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員工居多 矽谷成性愛之谷:應召女應接不暇 然桃色風險潛藏

鉅亨網陳律安 綜合外電  2014-07-15  21:21

 

图片说明

矽谷性工作者的生意蒸蒸日上,但風險也越來越高。


然而,近來的兩個社會事件,讓相關疑慮升溫。科技新創業漸漸成為市值數十億美元的大企業,且員工也多是男性,自然有生理需求。性工作者向《CNNMoney》透露,越來越多客戶口袋滿滿。

本周一位應召女 Alix Tichelman 被逮捕,原因是與涉入Google高層Forrest Timothy Hayes之死。性工作者普遍擔憂這對業務的影響。

「我的確有些擔心人們認為這是正常的,且正在發生,但事實並不是。」一位在矽谷工作的高級應召女 Maxine Holloway(化名)表示。

其他性工作者也表達了疑慮,不過,她們也表示預約並沒有被取消。

另一項值得擔憂的事情,在於媒合恩客與應召女的網站的關閉。

上月底,FB I關閉了 MyRedbook,該網站讓應召女能夠在網路上打廣告,並與恩客議價。性工作者相當仰賴該網站來對客戶進行背景審查,並在網站上po上令她們感到不安全的情況。

現在 MyRedbook 沒了,讓應召女過濾客戶有了困難。灣區性工作者及活動份子 Siouxsie Q 表示:「這就像性工作者沒了 Yelp(黃頁評比網站)一樣。」

恩客也使用 MyRedbook 來評比消費經驗等。這就是為什麼應召女表示,性工作越地下化,牽扯其中的人的風險就越高。

Google 高層 Hayes 並不是透過 MyRedbook 找到 Tichelman 的,他們是透過 SeekingArrangement.com見面。該網站你可以登入成為被包養的「甜心寶貝」,或是成為「乾爹」,然後兩造可以援助交際一番。

FBI 指控 MyRedbook 創辦人使用網路媒合色情,以及洗錢等各種罪名。

灣區性工作則表示,科技業高層一定在嘲笑 MyRedbook,笑它網站設計過時,很有 90 年代的感覺。「我相信他們一定對於網站也很多技術層面的批評,但他們一定有用這個網站。」Holloway 說。

另一不願具名的應召女則表示,她有一份來自主要科技業的常客名單。她是位高級妓女,10年來賺進近100萬美元。

她表示,恩客越來越擔憂自身安全,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常回來找她─要的就是那份熟悉。

 

鉅亨看世界─科技新妓

鉅亨網陳律安  2013-04-22 07:17:24 

矽谷妓女的推特,已成為她們的生財平台 
矽谷妓女的推特,已成為她們的生財平台

在舊金山一咖啡廳外,當地妓女喬瑟芬(化名,以下人名皆同)將一系列 T 恤攤放在咖啡桌上。上面寫著許多標語,像是「凜冬將至」,或是「書呆子是較好的愛人」。她在線上廣告中穿上她們,用來招攬矽谷實力雄厚的工程師們。「我嘗試與他們溝通,我能稍微體會身為科技書呆子的感覺。」她說。喬瑟芬與她的客戶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她將自己視為一個企業主。

「我自認是一個小型企業老闆。」她說。

■性工作者天堂

《CNNMoney》報導,灣區的高薪以及口袋麥可麥可年輕男性的充斥,成了性工作者的大磁鐵-這是許多服務的概稱,舉凡是性按摩、召妓、伴遊、性虐待等服務都包含在內。凱倫(化名)表示,許多外地人都跑來矽谷工作。她每小時收費達 500 美元,也應邀出席科技主管的聚會。

凱蒂每小時收費達 350 美元,她在當地一間新創公司有社群媒體的行銷公作。她使用了同樣的 app 來拓展晚上的事業。

「我在性工作上的經驗,都拿來應用在社群媒體上。現在我會利用 Hootsuite,也會使用 Klout,也會用推特上的日曆,這是個簡單好用的免費服務,但有著有趣的分析資料。」她說。

凱蒂是女權的大力倡議者,她認為女性有權選擇性工作,並且安全地從事性工作。她對她的工作感到很驕傲,也會上廣播節目『妓女心聲』表達心聲。該節目為前脫衣舞孃 Siouxsie Q 發起。

「我認為性工作是我的職業生涯。我希望我的廣播可以為性工作帶來人性,並認同我只是一個賺錢求生存以追求美國的女孩。」 Siouxsie Q 說。

她創造顧客群的方式,與時下的小企業主不謀而合。「我利用臉書、推特、Instagram、Tumbler。我有兩個網站,我也有Google Voice。」

■網路威力大

對她的影音事業來說,推特是個很棒的行銷公具,她可以使用它來進行付費實境秀。「如果我在拍攝視訊,我會拍下照片放到網路上,說『看看你們錯過了什麼』,我推特得越多,聊天室裡的人便越多。」她說。如同那些前往灣區尋找機會的創業者,性工作者在這裡也找到了淘金的機會。

「爭取大客戶的競爭在這邊非常激烈」凱倫說。她預計她在過去 10 年來掙得了快 100 萬美元。「當你搞定大客戶後,我聽說有的女子可以獲得豪宅,或是她們想要的任何東西。」她說。

除非少數族裔牽扯進去,不然從事性工作者並不是執法者主要的打擊對象。在聖荷西,重案組因為預算問題在 2011 年解散,不過去年關於性活動的逮捕仍成長了 35%。

聖荷西警官 Kyle Oki 表示:「外面的光景很不錯。女孩們說在這邊她們賺得比其他城市還多。」

Oki 負責查緝人口販運,主要業務在於終止脅迫賣淫。他認為,科技是性工作蒸蒸日上的原因。靠著網站與智慧型手機,害怕在街上找樂子的人現在可以秘密交易了。

■性工作vs.女權

喬瑟芬說:「當我踏入這行時,在線上的都是男子找女子。」但現在女性將局勢反轉。「我現在在進行全美性工作者的註冊系統,我登入然後輸入恩客的名字,以一種極其隱密的方式。」

Siouxsie Q 認為性工作者非常「女權主義也讓女性擁有權利」。她承認金錢是很大的誘因。「以一個 27 歲的舊金山女孩來說,我過得很奢華。我去餐廳吃飯、買好衣服、也旅遊。」她也喜歡為客戶表演並「肢體互動」。

喬瑟芬說,她的科技風網路廣告,除了是很棒的行銷策略,也是絕佳的商業操作。這樣吸引來的顧客,都很好相處。閒暇時她會去聽演唱會、涉獵程式設計,並且觀賞「冰與火之歌」。

凱倫的客戶,都是些口袋裡有些閒錢的科技新貴。「當他們度過一天漫長的工作後,性愛是他們想要的。」她說。

凱蒂有時會教書呆子如何把妹。「妳要用他們的語言去教他們。用方程式的講法,他們就會說『啊我懂了。』這樣」她說。

凱蒂則說,她業績好與不好,與科技業情況如何息息相關。而現在業績相當不錯,「人們都想要對自己好自己」。喬瑟芬也表示,她的客戶對於花錢享樂比以前自在得多,之前衰退時業務真的很不好。

「聽到有關經濟復甦的新聞著實有趣,如果你衡量我的產業,我們復甦的速度快上許多。」她說。(文:陳律安)

    全站熱搜

    喔…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