的米酒大幅降價。

 

【2011/07/30 經濟日報】

 

看問題/是經濟部長?還是財政部長? !

 

曹逸雯

2011年7月29日 14:28

 

財政部長李述德(圖/本報資料照片)

記者曹逸雯/台北報導

 

財政部長李述德28日在行政院院會報告「賦稅改革執行情形」,強調完成取消軍教免稅等多年來未改革的稅制問題,以及透過減稅,增加人民可支配所得、改善所得分配效果,並帶動經濟成、增裕稅收,還強調99年的經濟成長率達10.88%,較98年的-1.93%大幅成長,而99年的稅收也較98年增加了465.81億元。

 

不料,李述德這番強調過去3年擔任財政部長政績的報告,竟當場遭到具有中央研究院院士資格的經濟學者、目前是行政院政務委員的朱敬一糾正,指出這樣的論述會造成誤導,以台灣目前租稅負擔率已降至11.9%,是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的情況下,這樣的財政是無法永續的。

 

所謂的租稅負擔率是指全國賦稅收入占國民生產毛額的比重,比率愈高,代表人民繳稅的負擔愈重,1990年我國的租稅負擔率曾高達20%,之後逐年下滑,2003年甚至低至11.7%,後來因景氣復甦,以及防堵捐地節稅等,加上實施最低稅負制等多項改革措施,稅收呈現成長,2006、2007及2008年租稅負擔率上升為13.1%、13.4%及13.9%,但2008年第4季後受國際金融海嘯影響,2009、2010年租稅負擔率再降為12.3%及11.9%。

 

如果以2009年為例,我國的租稅負擔率為12.3%,世界主要國家如美國為24.0%、英國34.3%、新加坡13.3%、韓國25.6%、德國37.0%、法國41.9%、加拿大31.1%(除我國及新加坡外,其餘均含社會安全捐),相較於其他國家,我國租稅負擔率明顯較低。

 

先不論經濟學者與行政官僚之間的論述究竟誰是誰非,當景氣蕭條時,減稅是對對錯?減稅一定可以讓經濟成長?經濟成長與稅收之間的關係,甚至是所得差距、貧富差距、國家舉債等等,這些就留待學者、專家去辯論。總覺得財政部長李述德似乎並不像財政部長,比較像經濟部長。

 

以往各部會在提出政策時,如果觸及減稅,第一個就會碰到財政部的極力反對,不管是先前的國民黨政府時代,還是之前的民進黨政府,有鑑於以往政府動不動就以租稅獎勵來鼓勵投資,前朝還訂出一套稅式支出評估機制,要求各部會未來減免稅措施造成稅收損失每年達5000萬元以上者,都必須經過評估才能訂定相關減免稅法規。

 

此外,當年的財改會所提出的財政改革方案,目標就是要在5~10年內達到財政收支平衡,而前財政部長林全任內,甚至還推動的最低稅負制,讓有錢人多多少少總要繳一點稅。

 

不過,現在的財政部長,不需要其他部會要求減稅,自上任以來即減稅不斷,不只幫企業減營所稅,也幫有錢人降遺贈稅,當然也不忘幫全體國人減綜所稅,看起來全民受惠,皆大歡喜。

 

但仔細一看,營所稅稅率從25%降到17%,遺贈稅從最高的50%降為單一的10%,至於小老百姓呢?免稅額、扣除額調高,這是所有人都受惠,所得稅最低的3個級距則是分別僅調降1個百分點,全民減稅,到底誰才是最大受益者?

 

再說政府舉債,就看財政部公布的國債鐘好了,截至6月底止,中央政府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4兆6,085億元,短期債務未償餘額1,788億元;平均每人負擔債務20.7萬元,較財政部99年11月第一次公布時的平均每人負擔債務多了1萬元。

 

財政部長理應掌理全國財政,試想,一個企業如果赤字不斷增加,企業老闆、股東會如何處理?一個家如果總是寅吃卯糧,負擔家計者會不緊張?能不停地舉債度日嗎?如果國家財政是以經濟發展為考量,讓經濟部長來做就可以了。

 

 

毒家報報/李述德又不是楊志良!

2010年4月15日 06:25

 

財政部長李述德因營所稅事件備受抨擊。

文/辛雯埠

 

在之前的產創條例協商時,對於民進黨團要求將營所稅降至17.5%,財政部長李述德還言之鑿鑿的說,營所稅從25%調降至20%,已經讓國庫損失808億元,如果營所稅稅率再降至17.5%,又將損失403億元的稅收,並強調,營所稅稅率必須整體考量,如果將營所稅全面調整為齊頭式平等,將可能使產業在人才培訓、研發等沒有直接獎勵,失去產業發展基本精神。

 

才沒隔幾天,國民黨版產創條例確定,營所稅稅率直接降至17%,李述德則換了一套說法,直接「請大家安心」,因為政府財政不是只有營所稅300多億元而已,而政府財源當然也不只有這一項。

 

由於李述德對營所稅的態度前後不一,因而遭外界批評是不專業,應該下台,不過,李述德有一套為自己辯解的說法,他表示,他今天坐在這個位子,就是要推動政務,因此,政策上做必要的調整是必然的,從他上任以來,陸續修了28個法,每個修法的過程都會有調整、都會有修改,如果這樣就要辭職,那他不是要下台28次了!

 

對於有人要他下台,李述德似乎也很委屈,李述德說,他盡心盡力為國家發展,給大家減稅,結果大家卻說他是「減稅部長」,現在為了國家發展,借錢建設,大家又說他債留子孫,這就像父母一樣,父母辛苦籌錢教育子女出國留學、買房子,大家還罵爸媽怎麼借那麼多錢?「有沒有道理啊?」

 

叫他下台的人還提到衛生署長楊志良,說楊志良為了自己的政策,不惜辭官,但李述德並不是楊志良,從北市國有地標售、調整房屋稅等政策,都是由行政院長吳敦義喊卡,李述德並沒有堅持自己原本的政策,反而還大力替吳揆辯護:「即使講卡好了,也是卡得好啊!」

 

可見,李述德與楊志良對政務官為政策負責的定義與見解並不相同,李述德心目中的政策,是長官的政策,是總統府、是行政院的政策,是要為長官的政策辯護。李述德並不是楊志良,請不要再叫李述德為自己的政策下台了!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